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不給老國王治病,胡斯卡想要控制政權,需要多久時間?」蘇韜平靜地問道。

「至少得七八年吧。」葉盛苦笑道。

「七八年的戰亂,不提平民的生活如何落魄。我們現在是擁有了鑽礦,但在政局未定的情況下,我們有條件開始採掘嗎?」蘇韜繼續問道。

蘇韜是在給葉盛算賬,為了得到這個鑽礦的經營權,他們花費了太多的精力和代價,但只有當政權穩定,鑽礦才有價值。

葉盛嘴角浮出笑容,道:「你成功地再次說服我。我支持你去給老國王治病。」 「現在南斯達旺的局面非常混亂,正確的做法是讓王室成員團結起來,和武裝分子坐下來談判,組建新的政府機構,讓職能部門恢復正常。繼續這麼交戰下去,會讓這個國家變得非常混亂。至於那些原本想藉助戰爭大發橫財的勢力,現在有了新的財富來源。」蘇韜與葉盛耐心地分析道,「我建議將這個鑽礦分享出來,讓更多人加入到分享蛋糕的隊伍中來。」

每個人內心深處都藏著貪念,葉盛也不例外。 有錢大魔王 已經多了一個海勒,還要跟更多的人分割鑽礦的收益,葉盛內心深處還是有所抵觸的。

葉盛吃驚地望著蘇韜,苦笑道:「會不會出現僧多粥少的情況?」

葉盛內心非常糾結,他原本以為後山只是個小鑽礦,沒想到從穆罕默德口中得知,竟然是一個能排進全球前十的鑽礦,他想要獨自吃下,實力完全不夠。

「這個就得看技巧和辦法了。」蘇韜耐心地說道,「你要通過這次利益分配,合理地牽制住各方勢力,自己佔據主導地位。如果合理的話,你有機會控制南斯達旺未來的經濟命脈,成為這個國家的實際掌控者。」

葉盛瞪大眼睛,凝視著蘇韜,彷彿見到了另外一個人,誰能想到蘇韜圖謀的東西更多,更加深遠。

葉盛終於還是忍不住,搓著手掩飾內心的激動,「我該怎麼做?」

蘇韜笑著說道:「你現在要計算,自己手中掌握哪些資源,如何將這些資源有效地轉化為自己增加話語權的能力。」

葉盛長嘆一聲,道:「南非金礦那邊已經調集了三百多兵力,緊急往我們這邊支援。此外我只能請求哈姆扎率領他的手下,前來南斯達旺支援我。至於華夏軍方無法提供實際的援助,畢竟軍方需要考慮到國際關係,不能明目張胆地干涉別國的內政。」

這麼大的鑽礦,足以形成「國家戰爭」,幾百人根本無濟於事,無論是王室的幾個軍隊,還是非政府武裝分子安排個萬人部隊,前來攻打,葉盛都無法抗衡。

蘇韜摸著下巴,道:「我會和林毅夫先生溝通一下,看他能不能幫我們斡旋各方關係,讓諸多勢力坐下來心平氣和地探討分配方案。」

在蘇韜的人際關係中,林毅夫是有資格參與到這種級別的利益分配中的角色。

葉盛終於充滿信心,「如果老國王站在我們這邊,加上林先生願意參與協調此事,鑽礦的事情應該能夠得到順利解決。」

蘇韜微笑道:「比爾博姆,你準備打算怎麼處理他?」

「我也不知道,畢竟是丹妮的哥哥,但就這麼饒了這個蠢貨,我也有些不甘心。」葉盛左右為難。

「帶我去見他一面吧,我跟他好好聊聊。」蘇韜在葉盛的肩膀上拍了拍。

葉盛帶著蘇韜來到關押比爾博姆的房間,比爾博姆躺在木床上,見葉盛來到,立即跳了起來,警惕地凝視著葉盛。

蘇韜苦笑道:「放輕鬆一點。」

「你為什麼要治好馬汀!」比爾博姆如同瘋了一般,朝蘇韜撲了過來。

他現在只能將怒火潑在蘇韜的身上,如果不是蘇韜治好了自己的父親馬汀,馬汀就不會賣掉這個莊園,那麼自己依然是這個莊園的少主人,不會被海勒遺棄,成為階下囚。

蘇韜輕鬆躲過比爾博姆的攻擊,葉盛狠狠地伸出一腳,將比爾博姆踹得騰空而起,後背重重地砸在牆壁上。

葉盛朝地上吐了口痰,鄙夷道:「如果不是看在丹妮的面子上,我一槍就斃了你。」

比爾博姆緩緩地靠牆坐直身體,搖頭苦笑道:「殺了我吧,我什麼都沒有了。」

比爾博姆現在失去了身份,還失去了家人,他感覺整個人跟做夢一樣,或許讓自己死亡,就可以從夢中醒來。

蘇韜嘆了口氣,蹲下身體,沉聲道:「比爾博姆,雖然你很愚蠢,但葉盛還是決定原諒你。如果你現在知道錯誤,願意悔過,我們會安排人保護你與你的家人匯合,前往華夏居住一段時間,等南斯達旺的政權穩定下來之後,你可以跟其他人一同返回自己的故鄉。」

