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孟少爺這是有脾氣了啊!難道說你們孟家脫離了十家聯盟,轉而投靠了第九家讓你們嗓門都變大了不成?」那人如此說道,神色陰狠,語氣也不是多麼好聽。

「說事就說事,別把家族扯進來。」孟繁淼皺起眉頭說道。

「我偏要扯!怎麼?你還敢動手打我不成?!你來打啊!」

說著他就把臉湊上前去,並且眸子一眯問道:「你敢打嗎?」

孟繁淼深皺著眉頭,氣到渾身顫抖。

「打啊,愣著幹嘛?」葉飛突然在一旁說道。

孟繁淼一愣,看向他。

「不都叫你打了嗎?好奇怪的要求啊。」葉飛說著嘟囔一聲,抬起頭來問向那人,「我可以打嗎?」

那人頓時嗤笑一聲。

「就你?我讓你打你敢打嗎?」

這人話音剛落,啪的一聲脆響,在這三百米高的山頂響徹!

山上所有人都是愣住。

那人被葉飛打了一巴掌,登時一邊臉龐整個腫了起來!

臉上還有一個鮮紅的巴掌印!

那人捂著腫起來並且刺痛無比的臉龐,一臉茫然的看向葉飛,難以置信的問道:「你竟然真的敢打我?!」

「你怎麼敢打我?!」這人變得歇斯底里起來。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就打……」

啪的又是一聲!

這人的另一邊臉也是跟著腫了起來!

「幫你冷靜一下,就當送你的,不用謝。」葉飛說道。

「你你你……你竟然敢這樣對我?!你真的知道我是誰嗎?!」那人懵逼的捂著兩邊臉頰,眼神惡毒的瞪著葉飛,就像是要把他活活吞掉一樣!

「我何須知道你是誰?打了也就打了,你能如何?」葉飛淡漠問道。

「你!我去你媽的!你這是想跟老子杠上是不是?!」那人指著葉飛破口大罵。

正在這時,茅草屋那個方向,傳來一聲悠悠的話。

「都在吵什麼?擾人清靜,再吵就把你們全都趕下山!」

人們聽到這聲音,都是身子一震!

被葉飛打的那人也是趕緊噤聲,轉頭看去。

茅草屋裡走出一人。

不算太老,六十多歲的模樣。

頭髮黑白摻雜,梳了個背頭,臉上皺紋只有幾道,卻如同刀削成的一般!

在三百米的山頂,冷風陣陣,溫度極低的環境下,這人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大背心與短褲,踩著雙地攤上便宜賣的塑料人字拖!

他手上拿著一塊熟肉吃的津津有味。

慢悠悠走到搖尾企盼的大黃狗旁邊,撕下一大塊來扔到地上。

這派頭,完全沒有一個隱士高人的樣子,倒像是某處鄉下替人看家的晚年老頭,閑來沒事,溜溜黃狗,賞賞夕陽,然後過完一天。

超脫那俗世以外。

舒服的很!

山上所有人見到這人的出現,都是變得無比嚴肅,低下頭去,少有人敢抬頭多看上兩眼,好像那就是在對他的褻瀆一樣!

老頭兒眼皮子耷拉幾下,哈欠連連,想要再回去睡個回籠覺。

可突然的就是看了院外一眼,目光飄忽不定,最後停在了一臉鬱悶的葉飛身上。

他的眼睛眸的睜大!

「握草!」他大驚失色,吼出一聲來。

眾人聽的直接凌亂。

這老神仙從哪學來的這俏皮話?

「握草小飛子!真的是你嗎?!」趙鐵柱無比激動的問了一聲。

葉飛嘴角不斷抽動,強忍暴走的心情對他說道:「你能把那個握草去掉嗎?這讓我很噁心。」

「真的是你啊!小飛子啊!你可想死師傅我了啊!」

趙鐵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著,從院子里跑了出來,三步並作兩步走上前來就要用滿是油污的雙手摸上葉飛的臉。

只不過他被葉飛一腳又踹回了院子里。

山上眾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這小子竟然跟老神仙認識??

難怪他敢直呼老神仙的名字呢!

被打的那人也是滿臉驚懼的看向葉飛,儘管心懷怨恨!但是此時他根本不敢去看葉飛!

實在是老神仙太恐怖了!

孟繁淼在一旁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他想起葉飛說的話,不禁失聲問道:「難道你真的是我們大師兄?!」

其他人聽到他這話,眨巴幾下眼睛。

「什麼?!他就是老神仙的大徒弟?!」

「那個無比神秘無比強悍的大徒弟?!」

眾人全部驚悚的看向葉飛,甚至不由自主的遠離他!

