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這個光頭哥長相到底有多麼魁梧,但是不管怎麼看這哥們都是人類的外貌啊。

蘇靈兒的父親不是個虎人嗎?

怎麼成人類了啊?

這一瞬間,我感覺我已經在沙漠里凌亂了。

到最後凌亂到我跟著人回到給我的房間我才剛剛反應過來。

連忙把要走的虎人士兵叫住,我問道:「老哥,問一下,斬峰將軍不是虎人嗎?他怎麼是一幅人類的樣子啊。」

身為蘇靈兒的朋友,我覺得我知道蘇靈兒父親叫什麼應該不算是什麼問題。

好歹是虎人的名字往往都比較好記,他們沒有姓氏,只有名字,一般名字就代表著他們父母對孩子的期待。

相比較於精靈和蜥蜴人的一大堆名字,虎人的名字對我這個智商是相當友善的。

那個虎人士兵對我微笑道:「我們將軍為了迎娶一位人類妻子,曾經吃過一種改變外貌的丹藥。兄弟你不是和我們將軍的女兒一起來的嗎?我們將軍的女兒沒有和你說這裡面的原因嗎?」

額,好像是說了。

說吃過什麼丹藥,但是那不是給女方吃的嗎?

怎麼蘇靈兒的父親也……

突然一瞬間我有點茅廁頓開。

我好像是發現了我為什麼這輩子和上輩子都是單身了,這和我的情商絕對沒有半毛錢關係。

我覺得我就是缺少一種勇氣,那就是我肯花錢去整容的勇氣。

這年頭,哪有整容解決不了的事啊?整容解決不了,那麼我就帶上磨皮和濾鏡啊。

而就在這一科,霓芭在我的身邊不斷環繞,它萌萌噠的聲音還一直響著:「主人是智障,主人是智障,主人是智障……」 「智障個毛線。」我順手敲了一下霓芭,霓芭直接安靜了下來,那個虎人士兵對我微笑的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我和霓芭一人一機械在房間裡面無聊的帶著。

這畢竟和在人類聯邦不同,在人類聯邦就我這身份,除了那些特別機密的部隊之外,我想去哪不能去啊。

可人家這是虎人戰國,我一個人類聯邦的使者的名頭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

客隨主便,在沒有主人的話之前我最好也只能和霓芭無聊的呆在房間里。

兩個人的話也是相當無聊,倒是霓芭的功能比較強大,我就隨便用房間里一塊沒什麼用處的木板做了一個簡易的象棋和霓芭玩了起來。

在《星際爭霸二》裡面,探機是唯一一個擁有自己的等身玩偶的角色,而造就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探機非常之萌而且十分萬能。雖說現在霓芭的知識庫不知道到底鎖了沒鎖,但是做一幅象棋並且學會下象棋對霓芭來說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我本來還預計著蘇靈兒和她爸爸待一會兒之後就會來找我們,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等到晚飯的時候,蘇靈兒居然和她爸爸斬峰一起來了。

真的,當蘇靈兒的爸爸對象棋很有興趣並且簡單學習了一下就把血虐之後,我是真的不想再和蘇靈兒的爸爸下象棋了。

真不愧是當將軍的啊!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我的老將又一次被將死之後,我只好是交棋認輸。

本來一開始看斬峰的時候,根據外貌我就覺得這個人應該是個很豪爽但是卻粗心大意的人,但是幾盤象棋下來,我這才發現以貌取人實在是要不得。

別看斬峰是第一次接觸象棋,但是人家下棋的思維極其縝密,雖然我對象棋沒什麼研究,但是走一步想兩步我還是能做到的。可是就這樣還是慘敗。

蘇靈兒站在我身邊嘻嘻笑道:「樂天,別下了,你又下不過我爸爸。」

象棋這東西我在這個世界可是早就推廣上市了,在日常娛樂活動缺乏的這個世界,像麻將啊,撲克牌啊,象棋啊什麼的簡單易學而且製造簡單,成本低的這些娛樂物品可是一筆很大的利潤的。

只不過時間還短,玩法還沒推廣罷了。

蘇靈兒知道象棋也不為過。

我呵呵乾笑了兩聲,無奈道:「確實下不過伯父,沒想到伯父第一次接觸象棋就這麼厲害,真的是佩服。」

真的,如果不是這句話是從我嘴裡面說出來的我都不敢相信這是我說的。

可能是斬峰的身材和樣貌實在是太有威懾力,所以我的態度也不是一般的好。

要是我在和龍傑他們下象棋,那麼輸成這個樣子我肯定得來一句:「我就是熱個手」啊什麼的理由給搪塞過去。哪可能就這麼大大方方的承認自己技不如人啊。

可斬峰卻搖搖頭,有些意猶未盡地說道:「樂天,你這棋下的不對啊。該防守不防守,該進攻不進攻的。就有一點好,明知敗局已定但是還在堅持,非得從我身上咬一口肉下來。這一點不錯。」

