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穆夜池懷裡推開,示意穆夜池快點接聽顧瀾的來電,不然還不知道顧瀾急成什麼樣子。

穆夜池伸手把江緋色手牽到自己溫暖的掌心,才慢悠悠接聽來電,「我們現在過去。」

「少爺,我們在西門這邊的矮房子。」顧瀾聲音平緩,聽得出來他在壓抑。

江緋色和穆夜池默契的沒有追問什麼,兩人手牽手,在穆夜池保護下,很快就到了顧瀾的那個矮房子。

一走進去,顧瀾和裡面等候的八個清一色黑色勁裝男人齊齊彎身給穆夜池打招呼,嚴肅並且認真忠誠,都是穆夜池很少放在外人面前出現的秘密保鏢。

穆夜池綠眸收斂,低頭看江緋色。

「這是你們以後要保護的對象,比你們保護我的責任更重要!」在江緋色暗中想要不要主動打聲招呼的時候,穆夜池已經宣布了帶江緋色過來的目的。

「別……」不等那些人應答,江緋色就立刻拒絕了穆夜池的要求。

這些可都是他的忠誠者,要保護她的話還不得把她管得死死。

一旦他們立誓,那就是必須忠誠於她,當她江緋色的活人跟屁蟲,想想江緋色就覺得不是好事。

「為什麼不?」

「我會答應在你身邊,跟你試著去處理我們之間的問題,是因為我覺得我們如今的相處方式讓我比較自然舒心。如果他們跟著我,我反而會有種回到過去我們關係緊繃的時期。」因為心裡不安,會受制於人,自然起了反抗心理。

她都還沒有適應在穆夜池,穆夜池安排的八個人每盯著她……睡覺都會做噩夢啊。

「我沒有要他們監視你。」

「我們還是問問顧瀾的進展和發生是怎麼一回事。」江緋色怕跟穆夜池忽然又鬧起來,快速打斷穆夜池的話,轉移到夏茉莉出事的那個問題上。

默默捂臉的顧瀾清咳一聲,打起精神了,「少爺,江姐,我們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姜森也趕到,姜森在裡面跟裡面的人做了交易,半個時左右帶著昏迷不醒的夏茉莉出來,應該是回去姜森那邊。」

「你是夏茉莉出事的時候,姜森不在她身邊?」江緋色皺起眉頭,覺得這件事很奇怪。

夏茉莉是跟著姜森去參加酒會,姜森那個人很喜歡交際圈裡到處結交五湖四海的朋友和老闆,而他要去見這些人,與這些人打交道,每次必不可少夏茉莉這個公關能力非常優秀的助攻。

朕的萌妻真見鬼 好端端的,夏茉莉從他身邊消失,被人帶到這個偏僻的地方虐待,姜森一點都沒有察覺嗎?

