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防禦等級啊!居然連我的葵花光炮都無法破防,頂著我的攻擊衝來,這還怎麼打啊!」

東方無敵眼睛都快瞪出來,這葵花光炮雖然不是最強的殺招,但因為其攻擊即快,威力又集中,是自己用得最多的秘法了。

往往就讓自己輕鬆的站在遠處,便將敵人消耗死,可現在卻一點效果也沒有,對方居然還頂著自己的攻擊衝上來,簡直要命!

廢后不承歡 當下,他急速後退,大叫道:「梁長老,你再不出手,我可就頂不住了!」

梁長老見狀,不然對於這些被招惹的高手,他們並沒有太多的看重,舍不捨得都無所謂,但現在不同平常

之前的情況逆轉,己方的五人已經死了兩個,不保下這個東方無敵,到時候三對二,恐怕他們就別想好過,而且他和靜香聖女可還身處這葉天釋放的古怪空間。

雖然不知道葉天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但梁長老能夠看出剛才銅山擊殺橫綱大川之時,橫綱大川的防禦突然失效,便和這古怪的空間有關。

這時候,梁長老和靜香可謂是無比後悔,之前因為這個空間平常,除了困住他們,並沒有任何的攻擊,他們才沒有先想著突破空間,而是想趁機拿下葉天。

畢竟葉天可是練氣九層的高手,我自然是不妙的情況下,強行逃跑的話,他們不一定能夠留得下。

而空間雖然困住了他們,也一定會給葉天逃走的造成一定的困難,絕對能夠留下這個葉天,可是他們會這麼做的原因。

可他們沒有想到,局勢不僅發生逆轉,古怪空間也沒有他們所想的那麼簡單,心中自然是大大後悔。

眼下情況大大不妙,要是人數在處劣質,就算他和靜香聖女有底牌在手,也別想全身而退。

所以這時候,梁長老趕緊反應過來,手一翻,那還是專門為葉天準備的北極磁元峰飛出,於空中化出巨大山峰,向著銅山砸落。

這北極磁元峰仍是長老的法器,位屬極品,不僅能夠發動種種磁場攻擊,而且本身還能夠變換大小,那座巨大山峰進行物理攻擊,堪稱攻防全面。

「就是現在!秀兒,動手!」

看到這一幕,葉天神情一凜,真元猛烈的摧動,七把飛劍同時現出,七劍合一,施展開辰星落,落向了那梁長老。

愈秀兒也是脆聲應合,發動起了夢魘之力,幽紫色的光芒閃動,直衝梁長老邊上的靜香聖女,不給她出手機會。

從最開始到現在,葉天一直沒有發動攻擊,便是一直忌憚於那北極磁元峰的特殊能力,完全克制著他的飛劍。 雖然進入這星空棋盤,能夠一定程度上的調動棋盤內的種種規則,包括磁力對飛劍的剋制。

可這樣的調動並不是完全的消除,而只是減弱,不說期間的消耗巨大。

單單是一擊不成,讓梁長老知道了這個情況,有了防備,下次再想要利用這一點,就不可能了。

而陰陽五行劍陣是葉天手上最強的攻擊手段,一旦被克制了,雖然還能夠利用真龍銀炎進行攻擊,但作戰的能力大大的消弱,手段也變得有限。

就是這樣,葉天從始至終,都沒有出手,便是等待著梁長老先出手,從而一擊必殺。

而現在,自然是最佳的時刻!

「不好!這葉天有詐!」

見葉天七劍齊出,梁長老心情大變,顧不得再去救下東方無敵,摧動北極磁元峰展開恐怖的磁力,想要去壓制葉天的陰陽五行劍陣。

只要將葉天的陰陽五行見證壓下,不管葉天有什麼陰謀詭計,都終將沒有辦法完成的。

只要這波頂過去,到時候就是他們反殺葉天的時候。

「吼!」

這時候,銅山也是大吼出聲,撲向變大的北極磁元峰,攜帶著風雷之力不閃不避的撞了上去。

看到銅山這般,梁長老卻是冷笑,雖然銅山的風雷力量恐怖,直接轟在北極磁元峰上,絕對會傷到北極磁元峰。

可這時候,北極磁元峰已經被全力催動,上面的磁力狂暴無比。

這銅山這樣撲上去,只會是飛蛾撲火,除了送死,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

果然,這葉天已經到了末路,之前不過是假裝平靜而已,眼下撐不住,委拼盡全力了,連這奇異的妖獸也不要。

可惜,絕對的實力面前,就算你的陰謀再多,也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梁長老冷笑,根本不管銅山的攻擊,繼續摧動北極磁元峰,面向葉天的陰陽五行劍陣。

