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向父親提議,我要與那個小廝成親。

我爹爹自然是震怒無比,但他最後還是答應了。

你以為他是轉性了嗎?不是的,他只是找到了一個更好的解決方法。

一個組織,找到我爹爹,說可以為他培養一個天資優異的後代,為了取信,還留下了一個資質極好的小孩,是單靈根。

若是需要有血脈相連的小孩兒,還需要等上一些年月。

除此之外還留下了一顆丹藥,我吃下去后,當晚就突破了,成為一名築基修士。

據那個組織所說,我爹爹的舊傷竟然也有方法治癒。

這當然是有代價的。

代價就是我爹爹需要為他們辦一些事情。

就是為他們搜集一些人口。大量的人,青年男女。要的最多的,還是小孩子。

我爹爹當然高高興興的答應了,就是一些凡人而已,又不是修士,也不怕有人上門來尋仇。

這前些年還好,要的人也比較少,這幾年來,要的人也越來越多。

爹爹經常派一些修士去這山河鎮周圍,把一些偏僻的村子都抓走。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運輸這人的,無聲無息。

這麼多年來,南陸城那邊也一直沒有發覺。

不過也是一些凡人的性命而已,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本來就脆弱的很,隨便一個災禍,這成百上千就沒有了。

爹爹的身體越來越好了,這送來的孩子資質也越來越高,只是人都有些呆傻。

按理說不應該啊,越是資質好的,頭腦應該也越是聰慧。

爹爹一直不是很滿意,但那邊的人說過不了幾年就會送來讓爹爹滿意的孩子。

這心中的不滿也就壓下去了,畢竟除了這個,也從那邊拿到了不少好處。

這為了促進人口的繁盛,爹爹把這賦稅都減掉了,還經常組織修士幫助那些凡人處理耕種的事物。

這從其他鎮里過來的凡人也越來越多。

這前不久,不知為何,南陸城那邊竟然派了些修士過來,查探一個村子的情況。

我爹爹有些慌了,這事情一披露,必定會被制裁,落得個滿盤皆輸的局面。

他的野望,他的經營,全都會灰飛煙滅。 爹爹,幹了件蠢事。

不知道為什麼顧清鑾的記憶出現了混亂,這也更加引起了南陸城那邊的注意。

這時,組織那邊有一個新的任務。

密切關注一個小女孩,那女孩的名字就叫季如微。

那小姑娘感覺普普通通的,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是組織那邊確特別慎重。

特別叮囑,不要打擾她的生活,也不要觸及她周圍的事物。

那小女孩特別有意思,總是能夠說出一些特別有趣的話。

和她在一起,總是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

過了不久,爹爹帶我去了鎮主府的地底。

這地底竟然連接著無憂樹!

從外表看來,龐大、複雜、扭曲、肆意,由形狀不規則的石塊砌成。與其說是一座建築,不如說是很多石屋組成的村落。一眼看去,無數屋頂,無數入口,無數窗戶,無數面外牆,拐著彎的石梯就像是長蛇棲息在這座建築物里,可看不到頭,也看不到尾。

