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滴————

突然,紅色的光芒大作,急促的警報聲響起,所有人臉色一變。

「生命數值又開始下降了!見鬼,融合度正在瘋狂上升!馬上要破十了!」杜德克驚慌中又帶著喜色。

「怎麼會這樣?」阿瑟斯揉了揉腦袋。

「惡獄君主的力量在提升!他不甘心被控制!發動了最後的進攻!」一名巫妖忽然開口道。

「老布利說的沒錯。」杜德克快速控制著,輸入那些無比珍貴的藥液。

老布利實力雖然不強大,但卻是所有巫妖中年齡最大的老怪物,見識之廣甚至超過了大巫妖德穆依蘭,他的分析很有道理。根源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他們彷彿也擁有自己的性格!有的根源很溫順,並不排斥生物的融合,而有的桀驁不馴,就比如惡獄君主!

好一會以後警報終於接觸了,他們也總算鬆了口氣。

「暫時控制住了,按照這種進度,晚上的時候他將繼承惡獄君主的力量!」杜德克顫抖著聲音,足足籌劃了上千年的計劃終於是要成功了嗎?

「完成融合也只是完成了大半!最重要的還是控制!」阿瑟斯凝重道,「假如無法控制住這個傢伙,他不僅不能成為我們手中的一把利器,反而還會傷了我們!」

「那可真是麻煩了,這個小子的意志力如此強大,我們得花費好些功夫了。」杜德克有些無奈,說起來很矛盾,融合需要實驗者強大的意志力,但植入控制意念卻需要實驗者放下戒備。

「嘖嘖,我有辦法!」阿瑟斯圓滾滾的身體一抖一抖,臉上露出可怖的笑容,一股陰謀的氣息正在蔓延!

另一邊,一直處於昏迷當中的艾克卻是體會著另一番風味。

那是一片混沌的世界,當星點光亮誕生,逐漸創造出完整的時刻,一枚枚代表著力量與規則的根源在天地之間悄然生長,他們涵蓋於日月山川,海湖沼澤,沙漠深淵。

三角錐形的惡獄君主便是誕生在一處深淵,傳說中魔界的所在地。它是最早誕生的根源之一,擁有著極惡之力,卻天生制約著邪惡,他可以吸收惡魔體內的力量源泉,也可以控制弱小的惡魔。

在那個混亂的時代,惡獄君主的掌控者從來都是一方帝王,它桀驁不馴,也渴求著下一個主人,他天真的好鬥,只想要成為那最強大的根源,而非最強十大根源之一。

艾克見證著那血淋淋的鬥爭以及遺忘之地的風貌,他像是一位旅者,一直走著,經歷著。慢慢的,眼前的光亮消失,那惡獄君主來了!

嘩!

艾克眨巴著眼睛,望著眼前的人大吃一驚。

「你···你是誰?」

「我不就是你嗎?」那人開口了,面上帶著戲謔。

「我?怎麼可能?我只是個醜八怪罷了。」艾克搖晃著腦袋,眼前的人雖說不是俊朗瀟洒,但長相也在中等之上,自己的模樣他還不清楚嗎?

「不信?」那人雙手抱胸,撇著嘴摸了摸下巴,然後一拍腦袋道,「看!」

呼——

狂風呼嘯,一面波紋蕩漾的由水化作的鏡子豎立在艾克的面前,艾克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

艾克愣了愣神,發現自己不駝背了,也不再毛髮稀疏,連臉都恢復了正常,身材高大。

「這是怎麼回事?」艾克茫然的望著四周,似乎是在尋找著答案。

「那些巫妖在你身上投下大把的生命泉水,你要不回復常人那也就對不起聖水的尊稱了。」那人打趣道。

「那你又是誰?」

「我?我說過,我就是你,另一個你!不過你也只能在這裡看見我了。」那人有些落寞,或者說散發出孤獨的特質。

艾克默然,他熟悉這種孤寂的味道,忽然他相信了這個人說的話,也許他就是他。傳說,人的心中都會住這一個小人,他就是另一個自己,無關善惡,無關魔障,只是自己。

「當然,你也可以叫我小艾,惡獄君主算是這麼稱呼的,沒有它這個載體我也不會出現。」那人聳聳肩。

「那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因為你成為了它的主人,從它不再抗爭開始你就是它的第三任主人!他渴求證明,而你渴求力量,你就是你來到這的原因,我算是你們交流的介質吧。」

「力量!」艾克低頭看了看自己白皙的肌膚,「可我與魔法隔絕了,即使修鍊最純粹的體術也根本無法取得成功。」

「不!從你擁有惡獄君主的那一刻,一切都改變了!作為存在於世界上最強大的根源之一,好吧,他讓我把之一去掉。咳咳,作為世界上最強大的根源,他從來不需要得到元素的認可,而是駕馭!」小艾手一揮,白茫茫的世界終於閃爍起來。

淡金色、綠色、海藍色、橘紅色、棕黃色、青色、紫色、乳白色、墨黑色···

他們星星點點,充斥在空中亂舞,調皮如稚童。

艾克伸出手指輕輕點著一枚紫色元素,它似乎有些害怕,但卻還是顫顫巍巍的飄了過來!不是親和!而是命令!

