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死?咯咯,」蔣雨薇笑道:「就憑你嗎?況且屍陰宗主那個廢物,能和本座比嗎?」

說完后,她面色一冷,竟然一個瞬移向著陸奇攻了過來,同時一掌拍出,其上還附帶強大的靈技,她竟然想要趁機偷襲陸奇,甚至一擊必殺;

可陸奇哪會讓她如願,在之前陸奇早已把洪天釋放出來暗藏身邊,此刻看到蔣雨薇稍有異動,便指揮著洪天揮拳迎敵;

只聽得『砰砰砰』一陣爆響,轉眼間蔣雨薇已經和洪天對了數掌,在外人看來,竟然是不分勝負; 但陸奇知道,那可未必,因為洪天已經是傷痕纍纍,且拳頭已經處處凹陷,但又在不停地修復,特別是隨著陸奇的修為增長之後,傀儡們的修復速度愈發快捷,幾乎是眨眼的時間,就能恢復如初。

而在身後的蔣俊賢和戴修遠二人,看到蔣雨薇已經進攻,便也不甘示弱,一起向嚴安康等人攻來,他們可能是在來之前被蔣雨薇特意交代過,盡量避開陸奇,所以才如此攻擊。

那嚴安康和康修永等人雖然極不情願,但敵人已經攻至,只好硬著頭皮迎敵,同時心中暗自懊惱,『想不到自己千算萬算,可還是算錯時機,早知道就在明日前來,豈不是最好。』

這嚴安康也不是平庸之輩,但見他口吐一隻笛子法寶,音波徐徐傳出,聲音極為刺耳,且還帶有一絲靈魂攻擊,居然令敵方一陣眩暈,可就在這一剎那,敵方的眾多修士竟然折損了大片,地上瞬間血流成河。

後方的李家、王家、趙家等數百位修士看到戰鬥已經開始,便也一個個的進入場中,紛紛拿出了自己的法器,注入靈力之後,向著陸奇這邊攻來。

陸奇大叫一聲:「來得好!」旋即施展抗拒火環,同時手中火焰刀齊聚,以電掣般的速度揮了出去;

只聽得『噗噗噗』一陣聲響,在前端的幾名李家和王家的修士,瞬間被陸奇的火焰刀貫穿身體而亡,他們在臨死之前還望著自己胸前的血洞,不明所以,最後竟都沒了氣息。

而陸奇也毫不心慈手軟,對於這些頑固不化的修士,他殺的甚是爽快,但心中有些微怒:『媽的!老子救了你們族長的性命,你們不但不報恩,竟還反咬一口;臨走時說的多麼真切,『一定不會忘記我的恩德,』說話簡直跟放屁一樣,早知道還不如就在地宮把你們這些老東西活埋了,倒也清凈。』

其實那些被陸奇救過的家族族長已經被架空,沒了實權,這點陸奇斷然不知。

而那陽凝芙在陸奇的身旁,也加入了戰團,只見她手中拿出一件中品法器,注入靈力之後,變大了一倍,殺了過去。

一時間,混戰開始,雖然敵我雙方數目懸殊,但陸奇這邊的修士修為較高,倒也並未落入下風,再加上陸奇的手段狠辣,所到之處猶如虎入羊群一般,所向睥睨,令蔣雨薇的一方修士瞬間死傷大半。

陸奇看著洪天雖然牽制住了蔣雨薇,但想要獲勝還是有些牽強,於是他趕緊把陽平喚出撲向了戰團,這一加入,頓時把蔣雨薇弄得手忙腳亂,雖說她已經拿出了培養極為強大的蠶蛹法寶,但還是無濟於事,只因上次陽平吃過蠶蛹法寶的大虧,這次竟然異常聰慧,根本不讓那法寶籠罩,且瞬移不斷,漸漸地把蔣雨薇逼到了絕境。

原來這次陸奇的金丹期穩固之後,兩隻傀儡竟然也跟著加強了許多,就連智慧也有所提升,在圍攻蔣雨薇之後,竟能隨機應變,處處克制蔣雨薇,對此,陸奇心中大定。

那蔣雨薇每次在面臨絕境之時,都從眉心處撒落一滴『氣之血』,身後便出現一團血霧,繼而增加瞬移的距離,這一幕被陸奇看到,疑惑頻生,難道這是所謂的血遁嗎?因為元嬰期的修士在瞬移之時,距離有所限制,而當她用血遁增加之後,竟然多了一段距離;

陸奇因為見識頗淺,只能猜測一番,並未有何發現。

不過陸奇看她在消耗『氣之血』,內心頗為驚喜,『讓你這臭娘們燒吧,一會血氣大損,看老子打你個落水狗!哼,這次定要把你這條狗命留在這裡!』

陸奇看到蔣雨薇暫時對他構不成威脅,便又加入戰團,

火球術!

