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洛,又是你!南宮澈這個生氣啊,這次他一定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轉頭看向冷凝雪,見她臉上有些忐忑不安,知道她是怕他生氣。看她還關心他的樣子,南宮澈臉上的神色緩了緩。

「雪,你知道這個視頻有多傷我的形象嗎?你這樣讓我以後如何在你面前保持著帥氣的樣子,我太傷心了,雪,你要補償我。」

南宮澈的演技很爛,但是冷凝雪就像被帶了很厚的濾鏡一樣,對他的表演表示了心疼。「好好好,我保證,我馬上就把這個視頻的刪掉好不好?補償你補償你,你想怎麼樣都隨你好不好?」

南宮澈知道就算是刪了冷凝雪也會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乾脆就讓她在他身邊看完好了,之後他自然有辦法讓她忘了裡面的內容。

「刪掉就不必了,等吃完飯你和我回家,你在我家看完,然後再刪掉。還有,你要拉北冥洛拉黑,起碼一個星期。」之後他也會讓他知道知道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能做的。

南宮澈這麼「善解人意」,冷凝雪當然只有說「好好好」,「行行行」的份了。兩個人高高興興的吃完飯,冷凝雪又坐上南宮澈的車去他的別墅了。

南宮澈的那個視頻其實主要是用他的照片配上一些圖片和音樂合成的視頻。視頻質量不怎麼好,但是它的配樂和解說很有趣啊,讓人捧腹大笑。這一般人看了只是覺得好笑,然後就忘到腦後了。但是對於熟悉南宮澈的人來說,簡直是把他的形象放到地上摩擦啊。

冷凝雪得了南宮澈的允許看這個視頻,自然也就放開了,乾脆把聲音開大,就在他旁邊看了起來。南宮澈眼神深邃,就讓冷凝雪先得意一會兒吧。

視頻很短,一會兒就看完了。但是冷凝雪是全程笑著看下來的,所以在看完之後,她覺得自己的肚子都笑痛了。

南宮澈看她看完了才坐在她旁邊,語氣很溫柔,「看完了?看完了就該我來拿補償了。」說著就把冷凝雪按倒在沙發上。冷凝雪嚇得驚叫一聲,然後南宮澈迅速就親了上去。冷凝雪嚶嚀一聲,伸手抱住了南宮澈。兩個人你來我往,唇舌交纏。南宮澈一邊親手還一邊在冷凝雪身上輕輕的撫摸著,直把她弄的是意亂神迷。

南宮澈也是一樣,某處相當的緊繃,讓他有些難受。他翻身從冷凝雪身上下來,看著冷凝雪的嘴唇上泛著水潤的光澤,眼神迷離,情不自禁的又親了上去。

冷凝雪剛緩過一點勁來,南宮澈又親上來了。把她剛拉回來的意識瞬間又沉淪下去了。如此這般之後,冷凝雪已經是不知今夕幾何了。南宮澈也很滿意,他覺得冷凝雪以後要是做錯了什麼事,就用這樣的方法來懲罰她好了。他突然有些期待冷凝雪的犯錯了呢。

本來以為冷凝雪今晚就在這裡留下了,但是沒想到突然冷凝雪的手機響了起來。拿過來一看,爸爸!

冷凝雪一驚,連忙讓南宮澈安靜。「喂,爸。」

「你在哪呢?」

冷凝雪不答,反問:「爸你有什麼事嗎?」

「這麼晚了你還不回家?今天是休息的吧?」

「是啊,今天是休息天。」說著,冷凝雪向南宮澈做了個手勢示意自己能不能說出他們的關係。南宮澈沉思了一秒,點頭。

「那你現在在哪呢?」

冷凝雪想到要和爸爸說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情就有些害羞,尤其是南宮澈還在一旁。她忍不住站起來跑到廚房去了。

「那個爸爸,我交了男朋友,我現在和他一起呢。」冷凝雪聲音帶著些不安和忐忑,生怕冷二會罵她。

冷二在電話那頭挑了挑眉,神色不變,顯然是早就知道了的。「是誰啊,我認識嗎?」

他的語氣讓冷凝雪放心了。她歡快的說:「是你認識的。就是南宮澈啊。」

冷二總算確定了是誰,之前只是有所猜測而已。「那你住可以,別的事可不要做。」冷二告誡她。

冷凝雪很爽快的應了,「是!絕對不辜負您的期望。」

「有時間就把他帶來我看看吧。」

「好嘞!」

打完電話之後冷凝雪就歡快的蹦著找南宮澈去了,她要告訴他這個好消息!

