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聽話,咱們先過去。「

「那好吧「

「……「

「死胖子,雨眠剛才的話你也聽到了,馬上報告你的地理位置!「劉莉莉在和丁雨眠交談完之後便繼續拿起手機對胖子說道。

「奧奧,就是學校前面那家董記家常菜。「林勇松立馬開口答道。

「好,我們這就過去。「

「小雨思也跟著一起來嗎?「

「嗯,一起來。「

「嘿嘿,那小胖先謝過大姐大了。「

「……」

十分鐘過後,劉莉莉、丁雨眠、蔚雨思三人來到了董記家常菜的門口,丁雨眠付了車錢之後三女便下了車。

「我問問胖子是哪個包間……」劉莉莉拿出手機撥通了林勇松的電話。

「我來問我來問!」蔚雨思興奮的喊道,劉莉莉見狀便笑著將手機遞了過去。

「死胖子!洛川人呢?」蔚雨思開口問道。

胖子一聽是蔚雨思的聲音,立馬乖乖的報了自己的位置,之後蔚雨思就掛斷了電話。

「A102走吧。「蔚雨思將電話還給了劉莉莉,之後興奮的跑了進去,丁雨眠和劉莉莉兩人還沒緩過神,蔚雨思就已經沖了進去。

「誒?雨思你慢點,你……「劉莉莉剛說到一半,就已經不見了蔚雨思的蹤影。

「咱們也走吧,雨思估計是急著找洛川去了,不過我就很納悶了,你竟然一點也不吃醋。「丁雨眠笑著說道。

「這有什麼吃醋的,我師傅那麼重感情,只要那死胖子喜歡小雨思一天,我師傅就斷然不可能跟小雨思有什麼結果的。

「也是。」丁雨眠想了想,發現劉莉莉說的確實有道理。

「走吧,咱們也進去吧。」

「好。」

……

「洛川哥哥!!!」許大龍和陳品超等人正光著膀子在一塊拼酒呢,蔚雨思突然就撞門而入沖了進來,讓眾人不由得一瞬間愣住了。

「一群流氓……」蔚雨思見這群男生全都光著膀子,屋子裡充滿了一股汗味,便皺著眉頭小聲抱怨了一句,之後看到了在窗邊趴在桌子上的洛川,臉色一喜,急忙跑了過去。

許大龍等人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蔚雨思跑向洛川,蔚雨思是何人他們怎麼會不知道,在榜單上排名第三,擁有著天使一般可愛的面孔和一副嬌小的身材,現在就這樣在他們眼前亂晃,一時間讓這群單身的大老粗們有些接受不了。

正當許大龍等人還沉醉在突如其來的幸福時,又有人從房間外走了進來。

「卧槽!丁雨眠!!!」

「哇,那可是我的女神啊,她怎麼來了?」

「想尼瑪呢,快穿衣服啊!!!」

被這名兄弟一喊,眾人突然驚醒,急忙把脫掉的外衣全都迅速的套了回去,一時間屋裡氣氛極其尷尬,許大龍等幾個男生全都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屋裡這兩個女神級別的校花。

「這不是在做夢吧???」

「嘿嘿,丁女神,雨思殿下,你們請入座。」陳品超一副諂媚的樣子說道。

「不用麻煩了,我們是來找人的。」丁雨眠看了陳品超一眼答道。

「莉莉姐,我怎麼叫他都不理我,氣死人了!」蔚雨思撅著嘴,氣鼓鼓的從洛川身旁跑向了劉莉莉。

「沒事沒事,讓我來呼喚他。」劉莉莉見狀便笑嘻嘻的走了過去,拍了洛川幾下后,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他喝了多少?」丁雨眠這時突然開口說道。

「他自己酒量不好,也就三瓶多吧。」陳品超笑嘻嘻的答道。

「莉莉,叫救護車。」丁雨眠臉色沉了下來,眾人全都一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請。

「他酒精過敏你們不知道嗎?」丁雨眠眼神中閃過一絲怒意。

「卧槽?酒精過敏?洛川?」許大龍坐不住了,急忙跑到洛川身邊…… 陳濟棠握住韋步平的手說道:「多謝提醒,但我們已經有十分之把握!我大哥、五哥擅長看相算命,斷斷不會錯的!」

韋步平看陳濟棠如此堅持看相算命那一套,多說不但無益,反而傷了多年情份,於是說道:

「三位大哥,你們多保重!如果萬一,我說的是萬一不行,你們可以到我的加瓦爾領地去過一段世外桃源的生活!」

陳濟棠的大哥陳濟華說道:「我羨慕你還有一塊領地!說不定到時還真的要到加瓦爾領地打擾一段時間。」

陳濟棠的五哥陳濟湘說道:「到時還請韋兄弟收留則個!」

韋步平看陳濟華、陳濟湘深謀遠慮,他們也明白以兩廣之實力與中央軍相比,那是敵眾我寡!還想著反蔣倒蔣,憑的是看相算命,心裡不免唏噓。

眾人又說了一會客氣話,韋步平提出告辭,陳濟棠、陳濟華、陳濟湘一直把韋步平送到瘦狗嶺機場(今廣州天河區)。

……

韋步平回到崖州府衙,第一時間與伍朝樞、唐紹儀開了一個短會,然後召集特別區政府部門長官,各縣軍政部門長官,召開一個擴大會議。

特別區長官伍朝樞按照事先與韋步平、唐紹儀商量的結果,直接定下會議主題:不參與陳濟棠、李宗仁發動的兩廣事變。

瓊崖特別區政府擁護南京中央政府,並呼籲各國各省人民團結起來,槍口一致對外!

會議要求各縣長官回去之後落實會議精神,瓊崖全島無線廣播均配合特別區政府,反覆播報特別區政府的決定。

會議推舉韋步平為瓊崖特別區政府武裝力量總司令,統一管理保安團、警察部隊。

韋步平隨即發布命令:瓊崖保護隊、各縣保安團、各轄區警察全部進入一級戒備狀態,嚴防企圖搞分裂、煽動鬧事的不法份子!

當即有議員問:如果有日本人在瓊崖錯故鬧事,如何處理?

韋步平道:殺無赦!

會議過後,瓊崖特別區政府通電全國,擁護民族團結,堅持槍口一致對外,反對兩廣舉兵分裂中央!

……

與此同時。南京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下轄參謀部。

蔣介石拿著瓊崖特別區政府的通電默然不語。

「這是好消息啊!這是全國第一個支持中央的地方實力派!蔣介石應該高興才對。」陳誠說道。

蔣介石搖搖頭說道:「幾個小時之前,韋步平會晤了陳濟棠三兄弟,不知道他們談了什麼。」

朱培德、何應欽、陳誠、唐生智等人面面相覷,心裡大驚:這樣的事情都讓他知道了!

會議室里的空氣很沉悶,直到一聲「報告」,才打破了會議室尷尬的氣氛。

一名參謀得到允許后,走進會議室,把一份文件交給蔣介石,這才轉身離開。

蔣介石翻開文件,一目三行看完,古井不波的臉上露出了微笑:「韋主席真君子也!」

蔣介石看眾人一副疑惑的樣子,把文件遞給身邊的何應欽:「傳下去,大家都看看。」

眾人一看,竟然是韋步平與陳氏三兄弟的談話記錄!

記錄很詳細,細節都有了,眾人看得暗暗心驚:這諜報都做到眼皮底下去了?陳氏焉能不敗?

蔣介石展顏道:「擬對陳濟棠再次勸告!或者有效。」

蔣介石親擬電報:

「今日救亡圖存,必以整個國力,取一致之步驟……若是一隅獨標揭於先,不聽從中央號令,則整個國家之尊嚴,即已失於國際之間……

如有大計,可派代表進京相商……相信兩廣決不會脫離中央,單獨對外,亦決不會借外交之名,作內戰之口實。

……自應於最近期內召開全體執監會議,於一貫方針之下,進為步驟緩急之謀,希望所屬部隊勿以輕率之自由行動,致誤救亡大計。」

蔣介石寫完電報說道:「把電報發出去,希望陳氏兄弟懸崖勒馬!若是一意孤行,只怕內戰又起,如果此時日寇乘虛而入主,後果不堪設想!內憂外患啊!」

「為穩妥計,我們當作萬全之策!」何應欽說道。

「是的!目前局面已經萬分危急,據情報部門傳來的消息,閻錫山、宋哲元、韓復榘極有可能支持兩廣行動!」

「開始吧!」蔣介石對朱培德說道。

朱培德是民國軍事委員會代理總參謀長,聞言開始發號施令。

「著即令四川行營主任顧祝同暨薛岳部馬上向衡陽方向移動……」

「著即令駐閩綏靖主任蔣鼎文率部移防粵東邊境……」

「著即令陸軍第93師師長甘麗初率部集結衡陽,堵截叛軍……」

「著即令徐海綏靖分區司令官衛立煌率部集中湘贛邊境,伺機進攻兩廣……」

「著即令空軍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戰鬥機大隊;轟炸機一、二、三中隊集結於江西、湖南6大空軍基地,進入戰爭值守狀態,聞訊即升空作戰!」

「著即令海軍第一艦隊集中於廈門,晝夜巡邏,以防粵東海軍來犯!」

……

一系列命令下發,起草電令、正式文件的文職人員手忙腳亂——把書面文件寫好了,交給委員長蔣介石、代理參謀總長朱德培簽字,這才向相關部隊發報!

