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沐青青的身形已經消失在了那漩渦之中,趙勾緊隨其後。

…..

玄冥山脈佔地面積廣闊,連綿數萬里,其中的險峻山峰無數,還有許多高聳入雲如同擎天之柱一般的所在,並且這裡常年霧氣繚繞,隱約間,還有著一道道低沉的魔獸吼聲充斥著這一片天地,整個山林間所有的小型動物都活得戰戰兢兢,生怕一個不小心,自己的小命便已經成了那些魔獸的口中餐。

而就在這玄冥山脈之中,最為深處的地方,有一道雷擊岩。這一處更是被許多人,甚至是魔獸眼中的禁地,若是在平時,絕對不會有敢隻身闖入到這片禁地之中。

不過今日,在這片迷霧遮掩的山林之中,突然一道黑色的漩渦憑空出現,隨後便是一道雪白的身影從中邁步而出。

婚期渺渺隨遠而安 「看來我們還真的是到了,這珠子當真管用!」沐青青垂眸,把玩著手中的這枚如黑鐵一般的珠子。

「沐姑娘還是小心吧,這玄冥山中魔獸眾多,一般情況下哪裡有人敢隻身去闖這玄冥山的!」趙勾苦笑一聲,對於這玄冥山的凶名他自是聽說過,只不過這沐青青平時不愛這些俗事,自然不知道這其中的厲害。

吼!

兩人正在說話間,在山林深一道低沉略顯得有些狂爆的吼聲響起,聽其聲音倒像是一道警告的吼叫,沐青青與趙勾同時禁聲。

嗖!

與此同時,一隻如小牛犢大小的魔獸猛的從樹叢中竄出,看來它是第一個看到這兩個不速之客的魔獸。

那魔獸長相猙獰,兩隻前爪鋒利無比,若是人的身體被它這利爪所抓傷,顯然不是什麼好事。

嘭!

沐青青想也沒想,掄起手中的屠靈棍對著那飛竄而來的魔獸大力轟砸而去,只是一棍,那魔獸便僵硬的倒地氣絕而死。

「果然是有不少魔獸。」沐青青將手中的屠靈棍隨意的翻轉了一下,而後淡淡的道。

趙勾聞言,抬起頭來,目光向四處掃了掃,好似遠處還有這魔獸相互廝殺的聲音在這山脈之中緩緩的蔓延而開,聽得他也是眼神驟聚,而後一臉凝重的開口:「沐姑娘真的要去那雷擊岩么?這一路怕是真的不會很太平!而且聽說那雷擊岩的附近都顯少有魔獸出沒。」 「呵呵!」沐青青輕笑一聲,而後轉過頭來:「趙勾你可是怕了?若是怕了,你回去便是!」

「沐姑娘你怎麼會如此說,我趙勾什麼時候說過怕字?」趙勾漲紅著一張臉,抬眼望向沐青青。

「不怕,那我們出發便是!」

沐青青掩口而笑,而後向那玄冥山深處走去。

不得不說這玄冥山的凶名果然不是吹出來的,兩人走了近兩個時辰的時間,遇到大大小小的魔獸不下三五十頭,但這其中許多的魔獸更本沒有什麼戰鬥力,勉強能達到一級的階品,沐青青覺得無聊,便將這殺獸的工作交給趙勾去做,也做是增加一下他與人對戰的經驗。

雖說那些魔獸的陽品不高,但其肉身的強悍程度也不是同等級的人族可以比擬的,所以,趙勾從最開始獵殺一隻魔獸需要一刻鐘的時間,逐漸縮減至現在只需要十個回合左右,便可以將其斬殺。

