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城市容納力有限,總有沒錢不能待在城裡面的,所以城市外面的廣大區域就成為了法外之地。

那裡拳頭大就是老大,只要黑夜降臨,血月升空,在那裡廝殺就完全是合法的,沒有任何人前來干涉。

沒錢可以去那裡廝殺,參加暗夜獵殺,獵殺的是別的惡魔,這樣就有材料,有錢了!

這樣想想,焰心有餘悸,還好自己是白天坐車來的,要是等到晚上自己走路過來,非得死成渣不可。

這下焰也明白了,餐廳裡面哪來的那麼多行行色色的惡魔肉。

多變的世界!白天黑夜,這簡直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暗夜獵殺來錢最快,而且還能吸收血月的能量,沐浴別的惡魔的鮮血,變得更強!

無敵從氪命開始 神話級聯盟 唯一的問題是,常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

有錢拿,沒命花啊!還不如搞點別的呢。

去招聘市場看看,或許是個好主意。

焰打定主意,還是傳播真名來得穩一些。

去到人才市場,焰發現工作也不是那麼好找。

尤其是他這種高級初階的惡魔,這裡一大把,多如狗,滿地走!

焰發現自己符合要求的都是這樣的工作,「無下限公關公司!專業配種,種馬,代孕,等級不限,工資10000魔晶起步!每次!」

想象力有限公司,招聘勞工,前往小世界挖礦,包吃包住,契約簽訂一百年!

急聘!死來登大酒店雜役一名,包吃住,2000魔晶。

亡者俱樂部歡迎您的加入!專業打手,敢沖敢打,前往亡靈位面看場子,待遇從優,想發財的速來!

焰轉了一圈下來,諾大的一個惡魔英才招聘場,沒有一個適合他的職業,他的要求其實也很簡單,包吃住,能夠接觸到一些高端秘籍什麼的最好。

咚咚的三聲巨響,整個招聘會場突然都沸騰了起來,會場最中心的位置隆隆的升起一座高大的黑色石台來。

「兄弟,這是什麼情況?」焰跟著一個準備過去看熱鬧的人問道。

「這是強者擂台啊,打贏了能夠進大組織的!」

焰一聽,頓時興奮起來。

這個好啊,大組織,一聽就很牛逼的樣子,很符合自己的要求!

焰也跟著人群,一起往石台那邊走去。

黑暗之城排行榜!

擂台邊上還豎著一塊巨大的石碑,上面浮現著一列血色的名字,共計一百個。

這是贏得積分最多的前一百人!

第一名居然贏得109場!上千積分!還沒有輸過。

第二名就差了很多,只有50多場,而且連勝已經被終結了。

報名處熱鬧無比,很多人都在報名,焰也上去報了個名,只要在同等級比賽中,發揮出彩,或者進入榜單。

就能夠被大組織所關注,隨時有可能接到邀請函,被吸收進入大型組織!

當然,加入大型集團不止這麼一個方式,事實上他們的人才招聘專櫃一直都擺在那裡。

只是那裡焰也去過,感覺太坑爹,完全是普普通通的拿錢幹活的契約。

走比賽渠道進入的肯定不一樣,是當做後備力量來培養的!

這些大型組織的招聘處,你還別說,有一個叫做燃燒軍團的其實挺合焰的胃口的。

那個招聘人員看到焰過來,還熱情的招待了焰,「來來來,兄弟,坐下來喝杯酒吧。」

「我能不能了解一下你們燃燒軍團?」焰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當然,當然,完全毛問題,我們可是整個深淵數一數二的組織!」招聘人員給了焰一本宣傳手冊,一邊站著口若懸河。

焰拿起來,上面封面做的異常華麗,是一個全身鎧甲,站在骷髏巨龍上的惡魔。

手持骷髏巨劍,劍指前方,身後是無數的燃燒軍團成員,總之就是各種狂拽炫酷吊炸天的惡魔造型。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我們燃燒軍團所向披靡,而且業務廣泛,我跟你說,最近我們又接了一單大生意,一個禿頭的傻大個泰坦雇傭我們去毀滅一個叫做艾澤拉斯的世界,我們人手不夠,要不然根本不會招人。」

招聘人員一副算你運氣好的表情。

焰眼皮挑了挑,「怎麼的,你們這是打仗啊?」

也不能叫做打仗,基本上就是丟丟火球,蠱惑蠱惑無知土著,集體旅遊罷了,輕鬆加愉快。

招聘人員見焰不太相信的樣子,又接著說。

「當然,加入我們,就算是從軍了,我們軍團很牛逼的,我跟你說,我們軍團福利好,待遇高,不僅能夠在異界大殺四方,掠奪的各種財寶全歸個人所有,萬一哪天成了軍團長,毀滅異界,只在彈指之間!最重要的是,還有隨軍魅魔哦。」招聘人員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焰一聽說能夠揚名世界,就眼前一亮,但是又想到自己的真名,還有身邊每天都有大把的惡魔,還是覺得不太方便。

貌似等以後有實力了可以考慮一下。

算了,我還是在考慮考慮率吧!

