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怎麼可能?」

主教則似乎還是有些不敢相信,沒辦法接受本傑明毫髮無損的事實。不過,一大波火球馬上就要再次來襲了,他們也只能高舉杯子,凝聚其他神父的力量,在他們身前重新召喚出了一道光牆。

火球密密麻麻地轟過去,依然沒能轟破光牆。

然而,主教的臉色卻沒有變得輕鬆多少。

「萊拉,帶著你的人上!」

因為此刻,法師隊伍中,幾個精修暗元素魔法的法師,也在本傑明的指揮下站出來。

他們一起用出了暗影侵蝕這個魔法。

伴隨著一股陰暗隱晦的魔力波動,數個中級魔法被甩出來,化作無數道漆黑的影子,相互糾纏之下,朝著光牆直飛而去。

光牆剛剛擋下火球,來不及作出任何變化,就被那些影子貼了上來。頓時,影子與光牆的交接處開始冒煙,發出「滋滋」的細碎聲響,彷彿發紅的烙鐵忽然被丟進了冷水之中。

影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縮小,以萊拉為首的法師臉上也開始露出不濟的神色。不過,對面也不好受。光牆在這種侵蝕之下,形態略顯不穩,而負責提供聖光的神父們臉色也有些難看。

——暗影侵蝕的效力,似乎反饋到了他們身上。

「罪孽深重的傢伙,連黑魔法都敢包庇。」

主教咒罵了一聲,忽然倒轉了手中的杯子。隨之,光牆與暗影一同消失,化作元素歸散與天地間。神父們也一口氣緩過來,擦了擦額頭的汗。

本傑明則是拍了拍那幾位法師的肩膀,道:「不錯,你們已經做得很好了。」

會用暗元素魔法的法師本來就少,性格也都比較古怪。不過,基於他們與神父之間的相互克制,本傑明還是把他們單挑出來,弄成一個小隊。

而這個暗魔法小隊,也在這種時候發揮了奇效。

看得出來,那個杯子對其他神父的消耗很大。因此,這一來二去之間,等到所有神父精神力耗盡,主教就再也沒辦法拿著杯子耀武揚威了!

「我看你們能撐多久。」

此刻,本傑明精神力恢復些許,於是再次施法,召喚出一大片冰箭,暴風雪一般地打了過去,想要逼得對手再次使用杯子來防禦。

這樣持續的消耗之下,支撐不住的肯定會是對方。

不過這次,他卻有些失算了。

「軍隊聽令,衝鋒!把這些叛軍法師通通剿滅,我會為你們施加祝福。」

主教忽然高聲喊道。

那一刻,守護在神父們身邊的士兵愣了愣,不過,訓練出來的專業素養,還是讓他們沒有反抗。他們聽從主教的命令,毫不畏懼地迎著本傑明的冰箭雨沖了上去。

至於主教自己,則是收起杯子,念了一段咒語。

他一臉虔誠地張開手,柔和的聖光像絲綢一樣飛散開來,落在每個士兵身上。頓時,每個士兵都像身上在發光似的,衝鋒的意志彷彿都變得堅決了不少。

轉眼間,冰箭雨打上去,其他法師也紛紛施法補充,將整支軍隊都覆蓋了進去。然而,這樣大範圍的打擊,卻似乎沒能對敵人造成多少傷害。

有一些士兵倒下去了——僅僅只是有一些。

更多的人被聖光祝福保護著,沒有被太多冰箭命中。身上的小傷沒有減慢他們的步伐,反而把戰意激發出來。黑夜之中,上千人一起怒吼著,身披盔甲,拔出大劍,很快便衝鋒到了法師們的前方,構成一個極為震撼的畫面。

「就讓他們陪你好好玩一會。」

主教則露出一個冷笑,再次拿起杯子。

他用小刀割破自己的手指,滴了幾滴血在杯中。隨後,他便閉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詞。而他身邊的神父們,也露出從未有過的莊重神情,拼了命地開始往杯中灌注聖光。 ?見此情景,本傑明心中就是咯噔一聲。

……要放大招?

然而,被上了祝福的士兵已經快要衝過來了,他們只能先來對付這些士兵。

幸好這只是些普通的士兵。

只見本傑明一揮手,狂亂的水蒸氣席捲過去,形成了一道覆蓋範圍極大的狂風。頓時,士兵們前沖的腳步被吹得變慢了不少。

而趁著這個機會,其他法師也都紛紛出手。泥沼術、凍結術、束縛術……常年的戰鬥經驗使然,讓他們不約而同地用出了控制型法術——這種對付近戰敵人最好用的手段。

一個魔法覆蓋不到上千名士兵,但……一百個魔法呢?

