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香想幫周孜月說些什麼,畢竟方渙潔是外人,而周孜月是自家的小少奶奶。

只是話還沒等說出口,方渙潔刁蠻的視線一撇,瞪向阿香,「這裡有你什麼事,我跟你說話了嗎,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阿香被罵的不敢說話,這麼多年這位表小姐可沒少做丟人的事,仗著自己的身份沒人管得了,再加上老爺夫人和少爺也由著她,她的囂張跋扈已經快要趕上這個家裡的主人了。

「少奶奶,我先下去了,有什麼事記得叫我。」

阿香想走,方渙潔一把揪住她的辮子,「你剛剛叫她什麼?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少奶奶?你是故意叫給我聽的嗎?凌青就是這麼管教你們的,她人呢,把她給我叫出來,看我今天不讓她扒了你的皮。」

「表小姐請您放手,能不能好好說話?」阿香被她揪著頭髮疼的難忍,又不敢跟她爭辯什麼,畢竟是傭人的身份,主人想打想罰她一點轍都沒有。

周孜月緊了緊眉頭,站在方渙潔身後說:「凌青姐姐死了,哥哥讓她去院子里罰站,活活餓死的。」 穆星辰不想跟她鬥嘴皮子,抿著唇不再說話,可他越是表現的不好奇,周孜月就越想讓他知道,「哥哥就不好奇她為什麼會從樓梯上掉下去嗎?」

「為什麼?」

穆星辰問的漠不關心,完全是為了打發她,不過就算不問穆星辰大概也能猜到事情跟她有關係,不然她也不會一個勁的纏著他說個沒完。

周孜月弩著小嘴,考慮著要不要跟他說實話,「唔,可能是不小心吧。」

見他半天也沒個反應,周孜月歪著小腦袋看了看他,心裡嘀咕,這人還真是冷血。

「人都送去醫院了,哥哥當真一點都不心疼?」

「如果我心疼,你覺得你現在會是什麼下場?」

周孜月狡猾的動了動眼珠子,「關我什麼事?」

「既然你說不關你的事,意思就是不用我替你善後,你自己也能處理好,對嗎?」

周孜月嘿嘿一笑,知道這瞎子比沒瞎的人厲害多了,小爪子慫兮兮的伸去拉他的手,剛碰到就被穆星辰給躲開了。

她諂媚的捏著小調,撒嬌道:「哥哥真英明,什麼事都瞞不了你。」

「少拍馬屁。」

周孜月做出一副對天發誓的表情說:「我說的是真的,哥哥就是聰明嘛,為了能配得上哥哥,我也不能太笨是不是,總不能被人欺負了不還手吧。」

明明是給自己找借口,卻要先挑好聽討好他一番,要說她不狡猾,這世上就沒人再能比得過她了。

穆星辰倒是不在乎方渙潔,他就是好奇這臭丫頭一天到晚不惹點事出來是不是渾身刺撓。

「所以你就把她推下樓了?」穆星辰語氣帶著一絲好奇,倒是挺想看看她是怎麼做到的。

「我可沒有推她,是她自己掉下去的,不信你可以問伯母,我當時站的好遠呢。」

保證說的太快,穆星辰反而有些不相信,她剛才還說不能被欺負了不還手。

懶得再跟這個小騙子多說些什麼,穆星辰輪椅一轉,周孜月搭在上面的兩隻小爪子突然落空,身子朝前栽了一下。

她咧了咧嘴,嘟囔了幾句不入耳的話,穆星辰沒搭理她。

*

廚房裡,阿香偷偷拿出藏在口袋裡的枇杷籽,不安的皺了下眉頭。

整個家裡就只有她喜歡吃枇杷,而這枇杷籽別人更不會到處亂扔。之前她們才打掃過樓梯,不可能留下顆枇杷籽沒看見,它怎麼會跟表小姐一起滾下來?

「阿香姐姐。」

周孜月突然出現在廚房門口,阿香嚇了一跳,手裡的枇杷籽沒拿穩,掉在了地上。

周孜月看了一眼,枇杷籽剛好掉在她的腳邊,她不慌不忙的撿起來,捏在手裡看了看。

阿香急忙伸出手,「我在收拾廚房,這東西臟,少奶奶就別拿了。」

周孜月下來就是為了撿回這顆枇杷籽,可是她在樓梯前找了好幾圈都沒找到,看著阿香驚慌失措的樣子,周孜月把枇杷籽放進她的手裡,收回的小手在衣服上蹭了蹭。

「阿香姐姐,我想吃點心。」

看著她鎮定的樣子,阿香愣了愣。

是她想多了嗎?

如果表小姐是因為這可枇杷籽摔下樓的,為什麼她還能這麼冷靜,她只是個孩子,如果真的做了這樣的事難道不應該害怕嗎?