焰拒絕了招聘人員的邀請。

接著他又去了好幾個大型組織的招聘處,怎麼都感覺都是招收炮灰的,和別的組織招收去小世界看場子,挖礦的沒啥區別。

除了燃燒軍團以外,還有另外兩個很出名的組織,他們也是業務廣泛,橫跨多個世界,業務遍布深淵各處。

他們分別是虛空之眼,和骷髏商會,不過據說黑暗之城不是他們的主要業務區域,在這邊他們主要是以招收打手為主。

焰拿著自己的參賽牌看了看。

我去!居然是兩天以後的比賽。

報名的惡魔實在是太多了,每天想來這裡露兩手的惡魔都不計其數。

每天死亡的惡魔也多不勝數,這可是生死賽,最少要堅持三分鐘以上,才能夠投降。

太弱的惡魔上去基本就是送死。

但是深淵呢,到處都是死亡,生死看淡,不服就干,這是常態,反而是這個可以投降的設定讓人感覺很奇怪。

焰也怕死啊!但是誰叫他這麼牛逼呢。

同級之中他可還沒怕過誰,現在他的力量還在不停地增強呢,雖然變得很緩慢了,但是比起修鍊,實在是要快太多。

這兩天得找個機會去哪個小世界傳播一下真名。

另外還得解決錢的問題,沒錢寸步難行啊!

焰想了想,自己現在能夠掙錢的方式只有出去賣了……

賣掉一些巨龍身上的材料,還有從小世界搞到的一些珍貴金屬。

遵循著地圖的指引,焰一路越過繁華的大街,來到一家大型的煉金材料商店。

一位瘦弱的魅魔接待了焰。

不得不說,魅魔是所有的惡魔裡面活得最舒服的,基本沒有生存壓力,到處都有需要他們裝點的門面,他們實力不行,但是智力卻相當不錯。

不過有一點焰想不通,這些魅魔為什麼都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

「尊貴的客人,需要來點什麼。」魅魔腳微微離地飄在空中,輕聲的說到。

這是一個高級魅魔,嚴格的說來,他的等級還要比焰高半階,所以他只稱呼焰為客人,而不是大人。

「我不是來買東西的,我是來賣腎,哦不是!是賣龍肉的。」

焰一直琢磨著賣腎的可行性,所以脫口而出,搞得魅魔一陣嬌笑。

等她笑得停下來,指了指一塊光滑的檯子,示意焰把龍肉放在上面。

嘭!

焰把空間戒指裡面的龍肉全部倒了出來,整整有兩大塊,差不多有一個立方那麼多,言不是戒指空間不夠,還有更多。

不過這些應該也能值點錢了吧?

魅魔看了看,「500魔晶。」

這是一個很低的價格。

「不會吧?還沒我的腎值錢?」焰覺得這個價錢不對,他賣烤串還掙了500的魔晶呢!

魅魔笑著解釋,原來這些肉是用來食用的。

所以首先考慮的就是可口程度,很不幸,這個龍肉不新鮮,因為沾染了不少混亂的魔氣,所以價值大跌!

高級酒店都不用這種受污染的龍肉。

焰頓時蛋疼不已,早知道就不用魔力攻擊了!

感覺平白損失了上千的魔晶啊,心痛!

這點錢不夠用啊……

焰乾脆把珍貴金屬拿了出來,魅魔眼前一亮,好東西!

「這個多少錢?」

焰其實已經查過了,這裡面含有秘銀,雖然非常少,但是最少都要1000魔晶。

魅魔報出來的數字沒有讓焰失望,1100魔晶,比焰自己估算的還要高出不少。

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等下!賣給我!

聽到聲音,焰遞在空中的手趕緊縮了回來。

焰回頭望去,門口正站著一個暗夜魔,這傢伙渾身藍色,一臉的憂鬱表情,就像是丟了幾百萬魔晶一樣。

無神的目光掃到焰手上的金屬球上,才變得有神起來,眼神瞬間就完成了對焦!「這位兄弟,我出價更高!」

焰倒是無所謂,「沒問題,商店給我出的價錢是1100魔晶,只要你出的價錢比這更高就行。」

年輕人一聽,卻是嘲笑的看著那個魅魔,張嘴道,「我出一萬魔晶。」 宋華豐他們當然知道宋離進京不是去做官的,但是這京城裡面的人那都跟人精子一樣,當面一套背面一套的,阿離這麼耿直的人去了一定會吃虧的。

所以京城的人是這樣的情況,你們到底是從哪裡知道的?

問我們是從哪裡知道的?那鎮上說書的不都是這麼說的嗎?哪個大官陷害了哪個大官,哪個大官的兒子看中了老百姓的閨女直接就搶回去了,這些事情哼哼,他們知道的可多了。

當然如果宋離知道她爹娘最近已經閑的開始去鎮上的茶樓聽說書了,應該會很高興的,畢竟這不就是她一直想要給她爹娘過得生活嗎?

