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

會向瑤台月下逢。

李颯拿去給專家鑒定,發現那是一張描繪楊貴妃的圖,但是歷史上並沒有任何記載有過這幅圖的存在,所以並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真跡。

當看到那個圖上的女子后,李颯便被圖中的楊貴妃給吸引了。

後來,李颯找到了非常多關於楊貴妃的事迹,整個人跟入了魔一樣,去了解楊貴妃。

直到有一天。

李颯專門安排了一個房間,掛著那副圖。

他一個人站在房間里,雙眼緊緊的看著那副圖。

「美人……可惜你生不逢時,雖為帝王家,但是你卻有一個悲慘的命運。」李颯搖搖頭感嘆道:「我好像愛上一個死了很久的人。我好想見到你……擁有你……」李颯一步一步向前,伸出手放在畫上,整個人猶如被魅惑了一樣,痴迷的看著畫中的人。

房間里發出手指輕輕摩擦畫紙的聲音。

當天晚上,李颯睡覺得時候,自己進入了一個奇怪的夢境。

「這是哪?」李颯一臉驚恐的看著周圍的情況,發現好多穿著古代服飾的人在自己身邊。

不遠處有一個極其華貴的宮殿,大門緩緩打開,所有人都驚喜的往大門裡走,李颯也跟著上前。

進到宮殿里,音樂響起,現場就像一場狂歡聚會一樣,李颯捏了捏自己的臉,「有感覺,難不成不是做夢嗎?」

身旁一個身材豐腴的女人走過來,媚眼看著李颯,烈火紅唇微微張開,「這位大人,歡迎來到皇上的極樂盛宴。」

「皇上……」

「我大唐盛世,當告知天下,歡迎一切來客,觀我大唐盛景。」

說完,那女人扭著屁股走了過去。

「我這是穿越到唐朝了嗎?」李颯撓撓頭疑惑道:「到底什麼情況啊?」

突然,所有人都鼓起掌來,李颯聞聲望去,只見一位穿著鳳羽霓裳的女人緩緩走來。

「那不正是畫中的楊貴妃嗎!」

三千青絲披散在腦後,玉手抓起一縷髮絲,輕輕挽成一個圈,頭上戴上了一根鑲嵌著淡紅色寶石的簪子,剩下的髮絲被編成一個辮子、棕色的眸子里透出無限生機和喜悅。身上一件長袖的正紅色禮服,腰部鑲嵌著散發著耀眼光芒的白色寶石,顯得高貴、優雅。紅暗花細絲褶緞裙,裙角有幾縷銀絲勾起,袖口收緊,外罩一襲對襟羽紗開裳,長至裙角,點點絲綢縫綉。彎彎的柳葉眉,一雙充滿靈氣的眼睛,小巧可人的鼻子,嬌嫩的櫻唇此刻正微微上翹著。吹彈可破的皮膚,晶瑩白皙。論相貌已是絕色,不虧是傾國傾城,閉月羞花的國母。

環肥燕瘦,楊玉環。

李颯張著嘴,痴獃的看著楊玉環,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玉環……我的玉環……」李颯一步一步向前,穿過人群,終於來到楊玉環的身邊。

「我好喜歡你啊……你真的好美啊……」

楊玉環紅唇微啟,似乎是在說什麼,但是李颯卻聽不到任何聲音。

「你說什麼?」李颯一愣,他伸出手想要抓住楊玉環,卻發現自己面前好像有一塊看不見的玻璃。

「這是什麼!」李颯一拳捶在「玻璃」上,他怒吼道:「什麼東西擋著我!」

咚咚咚!

