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得很!”李遠山笑道,“就等你這句話了。我們不但要借桌子板凳,還要借水桶挑水,還要買幾隻雞。”

湯思明聽了高興地扛着鋤頭快步下來,楊明學說道:“耽誤你做活路了。”

“已經沒多少了。”湯思明笑道,“下午我再來,用不着一個小時就能做完。”

“湯思明啊,這回期末考試你成績下降了,是怎麼回事?”繼續走起來,楊明學問道。

“我學不進去,太難了。”湯思明說道。

“瞎扯淡!”楊明學說道,“以前考試都是前幾名,這回一下就掉到三十多名,你當我是傻子?有什麼事情就說,我還不相信我還解決不了你的問題!”

“楊老師,讀書太花錢了,我家的情況,考上了也讀不起。”湯思明帶着哭音說道。

“我還以爲是你家裏出了問題呢,就這點事!”楊明學說道,“錢的事情你不用考慮,我幫你掏。只要你好好讀書,哪怕讀到碩士博士老師也供得起!”

“那麼多錢,我怎麼還得起。”湯思明說道。

楊明學說道:“只要你好好讀書,錢不用你還,老師不缺這點錢。”

“你先想到的是還錢,這很不錯!”李遠山說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現在你覺得錢多還不起,那是因爲你以農村的條件來考慮的。你想想,你讀書大學畢業了,還只能掙這麼點?畢業了去私人公司上班,一個月兩千都算低的了,上萬也正常,那時候你就會覺得這些錢一點不多。就算是在單位,也要不了幾年就能還清了。”

“是啊!”楊明東也說道,“只有讀了書,纔會有出息。你可別想着初中畢業就回家,那是沒用的。不讀書能做什麼?在家種地?還是出門打工?在農村,讀書就是唯一的出路。”

“這事就這麼說定了,一會我跟你爹媽說說。”楊明學說道,“這麼聰明的孩子,怎麼能不讀書!”

說完湯思明的事情,楊明學感嘆道:“學校每年都有能夠上好的高中的學生,都是因爲錢的問題不讀了。還有一些本可以上一中,以後考一個好大學的,卻去讀師專,因爲師專要少讀幾年,少花很多錢,讓人痛心啊。”

“這事我們可以有所作爲。”楊明錦說道,“藥廠今後的發展需要許多人才,可是藥廠坐落在市裏,相對於大城市太偏僻了,這就難以吸引到人才。我想我們可以自己培養,只要工資不比沿海城市低太多,我想他們還是願意回來的,畢竟家就在這裏。”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李遠山說道,“你這個想法很好,我們不只是要和其他大藥廠合作,也要有自己的研究團隊,這樣纔不至於落後。”

楊明友說道:“你看,讀過書的人就是不一樣。我同意。既然明錦你提出了這個想法,那就去做。”

到寨子邊,湯思明遇到一個老人,跟老人打了招呼又介紹一行人,由於老人耳背,說話的聲音就很大,很快附近兩家聽着聲音出來,然後兩個年輕人就叫楊明學。

一聽湯思明說要借桌子椅子,忙回屋收拾。

楊明學確實受歡迎。在寨子邊分路,楊明學和湯思明進寨子,李遠山他們到草地上沒一會,一個個扛桌子的扛桌子,提板凳的提板凳,還有挑着水過來的,

一羣人過來,放下桌椅板凳,還幫着安好,然後就走了,李遠山幾個要留他們一起玩,他們推辭要回去幹活。“你們走的時候桌子板凳就留在這裏,下晚我們從坡上回來自己搬。”這是他們離開時說的話。

看着洗過擦乾的桌子板凳,還有滿滿的幾挑水,李遠山感嘆道:“老師做到明學這地步,就滿足了。”

大家分工,撿柴的撿柴,穿肉串肉串的穿肉串,沒一會,看着孩子的楊明英說道:“我發現這水小了很多。”

“水小了?”楊明義說道,“現在是冬天,雨水少,水溝裏的水自然少了。”

“不是這個。”楊明英說道,“我們以前初中在初拉白,經常從這點過,那時候冬天水也比這大多了。夏天的時候這些草地經常被淹,我們去學校就得繞路。要不這裏這麼平,早開出來種地了。”那時候初中也有一片地,學生在學校也要幹農活。後來鎮裏撤銷高中,初中才搬到高中的房子裏。