冷二雖然從羅成易的話里猜出冷凝雪交了男朋友,排除一下也有了大概的人選,但是他不想去調查她。羅成易以為冷二會很不滿冷凝雪交了男朋友,但是實際上冷二覺得知道冷凝雪喜歡就好。之前他還在擔心冷凝雪能不能交到男朋友呢。

南宮澈這個人冷二雖然不是很了解,但是冷凝雪既然能夠看中他,肯定有他的優點。冷二才不是那種棒打鴛鴦的家長呢,怎麼說也要看過人了解之後才下結論啊。要是真不好,他也有的是方法讓他們分手。

羅成易還不知道他埋在冷二那裡的小心思已經作廢了。冷二根本沒有要出手讓他們分開的意思。好在接下來的事還是順利的。 南宮澈不知道,之前發生了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之後,已經有一個流言在那些心慕南宮澈的閨秀們身邊流傳了。

這天,南宮澈和盛達的老總有一個飯局。沒想到等他進包廂的時候發現,裡面還有一個女人在。盛達的王老闆站起來介紹:「這是我女兒王心怡。這位就是南宮澈南宮總裁了。」

王心怡一臉嬌羞的向南宮澈問好。南宮澈也只好向她露出一個微笑。但仔細看可以發現,他是皮笑肉不笑。

南宮澈用眼神詢問旁邊的江然,怎麼回事?明明之前已經隱晦的表示過,不要帶人過來,搞得像做媒一樣。之前不是都很默契的只談生意的嗎,這次是怎麼回事?

江然也在奇怪,難道是盛達出了什麼事?

他們在包廂的沙發上坐了一會,服務員表示可以上菜了。王老闆連忙熱情的招呼南宮澈坐下,一看就知道他打什麼主意。

南宮澈反推,三言兩語就請王老闆先坐下了。然後他坐在了王老闆旁邊,江然很有眼色的坐在了南宮澈旁邊。這樣那個一直用炙熱眼光看著他的王心怡就沒辦法坐在他旁邊。

王心怡發現自己只是慢了一步就不能坐在南宮澈身邊,頓時拉住了王老闆的衣服。王老闆也是被他女兒給說服了,以為南宮澈真的想找個女人了。但是現在看他的樣子不像是傳聞中說的那樣啊。王老闆把握不準南宮澈的心思,也就沒有開口。

看到王老闆這樣的表現,南宮澈心裡有數了。要是王老闆還是一副拎不清的樣子,那他之後就要考慮考慮縮減和他的合作了。因為看自己的爸爸沒有要幫她的意思,王心怡只好委委屈屈的在王老闆旁邊坐下。

這頓飯吃的南宮澈是相當的難受。那個王心怡的視線真是讓人受不了,就好像他南宮澈是一塊大肥肉一樣。吃得差不多了南宮澈就想走人了。王老闆熱情的把南宮澈送到了門口,南宮澈再三表示不用送了,王老闆這才停下。

南宮澈走了,但是江然還留在這裡。江然留下是為了提點一下王老闆。他隱晦的告訴王老闆,南宮澈對他今天晚上帶女兒過來的行為不太滿意。這真是客氣的說法了,要不是南宮澈本來脾氣就不錯,可能就要發火了。

王老闆聽到這個消息簡直是大驚失色。他連忙懇求江然,「江特助啊,這,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也是聽信了謠言啊。麻煩您在南宮少爺那裡給我講講好話。我下次肯定不敢了!」

看王老闆急的汗都出來了,江然安慰他,「沒事,你放心吧。我們總裁人很好的。你之前不是沒讓你那女兒做總裁旁邊嗎?幸好沒坐,要真坐下了,那我們之間的合作嘛。」江然話沒說完,但是王老闆已經知道他的意思了。

