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見到這貨想溜,也不待夏鴻騰出手,馬上打出一個詭異的手訣,隨即便見虛空中具現出一個綠色的大手掌抽來,直接迎面抽在秦逸壽的臉上。

「仙人掌?」

夏鴻騰回頭看得真切,自己這個便宜妹子祭出的殺招,居然是詭異的靈植——仙人掌。

但見仙人掌滿面是刺,直直不忍直視地抽在秦逸壽的臉上,許多圍觀之人,不由同時看得嘴角一顫,本能地替這個倒霉蛋心疼。

下一息,讓眾人更毛骨悚然的是,仙人掌一抽在秦逸壽的臉上,便如蛭附臉,根根仙人刺泛起詭異的藍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把敵人吸成乾屍!

「嘶,好厲害的手段!」

圍觀眾人看的齊齊一冷,夏鴻霓不愧是夏家當女帝培養的人物,居然把靈植仙人掌培育成噬魂血蛭一般可怕!

「你,要我,叫你哥?」搞定那個殺坯后,夏鴻霓才秀目如月地看向夏鴻騰,嬌聲中泛著冷氣,女神氣場很強大,不怒而威!

「嗯哼~」夏鴻騰最近常跟姬寒璧、何馨墨一流打交道,自家妹子這點加持了《聖舞令》的魅術小氣場在他眼裡完全不夠看。

「爹,娘,有人要佔我便宜!要我叫他哥!」

見夏鴻騰不受自己氣場控制,夏鴻霓適時當空大叫一聲。

隨著聲落,兩道身影齊齊落在夏鴻霓身邊,其中男子劍穗沾血,氣息不穩,分明剛剛經歷一場大戰。

「霓兒沒事就好!」另一個落定的中年女子見到夏鴻霓沒事,才長出一口氣,剛才收到女兒劍符求救信號時,夏家正同時被一群人攻擊,擔心的她差點急火攻心。

這時她才看向眼前這個高大英俊的少年,但見他白衣綸巾,鶴行獨立,依稀隱有自己丈夫年輕時的模樣。

「你是三兒小鴻騰?」

出於母親的本能,龍佩雲一下子認出當年的襁褓嬰兒!十八年前,夏家全門出擊,唯剩下幾個老幼嬰兒留守祖地,後來打過崑崙墟結界后,她試過好多辦法,卻再也回不去老家了!

「見過母親大人,見過父親大人! 情場謀略 孩兒正是小鴻騰!」

夏鴻騰收回手中之劍,當街對二老鄭重地行了跪拜之禮。

這一拜,他只覺得自己念頭通徹,完美地跟奪舍后的身體精氣魂融合為一體,彷彿是浮萍生出了靈根,不再是四處漂浮的無根之物!

「三兒快快請起!」夏滄益馬上激動地去扶,他沒想到二十年後能再見到老家的兒子,「你是怎麼到這兒的?」

夏滄益這一問讓正七嘴八舌嚼八卦的圍觀群眾齊齊一靜,他們很多人同樣做夢都想回家看看!

「哦,我在崑崙墟外圍捉吉光獸玩,一不小心就被帶進來了!」夏鴻騰本能地回答道。

「那你……」夏滄益還想問話,一把被老婆龍佩雲打斷,還被狠狠地白了一眼,「這裡是問話的地方嗎?小鴻騰,別理他,快隨媽回家,媽要好好地為你接風!」

說著,溺愛地挽著兒子的手,高興地回家,老公和女兒都懶得理了!

四人走後沒多久,還在討論的圍觀眾人中忽然很多人先後收到傳信紙鶴。

「我靠,這是已經變天了啊?」

「呀呀呀,嚇死我了,來人,快去備禮,爺要恭賀北汗王『滄海拾珠』去!」

「對對,我聽說後天還是夏家小公主的十八歲生日,快快,同上賀禮!」

夏鴻騰不知道北汗王半天就接收了其他三汗王的手下,不提這幫人如今群龍無首,最主要是天水夏家這個金字招牌在四汗中還是非常響鐺鐺的。

兩天後,班師回來的夏洛天,承重地宣布,他已經廢掉牛身人面獸的根基,從今以後,牛身人面獸將不足為慮。

對眾人來說,不管這消息是不是屬實,卻知道從今以後,夏洛天將正式一統四汗鎮。

總裁大人,100分寵! 「便宜哥哥,今天是霓兒我的生日,你準備了什麼生日禮物送我?」夏鴻霓今天打扮的相當漂亮,對這個陌生的哥哥擺明了以禮物決定她的熱情程度。

夏鴻騰摸摸鼻子,沒想到這個便宜妹妹一點都不知道含蓄,當然,他也喜歡小姑娘家這種率直的態度,比玩勾心鬥角讓人喜歡多了。

至於送什麼禮物取悅妹妹夏鴻騰還真沒經驗,一看到她調皮刁蠻的模樣,他就知道這丫頭怕不好打發,不由想到向殘圖取取經…… 歸藏空間,殘圖正面對一件漂亮的吉光裘衣在皺眉發獃,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殘圖姐,怎麼了?誰惹你不快了?」夏鴻騰小心翼翼地問道。