「爹,你們不用多說了,這京城我一定要去的,更何況京城雖然兇險但是也未必就像是你們說的那樣。更何況如果真是那樣到時候我直接回來也就是了。」宋離道。

他們的心裡都很清楚,恐怕去京城這事兒宋離應該是早已經做好決定了,現在不過也就是知會他們一聲罷了,可是讓阿離這麼么一個人去京城他們是真的不放心。

「好端端的去京城做什麼?前些日子你不是還說府城的生意好做,我看還是去府城,這樣也算是離得近些好照應。」原本宋華豐是連府城都不願意讓宋離去的,不過現在宋離卻說自己要去京城,這不宋華豐自己就轉變口氣了。寧願讓宋離去府城也不願意讓宋離去京城。

「爹,府城的生意我已經想好了,讓莫冬他們去看著就行了,更何況還有二哥也能幫忙。」另外的兩個哥哥手裡早已經有鋪子在掌管了,可是就二哥手上現在什麼都還沒有。雖然這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二嫂馬氏,但是宋離知道自己不能因為馬氏的問題就一直將二哥冷淡起來,所以這次自己去京城將府城的生意交給二哥打理就是最好的選擇。

馬氏一聽見宋離說要將府城的生意交給宋有成打理,頓時滿臉都是笑容,看著宋離也就順眼了幾分。這個小姑子,總算是懂事了一回。

「這可不行,我什麼都不會,怎麼能幫著打理府城的生意?」宋有成道。

馬氏沒想到丈夫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心裡煩悶的不行,這個憨貨就算是他不行,不是還有她在嗎?這麼好的機會也不知道把握,要是回頭宋離後悔了怎麼辦?

宋有成可不知道自己媳婦心裡想的,只認為阿離讓自己照看府城的生意是因為信任自己,但是自己幾斤幾兩心裡還是很清楚的,所以務必要跟阿離說清楚了。

「二哥,這府城的事情我也早已經安排的差不多了,更何況誰不是從不會到會的,到時候還有莫冬去幫你的忙,你只管放心就是。」宋離笑道。

宋離這麼一說,馬氏滿意了。沒有一聽見丈夫說自己不行就將決定取消,馬氏怎麼能不滿意?

「阿離你放心,到時候我會幫著你二哥的。」馬氏都想好了,到時候她就跟丈夫一起搬到府城去住。她也享受一下富太太的感受,到時候再買兩個丫鬟伺候自己,這日子是怎麼想怎麼美,不過自己這個想法現在可不能表露出來,一定得等自己這個小姑子去了京城之後再進行。

只可惜馬氏自以為將自己的小心思藏的深,但是也不想一想,在座的都是什麼人,她馬氏什麼樣的性子,難道還沒有人了解嗎?

「去幫忙就不用了,到時候二嫂還是在家裡將爹娘,花兒照顧好就行了。」宋離一句話就算是將馬氏的路給堵死了。自己讓二哥去府城那是因為他是自己的親哥哥,讓他去理所當然。但是你馬氏卻想著拋棄家裡的一切跟著去享福,哼,有這麼容易嗎?她這麼努力可不是為了讓你馬氏坐享其成的。

馬氏沒想到宋離竟然會這麼說,這不就是故意讓自己難堪嗎?

「家裡有這麼多人伺候著,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馬氏還是沒有放棄要到府城去的心思。

宋離笑了笑,「二嫂這話就說錯了,怎麼能說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了?再說了家裡雖然有不少伺候的人在,但是她們畢竟都是下人真要是說貼心,哪能有二嫂你貼心,你說是不是?」

宋離的話讓馬氏的臉是一陣紅一陣白,但是這麼三言兩語就放棄了絕對不會是她馬氏的風格,你現在在家裡我當然不能怎麼樣,等你走了以後去不去還不是我自己說了算?

「二嫂,如果被我知道我走以後你去了府城,到時候二哥也就不用待在府城了。」宋離看似漫不經心,但實則卻是給了馬氏警告。

馬氏沒想到宋離竟然會這麼說,而且竟然連這麼絕情的話都能說的出口。

「你。。。你。。。」

其實宋離也不是有意要針對馬氏,實在是她擔心真要是讓馬氏跟著二哥去了,到時候在府城裡面可就沒人能管住她了。惹出什麼麻煩出來,自己又不在家,恐怕會把大家都牽連進去。

只是宋離不能當著大家的面這麼說,畢竟馬氏怎麼說都是宋家的兒媳婦,她要是這麼說了,不就是擺明說馬氏不是個好的?豈不就是在笑話宋家自己挑選兒媳婦的眼光?

「不過二嫂想去也沒關係,只要能過的了通關文牒這一關。」宋離這就是明擺著告訴馬氏,不管你怎麼折騰,陽奉陰違。到時候只要我給縣太爺打聲招呼,不讓他在你的通關文牒上面蓋印,你就是想走出懷安縣都不可能。

馬氏的臉上刷的一下就白了,她是真的沒有想到宋離竟然會做的這麼絕,竟然連這種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宋有成,你是死人呀?你看著你妹子她這麼對我?」馬氏不敢不對著旁人發火,但是對著自己丈夫那可就火力十足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