周孜月拉著阿香的手晃了晃,「阿香姐姐,有沒有點心啊?」

「有。」阿香趕忙拿出鍾叔之前備下的蛋糕和酸奶,「這是少爺讓鍾叔買的。」

看到蛋糕和酸奶,周孜月嘴角一抽,有種想要把蛋糕和酸奶全都扔掉的衝動。

穆星辰這個瞎子是故意的吧,這酸奶和蛋糕就是第一次他把她扔掉的時候她自己買的,他是想提醒她什麼?是想讓她時刻警覺,免得再被他扔掉一次嗎?!

*

醫院。

方渙潔傷的很嚴重,腿都摔斷了一根,李恩問她到底是怎麼摔倒的,方渙潔自己都說不清楚,就覺得腿彎好像被什麼東西打了一下,人就從樓梯上滾下來了。

這話傳到季芙蓉的耳朵里,季芙蓉只當她是又犯了以前的老毛病,她總喜歡故弄玄虛,這次又說被人打了,可是當時樓上就只有她和周孜月兩個人,而她清楚的看見周孜月站的位子理她那麼遠,怎麼打她?!

周孜月和穆星辰坐在桌前吃飯,傭人們嘀嘀咕咕的,周孜月就像是「沒帶助聽器的穆星辰」似的,一點反應都沒有。

「哥哥吃肉。」小手夾了一筷子她最愛吃的東坡肉放進穆星辰的碗里,肥肉都已經剃去了,只剩下瘦肉。

穆星辰不動聲色的把肉吃掉,慢悠悠的嚼著,半晌他說:「好吵。」

聞言,喬叔趕忙看向躲在一邊嘀嘀咕咕的傭人們,擺了擺手,讓她們走遠點。

「母親。」

季芙蓉看向他,「怎麼了,菜不合口?」

「不是,我是想問問渙潔的事,聽小月說她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去,人沒事吧。」

難得他會對這件事上心,季芙蓉有點意外,「沒什麼大事,就是摔壞了腿,要在醫院住上一段時間。」

穆星辰一口一口的吃著飯,看樣子似乎對這件事沒多大興趣,過了一會,吃完了碗里的飯,他放下碗筷,悠悠的說:「既然人沒事,以後就別讓她再來了。」

聞言,不僅是季芙蓉,所有人都驚訝的看了過來,剛才還在嘀嘀咕咕的幾個傭人這會兒全都沒了動靜。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少爺這意思是不想知道事實的真相,他只相信這個小少奶奶?!

穆星辰接著又說:「小月年紀還小,有些事我尚可縱容,但我不想讓小月小小年紀就承受這些,阿香。」

「少爺。」

阿香走過來,喚人的同時忍不住看了一眼周孜月。

穆星辰吩咐道:「管好其他人的嘴,關於表小姐從樓上摔下來說的那些話我不想再聽到。」

「是,我會跟她們說的。」

*

回到房間,穆星辰以為周孜月這個愛好諂媚的小鬼一定會因為他剛才的所作所為來討好他一番,誰知她把他送進來之後居然說自己先回房了。

她的房間不是在這嗎?

她都住在這這麼多天了,到底哪個才是她的房?

這個養不熟的白養狼!

------題外話------

不知道有沒有人在看,如果看到這了就收藏一下,加個書架唄~

另外通知:明天章節中午十二點半發布。 穆星辰不想跟她鬥嘴皮子,抿著唇不再說話,可他越是表現的不好奇,周孜月就越想讓他知道,「哥哥就不好奇她為什麼會從樓梯上掉下去嗎?」