“應該是挖煤的原因吧。”李遠山說道,“那邊山腳雄武不是在挖煤嗎?地下水從那邊去了,這上面自然就小了。我看再過些年,這河溝裏就沒水了。”

“我本來還想說把這裏承包下來種水稻呢。”黃燕說道,“這水小了可就種不成了。”

“就算水小了也可以,每年那麼多雨水,這條小溝裏的水也夠了。”李遠山笑道,“不過我們還是不包了。全鎮就只有這一大片草地了,雖然有這幾座山擋着成了一個彎勾形,不過這山上有很多映山紅,是一個春遊看花的好地方。再包了這裏,以後玩的地方都沒有了。”

“是啊。”楊明仁抱着一捆柴回來,插話道,“這上面可是有朱䴉保護區的,現在朱䴉成了一級保護動物,這應該能吸引人來旅遊,到時候這片草地作用就大了。”

“小仁說得有道理。”楊明學說道,“九龍鎮不是沿海城鎮,可以辦工廠設公司,也沒有什麼礦山,發展經濟只能依耐自然資源了。要是能吸引人來旅遊,也能增加大家的收入。而這裏,是一個觀鳥的好地方。你們看那邊,不就有幾隻朱䴉嘛。”

李遠山搖頭:“靠旅遊增加收入沒意思。”旅遊,李遠山覺得賺不了多少錢。九龍鎮就這麼大,一百二十多平方公里,大半是山,能接納多少遊客?而全鎮人口有一萬四五,平均下來能有多少錢?

“怎麼會沒意思?”楊明義說道,“廣東那邊旅遊很賺錢啊。”

李遠山說道:“那邊經濟發展得好,消費自然高,而我們這裏可就不一樣了。旅遊有旺季有淡季,我們按照每天一百人來算可以吧?一年就是三萬六千人次,按每人我們賺他二十塊,一年是七十二萬,人均才四十八塊錢。這還是按一個遊客賺二十,其實哪能賺二十,賺十塊錢就了不起了。” 第233章、買VCD

“怎麼這麼少!”楊明義驚訝地說道,“這麼說,搞旅遊沒什麼意思啊!”

“以後人們富裕了,消費高了,旅遊的人多了,還是有點意思。”李遠山說道,“不過也僅僅只是有點意思,工業農業纔是最重要的。都沒有錢,消費不起來,這邊沒機場沒火車,交通就是個大難題,旅遊這樣的服務行業是很難搞得起來的。”

楊明學倒是不嫌少,說道:“就算人均只賺二十四,可好歹是增加收入了。”

“是啊!好歹是增加收入了。”李遠山搖頭,也不知說什麼好。

天時地利人和,天時相同的時候,地利是多麼重要啊!這邊要什麼沒什麼,搞搞農業,搞點小工業,這就完了,想要像沿海一樣大搞工業,你就是生產了,銷售也是個大問題。這還怎麼發展!

我成了小烏鴉嘴他后媽 有時候李遠山會想,其實抽菸的人爲農民做了大貢獻。大面積的農作物中,菸草是保險是最賺錢的。要是沒有菸草,農民的收入會下降一半不止。想想剪刀差還在,農業稅還在,甚至殺個豬都要收稅,農民的日子過得有多苦,只有農民自己知道。 此生折花上青雲 哪怕是翻身了一回,依然沒有改變。

“別想了,現在比以前好多了,起碼能吃飽了。”宋瑜說道,“以後會越來越好的。”

看着小孩嘰嘰喳喳高興地玩鬧,李遠山心情也好起來,笑道:“是啊,以後會越來越好。”雖然一直有差距,而且差距會越來越大,但總是在努力建設的,比丟在一邊不管不問好得太多太多。

第二天,天氣依然晴朗,李遠山約大家去小學打籃球。

路上楊明才說道:“我看電視上有個叫VCD的東西在打廣告,感覺很不錯的樣子。你們看到這個廣告沒有?”

