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看著和魏源星長得有著七分相似的小男孩,「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魏御風,伯母,你和伯父現在已經是仙人了嗎?」魏御風好奇的打量著蘇瑾月。剛剛他媽媽告訴他,戰伯父和戰伯母馬上就要離開天月大陸回仙界了,既然去仙界,那應該就是仙人了。

蘇瑾月點了下頭,走到魏御風的面前,微笑著看著他,「小風以後只要努力,也可以成為仙人的。」從魏御風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現在的他應該是鍊氣後期。

「真的嗎?」魏御風滿臉期待的問道。他一直嚮往著有一天能夠變的像爸爸那麼強大,不過他現在有了一個新的目標,他期待有一天,他能修鍊到像伯父伯母那樣飛升仙界。

「只要有目標當然可以。」蘇瑾月笑著揉了揉魏御風的頭髮,拿出一些零食和靈果遞給他。

「謝謝伯母!」魏御風伸手接過,禮貌的道謝道。

「小風,你去和哥哥姐姐他們玩吧,媽媽和爸爸有事要和伯父伯母說。」韓冰對魏御風說道。

「嗯。」魏御風應了一聲,向著外面跑去。

蘇瑾月拿出一壺靈花蜜,給魏源星夫婦和自己,還有戰亦寒各倒了一杯,「我們坐下來說吧。」

「好。」韓冰和魏源星走到桌旁坐了下來。

「瑾月姐姐,你們什麼時候回仙界?」韓冰看向蘇瑾月問道。好不容易才見面,她真的很想和瑾月姐姐多相處一些日子。

「這裡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等魏源星接手后我們就離開。」蘇瑾月喝了一口靈花蜜說道。魏源星對鳳天宗還是很熟悉的,只要交接一下他就可以接手了,應該用不了幾天。

「那不是馬上就要離開了嗎?」韓冰皺眉道。她還以為這次過來能和蘇姐姐他們好好聚聚呢。

「嗯。」蘇瑾月點頭。她回到仙界后,還有著很多的事要做,最主要的是他們來了天月大陸后,他們只能靠仙靈石來修鍊。不管是金葉界,還是混沌世界,裡面的仙靈氣都已經轉換為了靈氣,只有回到仙界裡面的仙靈氣才能恢復。

「我還以為我們可以多聚幾天呢,沒想到你們那麼快就要走了。」韓冰失望道。

「你有沒有想去的地方?我這兩天可以陪你四處去看看。」蘇瑾月說道。她這次離開天月大陸,以後應該不會再回來了,就當是給自己留個紀念吧。

韓冰搖了搖頭,看向蘇瑾月的肚子,「瑾月姐姐,你現在懷孕了還是不要出去了。」她也來過天月大陸兩趟,只是每次都是來去匆匆,最多和娜娜姐她們在鳳天宗的集市逛逛。

雖然心裡是很想和瑾月姐姐她們去四處逛逛,可是瑾月姐姐的身子現在的確不方便。萬一瑾月姐姐出了什麼事,她可負不起責任。

「沒事,我也好久沒有出去逛了,明天我叫上娜娜她們,我們一起出去逛逛。」蘇瑾月笑道。她是懷孕了,可是她再怎麼說都是一名仙修,哪裡會那麼脆弱。

韓冰看向戰亦寒,見他眉頭都皺了起來,連忙搖了搖頭,「還是不要了。」

蘇瑾月轉頭看向戰亦寒,見他眉頭緊鎖,淺淺一笑,伸手握住他的手,「我沒事的,你不用那麼緊張的,我就出去走走,再說還有娜娜她們,她們的實力可是不弱的。」櫻璃已經是渡劫後期,娜娜和悠悠的實力也都已經是大乘期了,在天月大陸可沒有幾個人會是她們的對手。

