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夜說完勾唇,背影消失在盼汐居的門口,離夜望之笑著又躺倒在搖椅上面。

今晚怕是要有得忙了!!

……離夜分割線……

棒棒棒……

午夜!

離夜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聽聞三更棒子響起。隨即從床榻上面坐了起來。

走到一柜子前面,換了一身家丁服,找了一塊方巾遮住了臉面,推門,朝著二進院的方向走去。

柴房!

離夜走進去看到汐月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不由輕輕鄒眉,隨即蹲下,扶起汐月四下看看無人,便離開了柴房! 秋風蕭瑟,樹葉發黃,霧氣蒙蒙的早晨,離夜慵懶的伸了下腰身,看了看床上躺著的汐月,伸手攤向了汐月的額頭。

「終於退燒了!」離夜轉身走出了房門。

「為何不多睡些時辰,這麼便起來了?」

北冥夜看到離夜從屋子走出來,趕緊的上前詢問。

離夜淺笑:「睡不著便起來了,倒是你,為何站在我的院子里?」

北冥夜嘿笑:「這院子也是我的院子!」

離夜突然想到自己的話中有誤,便不好意思的閉上了嘴巴,向著院外走去。

「我覺得我應該回昌縣了!」

北冥夜站在遠處,聽聞離夜的話語,垂目側首,看著那抹消失的背影,慢慢扶上了自己的面具。

「為何總想著回去,難道你不想摘掉這張面具?」

待到那麼倩影消失不見,北冥夜才邁著步子,追尋那抹割捨不掉的喜愛。

離夜沿著迴廊剛走到二進院子,便聽到從廚房傳出來的飯菜香。

咕嚕嚕~~

離夜:還真是丟人啊!一頓不叫喚,都覺得肚裡缺點啥!!

「你們幾個,快點的,動作麻利點兒!」

離夜剛要抬腳去廚房尋覓點吃食,不想耳際傳來了黃嬤嬤的聲音。

尋聲望去,便看到黃嬤嬤盤腿坐在一草鋪之上,手裡拿著一些糕點吃食。

一邊吃,還一邊不停的謾罵那些本在書房做早飯了的皰人膳夫,以及打雜的廚娘。

「黃嬤嬤,咱們榮王的膳食已經準備妥當了,你看幾時送過去!」一廚娘顫顫巍巍的走到黃嬤嬤身前低聲請示。

不想黃嬤嬤,雙目一彎,便瞪了那廚娘一眼。

「你們可給那吃閑食兒的準備了吃食?」

廚娘一聽,趕緊的雙膝跪於了地面。

「回嬤嬤,夜公子的飯菜本是跟王爺一鍋出來的,只不過從中盛了一點出來便是……」

「把那盛出來的飯食留下,其他的先拿去給王爺送去!」

廚娘本還想說些什麼,卻不想被黃嬤嬤的一句話給打斷。

看到黃嬤嬤一臉的橫肉,卻也不敢多言,便起身回了廚房。

離夜站在廚房對面的迴廊上,大眼睛微眯:「哼!」冷笑了一聲。

「今日廚房可做了什麼好吃的東西?」離夜瞥一眼門口盤坐在黃嬤嬤,語氣之中帶著一絲較真兒。

黃嬤嬤坐在草鋪之上,聽聞是離夜的聲音,趕緊的從草鋪上站了起來。

「原來是夜公子啊,這麼大早的,您不在房裡多睡一會兒,來這廚房幹嘛!」

走到廚房門口的離夜回眸看一眼黃嬤嬤。

「餓了!」

便抬腳走了大廚房。

廚房裡的那些個廚娘皰人這幾日里跟離夜關係熟絡了不少,看到是離夜走進了廚房,倒也高興不少。

離夜走到菜案旁,看到上擺放整齊的早點,暗自在心中嘲笑了一番,隨後斜眼看了一眼很是跟著的黃嬤嬤,拿起一個肉包子方進了嘴裡。

「嗯,劉二哥的面試是越來越可口了,張嫂子,來,給夜哥包上幾個,回頭餓了墊吧墊吧!」

離夜說著看著身後的張嫂子,眼梢一條:「別拿少了,小心餓肚子!」

張嫂收到離夜的眼神兒,又看看黃嬤嬤,最終還是現在了離夜的這一邊,拿出一張帕子,包了幾個肉包子,遞給了離夜。 離夜看到張嫂把包好的肉包子遞給離夜之後,雙目立馬變得不高興起來。