比爾博姆驚訝地抬起頭,沒想到蘇韜會說出這番話。

葉盛沒想到蘇韜給自己做了這麼一個決定,其實他是想好好地收拾比爾博姆,這傢伙實在太可恨了。

「謝謝蘇韜吧,如果不是因為他,我不會這麼輕易饒了你。」葉盛語氣冰冷地說道。

「謝謝蘇大夫,謝謝葉先生。」比爾博姆如蒙大赦,淚如潮湧,他原本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會峰迴路轉。

「好好做人吧。」葉盛咬牙道,「以後如果再讓我知道,你對丹妮有半點不禮貌,我一定會再次取你狗命。」

比爾博姆將頭搖得如同撥浪鼓一般,哽咽道:「不會的,丹妮是我最親愛的妹妹,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她。」

這倒是比爾博姆的真心話,這一刻丹妮成為了他的護身符。

葉盛不想再看比爾博姆一眼,出門叮囑楊雄安排人,護送比爾博姆與馬汀一家匯合。

葉盛好奇道:「你為什麼要這麼輕鬆放掉比爾博姆?」

蘇韜認真地看了一眼葉盛,語重心長地說道:「葉盛,我其實有些後悔,讓你進入這一行。我擔心有一天,你在這一行做久了,會變成秦經宇那樣的人,為了達到目的,利欲熏心,不擇手段。」

葉盛搖頭苦笑道:「你想多了,我怎麼會變成那樣呢?」

蘇韜嘆氣道:「殺人和救人一樣,是有癮的。我希望你能控制這種慾望,不要成為殺人魔王。」

葉盛聽到蘇韜的這句話,突然打了個寒噤,嘆氣道:「我會記住你這句話的。」

蘇韜嘴角浮出笑容,轉移話題道:「對了,你姐姐打算跟我一起去見老國王,我覺得你應該勸勸她,此行路途遙遠,比想象中要危險。」

葉盛是葉靈的親哥哥,應該不會讓葉靈跟著自己冒險,不過蘇韜顯然是想錯了。

葉盛無奈聳肩道:「我也沒法勸阻她,以我對她的了解,如果我這個時候對她語氣強硬一點,她絕對會背著一個雙肩包,獨自離開這裡,然後讓我們誰都找不到她。我情願讓她跟著你,至少有你保護她的安全。即使她死了,也是跟著心愛的人一起死!」

蘇韜被葉盛的神邏輯給雷暈了,他翻了個白眼,有點生氣道:「你不能這麼甩包袱吧?」

葉盛撓頭,拜託道:「馬汀莊園現在隨時可能被攻破,她跟著你離開,或許是最正確的選擇。」

蘇韜沉默片刻,緩緩道:「放心吧,再大的難題都會迎刃而解。我會帶著葉靈同行,用自己的生命保護她。」

葉盛將手搭在蘇韜的肩膀上,笑道:「她體內留著和我一樣的血,即使我死了,她若是活著,我也不會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蘇韜從葉盛的語氣中聽到了一絲悲觀情緒,他故意開玩笑道:「別把話說得那麼恐怖,行不行?雖然你倆是雙胞胎,但你姐比你漂亮多了!明顯,你們的基因不一樣。」

「哪有!」葉盛指著自己的眼鏡,努力地辯解,「你仔細瞧瞧,我的眼睛和我姐的難道不像嗎?你是沒看過我倆小時候的照片,完全一模一樣。」

蘇韜啞然失笑,葉盛這傢伙其實還真夠簡單的。

當然,這也是葉盛和蘇韜相處的時候,才會露出這些真實的情緒,其他時候,他將自己隱藏得很好、很深。

與葉盛分別,蘇韜找了個僻靜的地方,給林毅夫撥通了電話,將南斯達旺發生的一切簡單述說了一番。

林毅夫聽到南斯達旺竟然出現了八千萬克拉的鑽礦,瞬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沉聲道:「這還真是個驚天消息!」

蘇韜苦笑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可是個燙手山芋,讓葉盛放棄是不可能的,只能咬牙吃下來,現在我認識的人中,能夠幫助我的人,只有您了。」