「可是…」戰亦寒還是不怎麼放心。

「好啦,我保證不會有事的,你就放心吧。」蘇瑾月搖晃著戰亦寒的手,笑著保證道。

戰亦寒無奈的搖了搖頭,叮囑道:「你要早去早回,有什麼事就通知我。」

「嗯!」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

「戰大哥放心,我會照顧好瑾月姐姐的。」韓冰保證道。

戰亦寒微微勾唇,點了一下頭,看向魏源星,「源星,我先帶你了解一下鳳天宗。」

「好!」魏源星點了一下頭,站起身與戰亦寒向著外面走去。既然答應了亦寒要接手鳳天宗,他就不會讓他失望。 街道上人來人往,十分熱鬧。

兩旁攤位上,攤販不停的吆喝著,抬眼望去,只見大多都是賣丹藥、法器和符籙一類的。

對於這些,蘇瑾月幾人自然是不感興趣的。

「瑾月,你累不累?要不我們歇會吧,前面那家酒樓的生意好像還不錯,要不我們去那裡坐一會兒吧。」白麗娜指著前面不遠處的一家酒樓說道。

「好吧。」蘇瑾月點了下頭。她倒是不太累,只是她們太過緊張她,把她當成是易碎的瓷娃娃,讓她有些心累。

「幾位客官請!」看到蘇瑾月一行人進入酒樓,夥計連忙熱情的迎了上來。

「夥計,給我們安排一個包廂。」白麗娜對夥計說道。

「抱歉!我們的包廂都已經滿了,二樓靠窗有一個位置,你們看行嗎?」夥計問道。

白麗娜看向蘇瑾月,蘇瑾月笑著點了一下頭。

「就坐那裡吧。」白麗娜道。

「好嘞!幾位客官請跟我們上樓,小心台階,幾位客官是第一次來源城吧?」夥計笑著在前輩帶路。

「你怎麼知道?」秦悠悠好奇的問道。她們的確是第一次來源城,早上她們決定要來這裡后,戰亦寒就將她們送到了這裡。

夥計哈哈一笑,「最近有人在城外發現了一個遺迹,這個消息傳出去后,大多數修士都往這邊趕,你們肯定也是為了那個遺迹來的吧?」

「算是吧。」瞿櫻璃淡聲道,她不想和夥計多說什麼。

「我聽別人說這次的遺迹中有一顆金色的珠子,那顆金色的珠子會散發著金元素,很多有金靈根的修士都趕過去了,現在只等著遺迹開啟了。」夥計將蘇瑾月幾人帶到座位,等到幾人坐下后,將菜單遞給蘇瑾月。

「你看要點些什麼,這前面的有星的都是我們的招牌。」夥計指著菜單說道。

蘇瑾月點了下頭,隨便點了兩個菜,將菜單給了韓冰,「你們看要點什麼菜。」她現在所有的心思都在那遺迹上,剛剛夥計說遺迹中有著一顆金色的珠子,她懷疑是金靈珠。

要是真的是金靈珠,那亦寒的混沌世界就可以完整了。

「瑾月,你在想寒哥嗎?」見蘇瑾月發獃,白麗娜壞笑著問道。

蘇瑾月睨了白麗娜一眼,「吃過飯,我們去遺迹看看。」她想要去看看夥計說的那顆金色的珠子到底是不是金靈珠。

「你對遺迹感興趣?」瞿櫻璃詫異的看向蘇瑾月。瑾月已經飛升了,修真界的東西應該對她沒有太大的作用。

蘇瑾月點了點頭,「我想去看看那顆金色的珠子是不是金靈珠。」

「那要不要告訴寒哥一聲?」白麗娜問道。遺迹現在應該還沒有到開啟的時間,她們之前跟寒哥說好傍晚就會回去的,要是不回去,寒哥肯定要緊張了。

「不用了,我們去看看就走。」蘇瑾月搖頭道。亦寒現在也在忙,她就不去打擾他了,反正以她的實力就算遺迹沒有開啟,她也能夠進得去,除非那遺迹是仙跡。

「好吧。」眾人點了點頭。剛剛在聽夥計說的時候,她們其實也有些想去看看的。

吃過飯,蘇瑾月幾人在酒樓坐了一會兒,就去了城外。

剛剛出城,就看到有不少的修士都在往遺迹所在的方向趕。

「我們坐獸車去吧。」秦悠悠說著,祭出了獸車。瑾月懷孕還沒有滿三個月,坐獸車會更舒服一些。

「好。」 超級喪尸工廠 蘇瑾月幾人應了一聲,坐上了獸車。

獸車一路向著遺迹所在的方向跑去。不用問,只要看人往哪個方向走,就知道遺迹的方向了。

獸車還沒跑出多遠,就被兩名修士攔了下來。

秦悠悠不悅的看著攔住她們車的兩名修士,「你們要什麼?」要不是看到兩人都受了傷,她會直接一掌將他們拍飛。攔她們的獸車沒事,要是傷了瑾月肚子里的寶寶,那他們就罪無可恕了。

「前輩!我們只是想搭個車,我們剛剛被人搶劫了,我們的儲物袋也被搶去了。我們是煉丹師協會的的弟子,想去遺迹那邊找我們的師父。」其中一名年輕女子說道。

他們這次是跟著師父一起出來的,路經源城的時候,師父讓他們去給源城的城主送丹藥,所以他們比師父他們晚出城。

沒想到剛剛出城沒多久,就遇到了兩個實力高強的修士,不但打傷了他們,還把他們的儲物袋也給搶了。他們已經在這裡等了好久了,也攔過幾輛獸車,只是路過的修士都不願意帶他們。