「給我幹嘛,去,找個食籃裝著,今個好吃的東西這麼多,怎麼著我也要好好選選!」 後悔 離夜說完一雙鳳目又瞥了瞥身後的黃嬤嬤。

只見黃嬤嬤雙眼勾怒,嘴角彎曲,咬牙切齒的看著離夜,有氣沒地方撒。

周身的皰人膳夫聽聞離夜的話,便知這眼前的這位葉公子怕是來著不善。

「都愣幹嘛,快點的忙起來吧,嫂你把這食盒放到著,也去忙吧,我自己答對就行!」

張嫂聽聞離夜的話,便看向了身後的黃嬤嬤。

不想僅這一眼,便嚇得張嫂趕緊的上前拿起了食盒。

「那個,夜,夜公子,我,我看我,還是我幫你拿著吧!」

呵呵!好笑!

離夜無聲自笑,勾著唇角看向了張嫂:「你覺你拿走這破盒子,我便不能裝走這裡的東西了嗎?」

張嫂趕緊的作揖求饒:「不,不是,夜公子請便,請便……」

「這裡的飯菜每一樣都重新給我再做一份兒!」

離夜說完之後,走到了黃嬤嬤的身邊,悄悄依在黃嬤嬤的耳際,勾唇一笑:「我疼死你個老東西!」

說道最後,面色變得陰狠,聲音變得毒辣。

接著起身彈了彈黃嬤嬤身上沒有的灰塵,嘿嘿一笑:「有勞嬤嬤惦記了!知道我夜哥吃的東西多,一早便起來幫著張羅吃食!!」

轉身拿起食盒,把菜案上擺放整齊的吃食,撿其中最好的裝進了食盒裡面:「沙揚娜拉!」領著食盒瀟洒的離去。

管你身後的飯菜是做給誰吃呢!

黃嬤嬤看到菜案上,被離夜嚯嚯的亂七八糟的吃食,心下更是氣的不知該如何才能解氣。

一怒之下,打翻了一碗熱水,澆在了其手臂,腳上。

就在這時候,李管家走了進來。

「黃嬤嬤,那早飯可是準備好了?王爺命人把今日的飯菜全部拿去盼汐居,他今天早上在盼汐居吃早餐!」

一屋子的人,聽聞李管家的話之後,連忙的開始收拾起來。

至於燙傷的黃嬤嬤,卻無人搭理她。

……離夜分割線……

離夜走回盼汐居之後,趕緊拎著盒飯,走進了卧房。

發現汐月躺在床上仍舊昏迷不醒,不免的有點心疼,同時又絕的北冥夜下手太黑了!!

「汐月?汐月?汐月……」

幾聲過後,不見汐月有所反應。倒是門口傳來了通報。

「見過夜公子,剛才王爺傳命,一會兒早在盼汐居吃,還望夜公子做好了準備。」

離夜:準備你個大以巴狼。完瞥了一眼門口傳報的小廝:「回去告訴你們家的王爺,今日夜公子我『辟穀』!」

轉身進了卧室,把剛才拿的食盒藏了起來。

夜王府的書房!

北冥夜剛剛落座,不想門口一小廝走了進來。

「回王爺,夜,夜公子他,他他他……」小廝看著北冥夜坐在桌前抬起衣袖,擦了擦臉上的冷汗。

「她說了什麼?」坐在桌前的北冥夜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看向了站在桌后的一小廝問到。

隱約之中覺得,應該不是什麼好事! 小廝唯唯諾諾:「夜,夜,夜公子,夜公子說,說他辟穀,不吃飯!」

「辟穀?」

「對,辟穀!」

小廝以為北冥夜沒有聽明白,趕緊的又加重說了一遍。

不想北冥夜擺了擺手,變跟著小廝一起走出了書房,向著盼汐居的院子裡面走去。

此時的盼汐居院子門口幾個丫鬟侍女,端著一些吃食,整整齊齊站在門口,像是在等待主子的到來,或者是主子收回成命!