額……

雖說您是蘇靈兒的爸爸,但是我對蘇靈兒又沒什麼變態的想法,那我肯定也不想輸的那麼難看啊。

對此我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只能露出一個乾笑來。

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斬峰來得快去的也快,下完棋直接就站起身說道:「行了,你們幾個小的玩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然後人家斬峰就在我目瞪口呆的眼神下轉身就走了。

這算什麼情況啊?來都來了,就下幾盤棋就走了?

我還以為要和我說什麼事情呢。

「咚。」

就在我還愣神的時候,我的額頭突然被蘇靈兒輕輕地敲了一下,力氣不大,所以我也沒覺得有什麼疼,但是這一下也足夠我緩過神來了。我揉了揉額頭,疑惑地問道:「靈兒,為什麼打我啊?」

「沒什麼,就是手癢。」蘇靈兒一臉傲嬌的說道。

我怎麼覺得蘇靈兒越來越像我家妹妹了啊。

這對我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但是這一次蘇靈兒的毒奶似乎是失效了,在這個要塞呆了幾天之後我們就又一次上路了。

甚至於等我們到達精靈之森我都沒遇到什麼危險。

不知道為什麼,對此我居然還有一點點小慶幸。

坐著馬車停在精靈之森的外圍,我的心情倒是不錯的。

從沙漠里出來就來到充滿生命的精靈之森,這感覺確實是不錯。

人類聯邦也有著森林,只不過和精靈之森相比,人類聯邦的森林就像是灌木叢一樣了。

信我,我這樣的形容絕對沒有任何錯誤。

僅僅只是外圍,在我眼前的樹至少高度都達到上百米,寬度也至少有著十米左右。

沒有親眼見過,我是真的不相信一棵樹能有這麼高大粗壯,這已經是超越了我的認知了。

深吸一口氣,充滿清新味道的空氣從鼻腔鑽進了肺里,真的,這簡直就是一種享受。

從環境來看,精靈之森已經碾壓了人類聯邦和虎人戰國。

只不過從態度上…….

我們的身份證明早在一個小時之前就交了上去了,可是一個小時都過去了,在我們面前除了幾個張弓搭箭時刻準備對我們射擊的女性精靈之外,我們一點消息都沒收到。

和我一樣身份的還有虎人戰國的使者,他的名字叫做鶴面,雖說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到底有什麼意義,但是他的脾氣似乎有點不好。

一個小時的等待我最多也就是心情煩躁而已,可是人家鶴面已經在開始質問一直對著我們劍拔弩張的精靈為什麼還沒有來。

而他得到的唯一答覆就是箭尖上的凜冽寒光。

這個態度就已經相當明顯了,人家就是不歡迎你,你能有什麼辦法。

只不過戰爭的形式在那擺著呢,如果人類聯邦和虎人想要滅掉你精靈之森的話那麼還是相當簡單的,現在精靈對我們這個態度,那麼我和鶴面的態度就足以讓戰爭繼續進行了。

蘇靈兒小聲對我問道:「你不生氣?」

說實話,就這個態度說不生氣是假的,但是不得不說一點,精靈妹子是真的好看。

這種好看並不是所謂的皮囊好看,而是精靈身上特有的那種屬於大自然的氣質,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外貌從來不是最主要的,氣質和打扮才是最重要的。

我就是再不好女色也總不可能對幾個穿著綠色短裙的姑娘生氣的。

我呵呵乾笑了兩下就算把這個問題給糊弄過去了,可是我的眼神卻還是不由自主地飄向那幾個精靈妹子。

蘇靈兒看了看我,突然就冷哼一聲,向前一小步,然後就把我不算太文明的眼睛的給擋住了。

得,這下子是連妹子也看不上了。

我這點小心思全部被蘇靈兒所洞穿,我這脾氣也是逐漸就上來了,又等了將近一個小時,結果這幫精靈還是沒人搭理我們,換崗的衛兵都又來了一批了。

行,就這個態度是吧。

鶴面已經在前面開始罵罵咧咧並且一直在說回國一定要稟告精靈沒有禮節的罪行的時候,我過去把鶴面拉了回來,小聲對鶴面說道:「鶴面大哥,咱們罵也沒用,人家就是不搭理咱們也沒用。」