轉眼間,士兵們衝鋒的勁頭蕩然無存。從主教到本傑明這邊的短短几十米路程,在無數個泥沼術的作用下,化作一條橫跨近千米的泥沼。士兵們踩在其中,迎面是逆著吹過來的狂風,身上則布滿了冰霜,哪怕有主教的祝福在,也沒辦法再前進半步。

就這樣,大群的士兵擠在那裡,拚命地掙扎,再也沒有半分剛才那股訓練有素的氣勢。

本傑明也沒想到,他們能這麼輕鬆地處理掉這些士兵。

「快!阻止主教!」

一整支軍隊已經動彈不得了,他馬上指著手捧杯子的主教,高聲下達了命令。

法師們明白他的意思,齊刷刷地施法,第三次召喚出了上千枚火球。轉眼間,火球越過困在泥沼中的大群士兵,直奔讀條中的主教而去。

只是這一次,主教如果想用光牆擋下火球,就只能中斷掉他們的大招了。

此生唯你 此刻,主教也睜開眼,有些氣憤地看了士兵一眼,彷彿在說「一群沒用的東西」。他的口中還在繼續吟唱,卻忽然轉過頭,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守在他身邊的聖騎士。

聖騎士微微一愣。

「主教大人……我、我明白了!」

那一刻,聖騎士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把手伸向了主教腰間的一個沉甸甸的袋子。他毫不猶豫地把袋子扯下來,然後從中抓出了一大把十字架。

面對數之不盡的火球,他一手抓著袋子,像撒米一樣把那些十字架源源不斷地撒了過去。

本傑明身後的法師們看呆了。

只見,那些十字架撞上火球,紛紛碎裂,化作了一道又一道的聖光屏障。密集的火球攻勢下,屏障往往撐不到一秒鐘就破了。然而,聖騎士卻還在跟不要錢一樣地撒著十字架。一個袋子撒空了,他就再摸進主教的口袋裡,又掏出一把十字架,接著往外撒。

至於主教,則是在數之不盡的十字架保護下,重新閉上眼睛,端著杯子,繼續他的吟唱,彷彿那些遮天蔽日的火球根本不存在。

而最後,上千枚大火球,竟就這樣被聖騎士用無數的十字架給擋了下來。

本傑明甚至數不清,他到底拋出來了多少個十字架。

……主教身上保命道具的配置,居然已經誇張到了這種程度?

「別停,接著放,他不可能一直擋下去的!」

震驚歸震驚,他還是開口,再次喊了起來。他把目瞪口呆的法師們喊得回過神,再次施法,製造出源源不斷的火球,繼續瞄準主教轟過去。

特種兵之血色獠牙 很簡單,裝在袋子里的保命道具,最多也就幾百枚。拿火球一直轟下去,教會就是再有錢,也能給他轟窮了!

然而……

「夠了。」

主教忽然睜開眼,冷冷地開口,被神術放大后的聲音像天堂之音,遠遠傳到他們耳中:「你們的死期到了。」

本傑明心中一沉。

……完成了?

只見,主教手中的杯子閃了閃,他身後神父的臉色都變得有些蒼白。隨後,一道光柱忽然從杯中衝天而起,直入雲霄!

陰雲密布的夜空,像是被光柱劈開了一個洞,隱約間有雷鳴閃動。

一股強大的魔力波動擴散開來。

「能死在聖劍之下,也算是你們的幸運了。」

主教露出一個漠然的微笑,捧起杯子。那一刻,光柱消弭,而在杯子的上方,一柄介乎虛影和實體的長劍,幽幽地浮現出來。

那是一柄相當寬大的劍,劍身青白,上面刻著一行誰也看不懂的文字。古老的魔力波動環繞在這柄劍上,彷彿……這劍具備了自己的精神力。法師們只是看一眼,都會有種心神恍惚的感覺。

本傑明忽然有種口乾舌燥的感覺。

這……就是教會的殺手鐧了嗎?

只見,主教用手指輕輕敲了一下杯子,那柄長劍忽然幻象般地放大,達到了快二十米的高度,極為壯觀,一股神聖的氣息也從中散發出來。

然後,主教又敲了敲杯壁,巨劍微微一側,劍刃對準了本傑明。

彷彿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本傑明呼吸一窒。

他在那一刻大驚失色。

卧槽……

這東西……這東西有點邪門!

然而,沒給他任何思考的時間,主教露出冷笑,第三次敲響了杯壁。

「迎接審判吧。」

伴隨著他的話,巨劍微微一頓,便朝著本傑明緩緩地砍了過去。

那一瞬間,本傑明彷彿心跳都停住了,渾身血液凝固。明明巨劍的速度是如此的緩慢,他卻莫名生出一股無可抵擋、無可閃避的感覺,就好像這一劍瞄準的不是他的身體,而是他的靈魂。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本傑明老師!」

就在本傑明站在原地,動彈不得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還伴隨著又一股截然不同但又非常強大的魔力波動。

魔力波動掃過來,本傑明一怔,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又能動彈了。

於是,他轉過頭去。

是喬安娜他們。

就在剛才,他們終於完成了他們的高級魔法,三股魔力波動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股非常強大的波動。巨劍施加在本傑明身上的莫名震懾,不知怎麼就被這股波動給沖開了。