像他們這樣的公司,在外人看來是很龐大,但是在南宮集團面前那就是小菜一碟了。更何況現在他們公司的大頭就是和南宮集團的合作,要是真的因為這件事丟失了這個合作,那他的公司就完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虎視眈眈的想取代他呢。

王老闆越想越緊張,冷汗不斷地流下來。江然看他嚇成這個樣子,這才假裝好奇地問:「你也不是第一次和我們合作了,怎麼突然帶了女兒過來?總裁不喜歡這樣的行為你們不是都知道的嗎?」

王老闆看上去也很後悔,「哎,怪我相信了我女兒說的話啊。看來這傳言是假的了。」

「什麼傳言?」江然問。

王老闆疑惑,「江特助你們不知道嗎?因為之前的那些女人搞得事,現在我女兒周圍認識的人都在說,在說南宮少爺之前雖然潔身自好,但是最近有這麼緋聞傳出來,雖然是假的,但是可能也有一些是真的。南宮少爺可能想找女朋友了。」

說著,王老闆苦笑了一下,「我家那女兒一直很喜歡南宮少爺,聽到這樣的傳聞自然就當真了。正好我有一個飯局,所以……」

江然點點頭表示知道了。看來這個消息應該只是在那些大家小姐們身邊流傳,所以他們才不知道。「行吧,這件事我知道了。你放心,總裁不會做什麼的。你就安心好了。」

江然再次強調的話終於讓王老闆放下心了。「您這是回家?要不我讓我的司機送送您?」王老闆對江然很感激。

「不用了,我自己坐車回去就好了。再見!」江然拒絕,然後轉身走了。

王老闆回到包廂還在感嘆南宮澈和江然。但是他女兒不樂意了,「爸,不是說好了幫我的嗎,怎麼南宮澈都走了你還不讓我送啊,之前也不說讓我和他坐一起。」

王欣怡不說話還好,她一說話王老闆就想起之前的情況,忍不住斥責道:「我和你說,你也別想著打人家的主意了。剛才要不是你老爸我機靈,哼,我們的公司都要受到影響。我真是,居然會相信你說的話。江特助都說了,那些都是留言。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家裡吧。別想那些有的沒的。」

王心怡只覺得自己的夢破碎了,她難過的應了一聲,連話也不想說了。王老闆嘆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背,沒這個命就別去想了,省的傷心的還是自己。

這邊王心怡正憂傷著呢,那邊南宮澈聽了江然的彙報才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如此!

南宮澈之前一直是很潔身自好的,從小到大就沒聽過他有什麼女朋友。和他同樣的還有東方修。這兩個人幾乎都要被閨秀們猜測是不是身有隱疾了。倒是北冥洛和西門徹,北冥洛就不必說了,花名在外,西門徹雖然不像北冥洛那樣風流,但是也是交過女朋友的。而且北冥洛雖然交往的人很多,但是他還是一個魔法師。而西門徹才是他們四人中唯一一個知道人間情愛的人啊。

現在這麼潔身自好、冰清玉潔的南宮澈居然流傳了緋聞出來,難保不是因為他真的找了女朋友或者是他想要找女朋友了。那些心慕南宮澈的人都覺得這應該是真的,紛紛摩拳擦掌準備撲向南宮澈了呢。

這等用心,實在是太險惡了。畢竟像今天晚上的王心怡這樣的人他還可以無視,但是一些真的和他們公司,他們家有很大交情的人過來,他是沒辦法拒絕的。一次兩次的聯繫你會相信他,但是五次十次呢。沒有哪個女生願意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和別的愛慕他的女人一起吃飯。即使他是身不由己,她也會難過的。感情就是這樣被消磨掉的。

