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當然怕,但你敢殺么?」八名武者不屑地道。

何塵歪頭看向慕洛:「你怎麼看?」

慕洛沉默片刻,道:「這情況,我也沒料到,如果是我們殺的話……」

「慕洛,你可想清楚了,你家能不能抗下。」八名武者冷笑道。

慕洛瞬間閉嘴了,方圓和方休仰頭望天,頭頂一片黑暗:「天氣真好。」

「何塵,你實力很強,但你就算是敢殺,我們一死,也會牽連楊紫玧。」八名武者再次道:「而且,我們只是來遊玩的,並未乾什麼出格的事情。」

「遊玩?」何塵冷哼一聲,面上儘是冷意:「剛死了一個,重創了幾個,你跟我說遊玩?」

「將我們圍起來,這烏漆嘛黑的,以為是畜生。」一名武者淡淡地道:「有本事,你也誤殺試試。」

「這麼說,你們是不會離開江河,不會說出泄密的了?」何塵蹲下身子,看著趴在地上的五位武者。

「你有本事自己去找。」八名武者嘲諷道。

「我沒本事去找,但有本事讓你們說出來,這是你們逼我的。」何塵神色冷厲,站起身來,長聲嘆道:「兄弟,打斷四肢,斬掉一臂一腿,不要包紮,能不能撐到葉重山帶走他們,那是他們的事,不能殺,也要廢了你們,然後,生煎吧。」

「男的?」李游沉默了下,不確定地道。

「嗯。」

「是不是殘忍了點?」李游有些發慌:「這操作,以前只是聽你說過,也沒真來過啊。」

「現在是實踐的時候了。」何塵拍了拍李游肩膀:「交給你安排了,好兄弟。」

「生煎?什麼意思?」一群人茫然,楊琳琳呆萌地道:「是將他們活生生煎熟了?這是不是太殘忍了?」

「琳琳,我們回去,這麼殘忍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問這麼多。」何塵微笑著道:「柳濤,諸位同學,你們和李游一起,帶著這八位天才。」

「生煎是什麼意思?」柳濤和一群煉體好奇問道。

「找幾個愛好男的男同胞,灌點葯,關在一個小屋子裡,裡面發生什麼,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李游幽幽道:「保證他們存活,這就叫生煎。」

「直接說攪基不就行了么?半天沒聽懂。」柳濤撇嘴道。

「生煎更文藝一點,嗯,我覺得,弄點畜生更好,畢竟,這八個傢伙,剛才說烏漆嘛黑的,以為是畜生,那就真弄畜生好了。」其餘煉體武者低聲道。 一個是走進八角籠的機會,登上這個世界最高級別的格鬥舞台。一個是一百萬美元的誘惑,能夠找到足夠的人手回盈海。

如果這兩點真的要比較的話…從立冬自身的角度來看,肯定是傾向第一種。但以他目前身上看起的責任來看,則更傾向第二種。

當然,無論是哪一種,他都不會錯過這次機會。

「我行!安排我上場!我一定會贏!」立冬滿臉的認真,十分鄭重的說。

突然,長谷川插嘴說了一句:「可是…明晚那場比賽應該也有很多觀眾吧?有電視台的人么?」

重生之庶女心計 「有。」伊諾點點頭,「會有電視台轉播。我明白你在擔心什麼,所以,如果你們決定參賽,那麼現在就要做好一切準備,明天比賽結束之後拿到錢就馬上走。」

長谷川擔心的正是正點。現在估計整個紐約的黑白兩道都在找他們兩個人,這個時候出現在UFC的比賽上?雖說是轉播,但也有實時性,這不是自己找死么。

伊諾說完,又看向了立冬,「前提是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贏下比賽! 寵妻無度,總裁老公太生猛 我聽說你以前打過地下黑拳,但我要告訴你,地下黑拳跟UFC完全是兩種概念。」

