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想去哪裡?」穆夜池挑眉,望著淺紫色星空長裙搖曳裹晚禮服的江緋色,低低的問。

「沒有想去哪裡,我就站起身活動活動不可以?」江緋色淡淡應答,習慣的想撩起耳邊的長發。

可惜,如同上次那樣,她手到之處才想起今天她的一頭柔順長發被造型師盤成了優雅嫵媚的髮型,垂落的幾縷髮絲,更添加女孩羞澀中的小女人性!感,特別好看。

穆夜池的目光很有侵略,性江緋色很不自然。

「穆總裁都這麼沒有教養盯著別人看?」

「生氣了?」

江緋色笑了,「沒有氣,哪來的生氣?」

她抿了一口紅酒,掩飾著自己不經意小失態。

「你的臉上,藏不住你現在的心情。」穆夜池俯身,帶著混合香水味的氣息,伸手朝她臉上撫去。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別碰我!」江緋色嫌棄低喝,臉一側,避開他的手,眼神特別不願意。

穆夜池不想在這裡做什麼,他特意把聲音壓得很低,「別鬧脾氣,會讓別人看出來什麼。」

「我不在乎!」

「別忘記你來這裡做什麼。」

江緋色抬起頭,秀眉擰成一條線,不說話了。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對呀,穆總裁你說的是,我的確是被你強迫著有目的來這裡,怎麼好辜負穆總裁的盛情難卻。」江緋色眉間婉轉,笑盈盈的看著穆夜池。

「不用這麼假。」笑得多美多親切啊。

穆夜池不喜歡做戲的江緋色,看不到任何感情。

「那穆總裁你還想讓我怎麼做?是要我跟著你去那邊,與你們貴圈的名流陪你左擁右抱,上演現場版?」

穆夜池大手拽得用力,生氣的俊臉刀鋒雕琢般凌厲森然,「就這麼喜歡把我惹生氣是嗎?要不我們先在這裡排練排練,上演雙人秀?如果你喜歡。」

江緋色想甩開他鉗子般禁錮的手,他的手沒有留情,力度大得江緋色都皺起眉了。

「還想玩嗎?」

威脅她!

都什麼時候了還威脅她,是不是太可笑了點。

他威脅她,她偏不如他的意。

「迫不及待施行你的暴行你儘管來,我覺得想看你穆夜池笑話的人會很樂意圍觀。」對他粗蠻的動作江緋色不生氣。

在痛在難過,她也沒哼一聲,淡淡地朝他淺淺微笑。

「該死的小脾氣,讓人又愛又恨!」

下巴鬆了,穆夜池狠戾的手放開她。

江緋色動動下巴,很幸運,她發現一切正常,沒有發生什麼斷手的可能性。

淺笑間,她像勝利的女往般睥睨著穆夜池,勾唇反問,「穆總,不施行你暴君的懲罰,讓人看戲了? 重生八零嬌嬌媳 我還挺期待你當著眾人的面把你優雅高冷麵具拆開,會讓人群爆炸出什麼驚嘆。」

「真會使勁兒招惹我。」無法無天了。

「什麼招惹你,你不是摧殘我很多次了嗎?從三歲算起來,十六年,也不差這一次了,你愛怎麼你就怎麼的,你那張人皮面具下,還有什麼好藏藏躲躲的。」

「不躲了,我的確想殺死你。」穆夜池低頭,勾了勾薄唇,「如果我捨得弄死你,就不會讓自己愛上你,痛苦掙扎了。」

「別啊!別說這種話,如果需要我配合,我會乖乖配合你,求你別說這種煽情的謊話連篇,當個愛情騙子——。」

看他氣得鐵青的臉,江緋色覺得適可而止。

氣死他,她又不會心痛!

穆夜池沉著俊臉,不發一言。

掛在他臂彎的江緋色卻一臉優雅甜笑,星空長裙搖曳,舉止言行細緻大氣,頻頻引來眼光注視。

穆夜池皺眉,「是不是打算在我懷裡,還想掉一個金龜婿?」

江緋色笑,笑而不語,給你個眼神,讓你越想越火大,她的目的就達到了。

兩人攜手並肩,燈光打在他們身上,全場焦點,天生一對般,令所有人在他們身邊黯然失色。

「既然你不喜歡,就讓我自己安安靜靜待著,你可以去跟任何女人調情說愛,甚至你還可以打電話給某個千金大小姐,人家可是要為你傳宗接代,還至情至愛。」

「江緋色!」穆夜池的臉黑沉沉,天都要塌了。

江緋色轉開視線,「不喜歡聽我不說就是。」反正卿月月正在養著胎兒,隨著她肚子越來越大,是不是穆夜池的孩子早晚都會隨著孩子的出生真相大白。

他心情不好,不想聽她故意氣他,她心情又如何能真的痛快舒服。

想到卿月月這些時日安心躲著,就是在孕育穆夜池的孩子,江緋色的心如針扎。

「咦!這不是那個……江緋色?」

在江緋色和穆夜池陷入僵局的時候,他們身邊傳來不屑的譏諷笑聲。

江緋色眯眼,順著穆夜池的肩膀看過去,看到他們對面站著一身紫色裹胸長裙的穆曉曉,正在跟幾個千金小姐竊竊私語,說她江緋色如何不要臉呢。

拜託,能不能帶點腦子呢?在怎麼說她現在的身份也是穆夜池正式未婚妻,是她穆曉曉的正兒八經嫂子,公開場合的,這麼明目張胆也是要臉?

