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內,還沒睡著的鹿茗聽著系統當一台無情的轉播器,竟然神奇到可以捕捉男主體內那隻系統之靈的話。

此時劇情並沒有多少變動,其實沒有鳥兒砸的轉播,鹿茗也能知道男主大概要做什麼。只是有了轉播之後,對於劇情的時間掌握得更精準而已。

每日任務,男主還不清楚,但是她知道啊!

不就是殺喪屍攢經驗嗎?

因為系統之靈太垃圾,男主又帶著自己的女友在末世求生。所以那一個月他能夠躲避喪屍就繞道走,實在躲不掉了才會正面交鋒,所以從來沒有達到過每日任務的標準,也就不會有什麼獎勵提示了。

要知道,最低標準可是二十隻。而男主一天之內能夠正面主動出擊的,也不過一個巴掌量。

得到了大致的信息,接下去的鹿茗也懶得聽,閉上眼睛養精蓄銳了。

隔日早起的葉靜徐,忽然發覺自己的男朋友似乎有什麼不太一樣。

只見他雙眼炯炯有神,精神振奮,彷彿一個隨時出擊的熱血少年,一大早就精力過剩。

「吃早飯啦。」阿元從空間里拿出幾片吐司和花生醬,又拿出一瓶子油、平底鍋、雞蛋和培根。

表面物資貧缺的三人小隊,利用霍林的火系異能吃了一頓美味的精緻早點。

作為小隊的兩個主力,霍林和葉靜徐的食量完全頂得上阿元的好幾倍。等葉靜徐他們吃完了,阿元還在慢吞吞的咀嚼三明治。

她的兩頰上下鼓動,一口一口小小的消滅自己的份量,眼睛專註地看著自己手裡的食物,活像是一隻小倉鼠這麼可愛。

葉靜徐看得玩心大起,伸出一隻手指來戳了戳阿元的臉頰,果然暖暖軟軟的,像是摸上了嫩滑的水豆腐。

阿元朦朧了一雙眼睛,如同紫葡萄般惑人,抬起頭來懵懂地看她,眼睛眨啊眨,嘴巴還在動作。

冷少的正牌嬌妻 雖然沒有說話,但兩人瞬間都讀懂了她的意思。

「沒事,你慢慢吃,我們不急。」霍林伸出手把葉靜徐的手從阿元臉上拿下來,手背也觸上了阿元的臉頰,果然如同想象中的軟嫩。

阿元悄悄往後一縮,臉上沒有表現出什麼來,可細心的葉靜徐還是發現了端倪。

阿元……好像不太喜歡霍林的接觸。

也不知道是對男生都這樣,還是只對霍林這樣呢。

葉靜徐相信,應該是前者更多一些。畢竟阿元已經沒有親人了,加上躲避的地方又被洗劫過,應該對男人產生了抵觸吧。 三人從居民樓里出來的時候,街上又多了一批新的喪屍。

動作緩慢,漫無目的地在亂晃。

忽然嗅到了生人的味道,就沖霍林三人方向過來了。

在末世生存了一個月,霍林的異能掌控遊刃有餘。同時對上三個喪屍也能不落下風。

另一邊,葉靜徐手持匕首,雖然膽子小了點,每每和喪屍對戰總會被嚇到,然後一邊尖叫一邊用刀子準確戳在喪屍頭部削掉它的腦袋。

不愧是女主。

阿元早在喪屍來的時候就看準了一個高處躲著,一開始有兩三個喪屍也沖著她的方向來了,隨後沒了具體目標,阿元存在感弱化,就又轉了方向朝男主那邊過去。

沒有人注意到,躲在高處的阿元手中凝成一根水箭,在看清男主準備殺死喪屍的瞬間,先他一步讓喪屍人頭落地。

霍林的攻擊剛到,人頭落地的喪屍瞬間被烈火焚燒,沒一會兒那點水箭的水都化作蒸汽消失,不留痕迹。

連續幾個喪屍皆是如此,霍林也不知他這麼辛苦的殺卻一個人頭也沒拿到,等體內異能的能量枯竭,街上的喪屍也消滅得差不多,他還沒有聽到任何完成任務的提示音。

難道是他想岔了?末世的日常任務根本不是殺喪屍么?