這一招真可謂是毒辣啊。南宮澈一時間竟然想不到什麼辦法來破解。結合現在的情況來看,他的心中又有了幾個人選。首當其衝的就是羅成易。

畢竟這個一看就是沖著他的感情來的,目前來說他最大的情敵不就是西門徹和羅成易嘛。西門徹肯定不會做這種事,那就只有羅成易嘍。當然也不排除還有其他的人喜歡老年性又查到他們之間的關係來針對他,但是南宮澈還是覺得就是羅成易,他的感覺相當的確定。

南宮澈想不出辦法來沒關係,他還有三個好兄弟呢。他把這件事發到群里,想問一下他們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西門徹率先回復,【西門徹:你是不是忘了我們倆是情敵來著?我不落井下石就不錯了,才不會幫你想辦法呢,反正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說不定你還能有幾場艷遇呢】說道後面,西門徹很是幸災樂禍。

【南宮澈:……】他能說什麼呢,西門徹說的對啊,要是換個位置,他也不會想辦法幫情敵的。

剩下兩個不知道是在忙還是怎麼樣,沒有回信息。南宮澈想了想,還是決定去探探冷凝雪的口風。電話里有些不敢開口,還是發信息好了。

【南宮澈:雪,你最近有沒有聽到什麼消息啊?】

「滋滋」的震動聲,表示有信息來了。冷凝雪點開一看,嗯?消息?

【冷凝雪:沒有啊】

沒有啊。南宮澈想了想,有些不知道該如何組織語言和冷凝雪說這個事。還沒等他糾結好,冷凝雪也發信息過來了。

【冷凝雪:怎麼了?有什麼事發生嗎】

南宮澈想了想,還是發語音說明了事情,然後請求領導的指示。

冷凝雪聽完南宮澈的語音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怎麼還有這樣的。她懵逼了。冷凝雪還沒有反應過來這一招的真正意圖。但是南宮澈知道,他仔仔細細,毫無保留的把目的是要挑撥他們感情的事告訴了冷凝雪。

冷凝雪一時間竟然也不知到該說什麼了,連信息都不回了。

按理來說,這個計劃是很成功的。但是,羅成易和南宮澈都忘記了一個人——南宮璃。

羅成易忘記是因為他來的那段時間沈鈺一直沉迷學習無法自拔,存在感低得很。南宮澈忘記則是因為他還處在保護妹妹,妹妹很弱小的思想下。所以當有人從沈鈺那裡暗搓搓的打聽南宮澈的事情的時候,她就知道不對了。

沈鈺先把那個人敷衍過去,然後一個電話就打到了南宮澈手機上。這時已經有好幾個合作的人帶著他們的女兒啊,妹妹啊,侄女啊一起過來了。南宮澈簡直是不想說什麼了。就在這時,他接到了沈鈺的電話。

「喂,哥,你怎麼回事啊?和雪分手了嗎?怎麼有人問你找不找女伴都問到我這裡來了。到底怎麼回事啊?」

南宮澈不想把這件事告訴沈鈺,他隨便扯了個謊話想敷衍過去。這下沈鈺不樂意了,「南宮澈,你別把我當成一個小孩子。我要知道真相。」然後語氣又輕柔下來。「說不定我還能幫你想想辦法呢。」

南宮澈沉默了一下,的確,他身邊的人暫時都想不出什麼辦法,所以他現在是很困擾啊。那就說吧。

沈鈺在聽完了南宮澈告訴她的事情原委之後,簡直要笑得起不來身了。「哥啊,不是我說你們,這個很簡單啊。 重回七零:炮灰女配打臉日常 只要我邀請一批人開個party,然後澄清一下。你那邊也可以告訴一些人讓他們去澄清啊。反正能做主把人帶到你面前的都是大家長。這不就完了嗎。而且這麼好的機會,你居然沒有說服雪公布你們交往的消息,你也太沒用了吧。」

還剩餘把南宮澈嘲笑了一通之後又繼續說:「我覺得這個那裡是針對你哦,分明是給你機會讓你公開啊,只是你沒有把握住啊。」

沈鈺的話猶如當頭一棒,一下子就把南宮澈給打醒了。這些南宮澈不是想不出來,只是他被囿於一個框架內沒掙脫出來,他不知道還可以往這個方向去思考。還是因為他們在一起了之後都給人一種要瞞著的感覺,所以在是因發生之後他的潛意識裡選擇的也是先瞞著。沒想到還能彎中求。