他瘋狂得捶打著「玻璃」,看著楊玉環一臉笑意的站在自己面前,但是自己根本觸碰不到她。李颯整個人心急如焚。

突然,李颯好像反應過來什麼,他轉過頭看著台下上千人,大家看起來有說有笑的在談論,旁邊還有樂府的人在彈奏樂器,中央還有很多舞女在跳舞。

但是……

李颯聽不到任何聲音。

「為什麼沒有聲音?」李颯掏掏耳朵,他一臉驚恐的看著周圍,然後又轉過頭看著楊貴妃。

突然畫面一轉,只見所有東西都消失了,李颯此時正站在湖邊,旁邊有一個穿著白衣服的人正在喝酒。

「玉環!我的玉環呢!」李颯怒吼道:「這是哪!我的玉環去哪了!!!」

那個白衣服的人突然仰天大笑道:「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面露華容……哈哈哈。」

「這首詩!是清平調?」李颯看著旁邊那個人,「他是李白!」

剛走跑過去,畫面又轉變。李颯直接撲了個空。整個人直接摔在地上。

他緩緩起身,發現自己正在一個封閉的空間里。

「這又是哪?」李颯半跪在地上,看著這個空間,他突然發現自己中央有一個巨石棺材。

「棺材?」

突然,棺材里一個女人的聲音哭著喊叫起來,把李颯嚇了一跳。

極品飛仙 「啊啊啊!你說過,要和我一起一輩子!你說過你會愛我一輩子!為了我,寧可放棄江山!你騙我!你騙我!!!」

李颯連忙往後爬,他一臉驚恐的看著面前的棺材,喘著粗氣,全身都嚇起雞皮疙瘩,他心裡疑惑道:「這到底是哪啊?這……不會是鬼吧?」

那棺材里突然唱起歌來。

珠顏禍水亂君心 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

會向瑤台月下逢

名花傾國兩相歡

常得君王帶笑看

解釋春風無限恨

沉香亭北倚欄杆

沉香亭北倚欄杆(霓裳羽衣曲,借用李玉剛詞)

……

「這是……這是霓裳羽衣曲!」李颯立馬反應過來。因為最近他一直在了解關於楊玉環的一切。所以這些東西他立馬就知道是什麼。

也就是說,棺材里的人不是別人。

「是楊玉環!」

李颯立馬起身跑過去,想要推開那棺材。可奈何他怎麼使勁,那棺材就如同一體的一樣,完全紋絲不動。

「等我,玉環,我立馬就救你出來!」李颯使勁推棺材蓋,臉都憋紅了,他直接怒吼出來:「給我開啊!!!!」

咔嚓……

一聲脆響,棺材蓋突然顫動了一下。

李颯繼續用勁。

呲……呲……呲……

只見棺材板緩緩被推開,李颯一臉欣喜的看去,只見裡面只有一具穿著紅色羽衣的骷髏……

「啊啊啊!!!」李颯整個人直接被嚇蒙了,一個踉蹌,整個人被絆進了棺材里。

棺材蓋突然自動合併。

李颯喘著粗氣,渾身冷汗,他僵硬的轉過頭看著躺在自己身邊的骷髏,咽了口唾沫,他顫抖的抬起手,想試試能不能推開棺材蓋。

突然

身旁的骷髏也抬起手抓住了李颯的手,然後十指相扣。

李颯瞪大了眼睛,害怕的牙齒都在哆嗦。

只見那骷髏一卡一卡的把頭轉過來看著李颯。

突然開口說話,嘶啞的聲音說道:「你不是喜歡我嗎……你不是要和我在一起嗎?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兩個,和我在一起吧……」

李颯滿頭大汗的,他哆哆嗦嗦的搖搖頭,「放過我吧……我……我……」

「你騙人!你們都騙我!你們欺騙我的感情!我要你死!!!」

「啊啊啊!!!救命,救命啊!」李颯突然被骷髏掐住脖子,他整個人直接被嚇暈過去。

李颯直接從床上被嚇醒,全身都被汗水浸濕,他喘著粗氣看著自己的手。

「我還活著?那個……是夢?」 從那以後,沒當李颯入睡,都會重複做那個夢。

反反覆復,每一個細節都是一模一樣。

這件事,讓李颯最近有些神經衰弱,他連忙把那副楊貴妃的畫圖收起來,而且找了很多醫生。但是不管用什麼辦法,這兩個月以來,每天晚上都是那個夢,就連現在,李颯只要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馬嵬坡下的墳墓,和那具羽衣骷髏。