「南斯達旺的水太深,我一開始就沒有摻和其中,現在加入已經太遲,牽一髮動全身,如果我管這件事,會讓更多的勢力加入其中,讓局面變得更加複雜。雖然我出不了手,但我願意給你協調關係,等下我就與幾個老熟人溝通一下,幫你試試口風,看看大家有沒有坐下來平心靜氣地商討的可能。不過,你想要讓南斯達旺迅速穩定下來,還有一個突破口!」

林毅夫沉思良久,壓低聲音,給蘇韜出了個主意……

與林毅夫通話結束,稍作準備之後,蘇韜和葉靈兩人在海勒的安排下,由五名傭兵護送前去與龜縮在原始叢林邊緣的南斯達旺老國王見面。

獵愛甜心:追妻計劃NO.1 而喬納的傭兵團,在距離馬汀莊園大約十公里的位置,遭遇伏擊,幸好夸克雷特經驗豐富,早就預料到對方可能有這麼一手,迅速展開自衛反擊,在損失五六十人之後,收攏住隊形,雙方開始膠著地交火。

喬納的傭兵團人數有優勢,而且武器精良,在持續三個小時的拉鋸戰之後,開始逐漸找到優勢。

海勒和葉盛不得不繼續往前線輸送人手,藏有巨大寶藏的馬汀莊園則變成了一個空殼子。 經過長達十多個小時的奔波,蘇韜終於抵達南斯達旺原始深林邊緣處的基地。

雖然老國王一派在武裝分子的步步緊逼之下,落魄潰敗,但他的臨時行宮比起尋常的富裕人家還是要更加宏偉一些。

不過,蘇韜沒能直接見到老國王,而是先見到了王儲邁爾斯。

邁爾斯是一個身材高大,體型魁梧的男人,頭髮很短,鬍鬚打理得很精緻,臉上帶著和善的笑容。

雖然落魄,但他還是注意盡量保持體面,維持王室的尊嚴。

坐在邁爾斯旁邊的是一位年齡不大的黑人少女,是他的女兒黛麗絲。

她的頭髮編了很多辮子,如同柳絲,披散在雙肩,黑人的頭髮不論男女,均是密密實實的小捲兒,每一根頭髮總長度不會超過兩三公分。

這種捲曲的短髮一旦長長之後,頭髮的尖端又開始曲卷,好像一直要鑽進肉皮,讓人的頭皮又癢又剌,像被蟲咬似的很不舒服。特別是出汗,貼在頭皮上很不舒服,所以就編起來了。

黛麗絲的長相還是很清秀,她一直將眼神盯著蘇韜,目光中充滿好奇的神色。

「你就是華夏神醫蘇韜,很高興能見到你。」黛麗絲面帶微笑道。

葉靈給蘇韜翻譯黛麗絲的話后,還不忘提醒了一句,「這個黑人公主好像對你很感興趣,要不你努把力,爭取當個駙馬爺?」

蘇韜頓時無語,自己可不好這一口,他的審美標準,還是非常傳統,非常東方,黛麗絲在南斯達旺或者說在西方世界,是一個絕色黑美人,但蘇韜絕對不會動心。

雖然評價一個女人,要從看她的心靈美不美出發,但蘇韜骨子裡很庸俗,與常人一樣喜歡看顏值。因此,他身邊那些紅顏知己,都是容貌傾城的絕代佳人。

黛麗絲確實對蘇韜很感興趣,蘇韜穿著華夏風格十足的長袍,身材挺拔,眼神明亮,一看就是個精氣神十足、帥氣的東方小伙。

黛麗絲聽說過蘇韜治好馬蒂爾的病情,讓南非政局重新恢復穩定,一個大夫能發揮這樣大的價值,實在讓人驚訝。

「請幫我轉告黛麗絲公主,謝謝她的歡迎,能與她見面,也是我的榮幸。」蘇韜禮貌地說道。

葉靈深深地看了一眼蘇韜,如實地翻譯了蘇韜的原話,心中暗想,這傢伙不會是真有衝動,泡這個黑人公主了吧?