南宮澈虛心的接受了沈鈺的批評,然後誠懇的要求沈鈺幫個忙。沈鈺哼哼了兩聲,很得意的同意了。看來她其實還是很聰明的呀。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南宮澈事後把沈鈺的辦法告訴群里的那幾個和冷凝雪,他們也是突然恍然大悟,想起來還能這樣。南宮澈被沈鈺嘲笑了一番,自然在群里也是嘲笑回來嘍。

而和冷凝雪說的時候他又不是這個樣子了。南宮澈很委屈的表示自己的腦子真是不中用了,居然沒想到還能公開自己有女朋友的這個方法。然後表示自己被沈鈺的話暴擊了,要冷凝雪的親親來恢復能量。兩個人就這樣又玩鬧起來。

羅成易簡直是要氣炸了,他沒想到還有一個南宮璃在。他的計劃就這樣被破壞了。這次是他沒準備好,漏算了一個人,下次一定不會了。看他再想出一個辦法來。

冷二消息是很靈通的,他知道了之後就一直默默看著南宮澈會怎樣做。對於他來講,這個計謀可以說很容易就被破解,但是南宮澈選擇怎樣的方式來破解很關鍵。

要是南宮澈選擇向外公布他有女朋友來阻擋桃花,那冷二肯定很不滿意。女朋友是由來擋桃花的嗎?好在南宮澈最後的選擇沒有讓他失望,南宮璃一出手,輕易就澄清了謠言。冷凝雪和南宮澈的關係也沒有暴露。這樣很好。

事後,南宮澈和冷二也叫人去查了查到底是誰放出的謠言,但是沒有結果。這個計謀很簡單,也就說明它難以追查。 重生之超級仙帝 畢竟留言這東西你說我,我說她的,根本沒辦法考證。最後只好不了了之。 羅成易很生氣,很憤怒。一計不成再生一計。他才不會輕易放棄呢。對付一個男人就要用女人。

羅成易想到一個人,她叫劉蓁珍。她的小姨是北冥洛的二嬸,因此小時候劉蓁珍總愛找他們四個玩,勉強可以說是青梅竹馬吧。劉蓁珍很小就喜歡南宮澈,一直覺得自已以後一定能嫁進南宮家,對於外面的那些女人是一點都不在意。因為她覺得沒有人會比她更了解南宮澈。所以終有一天,南宮澈會娶她的。

當然,這是劉蓁珍一廂情願的想法。實際上他們四個可以說是和劉蓁珍熟悉一點,但是也沒她想象的那樣熟悉。比起普通人要好一些吧,畢竟一般人在他們面前是根本得不到什麼好臉色的,就是對待陌生人那樣,他們也是要端起架子的好吧。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劉蓁珍才覺得他們對她有所不同。

但是其實劉蓁珍自認為的了解南宮澈其實知道的都是南宮澈對外展示的那些浮於表面的東西,他對劉蓁珍並沒有什麼不同。但是這些劉蓁珍都不知道啊。她早就和她的朋友炫耀過無數遍四少待她的不同,說的外人和她自己都深信不疑了。羅成易自然也相信了,無風不起浪嘛。

但是因為劉蓁珍一向高傲的態度,要她主動出擊還需要想個法子。

羅成易這裡一動,南宮澈那邊就收到消息了。只是他們畢竟不是貼身監視,具體的情況還是不了解的。

南宮澈接到消息之後仔細思考了一下他會怎麼做,半晌之後無果。他實在是想不出來羅成易會在哪方面下手。現在想不出來沒關係,很快南宮澈就會見識到了。

劉蓁珍今天約好了要去做spa,但是她躺在床上被按摩的昏昏欲睡的時候聽到旁邊有人在談論她。

「聽說這個劉小姐日後是要嫁進南宮家的。」這個聲音好像是小紅的。

「你怎麼知道的?」這個聲音有些耳熟,難道是小翠?