可偏偏就在這時候,梁長老感覺到北極磁元峰上的磁力一滯,無形之中直接被削落了大半。

這突然的變動,梁長老大驚,想要做出反應,卻已經來不及了。

攜帶著恐怖風雷的銅山,已經落到了那變大的北極磁元峰上,雷電和磁力有著一體兩面,有著相互克制的效果。

之前北極磁元峰上,磁力狂暴,銅山攜帶著風雷再強,也不會影響北極磁元峰。

可如今北極磁元峰上的磁力,莫名的被大大削弱,哪怕梁長老能感覺磁力削弱之後,便開始恢復,可時間已經不夠。

隨著銅山落在那變大的北極磁元峰上,狂風暴雷炸開,和那被消弱的磁場發生了劇烈的對轟。

下一刻,北極磁元峰磁力抵抗不住,消散開來,任由那狂風暴雷落在峰體。

北極磁元峰嗡的一顫,發生一種人耳聽不到的聲波傳開,頓時再也無法懸空,砸落在地。

仔細一看,便能見雷走風旋纏繞的北極磁元峰上,已經有密密麻麻的細紋。

無形聲波擴散,棋盤幻影內外,眾人都只覺大腦一蒙,如被重鎚砸中一般。

而梁長老更是首當其衝,猛的身體一振,耳朵鼻孔全部冒血,連連退後數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整個人都蒼老了十歲。

之所以如此,並不僅僅只是因為這無形聲波的攻擊,更有留在法器上面的精神印記被雷電消磨掉后,所造成的反噬!

這梁長老畢竟不如葉天,無法依靠意境抵抗雷電天生對精神的攻擊效果,直接被消去上面的精神印記。

換句話說,眼下這北極磁元峰和梁長老之間,便再無任何關係了。

「梁長老!」

靜香畢竟沒有出手,那無形聲波對他的影響極小,立馬發現梁長老的慘狀,想要上去救他。

可這時候,她突然感覺到不對,抬頭一看,七把飛劍如一顆巨大星辰,攜帶似乎要滅世一般的威勢從空中落下。

就在這時,靜香沒有發現一道幽紫的光芒突然落到她的身上,看到那似要滅世的飛劍落下的剎那間,便有種自己無處可逃,也無需要再逃,還是直接在這底下等死得了的念頭。

靜香剛要閉目等死,她的額頭處兩個玉質小角出現,閃動瑩光,讓其回過神來。

「嘶!意境招式!居然是意境招式!怎麼可能? 酒名千愁醉 這個夜天不過是鍊氣期的修為,怎麼可能領悟得了一件意境招式。

理論上,這不是只有金丹以上,最差也是築基巔峰才能領悟的嗎?他是怎麼做到的?莫非……他是某位大能的轉世!」

驚呼著,驚恐萬狀的靜香,已經顧不得多想其中的一些不對之處,更顧不得去救梁長老,身形急閃之間,閃開了七把飛劍的攻擊範圍。

下一刻,同時施展辰星落的七劍落下,就因為法器上的精神印記被消磨,受到反噬重創的梁長老。

這時候根本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直接便在七劍合一的辰星落之下,直接湮滅,絲毫無剩。