雖說黛麗絲的五官,非洲人的特點很明顯,但身材卻是異常的火爆,該胖的地方豐腴妖嬈,該瘦的地方婀娜圓潤,從時尚的角度來看,她擁有標準九頭黃金比例身型,是一個被公主身份耽誤了的超模胚子。

邁爾斯面帶微笑道:「我與南非副總統馬蒂爾先生是老朋友,你治好了他的病,我也有所耳聞,沒想到華夏的中醫竟然如此神奇。」

蘇韜謙虛道:「治好馬蒂爾先生的病,一方面是我治療得當,另一方面是馬蒂爾先生非常配合。若是病人不按照醫生的指示,就算是小病也會釀成大患。」

葉靈在旁邊翻譯,心中暗想,蘇韜這是在旁敲側擊,暗示邁爾斯有故意拖延給老國王治療的可能。

邁爾斯立即反應過來,搖頭苦笑道:「你可能誤會了。並不是我故意阻擾你為我父親治病,而是他非常頑固,任何醫生給他開的葯,他都不願意吃。原因很簡單,他害怕食物中有毒。其實我比任何都希望他能夠健康。」

蘇韜微微一愣,瞬間知道老國王現在的問題所在,他擔心有人會弒君,所以拒絕一切藥物,久而久之,簡單的病變成了複雜的病,猶如扁鵲見蔡桓公中那般,如今達到病入膏肓的地步。

君王多疑,尤其是病重的君王,對於權利和財富非常留念,即使自己的子女,他都無法輕易相信。

邁爾斯的這番話還是有幾分可信度的,因為現在南斯達旺一團糟,即使老國王去世,他也無法順利繼位,相比較而言,如果老國王還活著的話,局面穩定下來,對他這個名正言順的王儲更加有利,所以邁爾斯比任何人都希望老國王此刻能夠好好的活著。

蘇韜微微沉吟,沉聲道:「我得先見見他,才能確定他的病情,給出合理的治療方案。」

邁爾斯語氣凝重地說道:「我父親非常固執,你見他時,如果他對你很排斥,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蘇韜搖頭道:「謝謝你的提醒,我見過各種各樣的病人,相信這不是問題。」

「你們風塵僕僕的趕來,要不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已經安排好了豐盛的宴席,你們可以先去洗個澡,然後安頓下來,再嘗試給我父親治病。」邁爾斯面帶微笑地說道。

邁爾斯不著急帶著蘇韜去給老國王治病,蘇韜也不能強求,他不動聲色地說道:「那就聽從您的吩咐吧。」

等蘇韜和葉靈被帶走之後,黛麗絲凝視著父親,好奇地問道:「爸爸,為什麼不讓蘇韜直接給爺爺治病呢?」

邁爾斯搖頭,語氣無奈道:「我得好好跟你爺爺溝通一番,你還記得之前那個大夫嗎?只是因為在輸液的過程中,動作稍微大了一點,就差點丟掉小命。他現在對所有靠近自己的人,無比的警惕。」

黛麗絲試探道:「要不,我和爺爺聊一會兒,讓他放鬆下來。」

邁爾斯憐愛地在黛麗絲的頭髮上輕輕地撫摸,笑道:「你是他最喜歡的小公主,或許你能讓他改變主意和態度。」

黛麗絲嘴角露出微笑,朝老國王卧病的房子走去,等她的身影消失之後,邁爾斯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起來,片刻之後,一名身材高大的白人來到邁爾斯的面前。

「邁爾斯殿下,現在喬納正在和海勒、葉盛的聯軍激烈交火。 致命潛規則,總裁勐如虎 喬納一直是您的朋友,現在您需要當機立斷,安排國王第一軍前往支援。」科特瓦沉聲說道。

科特瓦是喬納派來的使者。

「我和海勒也是朋友,他們之間竟發生衝突,我究竟站在誰的那一邊呢,還真是讓人為難啊。」邁爾斯故意表現得痛心疾首地說道。

見邁爾斯有意躲避支援的話題,科特瓦繼續苦勸道:「他們正在爭奪一個儲藏八千萬克拉的超大鑽礦,您的弟弟胡斯卡已經安排精銳支援葉盛,如果胡斯卡佔領了那座鑽礦,將獲得更多外界勢力的支持,無論他倆誰奪得這個鑽礦,您都將失去優勢。」

邁爾斯眼神冰冷地凝視著科特瓦,語氣深沉地說道:「並不是我不想爭奪鑽礦,而是有心無力。國王第一軍是南斯達旺最精銳的部隊,但他們只聽從我父親的命令。現在他們的責任是保護王室的安危,無法輕舉妄動。」

科特瓦突然語氣強硬起來,「如果你無法派遣第一軍支援,那麼您的支持者會倒戈,或許支持胡斯卡才是正確的選擇。」

言畢,科特瓦毫無禮貌和敬意地決然轉身離開,留下表情陰晴不定的邁爾斯。

邁爾斯在外界的評價,是一個剛愎自用的獨裁者,比起他的父親老國王更加獨斷專行,但事實並非如此,邁爾斯是一個有雄心壯志的人,他希望在自己成為國王之後,能改變南斯達旺落後的局面,試圖改變原有國家政權體制和經濟分配形式,因此觸動了許多勢利的核心利益。