先拋開她和穆夜池兩個人的關係不說,光是穆家現在如日中天的威名,她穆曉曉身為穆家二小姐,多少也得為自己留點面子吧。

瞧穆曉曉一副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剝的模樣,可千萬別亂像在穆家那般,衝過來就像徒手撕她,穆曉曉要丟人,給穆家抹黑,她江緋色還想潔身自愛呢。

她又不想當怨婦或者裝委屈,必要時她可不管什麼場合,受人欺負了,該怎麼揍她照樣揍回去,反正她就是這麼想的。

又不是天生一副給人隨便欺壓的可憐蟲。

「江緋色,你怎麼跟大哥在一起。」穆曉曉囂張的走過來,質問江緋色:「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江緋色……」

被穆夜池冷冷看過來,穆曉曉嘴邊的話硬生生咽下去,不甘心的瞪了江緋色一眼。

「什麼人啊,真不要臉,江家二叔二嬸和江家小姐江夏夏昨天才到我們穆家,大哥你也是知道這件事的,江緋色她根本不配嫁入我們穆家,大哥你應該在今天這麼盛大的宴會公布婚禮前休掉江緋色,讓她淪為笑柄!」穆曉曉惡毒的說。

江緋色:「……」

穆夜池不說話不放手,穆曉曉急了,「你倒是說句話呀大哥,爹地和媽咪也來了,大哥你要是還跟江緋色在一起,會讓我爹地媽咪和穆家的人,甚至爺爺奶奶氣死的,爺爺身子有不好,可能就是江緋色這種人帶來的霉氣。」

「再說一句把你丟出外面淪為笑柄!」越說越過分,江緋色笑盈盈的不生氣,穆夜池眼神冷得要殺人,特別不高興。

「夜池大哥!你不要為了這種女人鬼迷心竅,她江緋色不值得——」

穆曉曉還想極力說服穆夜池把江緋色當中休掉讓江緋色人人唾棄,穆夜池朝身後的顧瀾他們打個手勢。

顧瀾他們一出現,穆曉曉嚇得臉色蒼白,怨恨的瞪向江緋色,恨不得把江緋色五馬分屍。

江緋色:「……狗咬狗,真開心看到你們穆家人為了我自相殘殺,穆曉曉,我現在特別高興,心情特別好知道嗎?看你這個不要臉的表子被自己大哥都看不下去的恁出去,哎呀,我實在是太興奮了!」

穆曉曉氣得差點吐血,你你你半天也罵不出一個字,氣得可不輕。

把穆曉曉氣得吐血的這當頭,人群散開。

有知名大人物出現的樣子。

穆夜池皺眉,不動聲色把江緋色拉入懷,護犢子般的霸道牽住江緋色的手不讓她離開。

星光熠熠。

對面走過來的女人,身材高挑婀娜,薄紗的白色長裙點綴了星芒耀眼的鑽石,將女人襯托得尤其美麗動人,紅唇淺笑,氣質清雅大方。

沈唯一從來就是個高貴無雙的公主。

江緋色挽住穆夜池的手,緊了一緊。

沈唯一出現的時間,剛剛好。

卿月月跟穆夜池沒有任何可能,她和穆夜池的真相曝光。

不管是卿月月一廂情願還是她和穆夜池之間殘忍的真相,這時候都與穆夜池沒有在一起的可能,穆夜池身邊是空窗期,是最需要一個人陪伴。

卿月月穆夜池不會讓她跟到身邊,即便卿月月利用卿家職權大肆渲染自己懷上穆夜池的孩子,穆夜池也不會讓卿月月這樣露出醜惡面目的女人跟著。

她江緋色,不要說穆夜池想不讓她跟著,她就不願意跟著。

沈唯一從小是穆夜池的心頭挂念,多年不曾捨棄的念想,能接近穆夜池,能跟穆夜池開玩笑,親近,穆夜池不排斥,不會對她拒人千里之外。

好吧,沈唯一來了,她這個穆夜池心中的替身,也能功成身退,正好她也與穆夜池關係殘忍破裂。

江緋色勾著嘴角,笑容有些僵硬,她卻維持得剛剛好。

她以為他們的愛情不幹凈,是藏著可恨的目的。

看到沈唯一,她才忽然覺得,什麼愛情啊,那不過都是人家正好借著利用復仇目的,當替身而已,真可悲。

心中越荒蕪,她笑容月明媚。

哭啥?難過啥?笑著也要跪下去走好今天的過場。

她江緋色有自己的驕傲——

「穆大哥。」沈唯一輕笑,親切的走到穆夜池面前,嬌滴滴的叫人。

穆夜池嗯了聲,與江緋色冰涼的小手十指緊扣。

沈唯一眼底閃過驚愕,隨即朝江緋色露出友好的微笑,「您好,請問你是……穆大哥未婚妻江緋色?」

那天在別墅不是還與穆夜池說她嗎,這會兒怎麼就選擇性失憶了。

江緋色笑笑,沒有拆穿的點了點頭。

「穆大哥,嫂子今天真漂亮,這麼古典精緻的精緻巴掌臉與白皙細膩的膚色搭配淺紫色星空長裙,真讓人一眼驚艷,比畫里走出來的仕女還要美。」沈唯一毫不吝嗇的對江緋色誇獎。

只是江緋色覺得穆夜池的身體似乎有些僵,想必他這會肯定覺得很尷尬?