火焰刀!

陸奇站在天空,手中火焰齊出,殺的甚是暢快,幾乎是一刀一個,那些修士看到陸奇又殺來,一個個嚇得面如死灰,趕緊逃離,可他們哪有火焰刀的速度快?

漸漸地,地上的修士屍體越來越多,鮮血把地面給染成了紅色,再加上殘肢斷臂,破損頭顱,碎骨嶙峋,如同人間煉獄一般,極為陰森可怖。

陸奇面對這種場面,也有些毛骨悚然,便大喝一聲:「燒!」

只見一顆顆火球撲向了地面,那些殘肢斷臂及血跡燃起了熊熊火焰,緊接著一股股黑煙冒起,最後都成為了一地的飛灰,隨著微風吹拂,竟然消失不見,只剩一地的焦黑之色。

這時,陸奇望了望戰況,發現敵方几乎死傷殆盡,只有蔣雨薇帶領的兩名金丹期男修與那嚴安康和康修永正在激戰,打的是你死我活,而藥王谷也只剩下嚴安康和康修永二人,其餘的已經全部身死。

為此那嚴安康越打越氣,想到他帶領眾多修士前來支援,卻只剩他們二人活著,要是這樣的話,怎麼有臉回去面見谷主?

突然,嚴安康的胸口挨了一記法寶的攻擊,緊接著康修永的腿部又被對面的靈技擊中,瞬間出現一個血洞,血流如注。

可見蔣俊賢和戴修遠兩人技高一籌,竟然隱隱處於上風,若不是他們實力相差不多的話,恐怕嚴安康二人早已喪命。

陸奇遙望戰局,竟然沒有發現一位孫家之人,『看來這孫家族長還挺識相,並未派人前來,不過,就算是這樣老子也不會記他的恩德。』

那嚴安康已經漸漸不支,口中忙呼叫:「陸少俠……快來相助老夫!」

而康修永也跟著急道:「陸少俠,你再不來我命危矣。」

雖說藥王谷的眾人讓他惱怒,但人家畢竟是來支援他的,從明面上來看,自己不能太過無情。

於是,陸奇急忙飛了過去,同時手中打出了兩隻火球,擊向了蔣俊賢和戴修遠二人。

蔣俊賢二人深知陸奇的厲害,轉身便逃,不一會便到了蔣雨薇的附近,但他們看到蔣雨薇的身影在虛幻中瞬移,便知無法參戰,只能遠遠的在一旁觀望。

而嚴安康和康修永二人看到強敵已退,輕舒一口氣,緩緩地降落下來,摸出了一粒丹藥,吞入腹中,旋即盤膝打坐。 陸奇並未去追趕蔣俊賢二人,他此時有些焦急,因為場內的人員都已死光,就連屍體他也找遍,可依然未發現陽凝芙的蹤跡,此女對他而言雖無感情,但他已經準備重點培養此女,斷不可折損。

不多時,天邊飛來一個靚麗身影,在飛行的同時,長裙向後擺動,露出一雙白如美玉的秀腿,最後瞬間落地,而在她的身後竟然懸空躺著一位女子,渾身是血,看其相貌頗為熟悉。

陸奇定睛一看,來人正是黑寡婦趙淑雅,只見她頭冠插一隻鳳釵,別緻秀雅,眉目間有著一絲憂慮,臉頰粉嫩欲滴,身材豐滿圓潤,極為嫵媚。

而那位渾身是血的女子,正是執法隊長陽凝芙。

「淑雅姐姐,你怎麼來啦?」陸奇說著,又指了指後方的血人問道:「她怎會和你一起?」

此刻陸奇有些擔心陽凝芙的安危,但又不好直接道出,畢竟這趙淑雅可是元嬰期的修為,在此女面前,不可逾越,場內的戰況若再有元嬰期修士加入,那麼對他極為不利。

趙淑雅道:「奴家來此,是為了助你的。」

聞言,陸奇的內心大定,剛才的擔憂即刻煙消雲散,『看來淑雅姐姐是真心待我,竟然在這危急關頭前來相助,』

想到這裡,陸奇給她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那趙淑雅會意,莞爾一笑道:「剛好我在途中見她正在浴血奮戰,完全是拚死的打法,所以,奴家才心生善念,順便把她給救下了。」

