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你別糾纏著雨欣,她是個好女孩,你根本配不上她!

你和她在一起,只會耽誤她,也會害了你自己!」

說這話的時候,吳曉曉也不知道自己的內心,究竟是怎樣一種感覺。

是真的為了何雨欣著想,還是單純的嫉妒,嫉妒那抱住葉天的人不是自己?

又或者是恨,恨葉天對自己的不理不睬,恨自己當初有眼不識金鑲玉,更恨葉天一點點機會也不給自己!

吳曉曉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自己此時的心情究竟是怎樣一種。

也許,全都有吧!

葉天臉色一冷,笑道:「你是特意警告我的?」

「不錯,我就是來警告你,何雨欣其實還是個很單純的女孩子,你根本配不上她。

你雖然鋼琴彈得好,打架厲害之外,你還有什麼?

無論是家世還是成績,都和雨欣相比差距太遠了,未來怎麼給雨欣幸福?」

說著,吳曉曉停了一下。

「更何況,何雨欣可是林正軍看上的,之前林正軍可發出過警告,不許任何人輕易接近何雨欣。

這林正軍可不是一般人,那可是林家的長子,林家的勢力遍布海西省,本人更是無比優秀。

就算你認識的周天朔,在林正軍面前也算不上什麼,輕輕鬆鬆便被碾死,你認為你有什麼本錢能跟林正軍比!」

吳曉曉毫不退步,和葉天對視。

看著吳曉曉一臉義正言辭,葉天忽然笑了,搖了搖頭,一臉的不屑。

「怎麼,我有說錯嗎?」

吳曉曉眼含不悅,她自認是為葉天和何雨欣好。

林正軍所在的林家勢力之大,遠非一般人可比,就算葉天認識周天朔,可周天朔在林正軍面前,恐怕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吳曉曉,你把自己看得太高,卻把我看的太渺小了,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和什麼樣的存在說話。

至於所謂的林正軍,區區海西十三家的出身,在我眼中,不過螞蟻而已,一指便碾碎,何足掛齒!」

說話間,葉天身上一股氣勢展現,給人一種凌駕萬物之上,俯瞰眾生的可怕氣魄。

南衍喜歡 這才是修真者應有的真面目。

他此前的種種忍耐,不過是不屑理會這些凡塵俗子,這世界在他眼中,已和遊戲並無區別。

除了他所在意的人之外,其他人不過是些npc而已,他哪裡會去在意。

至於遊戲里,會有的npc沖他辱罵和挑釁,那不過隨手碾碎就是,何足掛齒。

葉天的聲音極冷極飄渺。

「我之前不與你計較,不過是看在鄭姨的面子上,這不是你得寸進尺的理由。

沒了唐姨,你在我眼裡,和這螻蟻眾生沒有絲毫區別。

先不說我和何雨欣是否有關係,就算是有又如何?」

「我便是我,行事由心,眾生雜念於我何加焉?」

說罷,他直接從吳曉曉身邊走過,,留下她愣在當場。

過了許久,吳曉曉才回過神,搖頭呢喃自語。

「葉天,說這些是沒用的,這兩個層次的差距之大,絕非一般人能夠想象。

我也見過無數個優秀之人慷慨激昂,最終還是在現實面前,撞得頭破血流。

我不知道你的底氣來自哪裡,但你是永遠配不上雨欣的。」

說完,眼中流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回到家裡,吳世聰依舊無比的殷勤,想要給葉天倒茶,葉天卻只衝他點了一下頭,便回自己房間了。

照舊給獸魂封禁灌注真元后,葉天便又認真的了解《心魔入夢曲》,之前迎新晚會上的那曲鋼琴曲,讓他無意中達到了《心魔入夢曲》的傳承條件。

只是在了解過後,葉天只能再次苦笑,讓他已經完成了《心魔入夢曲》的傳承,但因為修為太低,仍舊沒辦法發揮出《心魔入夢曲》的威力。

「想要對修真者有所影響,需要達到鍊氣七層的修為,這音律類攻擊秘法當真是條件苛刻啊!

不過威力倒是不俗,就算對上比自己實力高上一層的對手,也能夠產生作用,而且這玩意兒一般的防禦手段還無效!

