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的,秦墨眼睛閃礫,隱隱察查到一絲『生氣』自下羽毛下方傳來,袖袍一攪,震出暴風,將窩中羽毛吹走,在羽毛之下,竟有三顆拳頭大小赤紅色的晶體石物。這些石物可非一般靈物,其蘊藏著濃郁的生氣,應該是那頭『烏金雁』的鳥蛋。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尖嘯的怒鳴之聲。

「不好!」秦墨眼睛一緊,當下不敢遲疑,立即第一時間遁下。

於念等人也覺察到不對,不知道秦墨動了什麼?似乎是驚動到了那頭七階妖禽,

「走!」秦墨話不多說,立即『三色劍』憑空一斬,身子借劍遁出。

於念幾人也是神色大變,不敢遲疑,紛紛徹底燃燒靈力,以最快的遁速逃去。

不過雖是驚動了那頭七階妖禽,但此獸並沒有第一時間追來,這讓秦墨大鬆了一口氣。

「看來『白羊洞』的那些人,當真是想獵了這頭七階妖禽,就算不是如此,也必定是想盡辦法困住了此獸,然後祁無雙這才會藉機前來尋找『火旭草』。」秋淘猜測道。

此時已是百里之外,那頭七階妖禽的動靜也已然消失不見。

「我等還是先恢復靈力。」秦墨的靈力耗損也是非常嚴重,眼下雖未離開『火林』不過必須得恢復靈力,否則再消耗下去,萬一碰上什麼危險,無靈力持續戰鬥,極可能被他人翻船。

自懷裡掏出一顆『妖果』,第一時間煉化,恢復魂神,同時,懶得顧及於念等人,身體立即【妖化】,以最快速恢復青木靈力。

四周的靈力瘋狂湧向秦墨。

腹黑慢慢愛 他身體四周彷彿出現一個巨大無比的霧渦。

彷彿身體就像是一座巨湖,瘋狂恐怖的吞噬著靈氣。

這等靈氣吸收的恐怖量,令旁邊於念幾人也是大為驚異,不過驚異之餘,幾人也都第一時間釋然,秦墨的靈力修鍊渾厚,以及靈力量的恐怖,靈力儲量可抵二人的靈量,靈力凝鍊的度,也遠遠不是幾人可比的。

幾人不得不避開秦墨極遠一段距離,四周靈氣全被秦墨強行吸收,幾人極難從秦墨口中搶下多少靈氣。

幾人雖未參加戰鬥,但先前在火潭岩漿底下遁行,已經消耗不少靈力,到了獸穴之後,『火毒霧』的火威霸道,單是抵抗火威,靈力的消耗速度也是數倍。

此時,幾人的靈力耗損也非常嚴重。

當下,幾人也立即坐定恢復。

兩日後,秦墨恢復不少,於念等人也大概恢復六成左右,跟著,一群人再沒有停留,繼續朝著『火毒霧』外圍遁去。

濃濃的『火毒霧』中突然遁出數道靈光,靈光從『火毒霧』中遁出后,並沒有在『火毒霧』外圍停留的意思,只是略是一遲,其中一道青色靈光引領在前,另外幾道靈光便相繼隨在其後,立即朝著東邊方位遁去。

直到遁出百里之後,幾人這才在一片山頭上停下。

「不知幾位道友接下來有什麼打算?」秋淘眼神閃礫說道。

「『火旭草』尚未提煉,我等也不能直接分了此草,會破壞此草藥靈,在下對提煉的辦法知道不多,秋道友有何打算?」秦墨不動聲色說道。

『火旭草』在秋淘身上,此人自然不會輕易交出來。

若是強奪,此人必定魚死網破,將此草毀了。

而提煉靈草靈藥並非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越是稀少的靈藥,提煉越是小心,畢竟是用命奪來的,要是毀了,實在可惜。

因此提煉的時間也就更長,少則數年,長則更是上十年之久。

於念幾人並未說話。眼下幾人雖是採到了『火旭草』,但畢竟不夠人手一株,只能提煉此草,分成數份相等的『葯靈』,這個時候,不論將此草交給誰保管,想必大家心裡都有些芥蒂,秋淘更是不會同意。

「在下也不瞞諸位道友,若是將『火旭草』交給諸位,在下心裡實在難以信任。同樣,若是諸位同意在下將『火旭草』帶走,等煉化之後,再將『葯靈』分給諸位,想必諸位心裡也不會信任在下。」秋淘自然也清楚這其中微妙。要讓秦墨等人放自己離開,絕對不可能,不過要他交出『火旭草』,也絕對不可能。

