他們只不過尋了兩家的下人打聽了一番,就知道朱卓從磐雲海上弄來了一大批高階的海獸。

這原本不算是什麼事情,言家雖然眼饞也不至於動手,可當朱家死死扣留著言婉玉還有當初那所有的言家人後,便讓他們心中疑惑,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等後來擄了一個朱家船上的船員撬開了嘴后,才知道朱家居然得了一頭五品高階,甚至已經快要進化入六階的六道石睛象。

言家自從十九年前那件事情之後,實力就衰退了許多,而當年得到的那本古籍,除了有能夠強渡磐雲海的辦法之外,上面還有一道功法,是能夠讓人突破破虛境的。

只是那功法太過霸道,也太過陰損,一著不慎便反而會喪命。

言家的老祖宗踏入半步破虛已經數十年,可始終都找不到辦法突破,而他的壽數已到極限,如若不能踏入破虛,便只能羽化為塵。

而一旦他死了,言家便再難以立足十二世家。

當年強渡磐雲海,就是因為知曉那涅火金蓮能讓人長生,甚至得破虛之力,只可惜當年去了那麼多人,哪怕滅了拓跋一族也未曾找到金蓮。 第六百十二章果然有詐

其他的寶物再好,也沒有功法好。

赤炎聖元果對凝聚法相有幫助,但血仇手中的金紋血蓮也同樣有幫助,只是沒有那赤炎聖元果來的那麼強大。

不過至少有幫助,所以血仇邪琿肯定會選擇功法。

這麼一來,火炎烈三人也同樣只能先將注意力放在功法之上。

兩方對視一眼,就一道道強大窒息的攻擊,出現在中間半空之中。

然後五人身形一動,分別向著玉簡去。

羅無生控制血毒蜂看著他們,再次靜靜的等待。

至於隱匿在外圍宮殿的山羊鬍老者四人,此刻從宮殿出來,向著深處前進了幾個宮殿。

另外銀羅剎他們之間的戰鬥,也是激烈之極,兩方都有人受傷。

血仇五人對於其他人的死,一點都不怎麼在乎,他們在乎的是自己能不能得到這寶物。

隨後身形一個破空,血仇和火炎烈出現在玉簡的身前。

邪琿催動法相,四隻拳頭凝聚黑色光團,出現在火炎烈的四周。

粉衣女子兩人在一瞬間,施展出鞭影怒河和五色光團,與那黑色光團對轟在一起。

咚!

攻擊一時抵擋,血仇和火炎烈兩人的手,同時觸碰到光團。

另外為了小心,以防有什麼意外,兩人的手上,渾厚真元一出。

但可惜的是,事情還不是他們所想的這麼簡單。

兩人觸碰的光團,直接波動出一股強大的力量,然後一個巨浪衝擊,兇猛的轟在血仇火炎烈兩人的手上。

對於這力量,血仇火炎烈兩人雖然有了心裡有了警惕,但是那股力量波動的速度太快,還是手臂重傷,伴隨著一聲慘叫,倒飛了出去。

倒飛的同時,那兩個玉簡的光團一個模糊,消失在虛空之中。

羅無生此時雙眼一眯,果真如他所想的一樣,有詐,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詐。

兩份玉簡,居然都是假的。

剩下的五個,不知道還有幾個是假的。

而邪琿三人,對於這一幕,整個臉一下子凝重了一下。

同時心中暗叫一聲幸運,不是他們去觸碰光團,否則手臂受傷的,就是他們了。

至於兩個玉簡都是假的,他們也同樣沒有想到。

然後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手指一彈,五道靈光一個掠閃,直奔那剩下的五個光團而去。

靈光一觸碰,光團上面出現一道道靈紋,然後一股力量直接將那靈光轟碎。

對於這一幕,邪琿三人臉色再次一變。

然後下一秒,邪琿三人神色一沉,有些一驚。

那五個光團一個模糊,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等再次出現之時,出現在了他們三人的四周。

五個光團,組成了一個陣勢,一股心悸強大的波動,從中爆發而出。

邪琿看了一眼,法相一個模糊,出現在其中光團之前。

四隻拳頭緊握,攜帶著一股強大的威力,對著那光團轟了過去。

粉衣女子兩人,同樣施展出強大的攻擊,向著身前的光團攻擊而去。

咚!