葉飛沒去回應這個問題。

趙鐵柱被踹回院子里,從地上爬起來后,清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塵土。

「小飛子你出息了啊!剛回來就敢踢你師傅我。」

葉飛無奈。

突然他鼻子一抽,看向院子里那隻吃肉吃的正香甜的大黃狗。

他問向趙鐵柱:「你吃的什麼肉?」

「狗肉啊。」趙鐵柱隨口說道。

「嗷嗚!!!」

話音剛落,旁邊的大黃狗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只見到它兩隻狗眼大睜,嘴裡還叼著那塊沒有吃完的狗肉,整個嘴角都在哆嗦……

下一剎那,這大黃狗一個起跳將趙鐵柱撲倒在地!

等趙鐵柱再起來的時候,就見到那隻大黃狗掛在他的胳膊上,狗嘴咬著他胳膊不放。

那裡鮮血淋漓!

(本章完) 葉飛看的滿臉震撼。

趙鐵柱的肉身有多麼強悍他是有過深刻體會的。

可此時竟然被一條大黃狗咬的皮開肉綻,這得是多麼巨大的咬合力?!

這條狗不簡單啊!

趙鐵柱眸子一眯,嘴角一抿,一隻乾瘦的手掌掐住那條黃狗的脖子把他拽了下來!

隨後他再將鮮血如注的胳膊一抹,那淌血的傷口,瞬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如初!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都是驚嘆!

不愧是老神仙啊!

葉飛帶著柳亦如走進院子,盯著趙鐵柱問道:「你這是在整什麼幺蛾子?」

「你先別說話,我要先跟這條狗拼個命。」趙鐵柱如是說道。

然後就真的是滿院子的追著那條脫了韁的野狗打。

葉飛實在是無語了。

一臉不耐煩的揪著趙鐵柱進了茅草屋。

「小飛子啊!你可是好久沒回來了啊!師傅我都要想死你了。」趙鐵柱進了茅草屋,坐在板凳上,極為悠閑的翹起二郎腿,看著葉飛說道。

「先別說這些,你先告訴我,這都是怎麼回事?」葉飛問道。

趙鐵柱嘬了下嘴,看到柳亦如后眼神一亮,「哇!這是小飛子你的媳婦兒嗎?長的真俊啊!」

柳亦如一聽他這話,頓時滿心歡喜,看著這個無良老頭,也是愈發覺得順眼起來。

「她不是外人,直說就是。」葉飛說道。

趙鐵柱嘆了一聲,對葉飛說道:「這世界,已經跟你離開時的不一樣了啊。」

「什麼意思?」

「靈力開始復甦,世界之力轉速加快,大千世界將在不久之後,融為一體了啊!」趙鐵柱說出如此驚世之話。

葉飛聽的一愣一愣的。

他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靈力復甦是什麼?

大千世界又是什麼?

「現在的世界,靈力逐漸復甦,不出幾年,就會重現八萬年前那最適合修行的黃金時代!」

「到那時候,嬌龍貴鳳齊現,翹楚萬千共爭輝!」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趙鐵柱悠悠說道。

葉飛聽后神色有些震驚。

他是沒有想過這世界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是聽到趙鐵柱的那話,他想象出了一個畫面。

那就是世界的上空,將會有著無數道人影突然降臨!

那些人輕一抬手就是一陣山呼海嘯!

輕聲一喝,就是一整片山脈的斷掉!

如此想著,他渾身的鮮血都在沸騰!

整個人激動異常,雙目血紅!

重生之貴女嫡謀 趙鐵柱自然很滿意他的這種模樣。

他在一旁頻頻讚賞的點頭,然後被葉飛沒來由的打了一巴掌!

「說了半天,你這老傢伙還是沒說到正題上。」葉飛無奈說道。

「你想知道什麼?」趙鐵柱被打的一個趔趄,摸著腦袋無辜問道。

「你倒是說說你為什麼如此大範圍的收徒?」葉飛問道。

被這樣一問,趙鐵柱神色變得無比認真。

首席醫聖 「你知道嗎?以後的世界,需要這些人,他們手裡間接掌握著未來世界的命運!這個世界一半的資產都將集中在你這些師弟的手上,這對你的將來有很大的作用。」趙鐵柱說道。

葉飛聞言一想,也是明白過來。

擁有百億以上身家的人,在將來,主導著世界的走向。

「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只有幾年而已,眨眼就到,你得時刻做好準備。」 全球刷怪 趙鐵柱意味深長的拍著葉飛的肩膀說著。

「什麼準備?」葉飛問道。

「肩負起這世界的責任!從今天開始,你的理想,應該是世界和平!」

「讓大千世界和平相處,讓三千世界唯你一人獨尊!」

「讓這天地萬物,為你俯首!」

「讓那古族生靈,稱你為王!」

葉飛點點頭,更加的熱血沸騰起來。

「騙你的,有我在,根本沒你的份。」在氣氛無比正經的時候,趙鐵柱突然話鋒一轉,說了這樣一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