「不知秋道友有何建議?」晃榜問道。

「在下乃是一屆散修,無門無派,如今為了收集化神藥材,更是天下雲遊,四無定所,不如我等一起同行,先去尋找下一種藥材。同時在尋找的路上,將『火旭草』煉化,分為『葯靈』,交給諸位道友。不知幾位道友意下如何?」秋淘看向於念幾人,最後將目光落在秦墨身上,這幾人當中,唯有秦墨才是做決定的那人。

於念幾人也一同看向秦墨。

畢竟是秦墨以一己之力托住祁無雙,幾人這才能夠尋找到『火旭草』。

秦墨更是幾人中修為最強的,幾人心裡都巴不得和秦墨同行,如此,能夠爭奪到靈藥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不少。

秦墨微微低眉,眼珠轉動,做思索之態。

這次雖說是偷跑出來,不過季菊被困,要是不偷跑出來,門派中也肯定不安全。

如此,季菊也肯定不會無度責怪。

若是現在回去,倘若季菊尚未被救出,更是自投羅網。

既然已經跑出來了,什麼時候回去也就不重要了。

更何況,尋找靈藥本就極難,幾人同行,分工合作,成功率自然也就提升不少。

除此外,靈藥的消息也不好打聽,就算他人知道,也不會有人會隨意透露靈藥信息,憑白多出幾個搶食的。

如此一起。

秦墨並沒有遲疑太久時間,便雙眼一定,說道:「那我等就暫且一起同行吧,不知道諸位有哪種靈藥的消息?」

於念搖搖頭。

情深意動,錯愛傅先生 晃榜也搖了搖頭:「我所知道的靈藥出處,我都已採到了,而且大家也都相互交換,至於其餘藥材,晃某眼下尚未探到其他消息。」

「我向來與晃師兄同行,在下也不知道。」田鵬搖搖頭。

檀香此女也道:「小女和田師兄一樣。」

「幾位都沒消息嗎?」秋淘眼神古怪。

「在下深居門中,確實也無多少靈藥消息。」秦墨說道。

「罷了,既然幾位道友都無消息,在下倒是知道一處,只不過不知道諸位敢不敢去!」秋淘沉聲說道。

「若是安全,自然也是可以去的。」檀香回道。

「我等所需要的稀少靈藥靈草,可無一處是安全之地,便是安全之地,有他人爭奪,也同樣是險地。」秋淘說道。

檀香欲再說話,但聽此人說話有理,也無話可駁。

「罷了,可以先去,到時候看情況再說,若是實在危險,咱們到時候再離開就是。」秦墨說道。

經秦墨這樣一說,於念和晃榜兩人也無意見。

幾人商議妥當,當下不再遲疑,此地距離『火林』依然不遠,迅速從這片大山深處遁去。不過幾人並沒有第一時間前去,在幾百里之外的一片荒涼大山深處再次停了下來。

此地距離『火林』已然極遠,接下來的一個月,幾人都未遁離,而是在大山深處停下來恢復。

不過秦墨和幾人的距離相距離有數里之遠。

幾人也是不想受到秦墨影響。

遁入樹林后,秦墨第一時間【妖化】吸收附近十餘里大山的樹木之靈,這裡的靈氣濃郁,樹木中的靈質也是濃郁異常。

大半個月後,秦墨恢復迅速靈力,不過他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伸指一點,取出【修羅魂幡】,魂幡立即展開,身影一閃,出現在魂幡之中。

此時祁無雙雖被魂幡困住,但依然在拚命掙扎。

不過如今已經消耗殆盡的此人,掙扎也毫無任何作用。

當下,秦墨懶得廢話,直接魂神涌動,【神獄】第二層『神禁』全力鎮壓而下。

祁無雙本被魂幡中魂靈所因,此時再被『神禁』鎮壓,更是毫無反抗之力。

「煉!」

【修羅魂幡】之中魂陣第一時間狂作,立即煉化祁無雙。

祁無雙雖是被牢牢鎮住,但面對被煉化之命,也是拚命的掙扎,身體中靈威瘋狂震動。

整片山谷間,都傳出涌動的靈威,更伴隨著祁無雙歇斯底里近乎絕望的暴吼。

在附近的其他幾人此時神色偕是一陣古怪。

於念搖搖頭,又點點頭,輕嘆了一聲,不知道想說什麼?倒也沒話可說,閉上眼睛安安靜靜的繼續修鍊恢復。

晃榜臉上則是苦笑:「化神修士都被強行煉化,秦師兄還真不是一般狠辣。」

田鵬和檀香二人則心神再次震動,不過到了現在,兩人倒也不怕秦墨會再對他們下狠手,但聽著祁無雙絕望的吼聲,兩人對秦墨的懼怕更深了許多。

秋淘此時神色也是古怪,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老老實實提煉『火旭草』后,一絲不少,甚至大可以多煉几絲交給秦墨。

