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好吃么?以前爸生病不可以走時,我老是會下如此的蔬菜面給他吃,每回他都可以全部吃掉,口中一直誇我做的好吃!」我得意洋洋的說。

「還可以罷!」華禹風沒抬眸卻涼涼的給了我一句!

哼!還可以罷!這是什麼答案,富人家的孩子真是難侍奉!

用完餐他起身拉著我進了他的房間,這房間我非常久沒來住過了,感覺還有些陌生。

「我還有論文要寫!」

「不要講話!」

我們都自然的倒在了床上,他冰寒的手指頭在我面上滑動。

「今天穿這麼少,是知道我要回來么?」

「我沒!」

「以前你不是不喜歡穿睡裙么?」

「你買了那多,我就穿啦!」

「你是在待我罷!你的身子彷彿比你的嘴更誠實些!」

我口中抵觸,卻彷彿迫不及待的等待著他。雲雨過後,他真是累了,抱著我非常快便睡著了,望著他乾淨光滑的臉,我不由得心跳加快,這睡在我身側的男子,不但豪門公子,還是個美男子,比甄治良高出許多個等級。

一覺醒來窗外的陽光已是非常扎眼,華禹風托著腮在瞧我的臉,神情非常奇怪,我當是是眼屎刺激到了他,一咕嚕下了床,衝進衛生間!

待我走出房門,這時的華禹風已經端坐在餐桌旁,一身灰色運動服,顯得年輕又有朝氣,掌中拿著一個三明治小口小口的吃著,我坐定后,再一回感慨富人的早餐真是太豐盛了,也可能是華禹風回來,寧嫂特意做的,中西結合,有中式的小米粥,鹹菜,鵝蛋餅,饅頭,還有西式的牛奶,三明治,沙拉等等,多到壓根看不過來。

瞧我大快朵頤的用餐,華禹風的面上露出了些許的笑容,掌中拿著歐洲金融雜誌,真是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孩子會打洞呀!人家富豪用餐時,都不忘看金融雜誌,百億身價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便可以得到的。

吃罷了早餐,華禹風回卧室換了身精美的西服,袖口的水鑽閃閃發光,大約屬於華家集團歐洲的服裝品牌,每一個細節都在告訴旁人,他是個身份尊貴的少爺。

「叮!」

「少爺,金小姐找你!」

「進入罷!」

原是那大明星,金允兒!在這兒住如此長時間還從未來過女人,她是第一個,看起來她們關係真是不似得。

「允兒!你等我片刻,我去找找!」華禹風便回了房間。

她容顏精美,是那類南方女人的感覺,鵝蛋臉,纖細的柳葉眉,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眸,高挺的鼻樑,薄薄的唇塗著大紅色的唇膏,兩頰塗了淡淡的腮紅,她穿著杏色的雙排扣風衣,是CHANELFendi最經典的那款,裡邊是一紮長的包臀短裙看不出牌子,踩著一對方才在雜誌上看見的限量版CHANELFendi紅色高跟鞋,顯得一對玉腿是那般的欣長、精美,掌中的小包包更加奪目,雖然我不懂價值,大約起碼也得6萬。

站立在她身旁,我就似是個跳樑小丑,不但個子差了一大截兒,氣質也是烏雞跟鳳凰似得的天壤之別。

「允兒,大學畢業許多年了,這還真是不好找。」只見華禹風交給金允兒一個小冊子,究竟是什麼我也看不清晰,看起來他們是大學同學。

「禹風,他是家中的女傭么?」她隨手指頭了下我,並且輕蔑地瞧了我一眼。

「恩,剛請的!」

「那我先走了,么么噠!」

臨走時在華禹風的面頰扣了個深深的吻,留下了紅色的吻痕。

華禹風窘迫的瞧了瞧我,我迅疾扭頭裝作沒看見的模樣,實際上我心中有些不安,存心扭過頭不瞧他們,但腦中仍舊回蕩著他們相擁的模樣,心中卓然不悅,他說我是女傭,我還可以怎樣,對於他而言,我僅是個女傭。