“看到了。”楊明才說道,“要真像廣告說的那樣,這東西還真不錯,看電視劇就不用每天就幾集了。”

“可以買一臺。這東西其他國家應該還沒呢,這可是一大創新了。”宋瑜說道,“就憑人家敢於創新,就值得支持一把。”

“這個不錯。”李遠山說道,“到時候買《貓和老鼠》和《西遊記》的碟子給長安看。”VCD這東西李遠山知道,但是看了廣告才知道是萬燕公司發明的,以前他都沒聽過萬燕公司的名字。

“這個萬燕公司厲害啊,搞出VCD這種東西,我看又會是一個貴州醇酒廠。”宋相說道。貴州醇就是憑一款產品暢銷,一下子銷售額和利潤提高了十倍不止。

“不只是這VCD機纔剛剛出來,產量應該不大,想要買到可不容易。”楊明錦說道。

“在這邊自然不容易,偏遠貧窮沒有購買力,是我我也不往這邊發貨。”楊明東說道,“不過在沿海就容易多了,大不了找個人去排隊。”

“行啊!開年之後從那邊發幾臺回來。”宋謹說道,“這個任務就交給我了。”

“好啊。”幾人笑道。這時楊明仁卻說道:“明年就容易買到了。”

大夥聽了,腦子一轉,直點頭,只有小陽不懂,問道:“爲什麼?”

“因爲這東西市場大,許多廠家就會買個樣品回去拆了研究仿製。”楊明友說道。

“這是人家的專利,《專利法》不是早就出來了嗎?”小陽說道。

“哈哈哈……”大家笑了起來。

楊明慎解釋道:“《專利法》沒用,人家有無數理由推脫,甚至各個山寨廠家所在地的政fu也會幫當地的廠子,因爲人家能賺錢,能增加當地的GDP。現在法制不健全,你根本拿人家沒辦法。”

“現在的山寨廠子太多了!”宋謹也說道,“只要能賺錢,他們就會山寨,除非他們仿製不出來。這麼多山寨廠子,你叫上面怎麼管?一管經濟還發不發展了?都是剛搞起來的小廠子,沒有自己的技術,你一管就只能逼得他們關門倒閉。”

“是啊,接下來就是刺刀見紅了,要是萬燕公司不做好準備,就難以應對接下來的競爭了。”李遠山說道。

“應該沒事吧。”楊明錦說道,“最起碼他們有國外市場嘛。國外的《專利法》執行得還是很嚴格的,外商爲了不惹官司,不會選擇其他山寨廠家的產品的。”

“只要守住出口市場,他們也能賺很多錢的。”寨方平說道,“然後用賺來的錢擴大規模,降低生產成本,怎麼也能在國內市場上分到一份大蛋糕。”

他們討論得熱烈,一致認爲萬燕公司能夠因爲手裏的專利大賺外匯。可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萬燕居然沒有申請專利!

VCD的發明者、萬燕老總因爲國內法制不健全而放棄了申請專利,然後第一批產品被國內外廠家買過去拆解,研究仿製。萬燕接下來不但要面對國內山寨的競爭,如果出口,還得面對國外山寨的競爭。一個本來大有錢途的產品,就這麼成了大家嘴邊的肥肉,萬燕想要吃,也得去爭搶。

衆多廠家競爭,價格戰就是必然,然後就看誰先堅持不下去了。

價格戰顧客很喜歡,這樣花更少的錢就可以買到影碟機。可對於投入大量資金和時間研發的萬燕公司來說就太不公平了。

其實,他們不知道,藥廠本來也要面臨這樣的競爭的。

西藥不用說,他們用的也是買過來的藥方,而且設備投資大,不會有人想着競爭。倒是看到九龍製藥廠的中成藥行銷,三省有不少藥廠是想競爭的,畢竟中藥藥方大同小異,跟九龍製藥的中成藥療效差不多的也有。只是九龍製藥採取的是低價策略,他們啪啦着小九九一算如果也生產同種類的中成藥,規模就很重要。建大廠沒錢建不起,建小廠賺錢太少,還不如不建。小九九打過覺得不合算,才自動放棄了,無意中消弭了競爭。

過年的時候,曹偉特意打電話拜年。電話裏說起去年李遠山的判斷,曹偉說道:“李哥你判斷得太準了!想想都後怕。這真是一場擊鼓傳花的遊戲,今年十六條一出來,遊戲就玩不下去了。現在手裏捏着地皮和剛開建的房子的人,就算降價也沒人接手了。手裏沒錢繼續建房子,銀行不但不給貸款,還要追着還之前的貸款,那邊現在是一地雞毛啊。”

“這種遊戲,哪可能長期玩下去啊。”李遠山笑道,“要是頭腦清醒,摟一把就走,那就賺了。至於那些地皮爛尾樓砸在手裏的,也是活該,誰讓他們去湊熱鬧呢!”