霍林擰著眉毛沉思,氣喘吁吁的葉靜徐由阿元扶著過來和他匯合,看見男朋友不怎麼高興的樣子,還以為是為了物資而發愁。

葉靜徐體貼的安慰:「這裡比較偏遠,存活下來的人都帶著物資逃走了,咱們搜得雖然不多,也勉強夠用,不用太擔心的。」

霍林心不在焉的應著,看著一地的屍體,還有被火燒了留下來的晶核。

算了,沒關係。

哪怕是摸不到每日任務的門檻,這些晶核屯著也有不少用處。

最直接的就是能夠吞食恢復一些力量。

吞噬到一定的數量還能升級,但每種技能升級所用晶核不同,所以具體數量也不一樣。

想著阿元的空間系也很重要,霍林就把得來的晶核跟她平分了。

其實也是借著分配晶核的時候,能趁機摸一摸阿元嫩滑的柔荑。

霍林按耐住心裡的蕩漾,面上一片關心之意,「阿元,這些都是給你的,如果能升級空間,我們就裝得更多東西了。」

他眸光隱藏得很好,可是還是被阿元看到了深處潛伏著的侵略和勢在必得,他一定很自信吧?

阿元淺淺笑著,卻沒有伸手去接霍林手心的一小堆晶核,「霍林哥還是自己服用,提升了異能才可以更好的保護我們不是么。」

說得霍林心都化了。

他情緒有些激動,認為是這段時間的相處讓阿元對他好感上升,所以才會叫他霍林哥。

但是為了博取更多的好感,霍林還是拒絕了她,強硬的把阿元手扯過來,將晶核給她。

纖細無骨的嫩滑柔荑,如同她的人一般帶著致命的吸引,讓霍林接觸了就不想放開。

他不由得喉頭一動,吞咽唾沫。

越發覺得阿元真是一個極品的女人。

可葉靜徐卻注意到了被霍林觸碰時阿元輕蹙的眉頭,以及轉瞬即逝的怒氣。

這次是葉靜徐主動伸手把阿元從霍林的鉗制中拯救出來,阿元的手太嫩,被霍林這麼有意識的拉扯,頓時就紅了。

「霍林你幹什麼,阿元的手都紅了,還不快放開!」說著,又將阿元的手拉到自己懷裡,狀似心疼的撫摸。

沒有了霍林的接觸,阿元果真笑意舒展,讓葉靜徐更能肯定心裡的猜想。

尋了個機會,霍林不在附近,葉靜徐終於問出來:「阿元,你是不是厭惡男人的接觸?」

「也不是厭惡。」阿元的語氣永遠都是含羞帶怯的溫軟,如同她這個人一樣。

「就是討厭霍林哥看我的眼神,像是從前打我主意的那些人一樣。」

阿元沒有明說,但葉靜徐已經知曉男女之事,怎能猜不出來?她心裡一個咯噔,濃重的危機感涌了上來。

可葉靜徐又很清楚,末世如何殘酷,只看實力不講男女。霍林身懷異能,而她卻是個普通人,日後和霍林的差距還會更大。

到時候霍林能夠守著她一個女子再無別的,那也只能說是她的幸運。若是霍林看上了其他的女人,她也不能說什麼。

明明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或許沒有這個魅力能夠守住霍林,但葉靜徐怎麼也想不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她以為,至少是在到達一個大的避難所之後,又或者霍林的異能到兩三級以上。

誰又想得到,才遇上一個阿元,他就想移情別戀了呢?還是共享其人之福?

「你不喜歡霍林嗎?他這麼強,可以保護你的。」葉靜徐又問。

她知道阿元沒有這麼笨,可是聰明的女子不是能夠看得出霍林越是強大,就越是一個好歸宿么?為什麼阿元不喜歡霍林?