畢竟是他從小的心頭好啊,當他的面誇獎他的未婚妻,心疼呢吧。

「你也很美,我覺得穿白色薄紗長裙的很有仙氣,氣質高貴優雅,站在你身邊的我,被你一誇,都覺得羞愧了。」

人家誇你,你就假惺惺誇回去唄,尷尬的又不是她,是穆夜池。

江緋色帶著幾分惡作劇的生氣,對沈唯一一頓拍馬屁猛誇,把沈唯一都誇得有點飄飄然。

「穆大哥你瞧,嫂子可真甜,你快救救我啊——」沈唯一求饒的笑著伸手去勾穆夜池的手臂。

江緋色眼神一轉,一瞬不瞬盯在沈唯一勾向穆夜池的芊芊玉手。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原來巧笑倩兮,自然無比要挽住穆夜池手臂的沈唯一,讓江緋色這麼盯著,肆無忌憚的目光帶著冷冷笑意,她就覺得尷尬無比。

上不上下不下的,自己都尷尬得想鑽個地洞躲進去。

當然,尷尬的只有她一個人。

江緋色笑眯眯,心情不錯,穆夜池面無表情,好冷矜貴,習慣拒人千里之外的禁慾。

沈唯一手指頭緊繃,尷尬得不知道說什麼。

「既然你們久別重逢,就好好聚一聚說說話互訴情衷吧。」江緋色淺笑,好心給台階下。

她大方的把機會讓給沈唯一,也給穆夜池這個未婚夫亂搞社會關係的機會。

「啊……嫂子。」沈唯一特別驚慌,上前一步拉住江緋色,笑道:「嫂子你不要見怪,我跟穆大哥從小就這麼開玩笑習慣了。穆大哥那時候就允許我掛在他手臂上玩耍,我太久沒有回來沒有見穆大哥,也忽然才覺得穆大哥已經與嫂子訂婚,真的很抱歉。」

毒後逆天:至尊大小姐 這麼體貼細緻一說,江緋色要真生氣就是小肚雞腸。

隱婚秘戀:陸少嬌妻太囂張 對,沈唯一最主要的,還是跟她炫耀她小時候跟穆夜池兩小無猜的關係吧。

「我沒有多想,這是你穆大哥的私人圈子,就如他給我自由的私人圈子那樣,我不會限制他,也不會因為他老朋友見面就想搞什麼幺蛾子。」

江緋色在拐彎抹角說她沈唯一在搞幺蛾子。

沈唯一臉上閃過惱怒,江緋色眼睛看過來的時候,她已經笑容溫婉,點頭讚許道:「怪不得能讓穆大哥另眼相看,嫂子是個善解人意的賢惠好妻子。」

「不敢。」江緋色勾著笑意,落落大方,「我先過去那邊坐一會,你們好好聊會。」

沈唯一欲言又止,「嫂子你不要誤會哦,我只是想跟穆大哥打聲招呼。」

「嗯,知道呢,不誤會,我先過去。」都這麼明顯,還用得著誤會,她可沒眼瞎心盲。

江緋色笑笑,頷首轉身,卻碰到一堵堅硬肉牆。

穆夜池深深的綠眸帶著吞噬人心的光,蝕骨灼燒,直勾勾落在她身上。

哎喲,不高興呢。

江緋色瞥了瞥嘴角。

不就是暗地裡奚落了他的心頭好幾句,過過癮嗎,就不高興了?

能不能別搞這麼明顯,她又不是第三者,把他跟沈唯一棒打鴛鴦,他跟她生什麼氣,她都沒有責備他心頭藏著別人。

「你小時候的小夥伴要跟你說說話,你們聊吧。」江緋色當沒有看到穆夜池綠眸中可怕的獸光。

穆夜池擰眉,正要抱住江緋色,她忽然踮起腳尖,蔥玉般纖細的十指落入團衣領上,賢惠的替他整理好領帶與襯衫,輕輕地溫柔道:「我過去那邊坐會等你,時間夠你們聊哦。」

再告訴穆夜池,他可以帶著沈唯一去樓上敘敘舊談談情,順便做點不可告人的事情呢,瞧她多大方多賢惠。

穆夜池殺死江緋色的心都有了!

把江緋色直接摟入懷,他冷冷看著沈唯一,「沈小姐,我們夫妻有點事情,你慢慢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