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子坐正了身體,儼然一副認真端正的態度,雙眼直視著我,「我喜歡你。」

他這一開口便把我給楞住。

「我不在呼你的過去,我曉得你才離婚心中對漢子有陰影兒,如今我亦不bi你,我們還是跟先前一般,你想把我當成火包友亦行,我皆都接受。」他講這話時,眼一直和我對視著,瞳孔深處澄澈明亮,不似在開玩兒笑。

一時我不曉得應當講啥。

他又講說:「實際上我覺的……你對我還是有那般一點喜歡的,僅是你如今沒發覺,那沒關係……我可以等,等到有一日你承覺得止。」

誰喜歡他啦,又開始自戀了。

「不論你如今有沒喜歡我,可你鐵定不討厭,」他倏然攬過我的肩,「我的吻……對不對。」他音響極盡魅惑,「還是有大床上……」

邰北冷倚靠回真皮沙發上,俊逸的面潞出一絲捉狹的笑意,眼神在我寬大的t恤上來回瞟了一眼,「我喜歡你身體上的味兒兒,還是有……」講著他又傾身過來,「你在我身+下綻放的模樣。」

他音響一沉,「雖然我如今還不夠了解你,可我曉得你是一個好女人,僅是……你如今把自個兒鎖的死死的,不敢敞開心菲……是怕受傷,這我可以理解。」

我聽著這話,推拒在他心口的手掌,頓住。

他微微的扶著我的背,「那日聽你那般講,我真的非常生氣。我還從來沒給那女的那般的嫌棄過。我乃至想……向後不要跟你有任何瓜葛。可是……心中卻總是惦記著你,令我非常鬱悶,特不要是瞧到你跟那漢子的在一塊時,我真的非常不爽,分分鐘皆都有想掐死你的衝動。」

他停頓了一下,又說:「我長這般大,還沒那女的可以令我這般放不下,牽長掛肚。」

「前幾日,我跟我姥姥聊了聊,我把遇到你的事兒跟她講啦,她告訴我,一個女人倘若受過傷害,對漢子對感情鐵定會產生懼怕。那時我才曉得,你心中的不安和恐懼。姥姥還問我是不是非常喜歡你?我講橫豎瞧不見便會老尋思著,她講:既然這般喜歡,那便用真心去打動她,跟當年你姥爺對我那般好便可以。」