大殿空曠,金碧輝煌。

總有些陰風陣陣之感。

……

我叫姬寒。

今年多少歲了,這個問題也記不清了。

我是個元嬰修士,素來喜愛遊戲人間。

前些時日在師門閑的發慌,收到了蘇長安這小姑娘的支援信息。

這小姑娘本日里板著個臉,和她師父一般不討喜。

這素來無聊,就出去逛逛,順便也幫幫這位小姑娘。

我打扮成算命先生的模樣,不,我本來就是個算命的,修得道,就是這運之道。

在這山河鎮之中,遊歷世間百態,本來無甚意思,結果,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人。

是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片子。

這丫頭的運道極盛,這運氣也是世所罕見。這麼盛的運道只可能是天命之子了。

我特意跟著她,想看看這天命之子的際遇,和我這等普通修士相比起來會有些什麼區別。

這丫頭摳摳搜搜的,有些愚笨,但有時有有些聰慧。

她還心中又一個志向遠大的夢,想當一個叫什麼來著,英雄。

這天命之子,這天道總會幫她的吧。

我特意為她佔了一卦。

用的我的本命法寶,伏羲金錢。

錢幣是八角形狀,正面是男身伏羲,背面是女神女媧,都是人面蛇身,蛇尾越過錢幣的邊緣糾纏在一起。

我把三枚伏羲金錢放進老竹筒中,放在那小丫頭面前

當她搖動竹筒時,我的眼睛看著那個能流瀉出命運的、黑色的、小小的竹筒口,彷彿命運的井。赤金色的伏羲金錢如被利刃切碎的金色陽光那樣飛出,帶著難測的弧線在空中翻轉,象徵「陰」的女媧和象徵「陽」的伏羲在我的眼中翻轉變化,如同被天道的手指撥弄。

為了看清她的命運,我用了禁術,偷天之術。

命運是天道的遊戲,卜術就是竊取天道。

入了卜術的深處。這一課占出來,便是未來,生死悲歡都不能更改。

這是我第二次使用這禁術。

第一次使用這禁術的人,是我的師父。

那個老頭子覺得我藝滿可以出師的那天,他便讓我為他算了一卦。因為他是天下卜術的宗師,天下再沒有人能和他比肩,而他門下也一直沒有出現能藝滿出師的徒弟。

那天,那個老頭子來向我問卜。

我才知道那個惹人厭的老頭何以敦促我學卜不遺餘力,甚至於威逼利誘。他一直想要天下間有第二個自己,這樣他便可以問卜。

真是一個有趣又有點孤獨的老頭。

他可以卜出天下事,卻很少有人入他的局;想入別人的局,可他的卜術就像獨立高山之巔,沒人能夠相比。

聽完自己的爻卦之後,那老頭子就不知所蹤。

聽說臨死前的幾年一直沉湎酒色,蓄了數百個美貌姬妾,窖藏了各大陸諸色美酒。大開卜術之門,不論何人求他占卜他都答應,只要給靈石。所以雖然花銷很大,仍是堆了一整個洞府的靈石和寶物。後來忽然有一天他的另一個弟子來找我,帶了幾大靈車寶器寶材,十幾大靈車靈酒,美女塞了過百輛大靈車,說是師父把他的家產都送給我了。

那天我知道他已經死了,死期一如我所卜,跟所有卜術宗師一樣,他沒有善終。

這卦一出,便鑄鐵成山,縱然是至凶之卦也無可禳解。

這卦很奇異,她的命運和她這個人一般有趣。

毀滅與新生,都在這卦象顯現了出來。

這唯一一個可以明晰的,便是她在這山河鎮,會遇到一個大劫難,並且遇到她命中注定的敵人,不死不休。

我覺得幫她一程。

結果這細細查探下去,這山河鎮鎮主府,相當有意思。

這地底竟然有十餘名資質卓越之人,可是卻都有些痴傻,而他們雖然資質卓越,但卻全都無法修鍊。

這就相當有意思,我一直想抓來這些孩童,細細查探一番,結果卻發現那裡守衛森嚴。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我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結果發現。這些孩童的靈根,竟然都是人造的!

真是不可思議!

而這秦無,一直想擁有一個資質卓越的後代。這些孩童,也不知是誰提供給他的。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這明修大陸的天,也是時候變變了。

正當我冥思苦想怎麼對付他們之時,這山河鎮竟然出現了一座墓葬。

諸位修士為了些寶物在那裡大打出手。

我就特意裝作爭奪到了一個上古秘籍的樣子,其實這秘籍是我自己製作的。

這秦無果真上當了。

這秘籍說明了如何查探他人的氣運,並將他人的氣運移花接木,為別人所用。

秦無找上了季如微那丫頭片子。

畢竟說起氣運來,誰敵得過她呢?

一切都按照我預想中的那般,穩步進行。

但是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這鎮主府竟然整個都毀掉了!