顯然,這其中一定出過什麼。

江緋色明白,穆夜池也是聰明人,顧瀾也知曉事情蹊蹺,只不過夏茉莉既然已經被姜森帶走,他們也無需在這個地方多停留。

穆夜池吩咐顧瀾和幾個人聯繫一下警方那邊的朋友過來實地偵探看有沒有新發現,他自己則先帶了江緋色,在寒風蕭瑟的墨夜色下離開。

江緋色心裡有疑問,上車之後就開始沉默。

「要不要帶你出去吃點東西再回家?」停下車,透過鏡面,穆夜池望著江緋色紙白的臉,滿眼擔憂之色。

江緋色將視線收回來,輕輕搖了搖頭,「我沒有什麼胃口,你把我送回去。」

「不要太擔心,我會幫你,你還有我。」

「我知道,我不是因為這個,我只是在想這件事會用什麼樣的風浪把我推送上尖端。」江緋色輕輕應話,把手從穆夜池掌心抽了出來,坐在副駕駛位置里,輕輕合上眼睛。

穆夜池綠眸暗了暗,望向江緋色嬌的身影重重呼了口氣,將胸口沉重的悶氣呼出來。

他薄唇淡淡的笑了笑,在森冷夜色下有些詭異,只不過江緋色沒有發現這樣的穆夜池。

車子在狂飆,很快就到了穆夜池的別墅區。

江緋色沒有吃東西,上了樓先洗澡,穆夜池給她端了熱牛奶上來的時候,江緋色已經洗好澡。

她穿了粉白色的睡袍,正在吹頭髮,安靜的背影在溫馨光影里分外妖嬈,沐浴出來的精緻巴掌臉上暈開動人緋紅,更添上幾分嫵媚。

穆夜池咽喉鼓動,從背後擁抱江緋色,自然而然接過她手上的吹風機,「我幫你吹。」

沙啞低沉的嗓音如同電流刷過江緋色耳垂,屬於穆夜池好聞的木質香氣與迷人的男人溫熱氣息落在江緋色耳朵里,玉背上。

細細的耳鬢廝磨,勾人撩心。

她還有些不適應與穆夜池如此親密無間的舉動,有些僵直。

江緋色細長優美的頸項直直的,細嫩瑩白,在被穆夜池抓起柔軟黑色長發的時候,婉轉了一圈淺淺地紅。

美得讓人情不自禁。

穆夜池低頭,輕輕挑起江緋色下巴,溫柔而霸道的吻落下來。

江緋色心裡很不安定,想抓住什麼,卻又覺得無法抓住,擔心夏茉莉的出事與她有關,擔心她和穆夜池這樣下去會不會有一淪陷,無法自拔。

穆夜池的吻轉移了她的注意力,情意綿綿,卻又那麼狂野兇猛。

她很不安定,她很害怕。

心跳得厲害,手輕輕的顫抖,最後丟了梳子,勾住了穆夜池的脖子。

吹風機被扔到一旁,穆夜池的動作失控,把江緋色抱起來,睡袍被他撕成了碎片……

一室暖情動人。

*

隔起來,在穆夜池的懷裡。

撇開她跟穆夜池之間的愛恨情仇那些事,穆夜池這個男人是足夠優秀的,不只是有本事有能力有智商,他還有能迷惑人心的皮相與讓人垂涎三尺的身材。

靠在他懷裡,除掉理智,只剩下舒服與滿足,身心雙重享受。

然而,這也就想想。

江緋色被吻醒的時候,那些美好統統都不見了,只剩下她一雙嫌棄的烏黑大眼睛里那羞恥又不知所措的怒火。

熊熊燃燒的樣子,把早晨的穆夜池看得特別來勁。

「還想要?」

「要你妹啊,給我滾粗去。」江緋色用力推開穆夜池胸膛。

手都是酸軟的!

穆夜池被推得哼哼卿卿,舒服得不行,還十分壞的挑剔,「左一點,那樣摸才舒服,不對,在過去一點點……對,就是,胸肌上的那點……」

他不害臊,江緋色自己都臊紅了臉,氣呼呼的咬牙。

「好,老婆生氣了,我幫你按按。」魔夜叉大手輕柔把江緋色抱著,修長的手指靈活移動,就像是會長眼睛一樣,在江緋色酸疼的地方輕揉拿捏。

疼啊,可是酥熱的疼了后,就是不出來的舒服。

「享受到我這種特級待遇的人,你江緋色可是第一個磨人的妖精。」穆夜池貼著江緋色美好的身子,舒服的哼哼。

真是越來越讓人上癮,真想吃掉,一口吃不行,要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含在嘴裡,慢慢享受。

還磨人的妖精,江緋色聽得都辣耳朵。

「啊……穆夜池你混蛋,你幹什麼!」被穆夜池忽然一口咬住,江緋色疼得一嚇,急忙驚叫,把他給推開。

再不推開,就會出事兒。

「都怪老婆你太迷人,你看……又不聽話了。」

江緋色頭上草泥馬奔騰,額頭三條黑線。

「老婆什麼的,我可承擔不起,穆總你就放過我,給自己留點口德。哪我要是因為你這句老婆被老爺五雷轟頂,做鬼也不放過你!」江緋色看他那厚臉皮,就牙痒痒,特別想咬一口回去問問他疼不疼。

穆夜池大手安撫的給江緋色按摩,半靠在枕頭上,笑得有點壞,「怎麼會呢,都是我的人了,做鬼也是我的鬼,當然不能放過我,我不介意跟你談一場人鬼情未了。」

江緋色一臉血敗陣。

「滾去上班。」

「你什麼?跟我滾床?這樣不好,你看你這身子骨,都沒有七次就受不了……」穆夜池很為難的樣子。

「你腦子進水了啊,神經病,色狼色鬼投胎!」

江緋色想到什麼罵人的就一股腦沖穆夜池吼,被穆夜池抱著清洗乾淨了還不解氣,在穆夜池把她放到沙發的時候,一口狠狠咬在穆夜池手臂。

不是開玩笑的,一咬就見紅。

穆夜池開心揉江緋色腦袋,受寵若驚的表情,「要愛我請深愛,老婆愛的印章我收下了。」

人家都壞孩子才有糖吃,愛哭愛鬧的孩子才能得到父母的關注與愛護,就是穆夜池這樣的?

死賴著臉皮,就能達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目的,可恥的她竟然還上鉤。

缺愛的穆夜池,因為把所有寵愛都讓給妹妹,也許早在童稚的那年就明白了這個道理。

江緋色咬著咬著,忽然就咬不下去了。

她托起穆夜池的手,輕輕幫他擦乾淨,默默低頭幫他貼上藥。

真傻,疼了不知道喊嗎。

她本來就不是真生氣咬他,就是鬧他一鬧。

誰知道他就這麼任由她鬧,真疼了他哼哼,她也不會真下齒。

「不疼,我很喜歡。」穆夜池把江緋色抱起來,下巴抵在她香肩上,輕輕的呵護的低聲呢喃:「只要是你給的,我都喜歡,我都想藏到骨子裡,我愛都來不及,怎麼會不喜歡。」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油嘴滑舌!