鶴面這個時候眼睛滴流一轉,露出了一副和剛剛暴怒樣子完全不同的狡黠的表情,他低下頭小聲對我說道:「至少得表明我們的態度啊。要不然精靈和蜥蜴人還以為我們怕了他。」

怪不得鶴面能過來當使者,人家肚子里這點彎彎繞我都沒想到。

佩服歸佩服,我可不是來這看臉色的,龍傑可是說過談判事宜由我做主的,那麼……

我也低下頭,微笑地對鶴面說道:「鶴面大哥,你不是一直想看看我的永恆玄武號機甲嘛,今天就給你開開眼界。」

「啊?樂天,你要幹嘛?」

鶴面一驚,抬頭驚呼一句。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2 而我趁這個時候對蘇靈兒一揮手,這個暗號是我之前就和蘇靈兒商量好的,下一瞬,高達七米的永恆玄武號機甲直接就落在了這幫精靈的眼前。

銀色門戶一開,我和靈兒直接進入機甲之中。

進入控制位,打開對外語音,我笑嘻嘻地說道:「各位,往後撤一下,小心誤傷。」

此話一出,鶴面直接撒丫子跑到了後面去。

事實證明,在交通不便的如今,當使者的都有一幅好腿腳。

利用內部語音,我直接對蘇靈兒說道:「靈兒,準備肉搏。別傷人,別破壞環境就行。」

「嗯,知道了!」

蘇靈兒答應一聲,控制著永恆玄武號直接把左手的板磚抽了出來,然後永恆玄武號就像是如入無人一般向著精靈之森開始前進。

換崗而來的精靈在短暫的愣神之後終於是有了反應,他們手中的弓箭上直接閃爍出了晶瑩綠光,而下一瞬就有無數羽箭對著我們激射而來。

畢竟我有個當兵的老爹,像精靈這種常年和人類作戰的敵人的情報我可是沒見過豬肉也是見過豬跑的。

精靈雖然也有近戰兵團,但是那都是精靈控制的精靈。

這麼解釋的話就有點繞口令的感覺了,用修鍊者的話來說就是被控制的那些精靈全部都是靈體。

嗯,人家就是用這種沒什麼損耗的靈體和人類打了這麼多年的。

如果不是精靈的人口才堪堪十萬左右,那麼肯定就是精靈統一世界了。

而對於有意識有生命活動的精靈來說,他們的武器僅僅只有一個,那就是弓箭。

每一個精靈只要不是身體有殘缺,他們的弓箭絕對是這個世界最強的。

尤其在戰鬥方面,僅僅幾個精靈在短時間射出的羽箭從我的視角來看都是彈幕攻擊。

而且這每一道攻擊都和人類修鍊者的一擊相同。

只不過有著永恆玄武號機甲,這種攻擊對我來說全部都可以無視了。

永恆玄武號手中板磚一揮,恐怖的力量帶起的勁風直接讓這些羽箭轉向,機甲繼續向前,那些精靈展現出了充分的戰鬥素養。

嗯,戰鬥素養就是逃跑。

直接就跑了,正如他們輕輕的來了,走得時候都不帶走一片雲彩。

其實說是逃跑也不恰當,人家只是鑽進森林之中,攻擊從單一的方向變成了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攻擊。

只不過依舊沒用罷了。

永恆玄武號的用料那都是相當豪華的,就是不考慮在護甲上安裝的防禦靈陣,我就是僅僅只靠裝甲他們也對我造成不了什麼傷害。

因為有著條條框框的限制,蘇靈兒也不能放手一戰,乾脆就靠著永恆玄武號極強的防禦力一步一步地走進森林。

在和這些普通的士兵僵持了兩個小時之後,我們終於是走進了森林之中。

而那些靈體也出現在了我們的身邊。

只不過這些靈體基本上都被我放黑槍給解決掉了。

我估計這和在我上輩子坦克剛剛出現的時候基本上一樣,靠著坦克的防禦力,步坦配合,直接撕碎防線。

這場被稱之為戰鬥的戰鬥實在是無聊,我都在機甲裡面打開了哈欠。

無聊歸無聊,我想做的基本上也做完了。

現在這動靜應該足夠大了吧。

好婚晚成 突然,蘇靈兒的聲音傳來:「樂天,有很多人在快速接近,全部都是修鍊者。」

修鍊者?

那來的好啊。

我不斷轉換視角,終於是在頭頂找到了為數不多的一片直通天空的樹蔭的空洞,我直接說道:「靈兒,準備靈能衝擊,就百分之二,嚇嚇他們。」

「好。」

機甲直接發生了變化,利用液壓將機甲固定在地面上,機甲雙手舉起,靈力開始蓄積。

靈力在越來越多的同時,靈力威壓也逐漸增加。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