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艾克低下了自己的頭。

阿爾薩帝一咬牙,終於隨著大傢伙離開了。

說實話,他們每一個人都不想走,但是艾克說的很對,他們在這裡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來吧,黑暗古神。」同伴們的離去讓艾克徹底放下心來,他盯著黑暗古神冷笑著。

就算自己會死,也要讓這個劊子手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你為什麼總是背著東西活著?」

就在這時,一個清脆帶有顫抖的聲音響起。

艾克猛地一回頭,就瞧見了俏生生立在那裡的雪莉!

「雪莉,你怎麼沒走?」艾克厲聲道。

雪莉凄婉一笑,一步步走到艾克的背後,環抱住他。

「到現在還要趕我走嗎?」雪莉呢喃著,雙手緊緊摟著。「這一次,我不會再默默的看著了。」

「趕緊···趕緊離開··你會···死···死的···」

在觸碰到雪莉的藕臂之時,艾克聲音不由抖動起來。

「我會死?那總比活在悔恨中要好。」雪莉將自己的臉貼在艾克的背上。「艾克,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還是不敢知道?」

最後一句話徹底將艾克的心打碎了! ?「我真的是不知道為什麼!」艾克最後嘆息道。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愛上你?」雪莉輕聲道。

艾克點了點頭。

「你以後一定會知道的。」雪莉一笑,閉上雙眼,輕嗅著那溫暖的氣息。

啊!!

碰!

毀滅封界終究擋不住黑暗古神的力量,在一陣爆響中粉碎,轉播翼蟬受到了衝擊,最後的畫面也化成一片黑白屏幕。

「人類小鬼,你,可願成為的奴僕?」

黑暗古神審視著艾克,蠱惑道。

「只要你甘願簽訂下契約,你可以繼續活著,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哈哈哈哈哈!沒有了自由,得到整個世界又有什麼用?」艾克大笑著,蔑視的望著黑暗古神。

「哼!」黑暗古神眯起雙眼。

「過會抓緊我。」艾克反手握住雪莉的小手,這個時候她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嗯!」雪莉展露笑顏。

神諭·咒死印!

黑暗古神食指輕點,整個領域世界震動起來,一股股力量交錯,於半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死字,狠狠朝著艾克兩人飛來。

奧義魔法·荒岩長城!

在創造出奧義魔法之後,艾克顯得遊刃有餘,第二個奧義魔法正式出世!

轟!

卡卡!

在魔族的注視下,一道由岩石構造的城牆連綿疊起近百米,橫在了咒死印前。

荒蕪奧義汲取著空間中遊離的力量,不斷加固著荒岩長城的硬度,而地震奧義卻是夾雜在城牆內部。顯然,這並不是一個單一的防禦性能魔法。

咻!

一切的動作都在幾秒之內完成,當咒死印轟在荒岩長城之上時,猛烈的爆炸造成了漫天煙霧。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荒岩長城拚死擋下了這一擊的大半力量,而地震奧義開始發動!

「成功了!」艾克握緊雙拳。

荒岩長城由於兼備了兩個奧義,被艾克改造為二段魔法,第一段便是城牆本身的防禦力量,而第二段就是防禦被攻破之後地震奧義引發的反擊之力!

隆隆!隆隆!

不歸魔法塔第六層的世界震蕩起來,作為領域主人的黑暗古神感受到了那股爆發的力量與大地之間的勾連!

大地在咆哮著!企圖衝破他的領域!

「該死!」黑暗古神怒罵一句,現在他的力量連巔峰時期的百分之一都未到,領域力量自然大大下降,禁不起太大的攻擊。

「有希望!」艾克眼前一亮。

他把自己留下雖然抱著背水一戰的準備,卻也並非無的放矢。

作為一名學者,他深知封印魔法陣的厲害。

黑暗古神是厲害,但在封印千年之後他還殘存多少力量?想當初古迪拉爾克還不是從傳說跌落,若不然也不會在廢土之戰上丟棄了自己的生命。

「趁現在!」

艾克顧不得許多,一把抱住雪莉,朝著第五層入口奔去,口中念念有詞。

「別想離開!」黑暗古神咆哮著,黑暗的力量籠罩在這塊區域之上。

悲慘世界·無盡噩夢!

咔咔咔!

領域在收縮,邊沿處的範圍越發緊湊起來,規則層層疊疊的堆積,封死了所有離去的道路。

「那就試試我的運氣!」艾克仰天長嘯。

「圖巴!你不是說我是被神選中的人嗎?那我就看看今天自己究竟是不是受到了神的庇佑!」

地震!波動!

重生之君子好球 嗡!嗡!

艾克張開大手,又一個奧義魔法出世!