江緋色幫他看好了咬的地方,對穆夜池滿嘴甜言蜜語沒有什麼太大反應,裝著很自然那樣朝他道:「沒事了,只有一圈淺淺牙齒印,不會讓你的手廢掉。」

「我看上的女人就是跟外面的妖艷賤貨不一樣,心裡喜歡得很,表面裝著不要不要也這麼迷人。」穆夜池挑起了江緋色巧下巴,壞壞的調戲她。

江緋色臉熱,揮手,用力打開穆夜池作惡多端的不老實咸豬手:「你還是出門上你的班,一大早的,你有完沒完,瞎賣弄你撩妹技術有多厲害?」

穆夜池低笑,在江緋色臉上親了口,「我做你的大情聖,就撩你一個好妹妹,只做你一個人的大情聖。」海枯石爛至死不渝。

甜滋滋的話,聽得江緋色粉粉的耳垂都紅上一圈,想他不要臉不害臊也不是,打他罵他人家壓根就當是與她打情罵俏。

撒狗糧的畫面,被空城計鬧開。

穆夜池會意,抱著江緋色放到自己後背。

江緋色怎麼掙扎都沒用。

「聽話,背你下去,今乖乖在別墅等我回。」穆夜池還要過去忙年會的事情。

他是想把江緋色帶過去公司,自己親自守著。

無奈江緋色死活都不願意跟過去盛世,盛世裡面也有二叔的人盯緊,這過去不是很適合,得等他在年會上真真正正公開江緋色是他的女人,這之後就沒有什麼東西能擋住他們的腳步。

下了樓,連林叔都不見人。

江緋色掐指一算,就知道是穆夜池提前讓林叔梅姨顧瀾他們避讓一下,好讓他抱著腿軟的江緋色下樓吃早餐,送他去上班。

這點心思,倒是得江緋色的心。

吃了早餐,江緋色將穆夜池送到門邊時,忽然問他:「今我想過去姜森那邊看看茉莉,行嗎?」跟他一聲,免得有什麼誤會,或者別人亂嚼舌頭三道四招惹人一身腥。

「好。」

這麼輕易就點頭呢。

江緋色心裡歡喜,抬起眉眼想誇一誇穆夜池,就看到他彎身,指著自己的臉。

一言不發,就強行跟她索吻。

「讓夏茉莉過來,叫姜森送或者讓林叔顧瀾過去接,不准你自己跑過去。」穆夜池眼神一沉,臉上嚴肅,這是危險的警告和不放心她身子都沒有恢復就想出去拖累自己。

「知道了……」

「我已經吩咐林叔,只要你想問問夏茉莉怎麼樣,林叔或者顧瀾自會幫你調查,然後你在決定要不要邀請他們過來。」穆夜池看江緋色乖乖點頭,什麼都願意聽他的話,才去盛世處理公事。

穆夜池沒有走多長時間,江緋色就用手機聯繫上夏茉莉。

姜森還跟夏茉莉在一塊兒,夏茉莉的話很客套,就是要跟她生疏遠離的意思,江緋色問她要不要見個面什麼的,直接被夏茉莉一口拒絕,她不想見她。

夏茉莉這口氣,怎麼聽都不是滋味。

江緋色昨夜聽到顧瀾的,夏茉莉被姜森抱出來時身上有傷,人是昏迷,現在對她還這般態度,一聽就知道肯定有問題。

天為誰春之千金歸來 「我掛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擔心。」夏茉莉了這麼一句話,就掛掉電話。

這態度,太怪異了。

江緋色拿著手機,站在落地窗邊發獃了好一會兒,直到手機冷卻,她的心因為夏茉莉的冷漠和疏離七上八下忐忑,沒個落腳點,有些憋得難受。

也許不是夏茉莉的決定,是姜森?或者蕭涼城和卿月月暗中做了什麼手腳威脅他們?

她才想過蕭涼城最近太沉寂顯得特別不正常,就來了夏茉莉這麼一出事。

蕭涼城最清楚她和茉莉的姐妹感情的,這件事是不是蕭涼城背後算計出來,想讓夏茉莉欺騙她過來,做他威脅穆夜池把柄?

江緋色心裡想得多,林叔上來敲門的時候她都還沒有回過神,直到林叔以為她在房間里出了事兒,要把門撞開把江緋色給嚇回神,否則林叔真要讓顧瀾把門給劈了。

她走出來,看著臉色驚魂未定的林叔,有些抱歉的道:「林叔別擔心,我剛才只是想事情想出神,沒有聽到敲門聲,現在我活蹦亂跳的,放心了。」

「嗯,看到江姐這麼安全無憂,林叔自然就放心了。」林叔笑了笑,急忙又跟她道:「林叔上來是有事情著急找江姐。」

知道江姐沒有出什麼事兒,林叔也就了事。

「找我的事情?林叔你。」關於她江緋色的事情,怎麼看都不是有人要請她吃大餐或者看秀,參與化妝假面具舞會。

真想要約她赴宴,多半是卿月月他們設立的鴻門宴,有去無回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