「允兒,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們不是情侶關係。」華禹風的解釋我覺得有些存心。

「你們非常般配呀!看模樣她也挺喜歡你的,如今不是,過不了多長時間可能就是了。」我依舊不肯放過,想要他給我個確切的答覆。

華禹風沒再做任何解釋,只是講了句,「換件衣裳跟我出來!」

我們從公館開出來一輛法拉利跑車,剪刀似得的車門讓感覺到不安,總覺得它會掉下來砸到我的頭,車速非常快,穿愈著城市。

不曉得他要帶我去哪兒中,不過這男人如今彷彿在我這兒得到了印證,他帶我去哪兒里都可以,這是由於到底我沒家,去哪兒里都似得,車中放著朴樹的歌:我從遠方來,恰巧你們也在,痴迷流連人間,我為她而狂野。

車輛經過老城區時,我瞧見了自個兒小時候的家,爸爸離開前一直住著的房子,算是以前市中心的黃金地段,都是老舊的房子,建築古樸,綠樹成蔭,想起小時候放學了,恰在樓下玩耍的場景,爸爸做好了飯,會在窗邊喊自個兒的姓名,混雜著朴樹的歌詞,頃刻間我的臉早已掛滿淚痕,爸父親的模樣也出如今了我的臉前。

「吱!」的剎車聲打破了我思緒,我迅疾地擦擦淚水,往窗外一看,居然是上回他帶我來過的海灘。

車輛停下來的剎那間,我們便被圍觀了。

「哇塞,這車輛太酷了,肯定高檔貴!我從來都沒見到過!」

「你瞧瞧那男人長的好帥呀!」一些女生子七嘴八舌地說著。

「那女生子也太似得了罷!還未我好看呢!怎會有如此有錢又帥的男友呢?」

經過蛋糕店他還給我買了個草莓慕斯蛋糕。

「聽聞女生子吃了甜點便會開心!」 「你對家中的女傭都如此好么?」我依舊糾結這問題不放,他為何在那金允兒跟前說我是女傭。

「你這麼跟我講話,不怕我廢了你么?」

「反正過了四年我們也會形同陌路!」

「你要走?」

「我沒說!」

「吱~~~」

長長的剎車聲想起,「滾下去!」

「你怎麼了?」

「要你滾下去,我心情不佳,看不出來么?」

我沒再多問,下了他的車,我自個兒也還在生氣,為何要考慮他的心情,他有考慮過我心情么?

他一腳油門,留下一縷青煙,消失在了公道上,留下我一人傻獃獃的站著,任憑淚水恣意的流淌。

回至公館感覺非常不舒適,就沉沉地睡著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

「青晨!你醒醒!」

「寧嫂!」

「怎麼睡這麼沉呢!敲了好久門。你都沒反應!」

「我有些不舒適!」

「是不是感冒了?去用餐罷,喝點熱湯便行啦!」

「恩!」

華禹風早已吃上晚餐,沒抬眸瞧我,寧嫂給我端了碗排骨湯。聞到桌上的菜,今天倏然覺得胃裡絞得慌。沒了往日的飢餓。

「哇」的一聲吐出,翻江倒海似得。

即刻羞愧的跑到廁所,沖洗乾淨。抬眸望向鏡中的自個兒。為什麼窘迫的事都會被他看見,我終究不是一個名門大家閨秀。

「青晨,你月經多長時間沒來了?」

「恩?寧嫂。你幹嘛問這!」

「莫非你不記得么?」

「不太記得,大約有一段時間啦!」

「呵呵呵,太好啦!」

也沒說為什麼。一溜煙便跑出去啦!留下一臉黑線的我,傻傻地望著鏡子!

「青晨,快來坐下,夫人即刻便到!」

「媽,來幹嘛?」

「蠢丫頭,你懷孕啦!」

「啥?寧嫂,你不要嚇唬我!」

「寧嫂,都這歲數了,你懷沒懷孕,我不可能搞錯的!」

「我僅是今天不舒適罷了,不可能懷孕的!」

「吳青晨,你啥意思?啥叫不可能,你的意思是我不行么?」

邊上的華禹風終究發言了,可是這話我確實接不下去,行還是不行,我都說不出口,我們也確實上床啦!

