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虺對她拋個媚眼道「我是說你不打算留下我的名字。」

呃…

好吧!她免為其難地知道他叫什麼名字。「既然你想我知道那就說吧!」

「在下冥蝰,撫兒姑娘有禮了,請受小生一拜。」他彬彬有禮地給她問候,算是結識新朋友。

「行啦,我就出來洗個澡還要被你攪局,講真我不想認識你。」想到自己連澡都沒法好好洗她就鬱悶。

「還真是在下的不對,要不小生帶姑娘去一個地方好好洗澡順道欣賞美景。」

此時的淵王身無功夫可以說是跟個凡人一般,任由妖界宰割哪敢隨意跟他去哪。

「算了吧,我現在沒心情洗了本王困了要回去睡覺。」

「哎喲,我是真心向撫兒姑娘賠禮道歉,我也不會傷害你半分,就想為剛才的事給你補償,不會要了你命,再說我現在要你的命可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我沒那麼做啊,你知道這是為什麼不?因為啊我們都是朋友了你得相信我啊,對不對?」冥蝰誠心誠意的想要補償她剛才打擾到她洗澡的事情。

淵王還是不相信他的話,一臉懷疑的盯著他看。

見妹子還在懷疑自己的真心誠意,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證「你放心,我保證絕不騙你也不打你主意!」

「既然你真心想要賠償於我,那你加答我一個問題我便相信你也算是給我的賠償了。」

「行,你說!」 「哇哦,好大,好氣派!」舞清清心裡在驚呼,除了眼神,她也學著任健的樣子,全程一臉嚴肅。任健坐好之後,伸手指指旁邊的沙發:「清清你先等我一會兒。」

秘書遞過來一個文件夾,任健打開之後邊看邊跟秘書簡單交流,舞清清看到秘書被問的一頭冷汗,任建的問題一個比一個犀利,一張俊臉變得稜角分明,舞清清還從來沒有見過任建如此專註的樣子,傳說男人工作的樣子最迷人,由此可見,果然如此。

十分鐘后,一位漂亮的女秘書進來敲門:「任總,視頻會準備好了。」

任建眼皮子都沒抬:「嗯知道了,椅子放過來。」

「是。」女秘書的執行力很強,很快門外就有兩個人抬著一把椅子走了進來輕輕放到了任建旁邊。

任建揮揮手「都出去。」

秘書瞪大了眼睛:「任總,不用幫您開視頻?」

任建指了指舞清清:「她可以。」

之前任建握著舞清清的手進來大家都已經看到了,不過沒找到老闆居然是帶了位工人進來,大家趕緊知趣的退了出去。

舞清清很不高興地走過來:「你有那麼多秘書,為什麼要我幫你開?」

任建笑了笑捏了一下舞清清的鼻子:「傻瓜,這不是給他們一個出去的理由嗎?快做好,還有一分鐘開會。」

舞清清也沒問清狀況,就稀里糊塗的坐了下來:「我不會影響你吧?」

「怎麼會?」任建熟練的打開了視頻。

「大家好,我是新來的董事長任建,很高興和各位成為同事……」任建開始了開場白。

舞清清百無聊賴的看著任建,一手托腮一手握著一支筆安靜的聽著。

全公司的人都通過視頻看到了帥氣逼人的老闆了,大家都在驚嘆沒想到新來的老闆居然這麼年輕這麼帥!男員工們也就算了,女員工們紛紛開啟了想入非非模式,如果能入得了老闆的法眼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任家說著說著,故意把攝像頭偏向了舞清清,舞清清正在發獃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哦天哪!這不是剛剛那個小女孩么?」人事部和營銷部都在驚呼,「這是老闆什麼人?該不會是女朋友吧?」

正當大家都在猜測的時候,任建來了一句:「如果這位女士對大家有疑問的話,請盡量耐心詳細地解答,她是我公司股東之一。好了今天的視頻會到此結束。」

舞清清還沒聽明白怎麼回事,就發現自己和任建的身影一同消失在了屏幕中。

「你什麼時候把我也拍進去了?」舞清清有點惱怒。

任建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回答:「剛剛啊,這麼漂亮的老闆娘總不能藏著掖著吧?」

「任建你夠了!」舞清清紅了臉?