一排排下人看到北冥夜來了之後,趕緊的跪拜行禮。

北冥夜收禮:「把這些吃食全部給我端進去!」

一聲令下,這些端著吃食的丫鬟侍女趕緊端著哪些食盒走進了盼汐居。

盼汐居的正屋,離夜正做在床前看著汐月吃著食盒裡面的食物,樂得其所。

誰知一個雞腿還沒有啃完,便聽到院里窸窸窣窣的聲響。

離夜趕緊的走出屋子。

看到北冥夜向著自己走來,左右一看:遭了!

隨手扔掉了手裡的雞骨頭。

「聽說你在辟穀?」北冥夜看著離夜問到。

離夜嘿嘿一笑:「是啊,最近借宿在您的府中,整天無所事事,實在是吃太多吃食,所有才會……」

「才會吃的那麼著急!以至於把這雞肉留在了臉上都不知道!」北冥夜伸出纖纖玉指,靠近離夜的臉頰,攆手起一塊肉渣,在離夜的眼前來回的晃悠起來。

離夜囧啊,這就是偷吃的好下場。

「把這些吃食放進屋裡去!」北冥夜說完伸手朝著身後那些侍女揮了揮手。

那些端著吃食的下人便拿起吃食向著屋裡走去。

「慢著!」離夜說完,看了一眼跟在最後的黃嬤嬤,又看了一眼北冥夜,然後走到了另一旁。

「主卧是我睡覺之地,不是吃飯場所,如果今日你非要在盼汐居吃飯的話,那可以來隔壁這間屋子。

離夜說完便帶著那些丫鬟侍女走進了另外一件屋門。

待到所有的吃食全部擺放好之後,離夜又從側房走了出來,看了眼北冥夜,進了主屋。

片刻!

北冥夜也走了進來。

看到床上的汐月,心裡多少也有點自責!「她現在怎麼樣?可有醒過來!」

離夜搖了搖搖頭,看向了床上的汐月:「你這下手也太狠了!」

兩位看完汐月之後,離夜變從耳室後面取出食盒,跟著北冥夜坐在桌前,吃食起來。

三個包子下肚,離夜盡有點打嗝。

北冥夜見狀,趕緊又拿出兩碗粥,遞給離夜一碗。

總裁大人喪偶了 一碗粥下肚,算是吃飽的意思,離夜一手放下碗筷,一手摸了摸自己該死的肚皮…!!

「那黃嬤嬤你查了沒有?」離夜望著北冥夜問到。

「不曾,昨個兒四皇叔前來,不停的嘮叨,倒也忘查黃嬤嬤的事情!」

北冥夜說完又看向汐月:「她一夜都沒有說過什麼嗎?」

離夜搖頭:「沒有,看來這丫頭是讓人給挾持嚇唬住了!」

北冥夜點點頭:「先別管汐月了,早上我看到你從廚房拿出那麼多的吃食,可否拿出來分享一下。」

離夜…………

感情自己才是被算計的那一個!! 離夜、北冥夜坐在主屋正在吃早飯的空檔,卻不想門外的管家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啟稟王爺,太子來了!」管家說完之後,隨即抬眼看了看離夜,便又垂下了眼眸。

聽聞太子爺過來,北冥夜坐在屋裡,優雅的攪動著手裡的白粥,面色平靜毫無波瀾,就好似跟他沒有關係一樣,淡然從容。

「告訴他,今日我身體不適,不能面見,等到病好之時,便會親自登門拜訪!」

北冥夜說完,執起手裡的白粥,盛滿羹匙,喝了一口:「嗯!這大廚房的膳夫做飯的手藝是越來越精了!」隨手便又放下了手裡的羹匙。

「賞!」

「是!」門口的管家聽聞離夜的吩咐,應答之後,便躬腰退了下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