所以李颯來到了萬詩閣,希望白扶蘇能治好他的病。

……

白扶蘇一臉笑意的在那坐著,並沒有說話。

首席前夫,求放過 李颯看著白扶蘇,隨後疑惑道:「我事情說完了,能治嗎?」

白扶蘇搖搖頭。

「不能嗎?」李颯撓撓自己的大光頭嘆息道:「真是麻煩,那我還是找別人去吧。」說完,李颯直接起身。

「我的意思是,我並不想治你的病。」

「什麼?」

李颯轉過頭,四目相對,空氣都彷彿要凝固起來一樣。

「為什麼?」李颯微微皺眉,鼻子使勁吸了口氣,「你知不知道,這麼做的後果……」

「小生做事有原則,先生您與我乃是對立勢力,我雖然需要你身上的詩妖,但是我會給您相應的報酬。不過您這病,並不是詩妖所造成,所以小生不會多管閑事的。」

「詩妖?」李颯冷笑道:「既然你不幫忙治病,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罷,只見他身旁的空地突然扭曲起來,一個穿著忍者服的男人出現,瞬間衝出,手拿手裡劍,和短匕,一匕首刺向白扶蘇面門。

「東倭的人。」白扶蘇邪魅一笑,「你果然是東倭的人……」

話音剛落,那個忍著突然感受到一種不可抗力襲來,整個人瞬間趴到在地上,然後迅速后趴。

李颯一愣,怒斥道:「幹什麼?殺掉他啊!」

那個忍者退到李颯身旁,他嚴肅道:「老闆,這個人有點強,必須要用式神!」

「那你就用啊!」李颯指著白扶蘇說道:「我要你把他給我殺掉!」

話音剛落,那個忍著從背後腰間的小包里掏出幾張符紙,然後蹲下貼在地上。

「不知火!」

只見那符紙自動結陣,隨後一個由火焰組成的女人出現。

「吼!」那不知火對著白扶蘇怒吼一聲。

白扶蘇背著手,一臉嚴肅的說道:「當初徐福背叛星會,東渡東倭,帶著所謂的長生不老葯欺騙了始皇帝。看來,你就是徐福那一分支的後背吧,不然,菊花堂的忍著,想必你也沒那個能耐使用。」

那個忍著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腰間得令牌,上面正是一朵菊花和一把刀的圖案。

菊花是東倭的國花,當年徐福大神來到東倭后,就組建了東倭最高等級的組織,菊花堂。

「居然認識菊花堂的標誌,看來你真的不是一般人啊!」李颯雙手叉著腰大笑道:「我當上九佬的時間不足一年,我們這一屆的九佬董事會,基本全部都是新接任的董事,那些老一輩的規矩,該變的就要變。這是新時代!屬於我們的新時代!」

白扶蘇面無表情的站在那,他看著李颯搖搖頭說道:「你不懂。」

「嗯哼?」李颯扭著眉頭斜著臉大笑道:「我不懂?我不懂什麼?這才是識時務者為俊傑!!!」

「給我殺了他!」李颯怒吼一聲,那式神不知火立馬衝出,面露猙獰的沖向白扶蘇。

式神指的是在陰陽師的命令之下,所役使的靈體,其力量與操縱的陰陽師有關。

可惜,靈體始終是靈體。

白扶蘇可是妖啊!

一聲龍吟,那不知火直接被震散在半空中。

「什麼!」李颯和那個忍者同時一愣。

隨後白扶蘇突然消失在原地,瞬間出現在兩人身後。

一掌打出,那忍者直接飛了出去,撞在古樹上暈了過去。

樹葉嘩嘩的響聲。

「抱歉啊,不小心打到你了。」白扶蘇微笑道。

隨後那古樹的樹葉又恢復了平靜。

李颯被嚇得滿身冷汗,他咽口唾沫,擠出一個笑容說道:「我……我可是九佬,你不能對我出手。你們萬詩閣可是星會的盟友!」

白扶蘇輕輕拍了拍李颯的肩膀,「先生還真是貴人多忘事,不是你們把星會解散的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