「你來的正好,幫我看看這件裘衣哪裡有問題,我怎麼怎麼看,都覺得哪裡不對勁!」

殘圖精靈自從夏鴻騰捉到一群吉光獸后,就開始用天蠶絲和吉光獸毛編織夢寐以求的吉光裘衣,但是直到精心編製好后,按她道法自然的通靈感,卻發現這件衣服相當不滿意,可到底哪裡不滿意,看了很久她也沒找到原因。

夏鴻騰也有點懵,他拿起來細看,這件吉光裘衣不論是用料,還是手工,按理說都漂亮的無邊無際啊,哪裡不對勁了?

姬寒璧的吉光裘衣他可是見過的,完全不能跟這件比,連他都想用《聖顏令》幻出一個女身穿上過過癮。

「咦……我靠,我想我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你發現了?說來聽聽!」

「要是我沒猜錯的話,你由於見過姬寒璧的那件吉光裘衣,所以在製作時,潛意識地參照了不少她那件衣服的製作手法,雖然看上去改良的更漂亮,但是由於多少有了她那件裘衣的影子,沒了獨一無二感,所以你才感覺有點不對勁!」

「不錯,說的就是這個理!」殘圖被夏鴻騰一點就透,以她的身份,自然不想跟別人撞衫,難怪自己本能地感覺道念不通透。

偏執老公37度甜 「昨日醉笑春風晚,柔骨愁寒裹裘衣。姬寒璧那件衣服更多的採用古典仙女裝設計,雖然很漂亮,但是並沒有完全顯現出穿衣者高貴典雅的氣質。就裘衣本身來說,我覺得天使拂曳裝,更能讓裘衣顯現高貴聖潔的氣質。」

「說的好,就這款了!」

殘圖順手拔來一把九品風靈草,同時牽過一頭澤馬獸狂喂,硬生生把人家催熟成吉光獸,隨後開始薅獸毛。

夏鴻騰神識掃去,只見原來那匹吉光獸,已經薅的完全看不出吉光獸的樣子了!

「殘圖姐,你看這件衣服怎麼處理?」

「拿走拿走……」殘圖順手打發走夏鴻騰,開始認真地親手織就獨一無二的裘衣大作。

旁邊,夏鴻霓看到夏鴻騰一直愣著不說話,忽然大笑道:「哈哈哈,三哥,你好傻,四妹我逗你玩啦,來來來,請上坐,今天你可是稀客!」

「不是!我正在想送你什麼好……來,看看這件吉光裘衣合不合你眼光!」夏鴻騰說著把殘圖不要的裘衣拿了出來,正好廢物大處理!

「哇哦,哥,你哪裡弄來的吉光裘衣,好漂亮哦!」

夏鴻霓沒想到幸福來得這麼快,馬上從夏鴻騰手中搶走細看。

「正宗成年吉光獸獸毛編製……不對,居然還加了一些皇級仙狐毛,好別具匠心的創意,瞬間讓人更添些許嫵媚感……咦,居然還用聖級桂花點綴了些許淡雅的清香,再借玄級冰蠶絲自帶的冰寒屬性封印清香,讓之慢慢釋放……哇,好個畫龍點睛,太巧奪天工了!三哥,你哪裡找的如此高超的綉工,快介紹我認識一下,太讓我膜拜了,我要拜她為師!」

夏鴻騰直接按著她的頭讓她走遠些,這貨跪舔詞居然一段一段的,直接甩自己好幾個檔次,他真怕殘圖聽到引為知音,然後跳槽到她身上就玩大了!