「走吧帶你去開董事會。」任建再一次牽起了舞清清的手。舞清清剛想掙脫任建問:「不想多學一點實戰經驗?」

舞清清趕緊點頭:「想!」

「那就走吧。」任建一出來立即有人上前帶路去了會議室。

任建在背後角落裡給舞清清安了一個位置,他還不想過於招搖,這個位置,平時實習生也可能會坐,所以公司的高層和大股東們也都沒有過多疑問,剛剛看過視頻,大家對舞清清的身份也有了初步了解,新官上任,還是別急著觸霉頭比較好。

會議開始了,舞清清安安分分地坐在角落裡用自己的手提電腦認真地做著記錄,起初的時候還有人時不時看看她,到會議正式開始之後,當大家發現任健不是一個可以隨便忽悠的毛頭小子的時候,就再也沒有人注意到他身後的舞清清了。

雖然舞清清也算得上是公司的大股東,可是小姑娘卻並不著急坐在桌旁和這些大佬們平起平坐,她知道要坐在這些人裡面,自己還必須要一定的能力才行。

會議進行的非常順利,但是舞清清也能夠感覺得到這間屋子裡看不見的刀光劍影,起初的時候,很多元老級人物看到任健是個二十不到頭的毛頭小子的時候,都在心裡瞧不起他,任健是誰?鼎鼎有名的大蛔蟲好不好?

看穿了在場人的心裡之後,任健就再也不會客氣對待了,毫不留情地將那些想給他難堪的大佬們揭了個底朝天。

舞清清偷偷瞅著在場的人,每一個被揭穿的人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和震驚,因為他們還沒有來得及說出來的話,任健就可以搶先替他說出來,這一招簡直是太恐怖了。

舞清清看到大家臉上五花八門的表情之後,想笑卻不敢笑,直到會議結束,自己差點憋到內傷。

見面會一個小時后,正式結束,時間和任健提前預計的剛剛好。

散會之後,任健並沒有著急先走,而是盡了一個後生之儀,恭恭敬敬地送走了公司高管和大股東們,自己才重新坐了下來。

秘書過來問:「董事長,需要回辦公室嗎?」

任健搖頭:「你先出去,我有話跟舞清清小姐說。」

秘書趕緊退了出去,剛才一場會下來,這幾位秘書已經不敢小覷眼前這位小董事長了,以前只知道他是任家的三少爺,沒想到這位年紀輕輕的三少爺居然可以在初試牛刀的時候就所向披靡。

舞清清等人走後,趕緊把筆記本電腦放到會議桌上,在右手邊第一個座位坐了下來。

任健問:「怎麼?這麼著急就想做二把手了?」

舞清清笑嘻嘻地說:「其實更想坐在你的位置上。」

「是嗎?」任健溫和一笑,「那你坐過來。」

說著任健就起身讓座,舞清清毫不客氣地跑來就要坐下,不料屁股還沒落到椅子上,就被任健攔腰抱在了腿上。

「這麼著急投懷送抱啊?是不是哥哥今天特帥,特迷人?」任健抱著舞清清問。

舞清清掙扎著從任健懷裡跳起來,仍舊做到原來的位置上:「你可不可以不要隨時隨地捉弄我?這裡可是會議室!有監控的!」舞清清指了指四角。

任健笑著說:「行啊,可以做偵探了,來的第一天居然把監控的位置都找到了?還有別的地方沒?」

舞清清搖搖頭:「沒發現。」

「桌子底下還有,竊聽設備呢。」任健一本正經地說。

舞清清趕緊彎下腰去找,任健哈哈大笑:「傻丫頭,開會之前我難道就不知道清理一遍?會前還是有的,總有些不安分的人企圖搞點事情,不過都處理乾淨了。」

任健說話的時候,眸中閃過一絲憂傷。舞清清不知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不過聽人說過商場如戰場,光看今天的光景就知道了。