「靜徐姐,你不是霍林哥的女朋友嗎?」阿元反問她。

黑白分明的眼睛彷彿能看穿她的靈魂,讓葉靜徐有些窘迫。

「可這是末世,霍林以後還會更強,他……」

「這便是霍林哥見異思遷的理由?」阿元輕笑一聲,摸上自己的臉,「因為我這張臉?還是因為我的異能呢?」

葉靜徐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其實她心裡也是不舒服的。可這有什麼辦法,她沒有異能,一直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就是想要和霍林的差距減小一點,再小一點。

很明顯,霍林的腳步不會因為她而停止。

半晌,葉靜徐幽幽嘆了口氣,「阿元,在這個世界,實力才是一切。」

「你愛霍林哥嗎?」阿元又問了一句話。

她愛霍林嗎?

葉靜徐也不敢肯定。

霍林是她的第一任男友,可是她還沒好好的談一場戀愛,末世的出現忽然打亂了一切。

充滿危險的路程,早就把兩個小情侶的旖旎心思消磨殆盡,她也許是對霍林也有心動和喜歡,加上一路的配合,也有依賴和默契。

若單論感情,葉靜徐直覺自己有喜歡,卻還達不到愛的程度。

但……這又如何?

跟著霍林,他至少能給自己安全的保障,也不用擔心其他男人的窺探。 「阿元,你還小,不懂這些的。」葉靜徐隱藏了自己的內心,如同姐姐一般教導妹妹,「以後你就會明白了。」

「哦。」阿元沒有再接著追問了,或許是因為她知道了答案,或許是覺得這個問題再說下去也沒有太大意義。

所以她把話題從葉靜徐身上移開,「我現在不想談戀愛,也不喜歡被人用那種眼神看著。所以靜徐姐,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她有點想笑阿元的天真,在這種道德都破碎,唯有實力和手段才能證明自己地位的世界,怎麼可能任由她的心思而動?

不過想了想,她現在也是什麼異能也沒有,好歹阿元還有一個空間系,比她更有用。

「唉。」 愛情 幸福的遇見 葉靜徐嘆了一口氣,帶著幾分自嘲的意味。不過她也沒有再繼續和阿元討論這個話題,葉靜徐認為,末世這麼殘酷,現在阿元還只是遇到了他們兩個人,若是阿元看見了那些殘忍黑暗的事情,就一定會明白的。

「我會保護你的。」葉靜徐想了想說。既然阿元不喜歡霍林,那她身為霍林的女朋友,亦或是阿元的朋友,都應當想辦法幫阿元隔斷和霍林的接觸才是。

果然,聽到葉靜徐這麼一句話,阿元淺淺的笑起來,彎彎的眉眼盛滿了星光,小巧的梨渦為她這份笑容添上了麥芽糖的甜。

「靜徐姐,你真好。」阿元的聲音就像她的長相這麼溫軟可人。

葉靜徐本身就是一個清麗有餘艷麗不足的美人了,在末世鍛煉了這麼久,更有成熟的韻味,此時被一個軟妹子甜甜的發了「好人卡」,她的心居然也暖烘烘的柔軟起來。

特別想把阿元揣進懷裡揉揉。

難怪霍林會喜歡她,就連她自己都覺得這個女孩子完美得不想個真人。

她更像個仙女。

不染凡塵,翩翩而來的小仙子。美好得讓人有種想好好保護的慾望,還有一種想把所有臟惡染上她的蹂躪感……這兩種矛盾的複雜心理不斷交織,似乎更讓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上了呢。

所以,葉靜徐理所當然的承擔了保護阿元的義務。在霍林回來以後開口對他說:「霍林,阿元還是不太習慣和男人接觸,所以以後阿元需要的晶核,就交給我吧。」

霍林心中一跳,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有種說不上來的怪異,更有一種「本來他就沒有辦法接觸這個小姑娘了,現在連晶核都被自己女朋友承擔了,就更沒理由和阿元發展感情」的無力感。

他皺起眉頭,覺得這樣安排不妥。

「我是一個男人,保護女生就是我的責任,況且你還是我的女朋友,我怎麼能讓你再加重負擔呢?」

如果是之前,霍林這麼說的話,葉靜徐還覺得這個男人有擔當有勇氣而為此感動,可是在和阿元交談后,得知了霍林是對阿元有別樣心思的她,就沒有任何的感動了。

婚內征服:老公如狼似虎 這些措辭,都是他想要接觸阿元的借口吧?