「黑拳看上去可能更加殘酷,更加血腥,但實際上,去打黑拳的拳手大部分都是些不入流的,沒有經過專業系統訓練的,很少會有職業拳手去打黑拳,所以,僅僅是看上去殘酷罷了,真正的水平並不高。而UFC的所有選手都是經過了非常專業而系統性的訓練,比黑拳的拳手高出了不止一個等級。而明晚決賽的另外一個人,說起來是業餘選手,但幾乎已經有了職業選手的水平。所以,如果你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還是不要嘗試。」

「我有!」立冬沉聲說了一句:「相信我!給我個機會。」

伊諾淡淡的笑了笑,站起來看了一眼手錶,說道:「離比賽開始還早。這樣吧,我帶你去見一個人,你有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能夠看出來!」

立冬吃驚的長大了嘴巴,他已經能夠猜出伊諾說的人是誰。

「你…你要帶我去見誰?」立冬說話的聲音中充滿了興奮和緊張。

伊諾揚起嘴角,有點得意的挑了挑眉,「你沒猜錯,帶你去見我的老闆,康納!」

立冬此刻的興奮程度,僅次於當初鹿溪答應做自己的女朋友。

嘴炮雖然談不上是立冬的偶像,但他也非常喜歡,特別是這傢伙近兩年特別火,作為一個拳迷,能夠見他一面,自然是興奮。

……

巧的是,嘴炮正好也在這個賽場的另外一件VIP休息室中,他今天就是純粹來看比賽玩玩的。

在伊諾帶著兩人去的路上,立冬立馬化身謎弟,完全成為了一個合格的小粉絲,甚至有點不相信,跟旁邊的長谷川說:「我要去見嘴炮了?我去,真的假的!等會你幫我們倆拍個照,再讓他給我簽個名!」

「好好好,給你拍十張!」 錦繡凰圖:重生侯府嫡女 長谷川揮揮手,不耐煩的回了一句。

這個賽場很大,除了中間的主賽場和觀眾席之外,還有很多房間,VIP休息室、拳手的休息室,拳手團隊專門的房間等等。

三個人坐電梯上了二樓,沿著走廊一直往裡面走,走了有兩三分鐘的時間終於到了,停在了一扇大門前面。

伊諾轉頭看看兩人說:「不好意思,你們倆先在這等一會,我進去跟老闆說一下,幾分鐘的時間就行。」說完,便輕輕敲了敲門走進去。

這一點立冬和長谷川也能理解,畢竟人家嘴炮是大人物,現在完全是個明星了,不是什麼人說見就能見的。而且,還要求人家辦事,伊諾事先進去說明一下也是最妥善的處理方式。

兩人在外面等了有兩分鐘的時間,長谷川看了看立冬,皺眉說:「冬子,你真的有這麼緊張么?」

「啊?!」立冬轉頭看了一眼,「還行呀,不緊張。」

長谷川上下打量一下,「不緊張…你為什麼一直跳,一直搓手,一直晃悠呢?」

「啊?!」立冬一臉吃驚,「有么?哎呀,那可能是我太緊張了。我跟你說,你不知道這種感覺,以前我只在電視里見過,這回見著真人了!我問你,你有沒有喜歡的明星?你想一想當你見到一個非常喜歡的明星,會是什麼感覺?」

長谷川白了他一眼,「那我也不像你這樣。」

「你不懂,你不懂!」立冬擺擺手,「你理解不了一個我作為一個格鬥迷,此時此刻的心情!」

長谷川無奈的搖搖頭,表示不想再跟他交流…

有過了五六分鐘的時間,長谷川都等的有點不耐煩了,立冬卻依然熱情十足,像個多動症患者一樣。

終於,大門被緩緩推開,伊諾從裡面走了出來,微笑著對兩人招招手,「我已經跟老闆說過了,進來吧。」

兩人趕緊跟了進去。進去一看才知道這裡是個客廳,光是這個客廳就得有上百平,周圍還有好多房間,都不知道是幹嘛的,客廳的沙發上海坐著兩個人,從面相一看就知道是嘴炮的人:黑幫拳手。