接下來的大半個月時間裡,這片山谷間回蕩著人之將亡的絕望吼聲,聲音撕心裂肺,讓人聽著也是心神偕寒。

大半個月後,聲音最終消失。

祁無雙未能逃脫。

四周的陰氣滾滾散開,鋪了兩百丈範圍,陰氣之中的魂力再次大增。

這個時候,秦墨並未離開,而是手中多出幾隻『納儲袋』。

這幾隻『納儲袋』都是從祁無雙以及前面那九位『入化』修士身上搜來的,想必其中藏著不少好東西。 六百年靈期的七階『白銀雪狐尾』。

此草雪白,如一撮尾,葉細如毛絲,唯有在極寒之地,七階以上靈狐尾毛上掉下的靈毛經數百年孕育,才可能生長成一種極為特殊的靈物,此靈物對於凝鍊化神丹藥也是難為稀少的一種材料。

五百年靈期的七階『木魂草』。

此花是七階木系類靈獸死於地底之下,其頭部深藏於地面,經過數百年的生長,長出奇特的『木魂草』,此草大多生長於極陰極寒的地下,這種地方本就不多,而要生出此草,就更是不易,可見此草的稀少程度。

六百年靈期的六階『枯冬草』。

此草乃是每年深秋時節最早一日盛開,吸收整個冬季的寒靈,在冬季最後一日闔合,如此往複,三百年以上的靈草寒性葯靈才足夠用來煉丹所用。此草已是六百年,葯靈已是非常濃烈,解開此草,寒意可將方圓十里之內瞬間枯凍。

一瓶七階靈虎的虎骨油,這是從一頭七階靈虎的虎骨之中提煉的骨油。

一瓶七階『鐵木靈葉』提煉的葯靈。

幾隻『納儲袋』中的東西當真是有不少,更有好幾種稀少靈藥,這讓秦墨意外之餘,也是大為欣喜。

不過這也不奇怪,畢業先前斬殺的九人都是『入化』修士,『入化』修士自然會為化神準備,身上多多少少也積存有靈藥。

祁無雙的『納儲袋』中靈藥更是不少,此人已經經歷了化神第一雷罰,積存的靈藥足有四種之多,其餘普通的靈藥,更是不少,其中大部分都是經過提煉的。

如此不僅節省了不少提煉靈藥的時間,幾種稀少靈藥更是大大節省了尋葯時間。

除了靈藥之外,還有好幾件七階靈物材料,也都是難得一見的不錯材料。

「看來還是殺人越貨來得快,自己一件一件的去尋找,實在耗損時間。」 剛好遇見如此簡安 秦墨怪怪一笑,將幾隻『納儲袋』中的東西整理好,將一些無用的垃圾扔掉。

不過嘴上這樣說,殺人越貨可也不是完全可行之事,當真哪天遇上隱藏更深的猛人,自己就成了免費給他做嫁衣了。甚至是得罪得罪不起的強者,最後也只能落下被他人斬殺的下場。

這個念頭一掃而過,繼續整理完幾隻『納儲袋』后,秦墨這才起身,隨手一拘,四周兩百丈外的陰氣迅速縮小,化成一枝魂幡鑽回秦墨袖中。

魂幡已經將祁無雙完全鎮壓住,煉化也只是時間問題。若是有『第二身』輔助,魂幡煉化的速度會更快。

不過眼下『第二身』正在上次那六階綠毛飛僵所在之地暗靜合適煉,四隻小傢伙也在那,秦墨並沒有打擾『第二身』和四隻陰司小狼。

『第二身』眼下更是需要加快修鍊,一旦自己主身化神之後,今後所遇到的敵手也都是化神級別的修士,化神級別的戰鬥,『第二身』即使加入,能夠發揮的實力也還是有限,化神以下,對秦墨自然也不會構成威脅,當然也不需要『第二身』出手。