命令下發完畢,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有了如此鋼鐵長城,兩廣聯軍不至於輕易北上!

「對了!你的部隊也要出動!」蔣介石指著陳誠說道。

「請委員長下令!」陳誠一個立正。

「作好準備向粵東方向移動吧!」

此時陳誠任晉綏陝寧四省邊區「剿匪」總指揮,奉蔣介石之命率領大批國民黨中央軍在山西堵擊紅軍。

「是!」陳誠應道。

「報告!察哈爾河北省主席韋步平急電!」

「這小子又想搞什麼名堂?」蔣介石笑道。

「不管他搞什麼名堂,只要搞錢給中央就好!上次敲了小鬼子700萬美元,只給我們200萬美元,有點少了!」何應欽笑道。

「不錯了,200萬美元解決了很多問題!」

想到上次日軍三艘潛艇進入南海北部灣,不但折了二艘潛艇,還被韋步平敲詐了700萬美元,吃了一個大大的啞巴虧,眾將領直想笑。

…… 「老哥,老哥,你怎麼了? 惡魔總裁的定製寵婚 快醒醒?」許大龍叫了半天,洛川還是沒有回應,這下其他人臉色終於變了,全都向洛川圍了過去,臉色十分凝重。

「想什麼呢,喊救護車啊!」 總裁的替嫁前妻 丁雨眠忍無可忍的喊道。

「對,馬上打急救電話。」許大龍說完,一旁的於坊急忙撥通了醫院的電話,通報了地址后,一時間眾人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

「雨眠,我師傅現在皮膚通紅……怎麼辦啊……」劉莉莉此時也慌了,因為現在洛川的狀態根本就不是睡覺的樣子。

「把他搬到窗戶邊上,開點窗戶透透氣吧,我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丁雨眠開口說道,之後許大龍等人立馬行動了起來。

「哎,知道自己酒精過敏還跟我們拼酒,萬一出事了可怎麼辦。「許大龍嘆口氣說道。

「洛川是什麼人你們作為他的朋友難道還不了解?如果你們非讓他喝,這麼看重情誼的他可能拒絕嗎?」丁雨眠忍無可忍的說道。

「……」

許大龍等人立馬低下了頭,這件事確實是他們不對,抱著起鬨的心態非要給洛川灌醉,現在想想好像洛川喝了兩瓶后就擺手作罷了,是他們的起鬨才導致這樣的結果。

「嗯……」就在所有人都一言不發的時候,洛川慢慢的坐了起來,只感到一陣頭痛欲裂,急忙用雙手按壓著太陽穴,以緩解一下頭部的陣痛。

「師傅!你怎麼樣了?」

「哥,你好點了嗎?」

「卧槽,兄弟你沒事了吧?嚇死老子……不對,嚇死我們了。」

洛川剛緩過來一點,就聽到周圍傳來好多人說話的聲音,洛川往四周一看,這陣仗可給他嚇了一跳。

「你們?圍著我幹嘛?」洛川還是感覺有些頭暈,靠在椅子上不解的問道。

「兄弟,你酒精過敏怎麼不早說啊,你知不知道你剛才怎麼叫都不醒,我們都叫救護車了。」許大龍焦急的說道。

「沒什麼……我自己的酒量我知道,多喝一點應該沒什麼的……」洛川看出了許大龍他們的焦急,為了不讓他們擔心,便開口解釋道。

「是這樣的嗎?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在多喝幾瓶會有什麼後果?」這時傳來丁雨眠的聲音。

洛川訕訕一笑,並沒有接丁雨眠這句話,事實上丁雨眠說的並沒有錯,只是洛川沒想到的是竟然驚動了這麼多人。

「你們來這裡幹嘛?」洛川看向劉莉莉說道。

「沒什麼,就是找你們一起去吃個飯什麼的。」劉莉莉隨便應付了一句,之後眼睛瞟向蔚雨思。

洛川立刻就明白了劉莉莉的意思,之後慢慢的試著站了起來,感覺自己已經沒什麼大問題了,之後便向許大龍等人說道。

「沒事,那我和胖子就先撤了,你們繼續喝,改日我請客咱們再聚。」洛川強擠出了一絲笑容說道。

「好,改日再聚,那咱們繼續喝吧。」許大龍也是豪爽,見洛川的眼神無意間瞟了一眼林勇松,便立刻心領神會的說道。

一瞬間氣氛又活躍了起來,洛川等人便從包間里走了出來。

「我說兄弟,你真的沒事了嗎?」胖子擔憂的看著洛川問道。

「沒事了,咱們去吃點什麼?」洛川一擺手笑著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