隨著兩人的深入,這山脈之中的一股似有似無的血腥氣也是逐漸飄蕩而開。

這林子中的魔獸似乎聞到了這股血腥之氣,突然暴躁的吼叫聲漸漸的弱了下去。

「趙勾,為什麼這一路過來,還沒見到一隻階品稍高一些的魔獸出來,也好讓我也練練手!」沐青青有些無聊的揮動著手中的屠靈棍開口道。

「沐青青那棍子你能不要無事總晃它么?」

突然,卻看到一臉怒氣的王絡從那屠靈棍中閃身而出,顯然剛剛的晃動,讓他極為不舒服。

「絡哥哥!」 惡魔總裁寵上癮 沐青青聞言,只是傻傻的笑了笑。

一旁的王絡也是連忙弓腰揖手:「其實沐姑娘,這時出現的魔獸,只能算是一些小打小鬧罷了,等到晚上,那些蟄伏于山脈最深處,力量最為強大的魔獸才會從它們的洞穴中走出,真正的獵殺,那時候才算真正的開始。」

趙勾對於這玄冥山卻是有些了解,那些年做雜役的時候,也沒少聽其他的弟子提起過。

「既然這樣,我們還是加快一些步伐吧,儘早到達那雷擊岩!」王絡聽后,也是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那些等級強大的魔獸遇上一隻到也算還好說,但若是真的遇到一群,怕是便有些凶多吉少了。

隨著三人的闖入,這平時相對比較平靜的玄冥山卻是突然熱鬧了起來。

而且為了以最快的速度向那雷擊岩的方向行走,路上所有遇到的魔獸不再讓趙勾一人動手,沐青青與王絡也會時不時的出手制服一些,雖然是這樣,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魔獸出現的頻率卻是越來越高,一些稍高一些的階品的魔獸也會時不時的摻雜在其中。

「以這個速度,看來我們晚上不能到達雷擊岩了!」沐青青玉手一翻,一隻玉牌出現在了手掌之中,看著那若隱若現的紅芒,似乎離自己還有著一段的距離。

「師父,沐姑娘,如果我們天黑之前還不能到達雷擊岩的附近,我建議我們還是找處地勢平緩的空地,安營紮寨,若是這樣在夜間趕路,那些魔獸傾巢而出,我們並不能佔得半分好處!」

趙勾一刀斬殺了一隻飛撲過來的魔獸,而後開口道。

「嗯,那便依趙勾所言!」王絡輕輕的點了點頭,以現在看來,即便是修為不高的魔獸一直這樣攻擊下去,三人也早晚會累死,更不要說在這種疲累的情況下繼續趕路。

就這樣,三人一路斬殺著魔獸,緩緩的向山脈深入處走去。

不過天色,也是在這樣的速度下,漸漸的暗了下去。當那血紅色的夕陽完全消失在山的那一邊的時候,三人的腳步便是逐漸緩了下來。

而後在山脈中的一處空地上,燃起了一堆篝火。

「沐姑娘累了吧,一會兒吃些東西好好休息一下,若是我所料不錯,後半夜才是真正的大戲!」趙勾在不遠處撿回來一隻小獸的屍體,將其皮毛扒掉,用乾坤袋中所攜帶的清水稍稍的清理了一下,便用一隻樹枝將其串了起來放在篝火上烤了起來。

沐青青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坐在地上,目光緩緩的掃過四周。現在她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氣海境,其夜視能力也是加強了不少,在遠處的黑暗之中,她隱隱的看到了一雙雙血紅的獸瞳,泛著嗜血的光芒,死死的盯著沐青青所在的方向。

「一會兒你們兩人都簡單的休息一下,看來這後半夜卻實還有一場硬仗要打!」王絡強大的精神力緩緩收回,而後睜開雙眼,對著沐青青二人說道。

沐青青接過趙勾遞過來的一塊獸肉,輕輕的點了點頭,她知道,現在也並不是什麼謙讓的時候,王絡身為器靈之身,自然是不需要休息的。

「是!」

趙勾也是怔了怔,旋即答道!既然沐青青沒有反對,他自然也不敢開口。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沐青青與趙勾全都盤座於地,雙手擺上修鍊的結印,在原地修鍊起來,每個呼吸吐納之間,兩的臉色便也紅潤一分,白日里所消耗的能量,逐漸的恢復過來。

沐青青因為重新塑骨的緣故,體內的經脈異於常人,吸收起外界的靈氣,似乎也比之前更加的快速了不少。

嘩啦啦!