說時遲那時快,沒超過20分鐘,門鈴果真響了,華太太匆匆忙忙跑進,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青晨,真是太好啦!媽,沒白等呀!」

一下撲到我懷中,側耳貼在我肚子上!

「孫子,奶奶想死你了,你終究來啦!」

「夫人,如今還小,他聽不見!」

「噢!對,我都忘啦!」

「你們倆是哪日懷上的?」

「哪日?」

這是什麼問題,回想起那日在床上的場景,我不由得漲紅了臉,說不出一句來。

「禹風,媽問你呢!哪日呀?我好算算預產期!」

「我們每日都做,我哪知是哪日?」

「媽,沒,我們沒,你別聽他的!」

「青晨,還抱歉,沒事,媽明天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就曉得多長時間啦!」

我一人獃獃地走回了房間,晴天霹靂似得,我一個大學生居然懷孕了,還有倆月就畢業答辯了,莫非我要挺著個大肚子去么?人生為什麼如此悲催,怎麼便不可以安穩的過日子。

我真心嚮往平常人的生活,畢業后找份工作,嫁個愛我的男子,穿著潔白的婚紗,而後等那男人給我戴上戒指,我就對他道:「我願意嫁給你!」

「你哭啥?」

「沒!」

居然沒發覺華禹風進了房間,迅疾抹掉面上的淚水!

「懷了我的孩子,你就如此傷心么?」

「我還是個學生,不該這樣!」

「誰要你賣給了我呢!如今你哪也去不了了,再也不可以離開我啦!」

「我們不是說好四年後,我就自由了么?」

「我們有了孩子,你還想撇清關係么?」

「可以不生么?」

「你敢!你死啦,也得把孩子給我生下來!否則我母親會怎樣你自個兒清晰!」

是呀!一個病重的老人,盼了多年的孫子終究來了,倘若不可以生下來,她會煎熬而死的,我怎可以做劊子手呢!更何況,孩子也是我身上的肉,我又怎會捨得,不過我如今該怎麼辦?爸,你可以跟我說怎麼辦么?

「青晨那!快躺下,這頭仨月呀,最容易流產啦!」

「媽,我沒那麼金貴!」

「那也不行呀!你必須得保胎!啥事都不要做了呀!」

「我會再多請幾個女傭侍奉你的!」

「媽,有寧嫂就夠啦!」

「她一人哪能忙的過來,青晨!你躺著呀!我出去交待交待,而後我得去拜菩薩,媽真是太開心啦!」

華太太匆匆忙忙便走了,據說是去拜觀音菩薩了,可是觀音菩薩可不可以跟我說,我該怎麼辦呀!

「華禹風,我的論文還未寫完,你母親又啥都不要我干,我怎麼辦?」

「我母親的話你敢不聽么?」

「就是不敢,才來問你呀!」

「那你便行好給我保胎,孩子有啥意外,我不會放過你的!」

「可是論文!」

「我會找人幫你完成!」

「那畢業呢?我不可以挺個肚子去罷!」

「那麼破的學校,畢業了有啥用?」

「那畢業證對我至關要緊的,我父親耗費了許多心血,培養我上大學的!」

「好啦!我曉得啦!你快去用餐!」

「我吃不下!」

「吃不下也得吃,如今由不得你講了算!」

華禹風沒那類平常人當爸父親的興奮,我非常失落,興許我僅是他的一個玩具,即便懷孕了,也只是他完成他母親心愿的一個生娃機器罷了。

那一夜,我失眠了,應當是華太太交待過華禹風,不要跟我同房,所有我一人在客卧睡的,我可能不該傷心,這是由於女人做了母親都非常偉大,但酸楚遍布全身,就是覺得委曲。

好端端的大學生活,就如此毀了,我的人生,自那女人離開我跟父親時,就完全毀了,這家庭因為一個女人的背叛,偏離了應有的航線,支離破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