我趴在他肩頭上,抽了吸鼻翼。沒尋思到這漢子會這般煽情。

「我姥姥還講想見見你,令我下回去瞧她時帶上你。」

我下顎抵在他肩頭上沒呵音。

他的面微微的蹭著我的頭,過了片刻,又講:「我們立個約定好不好。」

「你……你先放開我。」他這般子,顯而易見的是想令我在頭腦不清醒的狀況下,同意不應當同意的事兒。

邰北冷有一些不情願的放開我。

我從他懷中退開,往邊上挪了一點,心想,既然皆都講到這份兒上,那我亦不妨把話給他講明白。

我許許抬頭,看向他,他的眼光輕柔正凝視著我。

我不會令自個兒再陷到一段無看的感情中去的。」話落,我雙手掌不禁的交叉緊握。

邰北冷側過身來,眼光變的銳力,「你不會還計劃打算跟陌之御跟好罷?」

我抬眼,有一些驚訝,「你咋曉得他喊陌之御?」

他眉梢一挑,帶有二分譏誚,「他回國接手掌海龍集團的新聞隨處可見,我咋可可不曉得。」

「那你既然曉得他的身份兒,那你覺的我會選誰。」我定定的看著他。

他和我靜靜的對視著,瞳孔深處逐漸有一些黯然,隨即換上一副完世不恭的模樣,自嘲說:「我自然沒他有錢有勢,更為沒那般名高權重的老爸……是個女人估計皆都會選他罷。」

我聳了一下肩,「你既然瞧的這般透徹,那咱們還是有啥好談的。」

邰北冷輕輕捱近,墨眼變的深不底,眉眼一挑,痞笑說:「可他條件再好,亦沒我的身子好。」話落,他一個前傾便把我壓在了真皮沙發上,強勢而無賴。

他的吻游挪在我耳邊,「恩,我想好啦。」他在我脖頸處狠*狠*的允了一口,「可是我們必須的約法3章。」

「呀?」

他手掌指劃過我的面頰,雙眼澄澈的瞧著我,非常認真的講說:「頭一,我們在一塊期

他才要講第二條,我便打斷他,「你坐起來講,不要壓著我。」影兒響我的思考能耐。

「便是,你平時交啥好友我皆都管不著,不論是男的女的。」我從容的闡釋道。

邰北冷麵潞譏誚,「這般講,你要是平時跟陌之御出去約會我亦無權干涉是不是?」

「嘉嘉……你在家么,你開門兒好不好。」陌之御在門兒外叫,喊的一下比一下大。

邰北冷的吻如『洪水孟凶」攪的我混身發軟,可我還是沒法忽略門兒外陌之御的喊音。便咬了他一口,漢子卻仍是不放開,反而愈攻愈孟,給我氣壞了。

陌之御又在外邊叫了兩音,隨即我包中的電話響起。

邰北冷麵色有一些陰鬱,仍壓著我不放,雙眼清冽,譏笑說:「你便不怕他發覺我們的關係,要我去開門兒么?」

我真怕這漢子一衝動,便跑去開門兒,「有一些事兒,我還便跟你講,可陌之御必須的見。」

邰北冷和我對視了兩秒,倏然起身,一面不爽。

我忙站起,擋在他身前,「你去卧房,我便跟他講幾句。」

他一面的不情願。

「頭一條,我會遵守的,不會跟他發生不應當發生的。可是……我如今跟他不可以斷。」不曉得自個兒為啥要跟他講這一些。

邰北冷聽這話,有一些不解的問說:「為啥?」

我似是給火燙到了一般,倏然起身,有一些不自然,又強裝鎮定,指了指卧房那邊,示意他快進去。

他卻許許的起身,意味兒深長的瞧了我一眼,又慢吞吞的轉面,忽然又轉面過來,蹙著眉角有一些不甘的模樣。

我雙手掌合十,求他快一些進去。

「嘉嘉……我曉得你在家,你開門兒好不好。」陌之御還在叫。

見邰北冷進了卧房,閉上了門兒,我深吁了一口氣,把衣裳理好,又把一頭還沒幹的髮絲,隨意的紮起,這才走過去開門兒。

「嘉嘉……你終究肯見我了。」陌之御瞧到我,面上悲喜交加。

「你咋來啦?」我面無神情。

我坐到邊上凳子上,見他疲累的模樣,心說:便是要令你著急。

他飲了兩口水,放下玻璃杯,往我這邊挪了一下,柔音問說:「嘉嘉,我媽講上周請你去家中啦,她是不是跟你講了啥?」

「她沒講啥,」我輕笑說:「你媽那日請我過去吃飯,而後亦請了……秋相美。」

「你講啥,我媽還喊了她,」陌之御面色剎那間變的慌章起來。「那女的沒跟你瞎講啥罷?」

我看著他,口氣不禁帶著二分嘲諷,「她倒是沒講啥……只是她懷了你的孩兒,這事兒你應當不會不曉得罷?」

陌之御驟然站起,「這咋可可以? 昨夜夢迴與君同 這鐵定然是她的詭計。」

我亦站起,冷笑道,「你媽親口跟我講的,這還是有假么。你為啥要騙我。覺的我非常好騙是不是?」

「嘉嘉,你要相信我,我回來之後便沒跟她在一塊過?」他焦灼的有一些無措,「真的。」

我抬眼,直視著他,「這般講,這5年你們一直皆都在一塊。」

「亦不是……僅是偶爾。」陌之御有一些無力的坐回真皮沙發,沮喪的垂下頭,過了好片刻,娓娓講說:「我出國后,有非常長一段時間我過的非常迷茫非常疼苦,總是沒法相信你便那般嫁人啦,不要我啦,日日飲的醉熏熏的,險些的了抑鬱。」

陌之御講到這,抬頭看來,瞳孔深處發紅,又說:「回國后,見到你的那一剎那,我便曉得,我這一生亦不可可以忘掉你……」講到後邊他幾近梗咽。

豪門迷情,老公不離婚 陌之御講了非常多,這是他回國后,頭一回跟我坦白他跟秋相美當中的事兒。我沒尋思到的是,原來他亦有過那般一段疼苦的日子,心口的怨氣似是給扶平啦,那股恨意好似亦隨即消散。