子時,篝火不明,陰氣極重,在沐青青與趙勾的修鍊將近尾聲的時候,大地突然震顫了起來,雖然震顫並不是很明顯,但以沐青青此時的修為來說,也是感受的極為清晰,當下臉色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

趙勾手中死死的握著那把蛇形短刀,緩緩抬頭,望向那遠處黑暗的山脈深處,一道道血紅的獸瞳在那暗夜之下,散發著猩紅的血光。

「魔獸終於還是來了啊!」

沐青青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而後其身體上的氣勢也是陡然散發而出,一股強橫的能量波動在天地間緩緩的蔓延開來,甚至在她身旁不遠處的趙勾也是呼吸一滯。

「那麼今天便讓你們瞧瞧,我沐青青也絕對不是好欺負的。」 嘭嘭嘭!

一道道沉悶的撞擊聲不斷的響起,大地也是因此而發出不斷的顫抖,一種天生的凶戾之氣以一種強橫的氣勢,從山脈的深處不斷的向沐青青所在的方向蔓延而來。

沐青青手提屠靈棍緩緩而起,望著那山脈深處向自己不斷奔來的獸影,轉過頭還不忘記交待趙勾:「能戰則已,若不能戰,你便先行退去,我可沒時間護著你!」

「是!」

趙勾自是不敢託大,面對如此大量的魔獸,趙勾的心一下子也是緊了起來。

半晌之後,那些猩紅目光的主人,也終於出現在了三人身前不足百米遠的地方。

吼!

一聲巨吼,天地之間的空氣彷彿在剎那間凝固了下來。

此時所見的魔獸,比白日里不知高級了多少,最高的階品,怕是已經達到了七品之高。七品的魔獸有的已經開啟了些許的靈智,所以,在白天的時候,它們選擇在暗地裡蟄伏而起,只等到這半夜之時,才算是他們的天地,在這樣黑暗的籠罩之下,才能夠輕而易舉的取其對方的性命。

哼!

沐青青輕哼一聲,手提著屠靈棍已經先向那魔獸所在的方向怒砸而去。

眼見沐青青身形已動,趙勾與王絡也是緊隨其後,與一眾魔獸戰到了一處。

只有離得近了,才能看到魔獸那猙獰的樣貌與及他們身體所散發出的腥臭味道。

可三人已經來不及去看這些細節,濃郁的能量不斷的從身體內擴散而出,而一道道龐大的獸影不斷的向包圍圈的外圍倒飛而去。

這是一場看起來沒有盡頭的戰鬥,那高階品的魔獸看起來不下百頭,只是片刻,沐青青那雪白的身影已被那魔獸的鮮血所染,散發著點點腥紅之色。望著自己眼前視野內的血腥之色,三人的狀態也逐漸變得瘋狂起來。

嘭嘭嘭!

令人牙酸的撞擊聲不斷響起,三人體內的強橫靈氣接二連三的打在那些面目猙獰的魔獸身上,僅僅只是一炷香的時間,這一片略顯平整的地面之上,早已經被魔獸的屍體所堆滿,遠處的百年古樹,也是被撞斷了無數棵,魔獸的屍體散落在周圍。

略有些刺鼻的血腥氣充斥著整片天地,這味道不知比白日里強橫了多少,但那些魔獸仍然不畏死的向前衝來,沒有絲毫後退的跡象。

沐青青的身形不斷穿梭在那龐大的獸群之中,手中一根通體漆黑的屠靈棍劃出無數道黑色的殘影,隨著她每一次長棍的揮出,在她身旁都會有一隻魔獸當場斃命,而後沐青青靈氣化劍,斬到那魔獸的頭顱之上,便會有一枚小小的內丹浮向半空,被沐青青以閃電之速收到乾坤袋之中。

如若是速度慢了些,便會被其他魔獸將其腦袋踏爛,好好的內丹便全都糟蹋了,所以沐青青這才忙中偷閑,將內丹全部收起。

一旁的王絡雖說手中沒有武器,但是他每打出去的一道能量,也能將周遭那些防禦極強的魔獸打翻,而這時,趙勾便會手握那把短刀,飛掠上前,一刀將其性命結果掉。

就在三人如此配合默契的凌厲攻勢之下,三人周遭大多數的魔獸已經都被他們斬殺殆盡。不過在那山脈的深處好似還有著無數的魔獸在躍躍欲試,但不知畏懼著會,只能是吼出一道道狂躁的叫聲,而不敢上前一步。

吼!