“是啊!”曹偉感嘆道,“現在好多人都跑路了,還有跳樓的。”

“他們之前都頭腦發熱了,從來就沒有想過會失敗,現在失敗了自然要跑路。實在無法面對的,只能自殺。”李遠山說道。

傾世紅顏 “看着別人一覺睡醒幾萬就變成幾十萬,誰頭腦不發熱啊!我當時不是一樣想過去?”曹偉笑呵呵地說道,“還要感謝李哥,要不現在跑路的就是我了。”

“是你自己心裏先就已經存疑了,要不誰也說不動。”李遠山說道,“我的作用也就是讓你更確定而已。”

“是你分析得清楚,纔打消了我的心思。對了,李哥,我打算明年擴大茶葉出口,把普洱茶也加進來,你看如何?”曹偉問道。

“普洱茶多年來一直出口,數量也一直很大,在國外應該很有口碑,而且種植面積很大,你這個想法沒錯。”李遠山先確定,然後才繼續說道,“不過普洱茶品種不少,你得先弄清楚出口暢銷的是哪一種,然後和大的茶葉廠合作,也許價格會貴點,但是一般不會用假貨矇騙人。”

“其實假貨也一樣。”曹偉笑道,“尋常人有幾個懂茶的?我的合作商說低價茶在國外銷量不錯,讓我增加低價茶出口。而他主要也是提供給茶飲料廠。”茶飲料,自然用的是低價茶,要不有多少人喝得起?

“喲呵!茶飲料,這個不錯,也不知道國內有沒有人做茶飲料。”李遠山笑道。

“沒注意到,就算有也沒什麼名氣。”曹偉說道,“怎麼?李哥你打算搞茶飲料啊?”

“我可沒那閒心。茶飲料在國內沒什麼名氣,先要慢慢培養市場,花了無數心思和大量資金,整個幾年把市場培育起來了,立刻就有人跟進來摘桃子。”李遠山說道,“除非什麼時候我們的茶葉再也賣不動了,那時候也許會搞個茶飲料廠。”

“那可就不容易了。”曹偉笑道,“今年你們的茶葉名氣大增,那些手工茶價格可高得很,機炒的春茶價格也不便宜。你們的茶葉質量這麼好,只要茶葉還受歡迎,就不愁銷路。”

掛了電話,江明月笑道:“曹偉一個老闆還問你他公司經營上的事情?”

“只是客氣客氣,拉近雙方關係而已。”李遠山說道,“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人家當然仔細調查研究過,比我考慮得更清楚更細緻。不過人家既然客氣地問,我自然也不能一點不說,隨便給點普適性的建議,也是拉近雙方關係嘛。” 第234章、分工

開年之後,楊明錦正式上任九龍製藥公司總經理,公司上下雖然有些驚訝,但仔細一想,之前就已經有預兆了。

楊明錦去年從深圳回來之後,就卸任了銷售部經理,轉而成爲總經理助理。雖然名爲助理,但公司的管理大部分都是他在負責,而且正是他負責之後,公司運轉更爲順暢。

楊明友在會上說道:“我就是個退伍兵,沒多少文化,後來讀了個函授。可函授這東西,能學到多少知識?這些年管理公司,也是趕鴨子上架。所幸之前公司規模小,勉強支應下來,沒有出現大的錯誤。可是現在公司規模大了,就需要更有知識,更有能力的人來管理,這樣才能穩定經營,並且繼續發展壯大。”