雖然我對秋相美仍恨之入骨,可這漢子他並不欠我啥,同樣他曾經真真的愛過我,僅是造化弄人,令我們錯過了彼此,一個轉面便是一生。

我心中雖有非常多不甘,乃至在適才我還在尋思著,要咋報復他跟秋相美……可是如今,我又動搖了。他這一翻話,我想他沒騙我。齊雅慧講秋相美懷孕了或許僅是一個謊子,僅是不想陌之御跟我再有瓜葛,究竟我如今啥亦不是,至甚名音還非常不好,他們陌家又咋可可以接受的了呢,相比秋相美自然要比我清白二分。

陌之御靜靜的看著我,瞳孔深處悲疼一覽無餘,眼尾微濕,「嘉嘉,你可不可以在給我一回契機么?」

我鼻髮絲酸,垂下頭,輕說:「從你回來,再跟你相遇實際上我心中一直皆都是恨你的,後來……在日平山你講的那一些話,我才曉得當年我誤解了你。我亦試著想要跟你重新開始,可是……」我抬頭「子陌,我發覺我還是不可以,我忘不了那一幕,何況你和秋相美有那般多的揪纏……我們回不去了。」

他神情變的疼楚,「可你先前分明……為啥忽然便變了呢?」

我直言說:「我們分開5年啦,不是五日,每個人皆都在變,我先前實際上僅是想利用你……去對付梁爭,才會對你態度有所好轉。」

「那你為啥不在繼續呢。」他面色悲憫。

我垂下頭,「那般對你不公平。」

「呵,你跟先前一般蠢,」陌之御苦笑了一下,「你覺得我是為你才去對付梁爭,那是為我自個兒,是他跟秋相美把我們害成這般,這一生我皆都不會令他們好過的。」

「那晚間真的是他們兩合謀算計我們的?」我心下震驚。

陌之御垂下頭,冷笑,「你瞧梁爭跟她如今的關係便曉得,這倆人早便狼狽為奸,有啥事兒他們干不出來的。僅是當時我們皆都給憤恨充昏了頭,沒發覺其中蹊蹺。」

雖然我早便尋思到,可還是疼恨的不可以,忍不住磨了磨牙,這倆人怎可以那般卑鄙。

倆人一時靜默無語,空氣中飄蕩著一縷凝重的悲疼。

好片刻,陌之御沙啞的講說:「嘉嘉,你安心這筆債我會好好跟他們算清楚的。」

我抬眼看向他,他瞳孔深處的疼楚已變成一縷憤然。

「之御,梁爭這類小人你不要輕敵,他啥事兒皆都乾的出來,對你他鐵定早有防備。」我提醒道,「你爹的名置非常敏感,你還是慎重一點好。」

陌之御不屑,「呵,我還真不把他擱在眼中。」

我輕嘆了口氣。

他忽然問道,「嘉嘉,你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喜歡上那男的。」

「或許是罷。」我想這般若可以令他死心亦好。

陌之御一聽急啦,蹲到我跟前來,「嘉嘉,那人身體上煞氣太重,一瞧便是在外混的人,他不適宜你。」

我輕笑,「之御,你多想啦,我對他亦僅是有一些好感,不要的皆都談不上,而且我如今真的不想談感情的事兒。」

他定定的瞧著我,眼中悲傷濃郁的化不開,「我真的沒契機了么?」

我非常認真的瞧著面前的人,眼光在他面上許許的挪動,我想這漢子不論在啥時候,他在我心底永遠皆都會有一塊屬於他的名置,珍藏著他的美好。

「之御,愛情實際上非常短暫,友情卻可以一一生,我非常願意作你一一生的好友。」話落,眼眶發熱,視線便模糊。

陌之御凝視著我,許許抬手掌,擦掉我眼尾了淚,梗音說:「你曉得的,我從來不會勉強你,倘若……你已然決意啦,那我……會尊重你的決意。」

「之御……」我咬住唇瓣兒,使勁的向上翻著眼皮,不想令淚花流出來。

他的音響低不可聞,「不會的,這一生亦不可可以。」隨即,他緊緊的抱了我一下,便鬆開手掌,眼睛盈潤的卻含著笑意,「倘若可以跟你作一一生的知已,亦非常好。」活落,他垂下頭在我額間親了一下,再抬眼眼中濕潤愈發顯而易見,扶了下我的發頂,輕道說:「我先走了……你有啥事兒隨時給我打電話。」