終於在某一刻,一道魔獸的巨吼之聲傳入到了這片魔獸的大軍之中,這些魔獸彷彿聽到了什麼命令一般,剎那間便是停止了攻擊,而後其身形向後緩緩退去。

嘭!嘭!

又是讓大地不斷震顫的撞擊聲傳出,沐青青緩緩抬眸,只見那遠處的密林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隻身形高大的魔獸,那魔獸的雙瞳在黑暗之中閃爍著一抹暴虐的猙獰之色,所有餘下的魔獸幾乎已經匍匐在地,而那隻魔獸在眾魔獸的跪拜之中,緩緩的踏出黑暗,來到了三人的視野之中。

這隻魔獸的身上,隱隱的浮動著一層極為強大的波動,那種能量波動,足以達到了九階魔獸所擁有的波動,如若契機合適,必然會引雷渡劫,晉陞到靈獸一階。

眼見此魔獸緩緩現身,三人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逐漸匯聚到了一起,其臉龐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

其實見到這魔獸的一刻,王絡的眼瞳也是驟然一縮,所有的小型魔獸,哪怕是達到了六七階品的魔獸,只要功法運用得當,也自然能其斬殺,但眼前這一隻卻是有些棘手。

九品魔獸,即便沒有渡劫,以人類的修為來說,也已經可以與氣海境五品左右的人類相媲美。

可沐青青如今剛剛進階到氣海境,戰鬥起來,怕是占不到太多的優勢。

總裁,情深99度 「沐青青,一會兒你我聯手,一同對付這隻畜生。」說罷,王絡身形一閃,化做一道毫光鑽進了那屠靈棍之中。

隨後那通體漆黑的屠靈棍便散發出了陣陣陰森鬼氣。

「趙勾,你小心!今日我便要看看這九品的魔獸到底有何厲害之處!」沐青青轉過頭,對趙勾簡單的交代了一聲,隨後手中的屠靈棍猛然一震,其氣勢也是瞬間變得凌厲,而後身形便是閃掠而出,屠靈棍中的陣陣陰森之氣瞬間便將那妖獸的氣息鎖定。

就在沐青青身形剛剛閃出之時,一旁的趙勾也是爆射而出,其目標卻是那些此時跪拜在地的那些魔獸。

那巨大的魔獸揮舞著龐大且尖銳的爪子,帶著一股可撕裂空氣的破風之聲,對著沐青青手中屠靈棍爆轟而出,那魔獸揮舞出的勁氣,除了強大的能量波動之外,沐青青似乎還感覺那股波動之外,還隱隱的有著一定的功法位置在其中。

想到此處,沐青青當下也是心頭一驚,看來修鍊到了如此地步的魔獸,就算靈智未能全開,但其在思維運轉之上,也比其化魔獸強上了太多。

因此,沐青青的身形也是施展到了極致,對著那魔獸爆身而去! 眼見那九品魔獸的功擊近在咫尺,沐青青當下也是將身形施展到了極致,手中的屠靈棍更是化做一道黑影,如閃電一般快速的避開了那魔獸的一爪,最後重擊在了那魔獸的身上。

嘭!

珠光寶妻【完結】 一道悶響聲傳出,這魔獸本身的防禦已經到了一個變態的程度,哪怕是氣海境巔峰的強者在此,或許這一招之下,也難以在它身上留下什麼痕迹。

但是沐青青手中的屠靈棍必竟不是什麼凡品,所以,這一棍下去,除了沉悶的撞擊聲之外,還有著一道輕微的碎裂聲傳出。

不用細想,也知道那魔獸體內的骨頭被沐青青這一棍直接敲碎了去。

吼!

那九品魔獸何時吃過如此大虧,頓時便是仰天長嘯一聲,那身體內傳出的劇痛,使其在那一瞬竟是變得癲狂起來。兩隻前爪如同那長臂猿一般,對著地面猛砸而去,霎時間便從那堅硬的土地上分射出了無數道尖銳如冰錐一般的土柱,對著沐青青所在的方向爆刺而去。

嘭嘭嘭!