聽到系統提示自己又無形裝逼,得了230逼格的葉天愣了一下,迅速回過身,目光落在了遠處長出玉質雙角的靜香。

果然,這靜香是修羅,而且還是修羅中的王族,只要趁著這個機會將她留下,並能夠得到關於修羅在地球上大部分情況的。

不過,葉天並沒有立刻出手,而是將目光落向了另一邊,可以說算是宿敵的浴火門的東方無敵。

另一邊,銅山在撲落北極磁元峰后,已經撲向了東方無敵。

這時候的東方無敵面帶惶恐,哪有剛出場時的自信,想要逃跑,卻發現先處這處棋盤空間,自己根本無處可逃。

他身形一凝,轉身催動真元,比之之前葵花光炮更巨大,而且還是九朵的葵花出現,對向追了上來的銅山。

「咱家跟你拼了!咱家就不信你的防禦這麼強,吃咱家一記九曜葵陽炮!」

尖聲大叫,東方無敵手作蘭花指狀,一指銅山。

話落,那九朵巨大的葵花凝聚出恐怖的光芒,隨後同時噴吐出粗大激光,直射向銅山,威勢恐怖無雙。 銅山仍舊是不閃不避,身上閃動著狂暴風雷,迎著那粗大的激光,四手揮舞著,硬是將那粗大激光撕碎,本身沒有任何受傷。

轉瞬,銅山已經突破東方無敵的九曜葵陽炮,四手同抓。

「刺啦!」

東方無敵驚恐的神情剛出現在臉上,身體卻已經四分五裂。

看到這一幕,葉天搖頭,從他成為修真者開始,浴火門便一直和他糾纏不清。

從最開始,葉天將其當作大敵,萬分謹慎,甚至連那被神秘道士隨便收下的夜破城,都差點給自己造成大麻煩。

到後來,利用真龍元力的特性,廢了東方曌的殺招,再利用近身能力重創他,只能說是取巧得勝。

而不久前,御雷峰一戰,與東方極一場苦戰,提升實力后,最終戰而勝之。

所以說在之前,浴火門一直是自己的強敵,每一次都不得不打起精神,不小心便可能被對方翻盤。

可如今,這東方無敵卻連制止的面也沒能碰上,便直接慘死在了銅山爪下。

不得不說,如今的自己實力提升之快,儼然已經足以俯視大部分的修真門派了。

前後對比,不得不令葉天心生感嘆。

僅僅一分鐘之內,橫綱大川、貪狼、梁長老、東方無敵,這一個個威震一方的大高手盡皆亡命,全都屍骨無存,僅剩那靜香聖女一人。

看著棋盤內的一幕,外面的眾人呆若木雞,有種不敢相信的是真的,只覺得如同做夢。

所有人都沒料到,最後的結果會是這樣,當真如葉天最開始所說,葯聖谷這些人連他手下的拉車妖獸這關都過不了,簡直是對他們造成了摧毀三觀的震撼了。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出了一個震撼全場的逼,逼格+280。」

葉天站在那,看著驚疑不定的靜香,悠然道:「現在,你還堅持要我做你葯聖谷的供奉嗎?」

靜香臉色大變,纖細的拳頭攥得死死,卻不敢有絲毫妄動,額頭上的玉質雙角急速閃動著。

不過,靜香不愧是葯聖谷的聖女,見過大場面,已經回過神來,深吸了口氣,拱手道:「葉先生,之前是我葯聖谷錯了。

我們也是受小人矇騙,才做出這種荒謬之事,如今醒悟,為時不晚,我們會做出賠償的,就此揭過如何?」

「賠償?」葉天輕笑一聲,「那好,不知道你打算怎麼賠償?」

「請葉先生示下!」靜香平靜道。

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靜香自然是有這覺悟,心中更是想著無論葉天提出什麼條件,先行應下再說。

等會回到葯聖谷,不兌換條件,他又能怎樣?

不說他們是修羅,單單身為魔修,哪裡有信守承諾的事!