快穿病嬌:我的惡魔宿主 她說著,指了指懸空的陽凝芙。

霸情冷boss:索愛成癮 此刻趙淑雅正用那驅物的特殊能力把陽凝芙給懸在半空,讓其身體不接觸硬物,也是為了保護此女。

「在下先謝過淑雅姐姐,」陸奇說完,一個箭步過去摸向了陽凝芙的手腕,注入靈力探查其傷勢。

只見陽凝芙的體內雖然筋骨盡斷,但有一股藥力滋潤,竟然在緩緩恢復,生命暫時無礙。

「謝謝淑雅姐姐喂她丹藥,」陸奇發現了此事,急忙抱拳謝道。

趙淑雅平靜的說道:「不必拘禮,奴家遇上她也是有緣,喂其丹藥只是舉手之勞,」

她說完后,抬頭望了望天空的蔣雨薇,道:「對了,那個惡女,你可有把握獲勝?」

「獲勝把握不大,但她也不能奈何於我,」陸奇說道。

「姐姐我可以助你擊殺此女,」趙淑雅抿嘴輕笑,但其眼神中閃過一道寒意。

「那太好了,」陸奇聽聞大喜,他正愁沒辦法擊殺蔣雨薇呢,如今是個大好機會,決不能放其離開,要不然此女日後定會糾纏不休。

「不過……」趙淑雅欲言又止。

陸奇道:「姐姐請直言。」

陸奇一開始還以為趙淑雅會提出一些條件,但他也並不在意,趙淑雅對他恩惠頗多,即便是想要回報,也無可厚非,他也定不推辭。

趙淑雅道:「只因我與那金蠶谷也有些交情,此時就算助你也只能暗中相助,斷不可露面,最後擊殺此女還需你來完成。」

「這個沒問題,」陸奇高興地說道。

黑道少爺:老婆欠調教 只見那趙淑雅瞬移過去,玉手輕觸發冠,取下了那隻鳳釵,注入靈力之後,那鳳釵變大了數倍有餘,同時,周圍的靈氣瘋狂的湧入,緊跟著空間聳動,而大地竟也跟著顫抖,鳳釵金光大盛,她輕喝一聲:『去』

鳳釵瞬間在她手中沒了蹤影,緊接著『咚』的一聲,竟然擊在了蔣雨薇的頭部,緊跟著那鳳釵又消失不見,而趙淑雅的手中竟然又拿著鳳釵,可她的面上還是一副笑吟吟的神色,似乎剛才的出手從未發生一般。

「瞬移?還這麼遠,我靠!這是什麼法器?竟然如此霸道。」陸奇一直在凝神觀望,但都沒看到那鳳釵的蹤跡,一不留神,竟然打上了蔣雨薇,忍不住的爆了粗口。

而趙淑雅聽到陸奇的話語之後,『撲哧』一聲掩嘴偷笑,那神情簡直是嫵媚動人,這是她第一次聽到陸奇爆粗口,頓時把她逗的嬉笑不已。

那蔣雨薇被鳳釵擊中后,腦袋瞬間崩裂,頭骨粉碎,剛要倒下,就被飛馳而到的陽平一拳擊在了胸口,緊接著那洪天也疾馳而至,對著蔣雨薇拳腳相向。

片刻之後,蔣雨薇就被打的血肉模糊,她的身體雖說是經過淬鍊,但哪裡經受得住如此剛猛且附帶靈技的拳威?

只聽得轟隆一聲爆響,蔣雨薇的身體徹底破碎,血肉橫飛四散飄落,而她體內竟然飛出一個嬰孩,與她的相貌一模一樣,且口中怒罵道:「陸奇你這個畜生,看我日後定會將你碎屍萬段!殺你全家!誅你九族!」

「元嬰出竅?她不是沒到出竅期嗎?」陸奇看到此景,驚道。

陸奇對於元嬰期以上的修為也略有耳聞,所以才如此道來。

「你說的沒錯,修士的元嬰離體之後,若是沒有保護的話,便會消散於天地間,就連投胎也不可能,元嬰即是修士的靈魂,」趙淑雅說完又補充了一句:「除非到了出竅期,才不會消散。」

陸奇默默聽完后,內心安定下來,隨即他又森冷的喝到:

「既便是消散了老子也不能讓你逃脫!」

『火焰刀』

陸奇手中打出了三隻火焰刀,速度極快,瞬間就刺到了元嬰身上,火焰本就是靈魂及元神一類的剋星,在火焰刀距離那元嬰一丈之時,元嬰就已無法移動,且眼中透出一片恐懼之色。

霎那之後,元嬰就被火焰刀燒成了虛無,徹底消散在天地間。

那趙淑雅看到陸奇的火焰刀后,內心極為震驚,『此子不但擁有元嬰期傀儡,並且還會控火之術,真是讓人匪夷所思,他太讓人驚訝了,每次見到他,都會出現一次又一次的奇迹;哎……難道是我少見多怪嗎?還是井底之蛙?看來我該去見見外面的世界了,不能總在這映月城轉悠。』

她此刻卻是站在原地發獃,絲毫不為外界的血腥場景而動容。

「雨薇!」

「蔣谷主」

蔣俊賢和戴修遠幾乎是同時喊了出來,這二人想要出手幫忙,但卻根本無法近身,就已發現蔣雨薇已經形神俱滅。 隨著蔣雨薇的身死,那蔣俊賢徹底瘋狂,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竟不再顧忌陸奇的手段,直介面吐法寶,向著陸奇攻來。

而那戴修遠的頭腦卻甚為冷靜,默默地望著蔣雨薇的散碎屍體從空中落下,心中升起一絲悲涼之意。

陸奇漠然的望著蔣俊賢的瘋狂之相,冷笑一聲:「不用悲傷,我會送你們一起上路的。」

陸奇的話音剛落,就聽到『噗』的一聲,那蔣俊賢的腹中伸出一隻土黃色的大手,觸目驚心。

而那土黃色的大手,手中抓著一物,赫然是一顆金燦燦的金丹,隨著那大手微微用力,『砰』地一聲,金丹被捏的粉碎。

緊接著『啊』的一聲慘叫,蔣俊賢望著自己的腹中一處血洞,頓覺不可思議,如今他的丹田已毀,金丹已碎,徹底無力回天,整個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氣息全無。

原來是陸奇給洪天發出了指令后,它即刻瞬移過來,同時還擊出了附帶著靈技的一拳,瞬間把蔣俊賢的丹田穿破,繼而又捏爆了他的金丹,手段極其殘忍。

這一幕,陸奇看來也是頗為震驚,這洪天生前就變態非常,被煉成傀儡之後更加的毒辣,不過這也正和陸奇的心意,對待敵人就要心狠手辣,不留一點活口。

「該你啦!」陸奇森冷的望著戴修遠,喝道。

「等等,請陸少俠饒過小人一條生路,小人願為你做牛做馬,肝腦塗地!」戴修遠急忙哀求道。

那蔣俊賢的死狀被他看在眼中,頓覺驚悚萬分,若是不及時求饒的話,恐怕也會和同伴一樣的下場。

聞此言,那陽平剛剛揮出的拳頭,便又在陸奇的控制下停在了半空。

陸奇心中思索:『此人畢竟是個金丹期的真人,若是控制住他的話,也算是個不小的助力,不如就讓他駐守在丹陽族內,保護婷婷的安危豈不更好。』

想到這裡,陸奇道:「那好,本座可以饒過你的性命,但是你得把這個吃了。」

說著,陸奇摸出了一粒紅色丹藥,這是他從陽管事儲物袋裡拿出的『清元醒腦丹』,也叫做『七命紫火血毒』,煉製此毒的聖火已被陸奇收服,他也因此掌握了此毒的效用,雖然他不屑於運用此術吸取修士的精血,但對於必死之人,也算是相當仁慈了。

再說陸奇日後萬一再燃燒『氣之血』的話,對精血的需求極大,必須得提前培養一批供體為他所用,至於供體的人選,只能慢慢尋找了,而此人便是第一位,至於那血池卻是無法隨身攜帶,於是陸奇也只能使用此法。

但見那『清元醒腦丹』慢慢的飄了過去,停在戴修遠的面前,丹藥呈紫紅之色,腥味撲鼻。

那戴修遠望著紅色丹藥有些遲疑,但他是個聰明之人,深知若是拒絕的話將會身死,還不如先苟且偷生,興許日後還能有條活路;於是他毫不猶豫的接過丹藥吞入腹中,而後躬身道:「多謝陸少俠賜丹。」

突然,陸奇腦海中一絲靈光,緊接著他的神念便和戴修遠連在一起,隨著他的神念一動,戴修遠的神色竟然變得有些木訥,這時陸奇才明白,原來這就是『涅槃溶血功』開始發揮作用,若是他想的話,就會無休止的吸取戴修遠的氣之血,同時還能控制此人的神魂,此功果然霸道非凡。