不錯!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雖然短時間內不能用,但已經好很多了,至少有能用到的時候了,不是?」

葉天倒是看得開,當下不再多想,擺開百練陣,繼續修鍊。

第二天,葉天照常來到了班裡面,大家看他的眼神又不一樣了。

先不說他那首也引人入勝,讓所有人憶起心中不順與悲傷的鋼琴曲,單單是何雨欣當眾向他表白的事,就已經足夠轟動了。

以至於一時之間,讓所有人都認為葉天是演奏的那曲鋼琴曲,從而打動了校花的心,還讓他會當眾表白的。

畢竟在這幾天來,葉天在學校里的名聲不差,可大家也只是認為他也就只比較能打而已,並沒有傳出任何葉天與何雨欣那是密切的緋聞。

可現在,一曲鋼琴曲過後,連校花都投懷送抱了,是那鋼琴曲的原因還能是什麼?

「我說我和何雨欣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之前見過兩次面,你信不?」

看著姜秋一副要吃了自己的樣子,葉天無奈的聳肩解釋。

「你認為我會信嗎?」姜秋磨著牙,恨恨的看著他,「不過我現在的心上人是柳卿老師,所以我就勉強原諒你了!」

「你變心得真快!」

葉天翻著白眼,吐槽道。

「我這叫風流,懂嗎?」姜秋可不在葉天的吐槽,轉而壓低聲音道,「葉天,你昨天走的早,實在太可惜了!

沒機會看到司徒夏當時的表情,那臉叫一個綠啊了!直直的在舞台上站了十幾分鐘,拉他都拉不動啊!

反正我有柳老師了,所以支持你追求何大校花的,最好抱得美人歸,天天帶到司徒夏面前晃悠,氣死他!」

看來姜秋對司徒夏怨念很深啊!只是這傢伙的臉皮之厚,還真是讓人無可奈何,你丫的什麼時候有柳老師了?

無奈之下,葉天搖了搖頭,他對昨晚的事情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

何雨欣這丫頭到現在再沒有出現,完全是搞事之後玩失蹤的主,把跳起來的火力都能給他來抗了,真是豈有此理呀!

這一天的課,葉天上得非常很安穩,始終能感覺到司徒夏帶著恨意的目光,若有若無的在投過來。

若這目光能夠實質化,恐怕自己早已經被司徒夏戳成千瘡百孔了吧?

更讓葉天無語的是,每節課下課,都有各年段的學生來7班圍觀他,想看看能讓何雨欣倒追的人,究竟得帥氣成什麼樣子。

畢竟昨天的大禮堂上,因為舞台和距離的原因,大家都沒能怎麼看清楚葉天的相貌。

可結果,自然是大失所望了。

臨近中午,課上完的,葉天照常來到食堂,買了些飯菜后,便和姜秋坐到了靠近門口的位置。

就在這時,他隱隱感覺到了一股視線投來,似乎有人正注視著自己。

略微側頭,便看到和他們相隔兩桌的位置處,楊蘭正和司徒夏、宇星機等人坐在一起。

這時,楊蘭帶著冷笑的聲音傳來,這聲音本來不大,除非坐在楊蘭身邊,否則尋常人是聽不到的。

可葉天身為修真者,又將注意力集中在那個方向,頓時便聽得清清楚楚。

「我還以為何雨欣的眼光有多高了,結果就看上這種人,簡直是讓人意外。

這個葉天除了能打之外,也就那鋼琴還彈得馬馬虎虎了。

要成績沒成績、要長相沒長相、要家世沒家世,她何雨欣是瞎了不成。」

說完,楊蘭有意無意的掃了司徒夏一眼,看到司徒夏面無表情,可拳頭卻死死攥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對啊!何雨欣連我們司徒老大都看不上,卻看上了這麼個轉校生!」宇星機搖了搖頭。

忽然,他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又幸災樂禍的笑出聲來:「不過,這個葉天要倒霉了,林正軍再有幾天就要回學校。

這何雨欣可是他指明的禁臠,曾經專門放出警告,到時候讓他知道這件事,豈能善罷甘休?