「走走,區區一件裘衣算個毛,哥再送你一匹吉光獸,以後你想怎麼織就怎麼織!」夏鴻騰帶著她走到開闊的外面空地處,衣袖一拂,放出一匹吉光獸出來。

「哥,你這……這就是吉光獸?我怎麼看上去有點不像?」

「什麼不像,哥就是把它的毛全拔光給你做了一件吉光裘衣而已,過個一年半載,應該就會全長回來了!」

這匹吉光一聽可以不用回歸藏空間了,它馬上很有靈性地把頭親昵夏鴻霓玩,裡面那個小世界太可怕了,那怪獸硬生生地在它身上一根根地薅毛玩,現在它只想回草原吃普通的草,再也不吃九品風靈草了!

「三兒,給妹妹送裘衣就夠了,送吉光獸太貴重了!」

龍佩雲沒想到夏鴻騰真捨得,連這種神獸也往外送,這東西她在崑崙墟將近二十年,利用北汗王資源,偷偷暗中捉了好多次,結果根本連人家影子都沒見到,自己這個便宜兒子怎麼捉到的?她嚴重懷疑這小子捉到不止一匹。

「哇,這傢伙好有靈性,居然知道逗我玩,痒痒,別舔了……」夏鴻霓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一聽就知道喜歡到極點。

「哈哈,無妨,妹妹喜歡就好!」聽母親口氣,這些吉光獸好像很貴重的樣子,不知道她知道我還跟別人換了兩匹,會不會被她打死啊?

「哈哈哈,佩雲,他們兄妹誰跟誰呀,孩子們高興就好,來來,小騰,坐這裡!」夏洛天可是真正見過夏鴻騰手段的,忙招呼他坐自己身邊,他知道洛域傳承根本沒有玩龜師,而自己這個便宜孫兒,卻是九龜九令玩龜師,一定有著很強大的師門傳承,正好藉機探探底氣。

「小騰啊,我見你集了不少靈龜和戰令,還有哪些沒集到的,說出來聽聽,看看爺爺能幫點什麼小忙不?」

「靈龜方面,也就是玄武龜沒著落,其他的問題不大!」夏鴻騰也不客氣地道,自家爺爺看上去很牛的樣子,也許有這種資源也說不定。

「哈哈哈,你還真找對人了,野生玄武龜在江湖上根本不會有,它進化的環境相當複雜。這世上,唯有女帝學院掌握這種龜的進化傳承。」夏洛天大笑道,別的龜他未必知道,這種玄武龜他恰巧知道。

「三哥,你怕是不知道,要不是崑崙墟大戰,咱們大哥當年,可就差點入贅給女帝學院掌院使當佳婿的事吧?」

坐旁邊的夏鴻霓也投桃報李,說著從項間取出一塊用金子捏成的玄武龜項墜來,「來,這信物給你,聽大哥說,憑此信物去找女帝學院一個叫穆稀的人,她會幫你弄玄武龜,我一直沒回祖地,這東西也用不著了!」 此時,夏鴻均正好戎馬解甲從外面走來,「聽說三弟從祖地來此,哥哥來遲了,還請莫怪!」

「大哥來得正好,正說你呢,聽說你有辦法幫忙弄到玄武龜?」夏鴻騰多少猜出這位便宜大哥捉的應該就是玄武龜。

「哈哈哈,捉玄武龜找我就是找對人了,我跟你說,女帝學院有一秘地,兇險無比,應該是洪荒殘地打爆後分割出來的一塊,養有各種奇獸異植,包括玄蛇和武龜。

而玄武龜,就是這兩種玄黃異獸結合后變異的產物,戰鬥力極強,在靈龜譜上排名第一。

不過由於這兩種洪荒血脈太強,變異后的異種成活率極低,女帝學院對此看的甚重,要想捉到它,有兩種辦法。

一種是你拿讓她們心動的寶貝去換。

另一種是……」

說到這裡,夏鴻均隨手打了一個隔音結界附耳上來道,「另一種是走最高層路線,用美男計騙財騙色!不過這招請慎用,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果然是自己親大哥,一見面就傳如此犀利的硬抄,夏鴻騰莊重抱拳道:「多謝大哥,受教了!」

「哈哈哈,小意思,來,這張是我當年進秘地后畫的簡易地圖,有空可參照一下。」夏鴻均豪爽地扔過一幅畫,隨後隨意就坐,捉筷便吃了一口桌上的大菜!