秦悠悠轉頭看向蘇瑾月,見蘇瑾月點頭,對兩人道:「上來吧。」鳳天宗和煉丹師協會的關係一直都很好,出手幫忙也是應該的。

「謝謝!」兩名煉丹師協會的弟子感激的對著秦悠悠幾人行了一禮,走到車前坐上了車。

「吃了吧。」秦悠悠遞給兩人兩顆療傷丹。

「多謝前輩!」兩名煉丹師協會的弟子感謝的接過丹藥服了下去,然後閉上眼睛開始療傷。等見到了師父,他們一定要告訴師父。

馬車勻速的向著前面跑去,差不多一個時辰后,眾人已經看到了遺迹。

看到兩名煉丹師協會的弟子已經療完了傷,蘇瑾月對駕車的秦悠悠道:「悠悠,我們下車步行吧。」

秦悠悠看了看前面,只見到處都是人,的確不太方便駕車,便停下了獸車。

「多謝幾位前輩!我們去找師父了。」兩名煉丹師協會的弟子跳下車,再次對蘇瑾月一行人感謝了一聲后,向著一個方向走去。

蘇瑾月走下車,抬眼望去,看到在遺迹的上空籠罩著一道耀眼的金芒,而且那金芒散發著絲絲金元素,「我們去前面看看。」

她現在還不能確定,那散發出金元素光芒的就是金靈珠,只有走到近前,等她進入了遺迹后見到那顆珠子才能確定。遺迹外有著陣法,她的神識雖然可以輕易的探入陣法進入遺迹,但是卻會被那道金色的光芒阻擋。 「她就是鳳天宗的創始人蘇瑾月,你有膽量就去攔她。」

那名修士聞言,頭搖的猶如撥浪鼓,臉上全是后怕之色。就算給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去攔蘇瑾月。蘇瑾月是誰,她是一個人滅了好幾個門派,連眼都不眨一下的人,去攔她,除非他活的不耐煩了。

正要再說那名修士幾句,就發現有人向著蘇瑾月幾人跑了過去,「竟然還真的有人敢去攔蘇瑾月。」

許長老帶著凌天和馬子玉來到蘇瑾月一行人面前,「蘇宗主!」

「許長老。」蘇瑾月微笑著對許長老點了點頭。對於許長老她自然是不陌生的。

「蘇宗主,多謝您出手幫了我的弟子。」許長老感謝道。

「多謝蘇宗主!」凌天和馬子玉感謝的對著蘇瑾月拱手行禮。知道幫他們的人是蘇瑾月,他們之前被搶走儲物袋的鬱悶也一掃而空了。能見到自己崇拜的已久的前輩,那簡直就是天大的榮幸。

蘇瑾月搖了搖頭,「只是舉手之勞,不必介懷,許長老,你們要在這裡等遺迹開啟嗎?」

「嗯。」許長老點頭。

蘇瑾月拿出一枚玉簡,在上面刻畫出遺迹里的地圖,遞給許長老,「這是遺迹里的地圖。」

許長老驚喜伸出手接過玉簡,「多謝蘇宗主!」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幸運。

「那我們就先走了。」蘇瑾月對著許長老點了一下頭,與白麗娜一行人向著遠處走去。

「蘇宗主慢走!」許長老目送著蘇瑾月一行人遠去,才收回視線,看向自己手中的玉簡,嘴角揚起開心的笑容。有了這地圖,他們這次的收穫肯定不會少。等回去了,他一定要將這件事稟告給宗主。

白麗娜正要祭出獸車,一道身影從空中落了下來,看清來人是誰,白麗娜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寒哥。」

戰亦寒微笑著點了點頭,走到蘇瑾月面前,伸手握著她的手,寵溺而又無奈的看著她,「又去冒險了?」

蘇瑾月調皮的對著戰亦寒吐了吐舌頭,「也不算冒險,那裡沒什麼危險。」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她是不會進入遺迹的,畢竟她現在不是一個人。