與荒岩長城不同,這個魔法純粹由地震奧義融合而來,搭配的魔法公式都是不穩定性!

何謂不穩定性?

在已知的魔法公式中,有些魔法公式屬性無時無刻不再變化,由他們構造的魔法威力可大可小!

地震波動就是利用這個特性製造!與一般發生地震的震級一般,他的威力可以從一級遞升至十二級!而其中五級屬於艾克本身的基礎攻擊力!七級為艾克全力一擊的攻擊力!

轟!轟!

不歸魔法塔建造在大地之上,受到艾克的呼喚,大地徹底震動起來!

遠在低沉世界的大地母神殿宮,大地母神的雕像閃閃放光。

「一個嶄新的時代必將到來。」佩格激動道。

嗡!

地震波動!十二級!

億萬妻約,總裁慢點追! 轟!轟!

又是一連串的巨響!不僅是不歸魔法塔六層!整個聯眾巢穴的區域都地動山搖起來!

大地裂開一道道深淵!成批成批的樹木倒下!生活著的魔獸驚亂的逃走!

「這是怎麼回事?」

朝著不歸魔法塔進發的各方人馬都停下自己的腳步,因為大地變動的太厲害了,根本沒有辦法再前進!

卡卡!

咚!

悲慘世界的規則處於震源中心,它們根本擋不住這股子可怕的衝擊,在皸裂開道道裂痕之後徹底破碎!

「不可能!」黑暗古神大吼著,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一個只有五階的人類小鬼,怎麼可能擁有這樣近乎改天換地的力量!

「我的使命,與生俱來!」艾克沿著那破口沖了出去。

剛才的瘋狂,命運已經給了他答案,他更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斯卡納,我還活著。」

緊握著水晶吊墜,艾克露出了希望的笑容,他還有任務,他不能死!

轟隆隆!

剛剛逃脫出不歸魔法塔的阿爾薩帝等人獃獃的望著高塔向著東方傾斜!那牆根處的大地凹陷下去大塊!

在他們注目的視線中,不歸魔法塔足足傾斜了三十度,才堪堪停下!

「好可怕的力量。」阿拉貢咽下口水。

「艾克!」阿爾薩帝的指甲深深嵌入皮肉之中,身上的死氣越發凝重起來。

咚!

一層入口大門忽然遭受到了猛烈撞擊,一道黑影沖了出來。

「準備戰鬥!」阿拉貢舉起嘆息壁壘,面上殺氣重重。

「咳咳!別緊張,是我。」艾克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微微一笑。

「艾···艾克···」納菲張大了嘴巴。

「太好了!艾克大哥!」但丁一個箭步上前,一把抓住艾克的手臂。

阿拉貢沒有說話,而是點頭示意,一切盡在不言中。

「走!現在我們還沒脫離危險呢。」艾克回過神來。

「歡迎歸隊,隊長!我這個臨時隊長的職務可以脫下了!」阿拉貢最後還是未忍住,放聲大笑。

「走!走!走!往巢穴出口撤離!」艾克鼓起掌來,現在巢穴壁壘都崩塌了,他們也不必被限制在此處。

噠噠噠!

在艾克的帶領下,一行人迅速撤離,他們明白現在就是在跟死神賽跑!

轟!

一縷縷黑煙從大開的門口飛出,躥升至高空,匯聚成一抹人形。

「我終於出來了!誰都別想跑!」

張開雙手,黑暗古神擁抱著天空,這種自由的感覺有多長時間沒有體會過了!

「啊——啊——

裂開的深淵中,一些奇怪的生物從大地內部鑽了出來,他們渾身漆黑,似獸如人,擁有一對巨大的爪子,還有一根金屬刀刃似的尾巴。

「我的子民,復甦吧!」黑暗古神的聲音宣告道。

曾經的黑日軍團歸來了!

「大將軍,震動停止了!」

「我聞到了邪惡的氣息!」馬爾加不安道。

轟!

突如其來的襲擊讓整個隊伍騷亂起來,但很快又鎮壓了下去。

「怎麼了?」馬爾加厲聲道。

「大地之下有東西鑽出來了!」副手遙望著,很快瞳孔一縮。「大將軍,是黑日軍團的暗野人!」

「黑暗古神被放出來了!」馬爾加心一沉,這個消息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滋啦!

「比爾,戰鬥開始了!你去指揮作戰!」馬爾加正色道。

「我去指揮?大將軍你?」

「我去會會黑暗古神!」馬爾加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

「大將軍!」比爾深吸一口氣,轉身投入作戰中。

···

「前面有打鬥的聲音。」阿爾薩帝道。

「去看看。」艾克揮了揮手。

在巢**的除了魔族之外就只剩下各大學院的代表隊了,打鬥的一定是他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