此刻,陸奇大手一招,那蔣俊賢和蔣雨薇的儲物戒都朝著他飛了過來,兩個儲物戒一個是金色,一個是紫色,且大小不一,金色戒指屬蔣俊賢之物,而那略微細小的紫色戒指應該屬於蔣雨薇之物。

而陸奇卻是控制著紫色的儲物戒向著趙淑雅飛了過去,說道:「淑雅姐姐,這個是你的功勞,應該給你。」

趙淑雅淡淡一笑,說道:「此二人都是你所擊殺,肯定歸你。」

「那好吧,」陸奇突然想到趙淑雅不便介入此事,就不再堅持,把儲物戒全都收了起來。

趙淑雅對著陸奇甜甜一笑,便抱拳道:「此間事了,奴家告辭了。」

說完,趙淑雅的身軀騰空而起,消失在了天際。

「恭送姐姐,」陸奇抱拳道。

腹黑男的小綿羊 陸奇望著趙淑雅漸漸消失的倩影,暗暗心想:『她剛才拿出的是道器嗎?要不然怎會如此霸道;若是法器的話,斷不會瞬間擊殺元嬰中期的蔣雨薇,即便是極品法器,也沒有如此能耐,算了,等我以後也去弄個道器玩玩。』

「陸少俠,我等已經恢復,就此告辭,」嚴安康和康修永通過打坐恢復了些許,便起身抱拳道。

「謝謝諸位來此協助陸某,不如回到寒舍歇息幾日再走?」陸奇說道。

嚴安康搖搖頭,說道:「不了,我等此次幾乎全軍覆沒,必須早日回去稟報,若是遲些,怕會遭受懲罰。」

他可不敢在此停留了,昨日就是因為貪圖一些丹藥,多留了一日,害的他這條老命幾乎丟在這裡,若是再呆上幾日的話,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命在。

陸奇微微頷首道:「那好吧,恭送二位老哥。」

之後,嚴安康和康修永各自從腰間的靈獸袋摸出了一頭妖獸,飛向了天際……

接下來,陸奇又施展土術,隨著轟隆隆一陣聲響,表面的一層泥土被翻入地下,繼而又換成了一層新土,剛才戰鬥痕迹頓消,似是從未發生過一般。

這時,陽凝芙終於蘇醒,看到地面竟然異常乾淨,且土壤新盈,她有些狐疑,但也不敢詢問。

於是,陸奇便帶著陽凝芙和戴修遠飛了回去。

到了地宮之後,陸奇便把『混元聚靈陣』撤去,同時告訴丹陽族的眾人,他已經把蔣雨薇帶領的全部修士擊殺,無一倖存,並且還抓了一位俘虜戴修遠,且控制了此人,以後可以讓戴修遠成為丹陽族的助力,至此,丹陽族便也有了金丹期修士坐鎮。

眾人聽聞后皆喜,特別是陽婷婷那一雙美眸深情的注視著陸奇,眼中儘是柔情,原本她還有些擔心陸奇的安危,可經此一役,她發現陸奇根本毫髮無損,並且看到自己的心愛之人如此強大,她也感到無比自豪。 接下來,在眾人的要求下,陸奇答應給他們描述戰鬥的全過程,那陽婷婷、三位長老們、五位堂主、一些管事及侍女們,全都恭敬的盤膝坐下,凝神細聽;

漸漸地,眾人聽得是目瞪口呆,並且還有種澎湃激揚的感覺;與此同時,那陽凝芙還在一旁添油加醋,不斷地吹噓著陸奇的能力多麼強大,憑著一己之力不但把一百多位強敵擊殺,還用雷霆手段徹底除去了蔣雨薇。

陸奇足足講了一個多時辰,才終於講完;

眾人聽完之後,皆是無比震驚,且尤為感激陸奇憑著一人之力保護丹陽族,此乃大義之舉,一時間,陸奇不但成為了丹陽族的英雄,而且還成為了每個人心中的榜樣。

於是眾人開始對著陸奇不停地躬身行禮,且口中誇讚聲不斷:

「陸族長,您的威猛手段讓老朽汗顏!」大長老陽鶴軒抱拳頷首道,他此刻已經被陸奇所折服,竟是肺腑之言。

「陸族長,您真是生猛啊,這神通廣大的能力恐怕整個修真界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一名執法隊員說道。

「陸族長,在下願意誓死效忠於您!」一位胖胖的堂主躬身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