我胸腑似給人狠*狠*攥住,難受的連呼吸皆都痛。 「你不要問為啥,快進去幫我瞧一眼。」她蹙著眉角催道。

我滿是疑惑的瞧了她一眼,轉面,微微推開病房的門兒,那是一間普通單人間,病大床邊坐著一個四十歲的中年婦女,穿著護工的衣裳,見我推門兒進來,笑著問說:「是來瞧病人的?」

我沖她點了一下,見病大床上的人,正睡著,可瞧那面色,已是瘦的不成人形。

我轉面朝粟棋打了個手掌式,她忙跟進。

「你們是病人啥?」那名護工又問道。

我回說:「我們是他戚親,咋便你一人在這,他家人呢?」

「他老婆才回去,片刻送晚飯過來。」護工輕音道。

男人三十 「噢,」我應了一下,見粟棋捂著嘴站在病大床邊,已紅了眼。我走過去擁住她的肩,想給她一點安慰,她轉面便趴在我肩頭上抽泣起,「嘉嘉,他咋變成了這般……這才多長時間呀?」

我瞧著病大床上的人亦有一些恍惚,仨月前爹出事兒時他來過一回家中,那時他得虧好的,咋便變成了這般。

此刻,病大床上的人許許章開了眼。

「姑丈,你醒啦?」我非常激動的叫了一音。

粟棋隨即從我肩挪開,撲去,「爸,我回來了。」

姑丈混濁黯黃的眼睛輕輕轉動,似有一些不信相,等瞧清面前的人,瞳孔深處即刻湧出了水光,「棋棋……爸爸不是在作夢罷。」

瞧著父女兩抱頭疼哭,我眼亦紅了。

扯著護工悄摸摸的退出,把空間留給他們父女兩,我想這般多年他們鐵定有非常多話要講。

從病房出來,我心情亦有一些沉重,倚靠在走道上,尋思著媽作手掌術那會自個兒心下的恐懼,便曉得粟棋此時的心情。

「申嘉,你咋在這?」江濟源的音響忽然從我邊上竄出。我驟然一驚,「那……我過來瞧瞧。」

「申嘉,你咋在這?」江濟源的音響忽然從我邊上竄出。我驟然一驚,「噢,那……我過來瞧瞧。」

春心如宅 「那咋不進去,站在這兒?」江濟源手掌中提著一袋水果跟一個保溫桶,身體上是少了二分銳氣多了二分溫綿。

我不禁往病房瞧了一眼,吱吱唔唔,「那……」

「你姊姊來啦,如今病房中,因此我們在這坐著。」邊上的護工搶著講道,似是怕給怨罪一般。

江濟源無法相信的瞧著我,那雙淡漠的眼,變的幽深,「粟棋真的在裡邊。」

我輕應了一下,「恩。」

他把水果跟保溫桶往那護工懷中一塞,便扯著我往樓道走去。

「你幹麼?」我有一些不解,他不是一直想尋粟棋么,如今粟棋便在裡邊,他卻扯著我幹麼?

直至進了樓道他才放開我,面色深沉直視著我,問說:「她會在江州呆多長時間?」

「片刻,你不會自個兒問?」

他深吁了口氣,側過身看向窗外,瞳孔深處居然有一絲疼楚閃過,口氣無可奈何,「要是我問她,她會講,我便不會問你了。」

「你跟我姊是不是發生了啥?」我直覺,他們兩當中鐵定有啥問題。

江濟源眉角輕輕壓下,嘴角揚起一絲苦笑,「我倒是想呀,可我皆都好幾年沒見到她啦,可以跟她發生啥?」

他的話非常怨異。

我蹙眉,「那便是你先前欺負過她,因此她不想見你。」

「我可以欺負的了她。」江濟源譏笑,「先前你又不是沒見過她咋罵我的,我連還嘴的契機皆都沒,我還可以欺負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