這一攻擊,光團上面一道道靈紋一個波動,爆裂在虛空之中。

三個光團爆裂,從中爆出兩樣東西。

邪琿這邊,是那塊五彩神道石。

粉衣女子那邊,是一個小瓷瓶。

至於妖異男子,其光團是赤炎聖元果,但卻是假的,反而一個爆發出強大的靈力衝擊。

對此,妖異男子神色寒厲之極。

五色神光爆發,將靈力衝擊抵擋下來。

這麼一來,剩下的,就是五行鎮天印和黑色小山了。

羅無生臉色有些變化,沒想到那赤炎聖元果是假的。其實他的心中,也有一絲猜到,畢竟那赤炎聖元果,非常的稀少,沒有得到也是正常。

又或者這墓穴的主人曾經得到過,只不過已經被他給服用了。

不過也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只要斬殺那血仇得到金紋血蓮,同樣可以幫助他突破。

另外那塊五彩神道石是真的,只要得到了,他的兩個毀滅和不朽武道,可以快速的提升。

到時候隨之而來的實力,自然也是快速提升。

邪琿三人看了一眼,直奔那品階稍微高一點的黑色小山而去。

一件強大的帝器,也能幫助他們提升實力。

而且在這種時候,提升實力是很有必要的。

「孔雀神光利爪!」

妖異男子雙眼寒厲,直接雙手一個訣印暴喝。

然後背後五色神光之中,顯現出一隻巨大的孔雀虛影。

唳!

一聲清脆尖銳的鳴叫,那孔雀虛影的利爪,攜帶著層層五色神光,出現在邪琿的身前。

現在自然是阻擋邪琿得到那黑色小山,這樣他們的勝算才會更大。

粉衣女子手中鞭子一聲清脆鞭打,兩道怒河鞭影,出現在那剩下兩個光團的身前。

「魔魂翻天印!」

邪琿雙眼陰寒殺意,法相一個手勢訣印,孔雀虛影上方虛空一個巨大的玄印虛影浮現。

孔雀虛影有些不敵,差點被轟散崩潰爆裂,但還在妖異男子及時收回。

不過此時,那兩道怒河鞭影,已經轟在那光團之上。

砰砰!