原本老國王很看重邁爾斯的魄力,才會將他定為自己的接班人,並給予他足夠的支持,但沒想到因為邁爾斯推動改革,太過激進,最終導致武裝分子在各方勢力的支持下,越來越強大,繼而影響現在的王權。

老國王現在對邁爾斯徹底失去信心,他為數不多的支持者,也是靜觀其變,除非邁爾斯能夠答應更多的條件,才會繼續支持他。

而邁爾斯也知道如果自己答應那些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將會成為王室的罪人,國家歷史遭受唾罵的昏君。

所以現在的邁爾斯實則是被架空的傀儡,沒有能力改變自己現在的「污名」。

葉靈在走入房間之前,皺眉問道:「我們是不是要跟邁爾斯強烈要求,儘快見到老國王為他治病,這樣或許可以爭取讓邁爾斯儘快派兵,解決葉盛和海勒面臨的危機?」

蘇韜搖頭苦笑道:「既來之則安之。雖然我無法直接聽懂邁爾斯的語言,但我還是能看出他其實也真心希望老國王的病情能夠被治癒。現在的邁爾斯唯一的希望就在老國王的健康上,如果我治不好老國王的病,那等於消滅了他最後的希望,所以他才會如此慎重。」

葉靈點了點頭,道:「邁爾斯沒有想象中那麼可怕,看上去非常紳士,實在出乎人意料之外。」

在如今的輿論中,邁爾斯和他的父親被描繪成無惡不作的殺人狂魔,毫不在乎百姓的生存狀況,是個不折不扣的反*人類者。

所以葉靈對邁爾斯的印象其實非常糟糕,但邁爾斯的性格很溫潤,沒有任何暴君的氣質。

蘇韜嘆了口氣道:「歷史都是由成功者書寫的,若是邁爾斯能夠絕地重生,解決這次困境。他會重新為自己改寫形象,從一個獨裁者變成前所未有的聖君。你也不要太著急,一路奔波非常辛苦,還是先洗個熱水澡,等會吃頓飽餐,相信葉盛,一時半會,他還是能夠堅持住,至少和喬納打個旗鼓相當。」 世界上第一株咖啡樹是在非洲之角發現的。當地土著部落經常把咖啡的果實磨碎,再把它與動物脂肪摻在一起揉捏,做成許多球狀的丸子。這些土著部落的人將這些咖啡丸子當成珍貴的食物,專供那些即將出征的戰士享用。

戰士吃了這種食物之後,在戰場上表現得非常亢奮,土著們並不知道這是因為咖*啡因的效果,而是當成信仰神祗帶來的祝福,因此咖啡飲品成了牧師和醫生的專用品。

馬汀莊園的土壤排水良好,微酸,紅色疏鬆,從空中鳥瞰,莊園主建築被設計成歐式風格,大部分的咖啡樹都種在130米以上的山區,氣候涼爽宜人,產出濃厚又具甜味的咖啡,生活在這裡的人們平時都很安逸,但自從內戰發生之後,馬汀莊園就失去了往日的寧靜。

海勒帶著一群人直奔後山,被一群荷槍實彈的黑人戰士給攔住。

比爾博姆下車與負責此處保衛工作的頭目交涉道:「康斯坦丁這些是我的朋友,還請你們放行。」

康斯坦丁皺了皺眉,沉聲道:「對不起,我得到馬汀先生的指示,除非他親自到來,誰也不能上山。」

比爾博姆知道康斯坦丁的性格忠誠耿直,所以自己的父親才會放心將這麼重要的看守工作交給他。他怒氣沖沖地說道:「趕緊給我讓開,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康斯坦丁冷笑道:「對不起,請你帶這些陌生人離開,不然我就會開火了。」

海勒這時走到比爾博姆的身側,微笑著提醒道:「看來你需要我幫忙樹立威信。」

「沒錯。還請海勒上校幫忙,教訓一下這條狗。」比爾博姆憤怒地盯著康斯坦丁。

海勒突然啟動,瞬間來到康斯坦丁面前,狠狠一記勾拳,打中了康斯坦丁的下巴。康斯坦丁的身體條件不錯,反應力也很靈敏,但他沒想到海勒說動手就動手,而且出拳精準,爆發力極強,直接將自己給打得暈厥過去。

康斯坦丁被擊中了下巴,身體僵直,鼻眼歪斜,口吐白沫抽搐著,身後的屬下見勢頭不對,紛紛舉槍,瞄準比爾博姆和這群不速之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