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怎麼了?難道你不想學了?」楚雲疑惑的問道。

「想!當然想學了,我是說……剛才對不起,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不該對你發脾氣的。」蕾娜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會對一把劍道歉。

蕾娜那番話楚雲根本沒放在心上。女人嘛,就算是一哭二鬧三上吊都正常,鬧點脾氣很常見。這是兩輩子單身總結出來的感悟,以前他總把女人的氣話當真,最終一言難盡。

蕾娜將楚雲沒有反應,想了想將它抽出,隨後取出自己的絲巾為楚雲擦拭劍身。

由於楚雲劍身順滑自帶清潔效果,因此平時蕾娜都不需要對它怎麼保養,現在想來自己實在是太壞了。

這把劍幫自己殺了那麼多可惡的哥布林,自己卻連最基礎的武器保養都沒能做到,實在是愧對騎士之名。

劍身微微一顫,劍身就是楚雲的身體,這番舉動無異於在占楚雲便宜。

不過這一次蕾娜的動作很緩慢,楚雲居然有些享受起來,就像是進行了一場全身SPA一樣讓他通體舒暢。

蕾娜似乎也感受到了楚雲愉悅的心情,心裡頭有些開心。

只是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隨著自己的擦拭,這把劍的劍體好像變大了一些。

「蕾娜,這把劍陸行鳥好像有些累了,我們要不要先下去?」

一道聲音打斷了蕾娜的動作,伊莉莎雖然只是半精靈,不過對動物的情緒感知比起她要強不少,而且她一路上也都在好奇的觀察陸行鳥。

「差點忘了,我們下去吧。」蕾娜控制著陸行鳥落地。

陸行鳥驚恐於魔劍的威懾力,此時對蕾娜言聽計從,正因為如此就算是精疲力竭也不敢鬧脾氣要休息。

落地后,陸行鳥恢復到正常形態,有些疲倦的行走著。

這隻陸行鳥的雖然是帝王陸行鳥,不過年齡還比較小體力不支。正常行走的話三天三夜都沒問題,但是變身飛行只能維持一段時間。

蕾娜有些心疼的來到陸行鳥身旁,從魔劍里取出一些肉塊給它吃。

陸行鳥是雜食動物,平時吃草就好,趕路的話得吃肉才能維持良好的體力。

「剛才一興奮飛了太久,我們先休息一下吧。」蕾娜有些心疼的摸了摸陸行鳥的腦袋。

這可是價值數百甚至上千金幣的帝王陸行鳥,稀有中的稀有物,蕾娜已經開始擔心以後要怎麼樣才能養得起如此尊貴的坐騎了。

據說帝都的貴族們,每天坐騎的飼料都要花上十幾個銀幣。

陸行鳥對蕾娜如此貼心的舉動有些感動,之前被熊人哥布林暴力馴服的時候它可是發誓要把它從天上摔下來的。

現在看來這個新主人似乎還不錯,就是那把劍太可怕,還是離遠點比較好。

「好了蕾娜,正好趁著這個時候學習下新劍術吧。」楚雲提議道。

體驗值的增長除了依照提示進行外,也可以自行開拓。

楚雲根據魔劍的屬性進行了合理猜測,他估計若是能教會蕾娜新的劍術肯定能提升不少體驗值。

聽到一把劍要教導自己劍術,蕾娜感覺有些怪怪的,不過還是興奮的拿起魔劍。

「嘻嘻~看樣子剛才的擦劍效果不錯,魔劍似乎挺積極的。」蕾娜心中不由竊喜。

「那個,魔劍魔劍,我要怎麼練習呀?」

「你的體力悠長,戰鬥風格柔中帶剛,暴風劍法正適合你。」楚雲的聲音在蕾娜腦海中響起。

「暴風劍法?那不是暴風城城主的成名劍術么?」蕾娜不由瞪大的眼睛。

這個暴風劍法楚雲也是剛剛得到,是這段時間來利用【無限劍道】推演出來的適合蕾娜的初始劍法。

【暴風劍法Lv39(紫),契合度79.54%,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延綿不絕,讓敵人毫無反手之力。】

這個劍法還會隨著蕾娜後續的戰鬥以及對當前劍法的感悟和使用,繼續推演出更加高級更加適合她的新劍法來。

「不,雖然名字一樣,但這卻是根據你的身體狀況和戰鬥風格,為你量身打造的劍法。雖然目前的契合度只有百分七八十,不過後續不斷改良的話很快就能達到百分百。」楚雲漫不經心的說道。

蕾娜已經驚呆了:「真,真的么?真的是為我量身打造的劍法?」

「當然,既然你是我的主人,那麼提升你的實力是非常有必要的,否則以後要是被強者看上我,你可保護不了我。」

「經過我不懈的努力觀察和試驗,終於開發出了這個暴風劍法!一會你用了后就知道。」

蕾娜很是感動不由自主的說道:「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嗯?蕾娜,你怎麼了?謝我什麼?」