不過此時,葉靜徐還不想和霍林攤開說,免得讓大家都尷尬,她只能委婉的解釋:「我知道你是為我們好,想要保護我們。可是霍林,我們也不想成為你的累贅。難道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嗎,我沒有異能也是可以殺死不少喪屍的不是嗎?」

霍林沒有辦法,葉靜徐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再繼續的話,就是對於女朋友能力的不信任了。

葉靜徐和他才剛剛交往幾天就進入末世,這麼長時間以來都是各種生存搜集物資。放著這麼大一個美人,霍林也只是牽牽小手,連嘴都沒親過,怎麼可能讓葉靜徐生氣跟他鬧矛盾,那才是得不償失了。

故此,他只好舉雙手投降,「我的錯我的錯,我怎麼會不信任你呢,我只是擔心我的女朋友而已。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都依你。不過你可千萬不能勉強,我會心疼的。」

葉靜徐點頭,可算把阿元划入自己身邊了。

鹿茗也適時笑起來,漂亮的眸子看著霍林,又看了看葉靜徐,一雙手挽住葉靜徐的胳膊,看上去異常信賴她。

霍林微微抿唇,有些不甘心的想,要是現在阿元挽的是他的胳膊該有多好?

把頭轉到另一邊去,霍林還算一個理智的男人。他知道自己的實力還不夠強,若是有一天他能以一己之力護住葉靜徐和阿元,不讓她們動手的話,他就有更多機會接觸阿元。

對付漂亮的女生不能急,當初他不也是追求了幾年,才把葉靜徐追到手的嗎?

三人小隊在又一次穿過了一片小縣城,終於來到了第一座大城市。屆時,小隊里兩個女生已經親密的同吃同住又一周,而霍林的每日基礎任務還是沒有一次完成,讓他不得不懷疑係統之靈話里的真實性。

「到底有沒有這個任務?我每天已經殺了不少喪屍了。」

只是可惜每次都被鹿茗盯著,找到時機就悄悄搶人頭,因為只是瞬間的事情,而系統內部只計入被霍林斬獲的喪屍數,系統之靈只是一個引導者,自己也是不清楚每日任務的具體方式,當然就更不知道這個任務被鹿茗動了手腳才沒能完成。

它懵懂中帶著肯定:「雖然我不知道任務具體是什麼,但是這是基礎任務,一定會有的。」

如果不能觸發的話,那就只能說明霍林沒有達到要求了。

霍林聽到系統之靈的潛台詞,心情很是暴躁。

「我最近看到喪屍就殺,還不夠嗎!」不然呢,末世里除了每天都能碰見的喪屍,還有什麼?

難道日常任務是每天要跟女朋友親密接觸一次?

他倒是想,可是遇上阿元之前他就沒能跟葉靜徐有親密的機會,現在阿元一天到晚粘著葉靜徐,這個任務就更不可能達到了!

不過這個任務顯然和末世無關,不可能作為日常任務算在其中。

系統之靈有點尷尬,「可能是因為數量不夠?」

霍林:「……難道要我每天都殺五十隻喪屍嗎?」

那恐怕是要來喪屍潮才有這麼多吧?或者是進入了大城市之後? 現在他們已經進入了大城市,所以日常任務也該有機會完成了吧!

不過沒等霍林有機會完成自己的想法實踐,他們就先碰上了其他的隊伍。

主要還是霍林身邊兩個風格迥異的大美人太過扎眼了。

葉靜徐已經練就一身的肅殺氣息,站在一處顯得英氣逼人,她身邊穿著淡粉色衣服的小姑娘則是純凈柔婉,兩個美女在這等骯髒不堪的環境里,就宛如窮人眼裡的黃金翡翠這麼迷人了。

再看他們又勢單力薄,只有三人,這支隊伍也是吃定了收服兩個美女的心思,向他們走過來。

「嗨!」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穿著西裝衣冠楚楚的帥氣男人,嘴邊蕩漾著優雅的笑容,在看到阿元這種純凈跟個仙女似的小姑娘眼睛都亮了,笑眯眯地就湊到她面前。還沒開口,就被一男一女攔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