夏鴻騰忙拿出三壇高級竹酒給大家助興,同時又向眾人詢問道:「我年後想去弄塊《聖舞令》,不知大家有沒有好的建議?」

難道混到如此頂級的老牌世家,夏鴻騰知道他們的底蘊絕對不是外面普通人可比的,這一點從夏鴻均是天下眾人中為數不多弄到玄武龜這點就可以看出,應該是夏洛天在背後支招,不過有的事他現在不方便開口而已。

「摘《聖舞令》當去邯鄲玩『臨江仙』,其次才是去江南玩『浣溪紗』。」

夏洛飛一聞到竹酒眼睛就亮了,馬上站起來邊說邊抱走一壇,同步拋出猛料道,「咱家祖譜記載,邯鄲『古冀塔』那裡留有一道遠古強者的道念,隱有一套頂級凌虛步,可幻瑞翼,可渡幽冥!」

「爺爺,你不會想說,邯鄲就是傳說中古冀州的中心,幽州和翼州由來就是脫胎於這個傳說?」夏鴻均明顯也聽說過一些此類傳說,完全跟得上夏洛飛的節奏。

「當然,我上次早就跟你說過,邯鄲『古冀塔』發布的《聖舞令》,才是最頂級的《聖舞令》,其它地方摘的都是野雞令。你就是不聽,一個大男人,去練什麼『浣溪紗』。」

「爺爺,你不能這樣說大哥,浣溪紗怎麼了?大哥的浣溪紗舞一使出來,四汗鎮能勝過他的有幾個?連我都甘拜下風!」夏鴻霓一臉神色鄭重地懟爺爺。

夏鴻均右手直捂腦門,很想問問妹妹你到底是挺我,還是揭我老底啊?

他馬上轉移話題道:「三弟,我聽人說,你已經煉出九龜九令了?我聽說,江湖上一直流傳有煉到十令以上者,可去泰山之巔碰碰運氣,也許會爭得一絲天命!」

「這不是傳說,咱們祖譜中就有記載,但凡摘齊十二塊規則戰令者,借天下封禪大運,會有一絲機會窺到天機,奪得天命,從而破虛,踏入神話之地。」

夏洛飛又拋出一個隱藏的硬核,祖譜上所有記載他自然倒背如流,奈何這些年,以他夏家的底蘊,也就勉強屹立不倒而已,根本沒資源培養傳說中的玩龜師。

真不知道自己這個便宜孫子,要氣運達到多少級,才被哪個聖門看中,傾力培養成九龜九令玩龜師……不對,應該是十令了,夏洛飛才想起,貌似自己便宜孫子剛剛凝出一塊《將軍令》,如若滅世黑蓮被他收走的話,那《將軍令》必回到他的手上。

光頭武僧在都市 「對了,我記得天下戰令除了《將軍令》極難煉外,還有《樂府令》也極難煉到,樂府門向來詭異無比,比女帝學院還難進,基本不對外人開放,老夫當年,幫你大哥動作了很多資源,最終也沒搞到進樂府門那個荇菜節的機會!」

「我跟樂府門代言人關係不錯,她欠我一個大人情,承諾幫我帶進去……嗯,到時可能會參考大哥玩『浣溪紗』手段!」夏鴻騰捏了一下鼻子道。

「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弟弟,男子漢大丈夫,做大事就應該不拘小節,來,咱哥倆好好乾一杯!」

這一夜,夏鴻騰喝了很多酒,反正早忘了往外掏出多少壇竹酒,總之從便宜爺爺和父母以及大哥那裡,聽到好多辛秘傳說。

至於外堂,他就沒有去湊熱鬧,那裡是自己妹妹的主場。

呆了兩天後,夏鴻騰給父母留了不少超級葯墨,就策馬起程,要不然,殘圖可能就要催了!

龍佩雲沒想到跟兒子還沒溺歪太久就要分離,好在夏鴻騰搞了一個詭異的家庭群,連遠在萬里之外的夏老太君都能無障礙聊上天,她的心情才好上許多。

她本來很想打聽一下二兒子的情況,見夏鴻騰和夏老太君都沒有主動提起,她也就硬生生地按下念頭,做為真正的豪門世家,許多潛規則心照不宣,這點她自然懂,包括夏洛天也懂。

只是多少讓她的神情有點穆然。

夏滄益拍拍老婆的肩膀安慰道:「好男兒當得志在四方,我們圈養他會制約他的腳步的,讓他飛吧,他會是我們夏家的亘古!」

「就是,老媽,你就別擔心他了,三哥屬老鷹,停下來就會變成雞的!」夏鴻霓邊用金子逗著哥哥送的噬金魔蝶,邊隨意地勸母親道。

哥哥臨走時,曾指點她說,牛身獸沒有魔蓮加持,以後數量會急劇變少,到時牛氣晶就會身價大增,並給了她五百萬兩金子合夥做狂收牛氣晶的生意。

看到哥哥一大堆金子一下就拿出來,夏鴻霓瞬間被重新刷新了世界觀,現在她已經正式成為金子養蝶人,對這個三哥崇拜的不得了!