沐青青身形已經施展到了極致,但手中的屠靈棍卻是爆發出道道漆黑色的光影,將那些對著自己爆射而來的尖銳土塊全都轟碎,漫天土屑落下的一瞬,沐青青的身形再次閃掠,欺身而上,與那九品魔獸再次糾纏到了一起。

一旁的趙勾也是身形閃掠,出現在了其他魔獸的身旁,刀影閃過,一隻魔獸又被趙勾所結果,他也學著沐青青的模樣,一有機會便將那魔獸腦中的內丹取出,放到了沐青青賞給自己的乾坤袋中。

此時的玄冥山脈之中,已經被濃郁的血腥之氣所瀰漫著,可能這玄冥山自從那惡名傳出之後,便顯少有人來到此次,即便是來,也僅僅只是在那山脈的邊緣獵殺了幾隻魔獸之後,全快速的退去了。

哪裡有人像沐青青這般,不僅強闖玄冥山,還敢在這裡過夜,此事若是傳了出去,也夠這些天莽大路的人,在茶餘飯後多了一項可圈可點的談資。

沐青青與趙勾二人,不僅在拖到天明,還要將這些魔獸盡數斬殺,才有可能在接下來的路上多了一份震懾,少了些許的麻煩。

嘭!

又是一道強烈的撞擊,一人一獸兩道身影驟然離開,而相撞過後強橫的能量漣漪,如同那狂躁的猛獸一般,瞬間將周圍一些其他階品稍低的魔獸震得倒射而去。

這也省下了趙勾許多的麻煩。

看到此,趙勾還轉過頭忙裡偷閒的著看了一眼沐青青的戰況。

眼見沐青青以自己單薄的身形與那九品龐大的魔獸戰了個平手,趙勾的眼中瞬間升騰起了無比匹敵的戰意,轉過頭,手中的蛇型短刀舞動成風,隱隱只能看到一道光影,手起刀落之間,那魔獸便已經身首異處。

「金龍降臨!」

又一次劇烈的對撞,沐青青身形爆退,與此同時屠靈棍被自己扔上了半空,而沐青青的又手也在胸前快速的結起了手印。

霎時間,本就伸手不見五指的山脈,突然多了一絲陰森之氣,那半空之上,不斷響起的雷鳴之聲,讓遠處那些不斷扇動的紅影,似是暗了些。

而那不斷跳動的銀弧卻是與以往有些不同。

看起來似是更暴躁了一些。

「絡哥哥,怎麼回事,為什麼這一次的金龍變得有些異常!」看著那天空之上隱藏在雲層之中若隱若現的龐然大物,沐青青的雙眸之中閃過一絲詫異。

「別忘記了,我們這一次是要到那雷擊岩,那裡有一道雷池,怕是這電弧受那雷池所影響,連那金龍也被傳染了,不過沒關係,炸死這隻鱉孫,我們任務就算完成了!」

王絡喘著粗氣,之前的戰鬥已經消耗了他不少的能量,如今又與沐青青共同對戰這隻九品魔獸,顯然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好!」沐青青緩緩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清冷之色,而後緩緩抬眸,看向那對面的龐然大物,紅唇微掀,「落!」

隨著沐青青話音的落下,那天空之中狂躁的電弧似是找到了出口,連忙向那金龍纏繞而去。

吼!

一道衝天的巨吼之聲響徹整個山脈,那對面的九品魔獸當下身形便是一顫。

那金龍的巨吼之聲帶著些許的龍氣,所以這血脈上的威壓使得那還僅僅只是魔獸的它不得不選擇屈服。

可如今已經生死之局,就算拼得性命不要,也要與那金龍對戰一翻。

吼!

金龍咆哮之後,那九品魔獸也是仰天長嘯,其氣勢越是弱上了許多。

周圍的魔獸因為受不得這強大的威壓,有的已經被直接震得吐血而亡,有的也已經是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趙勾見此,連忙飛身上前,瞬間又是結果了幾隻魔獸的性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