一旁伊莉莎看到蕾娜又一個人發獃有些好奇,聽到蕾娜突然說話不由反問道。

「啊?我,我謝謝你剛才提醒我。」

「對了伊莉莎,你的近戰能力如何?」蕾娜突然開口問道。

伊莉莎點了點頭:「雖然我是弓箭手,不過也兼修盜賊的戰鬥方式,近戰的話解決兩三個二階哥布林不是問題。」

「那實在是太好了,伊莉莎,我有個新劍術想要練習下,你可以不可以當我的陪練?」

「你放心,我會把鬥氣控制在二階的水平。」蕾娜興奮的看向伊莉莎,看來帶著伊莉莎是對的。

伊莉莎皺起眉頭看向蕾娜手中的武器:「你該不會是……想要用這把武器和我戰鬥吧?」

「嗯,怎麼了?有什麼問題么?」蕾娜不解的問道。

伊莉莎深吸一口氣最終還是答應了蕾娜的請求:「沒什麼問題,還請你小心點,這把武器看起來很鋒利。」 「放心吧,我會小心點的。」蕾娜緊握手中長劍說道。

伊莉莎從腰間和靴子里分別取出一把匕首,擺出戰鬥的架勢。

然而下一秒,伊莉莎的臉色頓時大變。

雷娜的氣勢在一瞬間就變了,如果說原本是暖日陽春三月的太陽光,那麼此時便是冰寒刺骨的無盡深淵。

楚雲再次接管了蕾娜的身體,不過這一次蕾娜卻沒有反對,因為這樣一來她就可以更加方便的學習劍術。

這比手把手教導還要真切,畢竟這就是她的身體在控制著劍,可以第一視角學習。

戰鬥開始,蕾娜揮舞起手中的長劍朝著伊莉莎攻擊,伊莉莎急忙架起匕首進行防禦。

蕾娜看上去很用力的進行攻擊,可實際上力道不大。這並非她手下留情,而是這個劍法的起手招式。

在對手急於防守的時候,蕾娜的劍招轉瞬即變攻向另一處。

伊莉莎不愧是敏捷的半精靈射手,在使用匕首的時候同樣反應迅速。

然而這只是開始,暴風劍法會隨著戰鬥的進行迅速加快節奏讓對手毫無招架之力,並且威力也會逐步提升。

「鏗!」

「鏗!」

「鏗!」

……

一開始伊莉雅還能當初攻擊,很快她就跟不上蕾娜的速度了。

哈利波特與魔改大師 現在只是切磋自然不能傷害到伊莉莎,因此楚雲只攻擊到衣服就停手。

攻擊速度越來越快,招式之間越發連貫起來,行雲流水一般沒有僵直和等待時間。

這邊是劍術劍招和普通劈砍攻擊的區別,一旦進入到楚雲的節奏,伊莉雅便陷入死地。

「咻~咻~咻!」

沉浸在劍招中的楚雲和蕾娜都沒有注意到,隨著戰鬥的進行,伊莉莎身上的衣服是越來越少,到了最後楚雲實在是沒有可以攻擊的地方了這才終於停手。

「啊?伊莉莎,你……對不起對不起。」

蕾娜急忙道歉,伊莉莎欲哭無淚,好在蕾娜的備用衣物不少急忙為她換了件。

「實在是抱歉,剛才太入神沒有注意到你的情況。」蕾娜已經察覺到這個劍法的強大之處。

「嗚嗚嗚,蕾娜你欺負我。」伊莉莎委屈的說道。

「魔劍魔劍,下一次別攻擊衣服了呀!」 奪命驚婚 蕾娜急忙提醒道。

「這是你自己說的,不要傷害到她,那就只能攻擊衣服了,不然都不知道中沒中。」楚雲對於這次成果還是比較滿意的,至少大飽眼福了。

而且,體驗值提升的比想象中要多,達到了35%!

這應該是雙重效果達成的,一方面是學習劍術,一方面是控制蕾娜身體做了壞事。

發生了這次意外后,蕾娜也不好意思再找伊莉莎當陪練。

於是在楚雲的建議下,蕾娜拿出原本的佩劍和漂浮的楚雲進行戰鬥,從被攻擊一方來體驗下暴風劍法。

這下子輪到蕾娜苦苦支撐了,身為騎士的她一直以來都對自己的劍術十分自信。

可是當她面對楚雲的攻擊,發現自己除了防禦和挨打外根本就沒法做出其它動作,這把劍有沒有身體給她攻擊沒有多少區別。

金屬交鳴的聲音響起,蕾娜身上的鎧甲開始出現一道道劍痕,她很是心疼,為了保護珍貴的鎧甲不受傷害只能拼盡全力進行反擊。

只可惜這是徒勞,當戰鬥結束,蕾娜的鎧甲耐久度只剩下一半。這還是楚雲留手的結果。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我難道真的這麼弱么?」蕾娜十分沮喪,她從來沒有敗的這麼慘過。