女帝算個球,還不如當個幸福的小財婆!

「哥哥加油,努力去摘令,以後妹妹我全靠你罩了……」某人揮揮手大聲送別! 夏鴻騰果斷沒有沉浸在臨時的溫情下,一出四汗鎮,就切換出一匹被殘圖催熟的吉光獸,直接拉風地臨空飛馳。

吉光獸真正跑起來,速度奇快,而且還特安穩,比御劍飛行更省時省力,也就一柱香的時辰,夏鴻騰就尋到當初來時的兩界壁處安然從崑崙墟返回。

他順手在西夏群中呼了一下六大長老:【我說,幾位爺,都過去多久了?怎麼還沒到萬毒谷嗎?】

李純百:【爺,天地良心,我回到西夏后,連家人都沒有去安頓,就一直籌促去西荒萬毒谷事宜,畢竟我們的小身板不如您老,去那種地方,要考慮的事情比較多!對了,忘了恭喜爺,一舉全滅外域聯軍!】

李純百最後一句話完全表示自己在含蓄跪舔,這些日子,他回西夏混得相當不錯,原本擔心會被人追殺。

但是當五十萬外域聯軍包括那個大汗在內,全部折戟沉沙在洛域的消息傳來后,他們的身價就完全不同了。

包括西夏暗隱門第一高手李封侯在內,這些人半夜就找到他們喝茶,李純百瞬間把夏鴻騰的聖門秘術龜龜群出賣了。

有夏鴻騰師父一怒滅九幽,一招收海族的戰例在前,這幫人頃刻就跪了,他們沒想到李純百等人居然有如此狗屎運,竟然提前抱到夏鴻騰大腿,頓時放下身姿,隱隱以這貨為首,各自含蓄地表忠誠。

夏鴻騰哪裡知道這傢伙搖身一變,已經暗中收下西夏大半高端勢力,他關心的是何時能捉到毒靈龜:【恭喜個屁,就問你明天這個時候,能不能到萬毒谷外圍?】

李純百:【到,必須到!我現在已經在策馬揚鞭的路上,今夜拼著不睡覺,保證在明天天亮前到指定位置!】

這話中聽,夏鴻騰又興奮地溜了一大圈吉光獸,捉了幾條玉蠑螈后,才略找了一個山洞休息下。

第二天清晨時分,夏鴻騰果然收到李純百發的定位穿雲箭,他馬上邁入虛空黑洞穿了過去。

「見過君上!」六大長老齊齊都在,特意風塵滿面。

「六位長老辛苦了!來,都來杯竹酒提提神!」夏鴻騰客氣地扔過一壇竹酒,隨後眼睛掃視四周,但見此處果然是一個幽谷入口處,群山迷霧環繞,空氣中隱隱自帶一種腐蝕靈氣的素霧,他體內久未亂竄的洪荒瘴靈開始蠢蠢欲動。

「為君上服務,應該的!對了,君上,此山谷就是萬毒谷的入口,沒萬毒令護身,我們也進不去。不過,我以前進過,這裡面,是一個毒域桃園,隱有萬毒門山莊。大概三千子弟,平時以提煉各種奇毒為生。毒靈龜就生活在庄內護城溪內,它們平時就以吸食這些人扔的廢毒物為生。」

「吸食這些人扔的廢毒物為生?這種毒靈龜屬於後天變異品種,資質普通,有沒有洪荒血種的野生毒靈龜?」

「野生毒靈龜在這山谷更深處,上次出任務時,就有人提醒過我,切莫西行,否則中了野生毒靈龜的毒,連毒靈山莊的人也解不了!」李純百對這位爺有問必答,只要不帶自己同行就行,你想把萬毒谷玩個遍都行。

「如此甚好,你們且回去,剩下的我自己搞定!」

夏鴻騰告別眾人向萬毒谷邁進,讓洪荒瘴絲變成一個口罩模樣於嘴上,以他如今的體質來說,這此瘴氣根本對他沒有半點影響,主要是讓這傢伙多吸吸,如果能再升一級就賺大了。

眼前毒霧很濃,最多能視百步,夏鴻騰暗中借五行之力放出神識,可視三百步。

一路走來,引得沿途各種小毒物狂追,腐葉處,蠍子蜈蚣蜘蛛巨蟻一聞到肉味,成群爬來,夏鴻騰也不客氣,直接用歸藏空間收走,扔給寶雞群加餐。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