伊諾領著兩人走到一扇門前敲了敲門,裡面馬上穿來一個聲音:「進來。」

立冬一聽到這個聲音就不行了,拉著旁邊長谷川的衣角,滿臉激動的說:「對對對,就是這個聲音,就是這個聲音,跟我在電視里聽得一樣一樣的!」

伊諾緩緩把門推開,帶著兩人走進。這個房間也很大,裡面只有一個人。

立冬終於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嘴炮,而且就跟自己平常在電視里看到的一樣。

場外的嘴炮,西裝筆挺,一身寶藍色的西裝配上一根黑色條紋領帶,頗為紳士,梳著復古油頭,還有那最具特點的鬍子。

伊諾為兩邊介紹了一下,馬上就開始進入正題。

說起來也奇怪,剛剛在沒見到真人之前,立冬還化身謎弟,現在見到真人反而淡定了很多,不卑不亢的。只有他自己心裡清楚,其實是為了不跌份在硬撐呢。

嘴炮不像伊諾還能說幾句彆扭的中文,他唯一會的一句就是:「泥耗!」

在交談的過程當中,完全由伊諾和長谷川兩人翻譯。

值得一提的是,嘴炮竟然聽過長谷川的名字,這讓他也感到很詫異。 回到宅院,何塵繼續培養大公雞,楊琳琳還在迷糊中:「何塵哥哥,不是說不能殺人么,生煎的話,那死定了啊。」

「沒事,只要操作的好,生煎是死不了的。」何塵面色略顯尷尬:「別問了,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就好了。」

「好吧。」楊琳琳這才不再多問,起身回房休息。

「療傷丹已經給他們服下,沒有性命之憂,那位犧牲的同學,需要你轉告葉重山。」云然道。

「嗯,稍後我會將消息傳給他。」何塵點頭道。

「若是今晚不去找孤影,我去休息了。」云然瞥了眼押著孤影八位武者的柳濤等人,面色微紅。

「休息去吧。」何塵揉著眉心道:「不能殺人,還真是麻煩。」

惡魔初吻:總裁的兄弟情人 云然沒有多說,回房間休息去了,為了保護好楊琳琳,她和楊琳琳住一間。

孤影八人被扔進了枯井,為了防止他們逃走,斬斷一手一腿,凄慘的不行,別說最強只是真氣中期,就算是真氣頂峰,落得這個下場,也跑不掉了。

一群人圍著井口,幾位煉體頂峰看了看時間:「這下半夜的,上哪找去?」

「對啊,我們也沒門路啊。」一位少年麵皮發紅:「何塵怎麼想出這麼損的招了。」

「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條腿的人多的是。」李游淡淡地道:「你們不都是么?」

「李游,你想幹什麼?」一群人連忙散開,警惕地看著他。

「換身衣服,蒙著臉,只是嚇唬他們,這群異界天才,哪見過這場面?等他們明白我們的意思,哭都來不及。」李游冷笑道:「我帶頭。」

「希望如你所說,若是不然,我們只能去偷幾頭豬來了。」少年們猶豫了下,答應下來,反正有李游帶頭。

一群人衝進房間換衣服,何塵也轉身進入房間。

枯井之內,八名孤影武者面色慘白,有幾位痛的整張臉都猙獰起來,不斷抽搐著。

「這該死的何塵,別讓我脫困,否則定要他好看。」一位武者咬牙道。

「要他好看?別逗了,我們加起來都打不過他。」一人潑了一盆冷水。

「只要回到異界,別說一個何塵,就算是楊紫玧,又算什麼?」率先出聲的武者羞怒道。

「那你之前怎麼不答應回去?」其餘七人冷聲道。

武者沉默了,半晌才道:「你們不也沒回去,都不想放棄。」

「他們說的生煎是什麼意思?」一位武者忍著痛道:「現在的我們,連行動能力都沒有。」

「怕什麼,他們不敢殺我們,除非他們不想去異界了。」武者們冷笑道。

砰砰……

沉悶聲音響起,一位位蒙著面的人影,跳了下來,來到深處,將八位天才圍起來。

「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吧。」八位天才渾身染血,凄慘無比,但卻梗著脖子,不屈地道。