強大的攻擊,兩個光團應聲爆裂。

粉衣女子臉色一喜,連忙身形一動,向著其中黑色小山而去。

可是還沒有等她前進半丈,兩股強大的波動,從中爆發而出。

一股是如之前衝擊妖異男子的強大靈力衝擊,另一股是強大的帝威波動。

對於這帝威波動,宮殿裡面的所有人,都有些驚在那裡。

但下一秒,粉衣女子連忙反應過來,連忙施展出怒河鞭影,向著那強大靈力衝擊而去。

同時身形一個破空,向著帝威波動的方向而去。

黑色小山是假的,但這個四方白色大印是真的,而且不是表面感受到的下品帝器,而是一件強大無比的上品帝器,就連五大勢力的帝王境,都沒有這種強大的帝器。

「上品帝器!」

之前被轟飛的血仇火炎烈兩人,神色激動忍不住的驚聲大叫了出來。

「魔魂拳!」

邪琿神色同樣有些動容無比,但同時雙眼殺意,對著粉衣女子一聲暴喝。

四隻凝聚黑色漩渦的拳頭,出現在粉衣女子的身後。

妖異男子對於上品帝器同樣有些動容,他們雖然不喜歡用靈器什麼的,但是有強大的靈器,他們還是會要的。

另外這白色大印之上,散發著一股很強大的五行之地,他同樣可以使用。

不過現在先不能讓粉衣女子受傷,等下還需要聯手對付血仇邪琿兩個人。 言家老祖宗壽限將至,不甘羽化,只能不得不修鍊了古籍上的功法。

可那功法卻太過霸道,不僅沒有讓他突破,反而遭了反噬,讓他境界跌落不說,更是身受重傷。

言家老祖宗閉關養傷十餘年,可依舊未曾全好,不過卻也因禍得福悟出了一絲踏入破虛境的福緣,可他傷勢未好,強行突破只有五成勝算。

朱家這個時候得了六道石睛象,對於言家來說簡直就是天降甘霖。

只要取了六道石睛象煉製了玄元丹,修復了老祖宗的傷勢,他突破的成功幾率便能提高到八成,甚至九成。

而一旦言家有一個破虛強者,那哪怕是與宗門之人也能有底氣相比。

言耀抬頭看向姜雲卿時,目光有些閃爍。

他看的出來就,眼前這個女子的修為最多只有先天中境,而之前和言琨兩敗俱傷的那個男子也一樣只有先天中境的修為,可兩個先天中境之人,卻能將一個臻境強者重傷,還險些取了他性命。

這簡直讓人聞所未聞。

言耀對於姜雲卿和君璟墨有一絲忌憚。

這般天賦出眾之人,哪怕放在上三宗恐怕也是宗門中的天子驕子,身後所站著的強者絕不是他們言家可以比擬的,而這些人身負大機緣,身後的宗門更是格外看重。

一旦他們真死在了青滬,哪怕做的在乾淨,他們身後宗門追究起來,言家依舊套脫不了干係,恐怕還有可能會惹來傾天大禍。

可是放過他們……

言耀目光閃爍,開口道:「這位姑娘,我言家今日只是為那六道石睛象,此事也與姑娘沒多大關係。」

戰神升級系統 「言九之前有所冒犯,是我言家之錯,我言家願意做出補償,你和你們的人就此退去,如何?」

「老四!」

言琨好不容易從廢墟之中站了起來,滿心怨恨的只想著殺了姜雲卿和君璟墨二人,更覺得有言耀在場必定能將人斬草除根。

可卻萬萬沒有想到,言耀居然會開口示弱,甚至還答應給他們補償,放他們離開。。

言琨急聲道:「老四,你不能放了他們,他們剛才殺了我言家那麼多人,還險些要我性命,不能放他們走……」

「閉嘴!」言耀低喝。

他罵了言琨之後,才又抬頭看著姜雲卿道:

「我是言家老四,名言耀,雖不是當家之人,可在言家也是說的上的話的,想必姑娘也該知道我。」

「只要你們答應放過此事,我便做主放你們離開,甚至就今日之事給你們應有的賠償,定不會讓你們吃虧,而我言家也欠你們一個人情。」

朱家和酆家的人都沒想到,威名赫赫的言四爺,居然會跟姜雲卿他們服軟。

而且都已經打到這份上了,他居然還願意放姜雲卿他們離開。

不過想起剛才姜雲卿二人將言琨逼得退無可退,甚至還險些越階斬殺了臻境強者,再加上他們身後的身份,言家不想與他們徹底交惡也是情有可原。

姜雲卿靜靜看著言耀,能感覺到言耀和言琨不同。

言琨不過是想要哄騙他們,再實偷襲之事,而言耀卻是真的想要放他們走。 第六百十三章器靈自主守護

一個巨大的五色光球,一個模糊,直奔那四隻黑色漩渦拳頭而去。

但是那四隻黑色漩渦拳頭的威力更加的強大,五色光球沒有怎麼抵擋,就被轟爆了開來。

粉衣女子神色一沉,只好先放棄去拿那白色大印,轉身向著那四隻黑色漩渦拳頭攻擊而去。

一道道霸道靈力的巨大鞭影,轟在上面。

而在她出手的時候,妖異男子身形一動,向著白色大印而去。

粉衣女子對此,臉色有些一沉,但是也沒有辦法,剛才妖異男子已經幫她抵擋了。

只是就在妖異男子突破到白色大印的時候,一股強大心悸的帝威之力,從中爆發而出。

然後裡面好像有什麼恐怖的存在,從中蘇醒過來。

皇商夫君我收了 一道道渾厚霸道的五行之力,從裡面而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