舞清清問:「那你知道是誰安裝的嗎?」

任健挑眉一笑:「你說呢?」

舞清清邪魅地一笑:「你肯定知道!」

任健問:「為什麼?」

舞清清頑皮地回答:「因為你是蛔蟲啊。」

「死丫頭,不準這麼損你未來的老公,多噁心。」任健一手枝頭,含情脈脈地看著舞清清。

舞清清被看到渾身不自在:「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看著我?」

任健回答:「居然沒有拒絕?好好好,清清,要不你就答應我,做我女朋友吧?你今天都看到了我真的不是繡花枕頭,跟著我餓不死你的,好不好?答應了行不?」任健的懇求特卑微,特低調,完全看不出是剛才那個叱吒風雲的商場小將的樣子。

舞清清低頭想了想:「今天先別說這個行嗎?幫我分析一下,該怎麼拿下華大的訂單好不好?」

任健盯著舞清清的眼睛笑了:「好,媳婦兒說什麼都好。」

「不過說實話,你今天看起來真的很有魅力。」 妖惑六界 舞清清羞澀地說。

「你這是在誇我?」任健笑著問。

「很顯然,工作中的任健更有男人味。」

「那,離成熟男人還有多遠?」任健目光灼灼地看著舞清清。

「別鬧,開始正題。」 ?諸葛御風血脈凝成的虛空噬魂蛟吞了一個法相境的修士后,又吞了幾個抱丹境的修士,這才罷休。

緊接著虛空噬魂蛟打了一個飽嗝,又收回諸葛御風體內。

諸葛御風雙目微閉,運轉靈力,全力煉化剛剛吞噬的修士精元,他的氣息不斷增長,竟越來越強。

而凌天並沒有趁機攻擊,只是漂浮空中,淡淡俯視著諸葛御風。

「凌天,絕煞殤魂槍暫時放在你那裡,我十個呼吸內就能拿回來,你是最好的補品,我吞了你后,煉化你的精元,足夠讓我晉陞到歸真期了。」諸葛御風煉化完畢,一臉狂傲,看向半空中的凌天。

雖然失去了絕煞殤魂槍,但只是一個小挫折,諸葛御風絕不認為凌天能擊敗他。

諸葛御風並沒有追其他修士,因為他的吞噬能力也是有上限的,短期內無法再吞噬了。

只見洗劍湖上的修士,已跑出老遠,個個如驚弓之鳥,唯恐被諸葛御風吃掉了。

不過,眾人仍遠遠觀注戰局,沒有一人離開。

修士見到高明的法術,就像酒鬼見了美酒,再也移不動半步。

修士一生追求的,就是更高明的法術功法,更高明的境界。

雖然明明知道留在這裡很危險,但凌天和諸葛御風的戰鬥是何等神妙,錯過這次機會,可能一輩子也見不到第二次了。

凌天微微搖頭,他剛剛查看了手機數據,諸葛御風吞噬了唐長老后和三個抱丹境修士后,力量值才長了兩百萬。

而唐長老和這三個抱丹境修士的力量值加起來,足有兩千多萬。

也就是說,諸葛御風的吞噬效率不到十分之一。

而在諸葛御風殺死唐長老等四個修士時,他們的力量也化為點點白光,匯入凌天的力量池中,給凌天增加了兩千萬的力量,使得力量池中的總力量突破了一億大關。

諸葛御風的吞噬效率不到十分之一,而凌天的吞噬效率是百分之百,而且沒有任何上限,力量池對力量的容納是無限的。

諸葛御風這一手牌打得夠臭的,雖然他的力量增加了,但凌天的增加的力量十倍於他。

相對來說,諸葛御風的實力反而變弱了,他卻洋洋得意,反而像佔了優勢一樣。

所以,凌天微微搖頭,看諸葛御風的目光像看一個傻子。

諸葛御風心高氣傲,見凌天搖頭,當即大怒道:「你搖頭做什麼?你不要以為你收了絕煞殤魂槍,就有機會了,我別說放出虛空噬魂蛟了,單是霸天弒滅訣后四式,就不是你能承受的!明明沒有實力,卻偏要裝出一副高傲的樣子,真讓人討厭!」