如果何雨欣看上的是司徒老大的話,那林正軍或許還不敢怎麼樣,可這小子要背景沒背景,要家世沒家世,絕對要被虐慘的!」

楊蘭一愣,說道:「這林正軍可不簡單,聽說是分軍區司令家小孩。

一年的時間中,有半年在跟著部隊鍛煉,很少來學校。

他可何雨欣最狂熱的追求者,若知道這消息,能饒得過葉天?」

說這話的時候,楊蘭不禁暗爽。

經過昨天的事情,她對葉天可是恨之入骨了,能看到他倒霉,自然在高興不過了。

【作者題外話】:新書求收藏,求評論,求指錯,求打賞,求一切能求的,作者君拜謝! 聽了這些人對話一會兒,葉天便沒有了興趣,轉而專註的吃了起來。

在他看來,司徒夏和楊蘭幾人這時的作派,無異於所以在對著大象叫囂,你不要得意,會有另外一隻大象來踩你的。

只可惜他們並不知道林正軍,在身為修真者的葉天眼中,如也不過只是稍大一點的螞蟻而已,根本算不得是大象。

當下,他也便不在意了。

另一邊,鍾亮和李易正在學校外碰頭,一邊商量著,一邊眼神厭惡的看著離他們有段距離的三個女子。

這三女子有些不同,只見她們滿面瘡痍,身上裸露的皮膚長滿各種大大小小的膿包,有的甚至已經破了,甚至流出濃汁。

在她們身上,更是散發著一股惡息,難怪鍾亮和李易會露出這樣的神情。

「你是從哪裡找的這些女人?我去,這也太噁心了吧!」

李易眉頭緊緊的皺著,一臉的嫌惡,忍不住伸手捏住鼻子。

「這是包宇找的,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找來的?」鍾亮回道。

他的神情和李易並沒有多少差別,也是同樣的一臉嫌惡。

那三個女人看著這兩人的神情,滿是膿瘡的臉上看不出有什麼變化,可眼中平靜如常,顯然早見慣了他人這樣的反應。

又打量了這三個女人一眼,李易實在有些受不了,問道:「你說這幾個真的是得了艾病嗎?」

「包宇把他們帶過來后便走了,所以我也不知道!」鍾亮說道,「看她們這個樣子,只要我們咬定是艾病,又有幾個會不相信?」

李易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只要到時在學校門口,這三個女人拉住葉天吵起來,不是葉天害她們得病的。

喝下這杯酒,再愛不回頭 我們再過去,咬定她們得是艾病,到時候就算哪個葉天有百張嘴,也別想將這事說清楚,嘿嘿嘿……好了,出發吧!」

說著,一臉陰笑的李易轉身便走。

鍾亮連忙問道:「李易,那這三個女人怎麼你不載過去嗎?」

「要嘛你載他們去,要嘛讓她們自己打車過去,我都快噁心死,還載她們?」

李易一臉噁心十足的樣子,也不等鍾亮反應,便匆匆的離去,只覺得在這裡多呆一移鍾,自己就要被那惡臭熏死了。

鍾亮無奈,看看那三個女人,他也不想和她們多呆。

可沒辦法,李易已經走了,需要他來交代一些事情。

「我要你們做的事情很簡單,到時候我帶你們找到葉天,你們上去把他抱住。

然後大叫的是葉翩拋棄你們,並讓你們得這種病的,知道嗎?」

兩個女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中間的女人說道:「那我們的錢呢!你答應過的!」

「那,這是以前說好的一半,剩下的另一半等事情完成了,我自然會給你們!」

鍾亮從兜里掏出兩疊錢,遠遠的拋給了三個女人。

「對了,你們知道陵南中學吧?這些錢夠你們打車的,等下到了學校門口,打電話給我!」

鍾亮皺眉,想了一下,又從錢包里掏出幾張百元大鈔,遠遠的扔給她們。

說完,他也匆匆的離去,他也不想和這些女人多呆上一秒鐘的。

三個女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悲涼。

當下其中一個上前,鍾亮扔下的錢撿起,走了回來。

「姐姐,我們真的要這麼做嗎?明顯這兩人沒安什麼好心。

要讓我們誣陷人,讓那人背上艾病的名聲,這可是會毀掉那個人的啊!

我們都這樣子了,有沒有這個名聲不要緊,可那人是無辜的!」

三個女人當中,病情最嚴重的的一個說道:「我也不想這樣,可我們沒有錢吶!

小妹現在的病還沒發作,也許還有治好的希望!

可那個醫生張口就要五萬,我們不這樣做,哪來的錢!」

「可是……」最開始的那個女人遲疑道。

病情最嚴重的女人搖頭,「沒什麼可是的了,我們都這樣了,早晚得死!

可小妹那麼年輕,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你忍心讓她重蹈我們的覆轍嗎? 農門福女嬌寵日常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