葉天淡然笑道:「哦!那行,我的要求很簡單,就拿你當做賠償,跟我走吧!唔……給我家秀兒妹子當奴作仆」

話中間,那聲語氣聲,卻是愈秀兒氣惱下,在他腰間掐了一把導致的,所以葉天只能臨時改變要靜香給他暖床鋪被,改成給愈秀兒當奴作仆了。

聽到葉天的後面這話,愈秀兒自然是高興的,鬆開了掐住葉天腰間細肉的小手,一副哥哥就是疼我的幸福模樣。

只是這時候,靜香哪裡會注意這些,已經是憤怒無比。

她可是堂堂的修羅王族,哪怕遺落到地球,無法恢復真正的修羅戰力,只能落得和這些低賤的人族一樣實力,可也是無比高貴的。

可眼前這男子居然如此狂妄,要她給其他女人當奴做仆,這怎麼可能!

只是眼下,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靜香也不敢將憤怒發泄出來,只能壓著怒火,說道:「這不可能!還請葉先生另外換個條件吧!」

「哦!沒得談了,開打吧!」

葉天聳了聳肩,輕笑一聲。

隨著他的話音一起,那七把飛劍頓時凌空,閃耀著劍氣。

這一下,讓靜香頓時變色,之前七劍同落,那可怕的意境招式讓她記憶猶新,急道:「葉先生,你真的要和我們葯聖谷作對到底嗎?

我葯聖穀穀主可是鍊氣巔峰的存在,門下七長老更有兩位名列天魔榜,縱使你的實力再強,但面對這樣的實力,恐怕也只有敗亡一途。

你若是今天殺我,我葯聖谷一定會傾盡全力報復的!反過來,你若是放了我,便能收穫葯聖谷的友誼,日後便有所需,我葯聖谷定然皆盡全力!」

棋盤幻影之外,眾人神情不一,大部分認為葉天應該會應下。

畢竟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要好,更何況還是要葯聖谷這種以煉丹聞名,人脈寬廣的大門派了。

「哦!你說我若殺了你,你們要勝過,便會傾盡全力報復!」葉天淡然笑道,「因為什麼?因為你是聖女,還是因為你是公主呢?」

這話一出,靜香的神色再變,露出恐懼驚惶之色,驚道:「你……你說什麼?什麼公主,我……我不知道!」

葉天說道:「是嗎?那我說的那麼明白嗎?你頭上的兩個玉質角已經出賣了你!」

「你……你怎麼知道的?」靜香驚問道,「是誰告訴你了的?」

葉天原本是想說誰告訴我的無關緊要,我知道就行的。

可沒等開口,他突然想到之前鄭雪曾經說過,那些所謂神聖各族有和修羅勾結,方才導致的當年的修羅入侵一事。

眼下,封印之力漸漸解除,原本封閉在洞天福地中的神聖各族也已經漸漸出現,這些傢伙一定是死性不改,還會繼續想辦法和修羅勾結,那自己為什麼不趁著這個機會,給雙方添點堵呢!

到時候,再放了這靜香回去,想她是修羅王族,回去后必定會恨上神聖各族,到時候雙方繼續合作的可能性降低。

當然了,空口無憑,光用說的恐怕這靜香根本不信。

正好之前轉化精神空間里的上千信仰英靈,雖然只轉化出了一百棋奴,但剩餘的英靈記憶被星空棋盤吸收,能夠利用空棋盤中的力量,具現出這些英靈記憶中的雅典娜。 這樣一來,身為奧林神族主神的雅典娜親自現身,靜香一定會信的。

眼睛一轉,葉天心中已經轉過萬千念頭,當下笑道:「很簡單,當然是一位高貴而富有智慧之人告訴我的!

包括今天的這事,也是我們設下的局,專門等你們上當,這星空棋盤便是那位用來給予我,用來困住你們的!」

「什麼?」

靜香更驚,回想找葉天之前的反應,從始至終都是那麼平靜,並沒有因為他們突然找上門而有所意外,似乎應證了這點。

至於葉天說這星空棋盤是別人送的,靜香也是相信的,因為在對付葉天之前,他們是有專門調查過的。

知道葉天最擅長的便是劍陣,手上也只有劍陣,並無其他強大寶物。

所以葯聖谷那麼多強者都沒有出動,只出動梁長老,便是因為梁長老手上有北極磁元峰,正好克制葉天的劍陣。

可偏偏,葉天在劍陣受到克制后,卻拿出了這奇怪的空間寶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