本傑明趕忙向後跑去。

「你們終於完成了!」

他來到三人身邊,帶著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的心悸,激動地說道。

「是啊,本傑明大人。」托尼朝著他笑了笑,「接下來就看我們的吧!」

只見,他們三人一同伸手,對準了空中緩緩下落的巨劍。那一瞬間,彷彿被烈日炙烤,整個林間的溫度上升了大概有十多度。

火元素來回涌動,甚至在他們身邊凝結成一些不受控制的火苗。

本傑明見狀,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他很清楚,這三人會的是同一項火系魔法——浴火鳳凰。也因此,本傑明才把他們三個放到一起,知道他們同時放出來,相輔相成之下,發揮出的威力會非常可怕。

高級魔法這種東西,本傑明也只在邊漠城見識過一次。

三個人一起放……他不知道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景象。

轉眼間,三團白色的火焰在半空中成形,搏動,像三顆跳動的心臟,毫不畏懼地面對著緩緩下落的巨劍。而當火焰「心臟」搏動到第四下,一聲「咚」的悶響,從中不約而同地傳出來,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所有人心中重重一敲!

隨後,火焰之中甚至傳出了噼啪的響聲。緊接著,外殼破裂齊齊破裂,三隻純粹由白色火焰構成的鳳凰,忽然從中飛了出來,猶如真正的活物,上下飛舞。林間的溫度再次上升。 ?「繼續掙扎吧,沒有人能逃過最終的審判。」

然而,面對三隻飛舞的火焰鳳凰,主教卻依然高舉著手中的杯子,像是人性化的情緒都在這一刻被剝離出去,只剩下了虔誠與漠視。

半空中的巨劍,依然保持著它緩慢而堅定的速度,朝著本傑明的隊伍斬過去。

而此刻,三位法師則是指揮著火焰鳳凰,扇動著它們巨大的翅膀。隨後,紛紛揚揚的羽毛從翅膀上脫落,化作無數團乳白色的火焰,朝著主教打去。

——因為巨劍的速度不快,他們想繞過去,直接攻擊主教。

然而,火焰噴射之後,卻像是被什麼東西吸住了一般,調轉方向,朝著空中的巨劍飛了過去。它們噴在上面,沒能對巨劍造成什麼破壞,隨後就自行消散了。不過每噴一下,巨劍還是會微微顫抖一次。

見狀,本傑明也微微皺起了眉。

現在看來,三個高級魔法加在一起,還是可以撼動這柄被稱為「聖劍」的東西。但是,他們拚命爭取時間放出來的大招,可不僅僅只是為了撼動!

「沒辦法直接攻擊主教嗎?」他不由得問道。

三位法師搖頭,沒有說話。

他們的神情也不怎麼輕鬆。高級魔法不是那麼好控制的東西,他們正在拚命驅使著鳳凰,釋放出更多的火焰羽毛,對巨劍發起攻擊。

一時間,所有羽毛匯聚在一起,便成一大團白熾的火焰。火焰將巨劍包裹進去,頓時,巨劍前進的步伐被擋住。主教與神父的神色也開始變得有些吃力。

本傑明再次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因此,他一揮手,指示著其他法師趕緊出手,加入攻擊的行列。一個火球可能對於巨劍來說不值一提,但幾百個一擁而上,還和那種白色的鳳凰火焰混合在一起,那就沒那麼好對付了。

於是,無數的火球飛射而出,轟擊在巨劍身上。頓時,劍身一陣顫抖,聖光閃爍不定,連天空中都一陣電閃雷鳴。整個環境再次升溫,有些樹木已經開始了自燃,所有人被蒸得滿頭大汗。

然而,法師們一直在加火,神父那邊更是拼了命地在凝聚聖光。但空中的巨劍被這樣可怕的溫度炙烤下,卻依然沒有崩潰的跡象。

整個場面陷入僵持。

而那些士兵,他們被困在火焰與巨劍交鋒的正下方。有些人身上已經著了火,發出痛苦的咆哮,卻無人理會,彷彿只是這一輪交鋒下的瑣碎伴奏。

本傑明見狀,悄悄凝聚出幾根小冰刺。他想趁著這個機會,從邊上繞過去,避開巨劍的奇怪吸力,偷襲施法中的主教。

然而,最終結果卻不盡如人意。

冰刺剛一出手,還沒來得及繞遠,就承受不住周遭的高溫,直接融化成了水,滴在地上,被蒸發得一乾二淨。

本傑明有些駭然。

光與火都是高溫類型的魔法,兩相碰撞之下,逸散出來的高溫也實在是有些驚人。

「又想偷襲?你做夢!」

而在對面,本傑明失敗的偷襲舉動也被聖騎士發現。他拿著最後一個袋子,手中捏著僅剩的幾個十字架,死死地盯著本傑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