“我們之前啊,更像一個草臺班子,這樣的草臺班子,是不能長久的。接下來公司的管理和制度將會更正規更嚴格,有些員工恐怕一時難以適應,甚至難以接受。”看了看在坐的管理層,楊明友繼續說道,“但這是必須要進行的!我想大家也不希望公司管理混亂以至倒閉吧?公司倒閉了,換一家公司,工資有現在高的,管理一樣嚴格;管理不嚴格的公司,工資就沒這麼高。而且,新進一家公司,不可能還是現在的職位,肯定得降,工資也就降低了。”

“最重要的是,從一家倒閉的公司出來的人,其他公司是不怎麼想要的。”楊明才說道,“除非是一個小公司,一個草臺班子。所以,希望大家接下來認真配合新的總經理。如果接受不了,可以主動辭職,大家今後還是朋友。我們一起在公司工作了這麼久,最早的從建廠房就一起共事了,我不希望在坐的被開除。”

奶爸的肆意人生 “我們是一家股份公司,不是國企,沒有鐵飯碗。”楊明才繼續說道,“所以,各位接下來不但要適應嚴格的管理,還得提高自身能力,勝任現在的職務。能者上庸者下,是現代公司的原則,擺老資格,數功勞苦勞,這些是沒用的。”

……

會議結束之後,楊明錦正式以總經理的身份主持公司工作。而楊明友和楊明才一身輕鬆,欣喜地回了家。

相比於兩個大男人,他們媳婦纔是最高興的。這麼多年,楊明友和楊明才先是當兵,一年也見不了一面。之後又去深圳,一年就過年回來。後來回了興義,也不能經常回來。現在終於不用一直呆在外面,怎麼能不高興呢!

而宋謹帶着買VCD的任務回家具廠。本來他以爲購買VCD不困難,誰知道萬燕公司的產量太低,各大商場一到貨立馬被搶光。他連續跑了幾個商場,半點VCD的影子也沒見到。

爲了迅速完成任務,他找到一家商場經理,直接預付了全款,到時候直接送傢俱廠城裏的分店。

雖然VCD不缺顧客,但商場經理還是答應下來,畢竟送貨地址就說明了對方的實力。

VCD機送過來,李遠山連接好之後,隨便拿了一個光碟放進去播放。看看效果可以,就出門看看各家安裝好沒有。

來到楊明友家,他剛連接好線,然後也拿着光碟翻看,見李遠山進來,說道:“這光碟也太少了點。”

“影碟機是剛出來的產品,光碟少不是正常的嗎?”李遠山笑道,“不過明後年就多了。影碟機一多起來,光碟自然就會多起來,尤其是做盜版的那些,你想這些年有多少盜版錄音帶?到時候,光碟也會跟錄音帶一樣氾濫的。”

“呵呵……”楊明友笑了起來,“這麼說盜版還做了不少貢獻呢!錄音帶、錄影帶、小說,我記得以前看的武俠小說就是盜版的。”

“是啊,盜版這東西,讓人又愛又恨。”李遠山說道,“沒有盜版,很多東西傳播就不快。但盜版質量差,而且也損害了正版的利益。”

楊明友笑道:“影響國內的正版利益我也不喜歡,但是,如果影響國外正版的利益,那我就喜聞樂見了。”

“你這是雙重標準啊。”李遠山笑道,“還說得理直氣壯。”

“當然理直氣壯。”楊明友說道,“就允許他們雙標,不允許我們雙標啊?”他所說的雙標,有國外一直持續宣傳攻擊摸黑大陸,也有技術禁運,也就是臭名昭著的巴統。

“別雙標了,先把光碟放進去看看線連好沒有,然後去各家幫忙去。”李遠山說道,“我先走了。”

天氣漸漸熱起來,李遠山他們也開始動作起來。

首先,牧場的圈舍需要擴大。其次,隨着酒樓客流量增加,胭脂米的需求量也增加了,僅靠寨子裏不能滿足,要增加種植面積。

楊明友兩人回來,李遠山很欣喜。再加上宋瑜,一個分攤點,就沒有多少事了。

“家裏沒多少事情,做起來就是輕鬆。”楊明友高興地笑道,“這纔是生活啊!”