「這活真不好做,本以為是八個女的,沒想到是八個男的。」一位蒙面人低沉著開口,將一位武者提了起來,然後開始脫衣服:「介紹一下,我,愛好,男!」

「何塵,握草啊……」武者臉色霎時就白了。

「我說,我說,是王凡,是王凡給的消息。」

「這麼快?你不是應該堅持一下?」一道肥胖的身影,手裡拿著手機,有些無法接受:「你們再抗拒一下。」

「肥圓?你手裡在幹什麼?」八位武者直接就炸了。

「你們認錯了,看錯了。」肥胖身軀連忙將手機收起來。

眾人:「……」

你特么更狠,居然打算錄像?

「說說吧,王凡給了什麼消息?」何塵扯下面罩,皺眉道:「就算是王凡給了消息,你們如何確定,我們是去你們那裡?」

「王凡並未確定,你們會去我們那,只是提醒我們,你會找我們麻煩,我們提前布下了陷阱,其餘地點,都有陷阱,我們距離近,就聚在一起,打算等你找過去,將你們一網打盡。」

一人憋屈地回道:「他沒說,你實力這麼強。」

這特么不是將何塵一網打盡,這是被一網打盡!

「若是知道我的實力,你們豈會留下來送死?」何塵淡淡道:「顯然是想藉助我,除掉你們,順便,也希望你們,對我造成一些傷害。」

「你們若是死了,麻煩在何塵身上,功勞卻被他們得了。」方休扯下面罩,說道。

「八個蠢貨,被利用了都不知道。」方圓鄙夷道。

「王凡現在在哪?」何塵詢問道。

「不知道,他給我們消息之後,就離開了。」一位武者說道。

「你們也不清楚?」何塵看向方休和方圓:「你們之前,算是一起共事的。」

「這個不敢確定,之前的藏身點,現在很可能轉移了。」方圓兩人搖頭道。

「先去休息吧,這幾人就關在這,明天我讓人找找王凡的消息。」何塵神色難看,自己本不想搭理王凡,只要趕走孤影就行了,沒想到這傢伙在暗中使壞。

幾人回去休息,枯井交給方圓等人看守,還派了幾位煉體頂峰看著。

回到房間,何塵餵了點米給於雞,自己進入考驗空間。

置身荒野之中,何塵運轉五氣朝元功,分化真氣,兩道入雙腿,三道融入上半身,磨合著共振。

嗷嗚

七隻狼再次出現,何塵神色凝重,雙腿踏出,猶如幻影,向一旁奪取。

嗤拉

雜草撕裂,虛空震顫,狼爪泛著寒光,殘影消散,兩隻狼瞬間撲空,何塵危機臨身,幻影七步踏轉之間,五氣金剛手隨之打出,影響一隻狼。



金剛手與狼爪碰撞,同樣是五重勁道,何塵身軀一震,共振斷開,身子有些不穩,四隻狼瞬間近身,狼爪撕裂身軀。

「恭喜你,再次陣亡。」腦門。

何塵陷入沉默,沒有急著開啟第二次戰鬥,開始思索剛才的事情,共振斷開,自己上半身和雙腿,無法保持一個節奏,容易失去平衡。

「身軀如一,若只是普通運用真氣,可以輕鬆做到,但加入武技,就有些難。」何塵沉思著:「其實和煉體也沒什麼區別,對於力量的掌控。」

「有時一招豁出全力,對手抵擋住了,或者收力不及時,都無法掌控身軀,掌控身體,而這共振,就是要讓自己對於真氣,身體,都掌握完美。」

「七匹狼有六隻幻影,代表幻影七步,而每隻幻影都蘊含殺傷力,也就是說,這狼每一步都打出了殺招。」

何塵終於明白了,這七匹狼的可怕之處,真正的將幻影七步,練到了圓滿級,以假亂真,卻又是真,一步一招,一步一殺。 說起來,也是因為長谷川的成功太快了。之前在鹿溪和立冬的幫助下,幾乎沒怎麼費力,輕而易舉的就幹掉了幾個強大的競爭對手,隨後逐一清掃障礙,最後登上布魯克林之王的寶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