「不管有沒有危險,以後都不許,除非有我在身旁,不然…」戰亦寒低下頭,在蘇瑾月耳邊輕語道:「家法伺候。」

「噗!」白麗娜幾人忍不住笑出了聲。

蘇瑾月嬌嗔的白了戰亦寒一眼,「壞蛋。」

戰亦寒哈哈一笑,伸手抱起蘇瑾月,對著白麗娜幾人道:「你們先進入我的空間。」

「好。」白麗娜幾人笑著應道。

戰亦寒意念一動,將白麗娜幾人都收入空間后,抱著蘇瑾月向前踏出一步,也消失在了原地。

回到鳳天宗,戰亦寒將白麗娜幾人放出空間后,抱著蘇瑾月向著他們的房間走去。這次他要和她好好談談,得讓她深刻的了解到自己的錯誤才行,免得下一次又跑去冒險。

關上門,戰亦寒將蘇瑾月放在椅子上,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有沒有話要跟我說?」

蘇瑾月將頭靠在戰亦寒的肩上,「我餓了。」

戰亦寒無奈的搖了搖頭,伸手輕颳了一下蘇瑾月的鼻子,「你就沒有別的話跟我說?」

夫君他是個演技派 「我困了。」蘇瑾月打了個哈欠。她是真的有些困了,自從懷孕后,她就十分嗜睡。

戰亦寒在心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伸手抱起蘇瑾月向著床走去。

將她輕輕地放在床上,為她蓋好被子,「你先睡會兒,我去給你煮些吃的。」

重生之等你長大 蘇瑾月點了點頭,伸手環住戰亦寒的脖子,抬起頭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我以後不會去冒險了。」她也不想讓他擔心她。

戰亦寒揚起笑容,寵溺的揉了揉蘇瑾月的柔亮的髮絲,「這才乖。」

蘇瑾月甜甜的一笑,再次打了個哈欠,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戰亦寒看了蘇瑾月許久,才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時間飛快的流逝,很快就到了蘇瑾月他們離開鳳天宗的日子。

「源星,以後鳳天宗就交給你了。」戰亦寒伸手拍了拍魏源星的肩膀。他是他的兄弟,將鳳天宗交給他,他是絕對放心的。

「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魏源星不舍的看著戰亦寒。還沒團聚幾天,就又要分開了,不知道下一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

「我們走了。」戰亦寒笑著看著魏源星,眼中也有著濃濃的不舍。不過好在他已經領悟了空間規則,想要見源星的時候可以隨時來天月大陸。

魏源星點了點頭,「一路順風!」他和亦寒不一樣,他還有著很多的牽挂,他的妻子,兒子,還有他的家人,他必要要為他們考慮,所以他已經打算好了,以後也不會選擇飛升,他會留在這裡幫亦寒他們守護好鳳天宗。

戰亦寒出了空間裂縫,便祭出自己煉製的仙船,讓眾人從混沌世界中出來后,向著清流派飛行而去。

一品狂妃 「哇!這裡好漂亮啊!這裡就是仙界嗎?」戰亦萍趴在仙船邊,看著下面的風景滿臉驚嘆之色。

「瑾月,我們現在已經到仙界了嗎?」林素問看向蘇瑾月問道。她無法吸收這裡的靈氣,但是置身在這樣的環境下,她有前所未有的舒服感覺。

蘇瑾月點了點頭,「這裡是清流派的地界,我們很快就可以到清流派了。」

「清流派比鳳天宗是不是要大很多?」白麗娜問道。

蘇瑾月點了點頭,「清流派差不多有鳳天宗的五倍,有著上百座山峰。」

「哇!」眾人聞言,都驚嘆的張大了嘴巴。他們心中更加期待能早一點見到清流派了。

「何人敢擅闖清流派!」這時一道嚴厲的聲音傳來。

戰亦寒走到船頭,看向身穿清流派服飾的弟子,拿出自己的宗主令牌。他們雖然是清流派的宗主,但是不是每一個弟子都會認識他們。

「見過宗主!」看清楚令牌后,那名弟子連忙恭敬的對著戰亦寒行禮,然後讓到一旁,讓戰亦寒他們的仙船可以通行。 將仙船緩緩的降落在清流派的廣場上。

蘇瑾月和戰亦寒帶著眾人走下仙船,得到消息的長老已經在一旁等候了。

「恭迎宗主歸來!」眾長老齊聲道。自從蘇瑾月和戰亦寒當了清流派的宗主,清流派的地位也是與日俱增,不斷的有各派的長老前來清流派拜訪,想要求得一枚九級仙丹。

蘇瑾月和戰亦寒微微頷首,看向眾長老,「他們都是我們的家人,希望以後你們對待他們要像對待我們一樣。」

「是!」眾長老齊聲應道,看向跟在蘇瑾月他們身上的眾人後,心中更吃驚。這些人只有兩個是仙修,其他都只是修士,宗主他們到底是怎麼將他們帶到仙界來的?

「大家都去忙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議。」戰亦寒對著眾長老揮了一下手。

「是!」眾長老應了一聲,紛紛散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