「這是劉小姐她自己說的。雖然原話不是這樣,但意思還不明確嗎?她就是來炫耀的。」小紅拉低聲音和小翠說。

「哼,我看可不一定。」小翠聲音有些不屑。

「怎麼不一定,說出口的話還能有假?」小紅的聲音有些著急。

「要是劉小姐真是南宮家的準兒媳,我怎麼從來沒看到南宮少爺陪她一起來啊,八成是她自己想象的。」小翠有些激動,音量也不自覺的大了起來。

「誒,你輕點,你這話可不能亂說。不過也是,怎麼從來沒看見南宮少爺陪她一起來啊。難道是大家族的聯姻?」小紅連忙提醒她小聲一點,然後很八卦的樣子。

「可能吧。反正我覺得她是一廂情願的。你看也沒有什麼關於南宮少爺訂婚的報道啊。就算是南宮家的家長喜歡她,但是南宮澈不喜歡有什麼用。外面的好女孩這麼多,說不定有人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呢。」

「好啊你,其實是你自己心裡在打著這樣的主意吧?」小紅嘲笑她。

小翠毫不猶豫的點頭,「是又怎麼樣。南宮少爺那麼帥氣又溫柔,多金又潔身自好這樣的男人誰不喜歡。就算只是幻想也好啊。難道你沒做過這樣的夢嗎?」

小翠反問的話讓小紅有些尷尬。「這,這大家肯定都想過,只是也只是想想而已啊。」

「那可說不準。我們沒機會我看劉小姐也不見得多有機會。」

小紅來了興趣,「這話怎麼說?」

「要想男人把你放在心上當然是要和他多多接觸了。你十天半個月的不見他,誰還記得你是誰啊?你看劉小姐,我敢打賭她至少一個月沒見過南宮少爺了。」小翠說的很確定。

小紅將信將疑,「你怎麼知道?」

小翠卻很確定,「依照劉小姐每個星期來我們這兒一次的頻率,要是她真的和南宮澈發生了什麼事,會忍住不炫耀嗎?肯定會裝作不經意間的告訴我們的。」

「那照你說的,她這嫁進南宮家的願望不就要落空了?」

小翠卻搖搖頭,「那也不一定啊,只是人南宮少爺喜歡,那就什麼都不是事兒。」

小紅感嘆,「看來劉小姐也懸得很啊,萬一有誰捷足先登了,那樂子可就大了。」

她們聊天歸聊天,手上的動作是一直沒停下。做完了之後她們就收拾東西出去了,留下劉蓁珍一個人躺在那裡睡覺。

等她們出去之後劉蓁珍才睜開眼睛,小紅和小翠以為她睡著了才會這樣肆無忌憚的說話。但要不是這樣,她還發現不了這樣的事情。劉蓁珍臉上各種表情閃過,然後下定了決心。

小紅和小翠出去之後兩人對視一眼,然後小翠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事情都按你說的辦了。」

「很好,剩下的錢等一下會匯到你們的卡里。記住,不要和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我們也沒有什麼關係知道嗎?」

小翠表示自己知道規矩,打完電話之後她就把手機卡拔出來捏碎衝進馬桶了。神不知鬼不覺。就連劉蓁珍也以為她們是無意的,但其實她們是故意把這些話說給劉蓁珍聽的。

劉蓁珍原本聽了這些話還覺得有些生氣,但是後來卻覺得小翠說的有道理。她不能被動的等待著,要主動出擊,將主動權掌握在她手裡。

羅成易聽到了屬下的報告之後很滿意,這樣一來,南宮澈就會被劉蓁珍給纏住,他也正好可以趁這段時間和冷凝雪培養一下感情。至於公司的事,羅家只有他一個兒子,公司不交給他還能交給誰?只是羅成易可能對管理公司不是很在行,只能守成,不能開拓。

但是羅成易並不在意。每個人都有他擅長和不擅長的一面,他只是不擅長商業而已。

辦公室里。南宮澈正在處理文件,突然助理過來問他了,「總裁,有位劉蓁珍劉小姐說是您朋友,想見您。請問要請她上來嗎?」

劉蓁珍?她怎麼來了?「請她上來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