「討厭我的人多了,你又算老幾?」凌天淡淡一句話,差點把諸葛御風活活氣死。

諸葛御風是玄劍門戰鬥天才,有小戰神的稱號,出道以來大小數百戰,哪一個對手不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還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像凌天這樣的,對他骨子裡的輕視。

「在殺你之前,我一定要把你的態度扭轉過來。」諸葛御風恨恨道。

「諸葛御風,你還算有那麼一點實力,可惜遇上了我。」

「也罷,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力量。」

凌天一拍儲物袋,取出了一件法寶。

上品法寶,八門金光鏡。

八門金光閃閃的鏡子圍繞凌天緩緩轉動,頓時給天空雲層染上一層如落日餘暉般的金光,賞心悅目。

一眾法相境巨頭逃得遠遠的,到了湖岸邊的一座小土丘,才停了下來。

見諸葛御風沒有追來,君修易長舒了一口氣,抹了把冷汗,心有餘悸道:「太可怕了,那傢伙哪裡是人,明明就是一頭狂暴妖獸啊!」

「還好跑得快!」靈獸山的仇長老也鬆了口氣,他第一次感受到知識就是力量這句話的真諦,如果不是他知道虛空噬魂蛟是什麼東西,並因此提前跑路,恐怕死得就是他了。

「唐長老連一點反抗都沒有就被吃了,蛟龍血脈太恐怖了,諸葛御風比凌天強多了。」張天明道。

其他幾個法相境的巨頭也露出認同的神色,以凌天之前表現出來的實力,是遠遠比不上諸葛御風的,單說那蛟龍血脈,就不是凌天能抵擋的,更不用說諸葛御風還是不滅之體。

恐怕接下來,就是凌天垂死掙扎幾下,然後被諸葛御風消滅了吧。

「快看,那是什麼法寶?!」君修易大聲叫道。

幾個法相境巨頭向天空看去,只見八門金光閃閃的鏡子,正圍著凌天緩緩轉動。

腹黑雙胞胎:搶個總裁做爹地 「這……這是天鏡門的寶貝,八門金光鏡啊!」仇長老見多識廣,一眼就認出了此物來歷,當即大叫出聲。

「天鏡門是什麼宗門?」張天明問道。

「天鏡門是大周的宗門,據說數千年前,是排行大周前十的宗門,我也是在一本《大周逸聞錄》上看到過,因此記得一些。」仇長老道。

其他巨頭都是一驚,大周排行前十的宗門,山南所有宗門加起來都比不上呢。

「天鏡門的東西,怎麼流落到山南來,還到了凌天手中?」君修易有些不相通道。

「天鏡門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滅亡了,據說最後只有幾個長老逃到海外,我也不知道此物是怎麼落到他手上的。」仇長老道。

「就算是天鏡門的東西,不過是一件上品法寶,也奈何不了諸葛御風的。」君修易道。

「鏡子類法寶,一向攻擊力強大,天鏡門更是製作鏡類法寶的頂級宗門,凌天說不定有機會,我看這八門金光鏡絕不簡單,這次真能開眼界了!」仇長老興奮道。

「我看未必,再強還能破得了不滅聖體。」君修易哼道。

君修易話音未落,只見天空中金光大放,凌天手掌聚出一道閃亮的靈力光團,打入一道鏡子中。

那靈力光團從鏡子中反射出來,其他人感覺還不明顯,但幾個法相境巨頭不約而同的驚呼一聲。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