「給你三天時間學會這個劍術,否則下一次你的鎧甲就要被我擊碎了。」楚雲給她下達了通牒。

蕾娜可不想自己欠下巨款買來的盔甲這麼快被毀掉,她急忙抓起楚雲開始原地訓練。

楚雲再次控制她的身體演示劍法給她看,蕾娜總算是把開頭的招式記住了一部分。

控制身體對蕾娜負擔不小,再加上之前的戰鬥讓蕾娜累壞了。

好在陸行鳥此時已經休息完畢,兩人騎上陸行鳥重新出發。

伊莉莎已經越發懷疑魔劍的情況,特別是剛才魔劍和蕾娜對練的場景,她終於忍不住問道:「蕾娜……這把劍是不是有自主意識?」

蕾娜沒有隱瞞,她也知道瞞不了太久,她不喜歡欺騙朋友:「是的,你猜的沒錯,這把劍有劍靈存在。剛才,是它在教我劍法。」

「啊?那,那這劍靈是不是大色鬼?要不然剛才怎麼會,怎麼會那樣。」伊莉莎警惕的看向魔劍。

蕾娜笑著說道:「不會的,剛才是練劍太投入,劍靈要喜歡也是喜歡劍啊,怎麼會對人類有興趣。」

「哦,是么……」伊莉莎將信將疑。

「要不,你把另一把劍和它放在一起試試?」伊莉莎提議道。

這個提議立馬被楚雲拒絕了,因為另一把劍是雄劍,他可不想當基佬。

「不行呢,那把劍沒有劍靈,它不喜歡。」蕾娜解釋道。

兩人就這樣閑聊著一路前行,加斯頓附近的魔物也被當初的亡靈大軍淹沒,路上倒是十分安全。

到了傍晚她們終於接近哥布林大草原,蕾娜也終於找到了可以拿來練習劍術的哥布林。

練習的過程中楚雲通過控制魔劍來糾正蕾娜的各種錯誤,蕾娜的天賦不錯,殺死五六十隻哥布林后,這些實力弱小的哥布林就已經無法做到反擊。

而且暴風劍法用的越多,蕾娜發現自己的效率也變得越高,特別是在群體戰中。

將幾十隻哥布看做是一個敵人的情況下,暴風劍法同樣可以流暢的使用起來。

現在的她殺死一隻哥布林或許需要五招,比起以前還要麻煩,但是殺死一百隻哥布林卻只需要一百多招就可以了。

「你現在還只是最初級的層次,等到熟練過後就可以隨意找出最合適的招式,這些哥布林太弱了,接下來你需要更換對手。」楚雲看著不斷提升的體驗值心中很是滿意。

哥布林大草原上除了哥布林外還有其它生物,楚雲給蕾娜訂下的目標是食人魔。

蕾娜是第一次來到哥布林大草原,好在伊莉莎在加斯頓的時候從哥布林身上搜刮到了一張簡易的地圖。 前往貝拉湖的路上會遇到大量哥布林營地,這些哥布林十分狡猾,經常更換位置因此地圖的標記並不准確。

不過對於食人魔和巨魔這些哥布林懼怕的存在,地圖上標註的十分清楚,而且它們是穴居生物通常居住的地方比較固定。

食人魔是一種有用強大恢復能力的魔物,通常以哥布林和人類為食物,體型龐大力量驚人,而且會使用武器戰鬥。

食人魔的動作相對遲緩又抗揍,用來當作陪練非常合適。

對於蕾娜的臨時決定,伊莉莎雖然有些擔心錯過貝拉湖的精靈降臨,不過倒也沒有反對。只要規劃好路線,配合陸行鳥的飛行能力,在休息時間進行食人魔對戰訓練的話應該不會影響太多時間。

規劃好第二天的路線后,兩人開始進入夢鄉,由於楚雲自告奮勇的進行守夜,所以她們兩人得以安心在帳篷里休息。

就在兩人入睡后,楚雲又悄悄的附體到了蕾娜身上,楚雲用精神力壓制住了蕾娜的意識,這種時候她很難醒來。

睡夢中的伊莉莎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自己身上動來動去。

她原本以為是蟲蛇之類的,結果卻發現居然是蕾娜的手。

「蕾娜……蕾娜她想要幹什麼……」伊莉莎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

第二天醒來,伊莉莎的臉上盯著兩個黑眼圈。

蕾娜見狀不由問道:「伊莉莎,你怎麼了?昨晚沒睡好么?」

伊莉莎頓時臉色大紅,還不是蕾娜害得,現在居然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真是太可惡了。

伊莉莎別過頭去:「你昨晚倒是睡得很香嘛!」

蕾娜點了點頭:「是睡得挺不錯的,似乎還做了個有趣的夢。」

「你!你,做了什麼夢……」伊莉莎有些疑惑,現在想來蕾娜似乎好像是在夢遊?

「不大記得了,好像是鑽倒柔軟的沙發里睡著了。哈哈,你說奇怪不奇怪,我居然在夢裡睡著了。」蕾娜沒有注意到伊莉莎的眼神,她正在做著早飯。

伊莉莎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那個柔軟的沙發其實就是伊莉莎。

可是看蕾娜的樣子不像是作假,伊莉莎只好暫時作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