「為什麼?」

穆星辰問的漠不關心,完全是為了打發她,不過就算不問穆星辰大概也能猜到事情跟她有關係,不然她也不會一個勁的纏著他說個沒完。

周孜月弩著小嘴,考慮著要不要跟他說實話,「唔,可能是不小心吧。」

見他半天也沒個反應,周孜月歪著小腦袋看了看他,心裡嘀咕,這人還真是冷血。

「人都送去醫院了,哥哥當真一點都不心疼?」

「如果我心疼,你覺得你現在會是什麼下場?」

周孜月狡猾的動了動眼珠子,「關我什麼事?」

「既然你說不關你的事,意思就是不用我替你善後,你自己也能處理好,對嗎?」

周孜月嘿嘿一笑,知道這瞎子比沒瞎的人厲害多了,小爪子慫兮兮的伸去拉他的手,剛碰到就被穆星辰給躲開了。

她諂媚的捏著小調,撒嬌道:「哥哥真英明,什麼事都瞞不了你。」

「少拍馬屁。」

周孜月做出一副對天發誓的表情說:「我說的是真的,哥哥就是聰明嘛,為了能配得上哥哥,我也不能太笨是不是,總不能被人欺負了不還手吧。」

明明是給自己找借口,卻要先挑好聽討好他一番,要說她不狡猾,這世上就沒人再能比得過她了。

穆星辰倒是不在乎方渙潔,他就是好奇這臭丫頭一天到晚不惹點事出來是不是渾身刺撓。

「所以你就把她推下樓了?」穆星辰語氣帶著一絲好奇,倒是挺想看看她是怎麼做到的。

「我可沒有推她,是她自己掉下去的,不信你可以問伯母,我當時站的好遠呢。」

保證說的太快,穆星辰反而有些不相信,她剛才還說不能被欺負了不還手。

懶得再跟這個小騙子多說些什麼,穆星辰輪椅一轉,周孜月搭在上面的兩隻小爪子突然落空,身子朝前栽了一下。

她咧了咧嘴,嘟囔了幾句不入耳的話,穆星辰沒搭理她。

*

廚房裡,阿香偷偷拿出藏在口袋裡的枇杷籽,不安的皺了下眉頭。

整個家裡就只有她喜歡吃枇杷,而這枇杷籽別人更不會到處亂扔。之前她們才打掃過樓梯,不可能留下顆枇杷籽沒看見,它怎麼會跟表小姐一起滾下來?

「阿香姐姐。」

周孜月突然出現在廚房門口,阿香嚇了一跳,手裡的枇杷籽沒拿穩,掉在了地上。

獨寵小狂妻 周孜月看了一眼,枇杷籽剛好掉在她的腳邊,她不慌不忙的撿起來,捏在手裡看了看。

阿香急忙伸出手,「我在收拾廚房,這東西臟,少奶奶就別拿了。」

周孜月下來就是為了撿回這顆枇杷籽,可是她在樓梯前找了好幾圈都沒找到,看著阿香驚慌失措的樣子,周孜月把枇杷籽放進她的手裡,收回的小手在衣服上蹭了蹭。

「阿香姐姐,我想吃點心。」

看著她鎮定的樣子,阿香愣了愣。

是她想多了嗎?

如果表小姐是因為這可枇杷籽摔下樓的,為什麼她還能這麼冷靜,她只是個孩子,如果真的做了這樣的事難道不應該害怕嗎?

周孜月拉著阿香的手晃了晃,「阿香姐姐,有沒有點心啊?」

「有。」阿香趕忙拿出鍾叔之前備下的蛋糕和酸奶,「這是少爺讓鍾叔買的。」

看到蛋糕和酸奶,周孜月嘴角一抽,有種想要把蛋糕和酸奶全都扔掉的衝動。

穆星辰這個瞎子是故意的吧,這酸奶和蛋糕就是第一次他把她扔掉的時候她自己買的,他是想提醒她什麼?是想讓她時刻警覺,免得再被他扔掉一次嗎?!

*

醫院。

方渙潔傷的很嚴重,腿都摔斷了一根,李恩問她到底是怎麼摔倒的,方渙潔自己都說不清楚,就覺得腿彎好像被什麼東西打了一下,人就從樓梯上滾下來了。

這話傳到季芙蓉的耳朵里,季芙蓉只當她是又犯了以前的老毛病,她總喜歡故弄玄虛,這次又說被人打了,可是當時樓上就只有她和周孜月兩個人,而她清楚的看見周孜月站的位子理她那麼遠,怎麼打她?!

周孜月和穆星辰坐在桌前吃飯,傭人們嘀嘀咕咕的,周孜月就像是「沒帶助聽器的穆星辰」似的,一點反應都沒有。

「哥哥吃肉。」小手夾了一筷子她最愛吃的東坡肉放進穆星辰的碗里,肥肉都已經剃去了,只剩下瘦肉。

穆星辰不動聲色的把肉吃掉,慢悠悠的嚼著,半晌他說:「好吵。」

聞言,喬叔趕忙看向躲在一邊嘀嘀咕咕的傭人們,擺了擺手,讓她們走遠點。

「母親。」

季芙蓉看向他,「怎麼了,菜不合口?」

「不是,我是想問問渙潔的事,聽小月說她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去,人沒事吧。」

難得他會對這件事上心,季芙蓉有點意外,「沒什麼大事,就是摔壞了腿,要在醫院住上一段時間。」

穆星辰一口一口的吃著飯,看樣子似乎對這件事沒多大興趣,過了一會,吃完了碗里的飯,他放下碗筷,悠悠的說:「既然人沒事,以後就別讓她再來了。」

聞言,不僅是季芙蓉,所有人都驚訝的看了過來,剛才還在嘀嘀咕咕的幾個傭人這會兒全都沒了動靜。

少爺這意思是不想知道事實的真相,他只相信這個小少奶奶?!

穆星辰接著又說:「小月年紀還小,有些事我尚可縱容,但我不想讓小月小小年紀就承受這些,阿香。」

「少爺。」

阿香走過來,喚人的同時忍不住看了一眼周孜月。

穆星辰吩咐道:「管好其他人的嘴,關於表小姐從樓上摔下來說的那些話我不想再聽到。」

「是,我會跟她們說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