“這是你們回來了。”李遠山說道,“要是你們不回來,那有得我忙的了。牧場需要的糧食牧草是各個寨子在種,雖然合作了幾年了,也相信他們,還是要經常查看。畢竟使用化肥農藥能長得更好,經常查看才能放心。今年又要增加水稻種植,也得去跟村民談,之後也得監管。這邊還有茶葉廠,時間還都擠在一起,一個人的話,得會分身術才行。”

“這點事情,哪用得着分身術?”楊明才說道,“讓我來一個人就能輕鬆管下來。而且家裏還有這麼多人呢,又不是什麼高技術研究,隨便派幾個人就行了。”

“那要不你一個人管,我們就負責玩?”李遠山笑道。

“你們要是看得過眼,那就我一個人管也可以。”楊明才說道。

“我們都看得過眼!”李遠山三人對視一樣哈哈笑道。

楊明友接着說道:“只是怕老頭子們嘮叨。”

“他們自己都閒不住,哪能讓你們閒着!”楊明才也笑道。

李遠山說道:“我負責茶葉廠。宋瑜你看過圈舍的規劃,你負責牧場建設。明才你負責牧草和糧食,接下來小麥要揚花了,要經常查看,免得打農藥。順便,也查看茶園。明友你負責水稻。田邊寨子大,田也多,今年只要有田邊種就行,正好我們不是有個熟人嗎?那天賣牛的老頭就是田邊寨子的,還有那個司機吳正紅,他就是田邊隔壁寨子的,那老頭就是他堂舅。有個熟人,事情辦起來容易得多。”

楊明友笑道:“呵呵!沒想到買個牛也能拉上關係。”

別以爲你提供種子,收購價格也高,村民就願意種。他們相信的是熟人,至於合同,那是什麼玩意兒?

想當初李遠山去跟附近幾個寨子談種植牧草和糧食的時候,鄉親們就不籤合同。雖然他們熟悉李遠山,也熟悉春天坪,但合同的事情他們不懂。用他們的話來說,大家鄉里鄉親的,何必籤什麼合同?就算你不收,糧食我們可以自己吃,牧草也可以自家喂牲口,能有什麼損失?何必因爲合同搞得大家心裏生隔閡。

“其實要是我們寨子在他們那邊有親戚就好了。”李遠山說道,“這樣的話,就更容易了。”

幾人考慮跟田邊寨子合作有困難,卻小看了春天坪的名聲。一聽說是全鎮最富裕的春天坪來的人,再一聽收購價格,村民們就沸騰了,這可是比一般的水稻價格高了好幾倍呢!

他們的支書和三個組長更是拉着楊明友喝了一場。酒桌上支書感嘆道:“自從寨子裏有了朱䴉之後,鎮裏就下了命令,田裏不準打農藥,更不能改成旱地種烤煙。寨子守着全鎮最好的田,卻只能看着別人賺錢,大家心裏怎麼能沒想法?我也是這個寨子的,心裏也不是滋味,可我能怎麼辦?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這下你們要和我們合作,可是解決了大家的問題了!”不但解決了寨子裏的收入問題,也能讓他不被寨子裏的人罵。

“朱䴉現在是一級保護動物,全國也就不到一千隻,是必須要保護的。而它們吃的是小魚泥鰍青蛙這些,一打農藥,小魚泥鰍這些死完了,朱䴉就沒吃的了。以後隨着朱䴉數量增加,全鎮都會禁止使用農藥的,你們只是早兩年罷了。”楊明友說道,“也正是因爲你們已經多年沒有使用農藥,所以我們的收購價格纔會這麼高。以後隨着時間流逝,你們這裏的水稻農藥殘留越少,價格就會越高,那時候,種水稻可比種烤煙掙錢多了。”

“你們春天坪是全鎮最會賺錢的,我相信你。”支書笑道。

“還不止水稻賺錢。”楊明友繼續說道,“以後城裏人有錢了,我們還可以搞旅遊,朱䴉只有我們這裏多,肯定有很多人想來看看朱䴉的。你們寨子田最多,以後朱䴉也肯定最多,最吸引人。到時候還能賺遊客的錢。”

賺不賺遊客的錢那是以後的事,現在重要的是種植胭脂稻。要不是楊明友堅持,非把楊明友灌醉不可。 第235章、豐收的一年

楊明友回來一說,李遠山很驚訝,他平時並不關注這些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