秦墨長袖輕抖,掌中多出幾顆赤紅的鳥蛋,正是那頭七階妖禽『烏金雁』的鳥蛋。

「這鳥蛋之中的火靈好純凈。」秦墨神念往鳥蛋中探去,立即探出鳥蛋之中純凈的火靈。

「當然是純凈的。鳥蛋都是妖獸聚集精華孕育孵化,乃是那頭七階妖禽畢生凝鍊而成的下一代,自然不是一般的雞蛋可比的。此妖禽本身已有近八階實力,而其又是較少的『金烏類』妖禽,這類妖獸身體之中大多傳承著古神鳥『金烏鳳凰』的血脈,因此能夠吸取星域世界最強大的那顆『烈陽之光』進行修鍊煉化,『烈陽之光』可是這世間極為純凈的火焰之靈,自然這鳥蛋之中,也就凝化著此獸畢生修鍊凝化的精華。」『殘魂』說道。

「『烈陽之光』就是從那顆太陽星系球上射來的陽光?」秦墨疑道。

「正是。」『殘魂』不置可否。

「這顆星球很大吧?一階修真星球?上面有人嗎?」秦墨好奇問道。

「上面有人嗎?嘿嘿,答案是肯定的,上面不僅有人,還居住著這整個星域世界最強大的家族,而這顆『烈陽星球』上的烈陽之靈,不僅僅是一階修真星球,更是一階修真星球之中,最大的修真星球,可以說是整個星域世界最大的一顆星球。」『殘魂』說起這顆星球,語氣也充滿了景慕。

「星域世界第一修真星,星域世界最強大的家族?」秦墨半眯眼睛,眼中神色古怪,隱約有些嚮往:「是哪個家族如此牛掰,霸佔著這顆超級修真星?」

「秦家!」『殘魂』不隱藏說道。

「秦家!」秦墨微微一怔,眼睛轉了好一會,這才油然一逢苦笑:「雖說都是姓秦,不過我來自這星域世界最垃圾不入流的星球,和這星域世界最強大星球上最強大的家族,肯定沒有任何聯繫。」

「你想有嗎?這是關鍵,以及重點。」『殘魂』怪怪笑道。

「當然想,誰做夢不想當皇帝?但現實總是最苦逼的農民。這也是關鍵,更是重點。」秦墨苦笑。

「誰知道呢?也許,萬一,或者呢?」『殘魂』笑道。

「還是老實修鍊吧,這才是真正的關鍵,重點。有一天,等實力強大了,說不定也是能夠踏上這顆每一修真星,去看一看。」秦墨心裡種下這個念頭,不過這都是後事,眼下自然一切以修為主。

注意力重新落在掌中鳥蛋之上,片刻,秦墨眉頭微微生出一絲疑色:「我怎麼感覺這鳥蛋之中的『烈陽火焰』似乎有些微妙。」

「這是精純的火靈,煉化之後不僅可以提煉身體血肉,還有其他妙用。你暫且先煉化再說。」『殘魂』說道。

當下秦墨也不多疑遲,立即和掌將鳥蛋托於掌中,開始煉化,鳥蛋之中,一股股精純的『火靈』迅速從蛋中浸出,鑽入秦墨身體中,精純的『火靈』雖是細如毛絲,但這火靈比火漿還烈,浸入身體之後,彷彿將身體燒化。

身體像是被放在炭火中燒紅的鉻鐵,以他現在的修為,身體的強度,普通一般火靈也極以造成影響,可見這顆七階鳥蛋之中的『火靈』有多猛烈。

「這是『烏金雁』煉化而成,火靈之中有『金烏之火』,『金烏之火』可是世間極為遠古的火種,『烏金雁』傳承『金烏鳳凰』血脈,雖是不能提煉最純的『金烏之火』,但這『火靈』也是非一般之物,一絲,便可足焚滅百萬人。」『殘魂』說道。

『火靈』霸道,秦墨肉身彷彿燃燒,身體之中放射騰騰焰威,四周十里之內的樹林迅速化成一片火海。

碧青的樹木片刻間就被火焰蒸發成枯木,然後燃燒。

於念等人不得不再次從山谷間騰起。

飛上半空后,眾人看著四周濃煙滾滾的樹林,方圓十里內的山體彷彿被剝去了表面的青皮,只余留下了一層漆黑的焦土。

「好霸道的火威,這火威,我竟能感覺到身體中的靈威以平常兩倍的速度蒸發消耗。」秋淘暗暗吃驚。

「不僅是你,我也有這樣的感覺。」晃榜苦笑。

「秦師兄又在修鍊什麼霸道之術?」田鵬震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