預想中我設的陣法應該是一個強力的禁錮陣,絕不可能有那麼大的威力。

正當我想查探一番時,師門有事急召。

等我回來之時,這鎮主府往日的那些密道早已炸毀,那些孩童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這山河鎮的事還沒完,也完不了。 冷冽冬日,位於明修大陸東部的池雲雨林,飛雪飄落,崇山峻岭,參天古樹,縱橫交錯,白皚皚的山峰上,時而有寒鴉驚起,嘶鳴著翱翔於天際間。

空中一把龐大到難以形容的青銅古劍,直接刺穿漂浮的大陸,露出小半個劍尖!

這古劍似經歷萬古歲月,無盡滄桑,更有一股強烈的威壓,形成光暈,籠罩蒼穹,彷彿能鎮壓大地,讓眾生膜拜!

遠遠看去,萬籟肅靜,飛雪與古劍映襯,好似一副畫卷。直至遠處傳來嗡嗡之聲,才被打破。一艘雕花浮空船,正於浮空大陸上方緩緩飛來。

這浮空船艙很大,足以容納數百人,能看到很多少年男女,在甲板上三五成群,時不時的傳出歡聲笑語。

他們,是來自整個南陸州,由這各地青門戰爭鬥而來,青山派未入門弟子。正乘坐這屬於青山派的雕花浮空船,來到這洞天福地,前往青山派修鍊。

或許是對名門大派的期待,這旅程對於這些少年男女來說並不枯燥,男女之間,更有一些朦朧的吸引,使得這萬里之旅,別有一些樂趣。

又因路途遙遠,所以在這飛艇上,配備了食館,靈修室、醫館等區域。

此刻,浮空船的食館中,弟子不少,其中一處飯桌旁,坐著兩個小孩,一個樣貌出眾,粉雕玉琢,一個面目清秀。

這兩小孩兒正是季如微和她新收的小弟子,季清晗。

這兩個人從這山河鎮逃出,便一路奔波而來。而這季清晗作為季如微的隨從,也登上了這艘浮空船。

這兩人前面擺了七八個空盤,這其中有九成,都是我們這力大無窮的季如微小修士幹掉的。

「我怎麼就沒忍住呢!」季如微愁眉苦臉,懊悔不已,一邊說還一邊打了個飽嗝。

「師父,你可真厲害!」季清晗一臉崇拜的說道。

季如微老臉一紅,輕聲說道:「咳咳,一般一般吧。」

作為一個有徒弟的人真好!這一路上腰酸了有人錘,腿疼了有人捏。這滋味棒棒噠!

這感覺一個徒弟有點少啊,這來到了青山派,我一定要收一大幫小弟,和我一起去拯救世界!

季如微腦子裡冒出這個不著調的想法,覺得大有可為。並決定把這個目標當作她進入青門戰的一階計劃。

英雄總是有夥伴的!我要建立一個小團體,名字嘛,就叫正世堂,正本清邪。

我真是太機智了!季如微有些得意的想。

有了這樣的決定后,季如微頓時覺得前途一片光明,一邊剔著牙,一邊哼著小曲,抬頭望著遠處窗外藍天,腦子也開始活泛了起來。

「這首先了要拜個好師尊,修鍊的路上,修為為大嘛。然後搞好修鍊,只有自己便強了,別人才會認可我啊。」季如微心裡不斷盤算著,琢磨著有了個強大的師尊,以後自己在青山派里,也算有了個小靠山。

想到這裡,季如微美滋滋的,只覺自己向萬眾矚目的英雄,又近了一步。

她對自己能成為英雄,很有信心,這信心主要是來自於她從小到大看過的那些動漫,甚至還總結出了幾招英雄的殺手鐧。

此刻身心愉悅,季如微看向窗外的冰天雪地,都覺得格外美好。

可很快的,她的眼睛突地睜大,注意到遠處天空,一片黑色的雲層排山倒海的襲來,瀰漫如欲遮天,其內有雷電轟轟作響,這一幕引起不少弟子的注意,紛紛傳出驚呼。

「是風雷暴!」

季如微吃了一驚,她第一次見到這般的天地異像,而元啟現在已經閉關了,這下無人給她解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