「不用害怕,小傢伙!」艾克露出了笑容,逗弄著它,這讓他想起了流浪中遇到過的一條小狗。

也許是感受到了艾克的善意,紫色元素放開了膽子,在他的手掌上跳躍,一種歡快以及喜悅的情緒傳遞了過來,酥酥麻麻的。

「哦,惡獄君主這個傢伙說,你其實不比花費那麼大的時間和他們交流,直接奴役便可,那是浪費時間!」小艾酷酷道。

「為什麼非要奴役?既然他可以幫助我,我又何必板起面孔做個暴君?」艾克帶著笑意,斯卡納的開解看起來很有效果,艾克的世界逐漸光明起來。

「哈,這傢伙竟然沉默了?」小艾裂開嘴笑著。

咚咚咚!

忽然,這處地方上下搖晃起來,好似地震降臨一般。

「怎麼回事?」艾克大聲問道,努力維持住身形。

「該死的!那群巫妖開始釋放精神系魔法了,他們想要控制你!」小艾憤怒極了,全身長發豎起,如同一頭暴躁的雄獅。「艾克,這裡的聯繫即將崩潰,記住!千萬不要屈服於巫妖的手段,你是惡獄君主的主人,不是巫妖的奴隸!!」

啪!

終於,世界崩碎,而艾克也是猛地睜開了雙眼。掃視四周,他發現一群巫妖將其團團圍住,口中念念有詞,散發出無形的力量,想要鑽入他的腦袋中。

「啊!」無言的苦痛忽如其來,猶如千萬根針同時刺向腦部,生硬粗暴。

叮!

惡魔首席的棄妻 已經位於艾克體內的惡獄君主咆哮著,黑色的力量自肌膚的孔穴溢出,將艾克牢牢包裹住,那股子痛苦也減輕了不少。

「惡獄君主被完全激發了!我就知道!」杜德克狠狠敲了一下金屬控制台,第一輪精神控制宣告失敗!

「這很正常,若是連我們的精神控制都無法免疫,惡獄君主也就不會是最強的根源之一了。」阿瑟斯心情倒是不錯。

「那該怎麼辦?等大巫妖大人回來?」杜德克偏過腦袋問道。

「不,還有辦法!好戲上演了?」阿瑟斯眯起雙眼,肥碩的手掌相互一拍。

咚咚咚——

位於大廳右邊的牆壁,那一層特殊金屬改造的地方忽然緩緩上升,露出一塊水晶製作的透明玻璃窗。在那個寬闊的房間中有一道身影正在踱步,腳步聲清晰的回蕩在大廳中。

「斯卡納?你把他叫來這裡幹什麼?」杜德克不解。

「他的堅持是因為他,而他的放棄也會是因為他!有什麼比絕望和刺激還要破壞意志的方法?恩,那真是美妙至極!「阿瑟斯伸出雙手擁抱著空氣,臉上露出歡愉的病態神色。

「哈!原來如此!阿瑟斯,你可真是狡詐!」杜德克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睜大眼睛看著吧!小鬼!」

「你們要幹什麼?」艾克虛弱道,他當然也是瞧見了斯卡納,他認為這群巫妖想要拿斯卡納逼迫他。

很快,阿瑟斯的身影出現在了房間之中。

「你終於來了?艾克在那裡?」斯卡納冷冷的望著阿瑟斯。

作死 「他就在隔壁,你放心,他沒有事,你很快就可以去見他了。」阿瑟斯帶著笑容道。

「說吧,你到底想要幹什麼?」斯卡納淡淡的開口道,從一開始他就不相信阿瑟斯會有這麼好心。

「談談而已。」阿瑟斯隨意的挑選了一把椅子坐下,「我只是好奇而已,光明教廷的鬥爭為何如此激烈,而你又為什麼背叛他們?」

斯卡納皺了皺眉頭,望向阿瑟斯的目光滿是戒備。

「我說過我只是個犧牲品,現在在這裡替你們做事只是為了保護我和我的夥伴。」

「無論如何都掩蓋不了你背叛了光明教廷的事實!更何況你還貢獻出了天堂之戀的配方!你應該知道它的出現會帶來什麼!或許還攻不破天塹要塞的防線,但足以讓你們損失慘重!」

寵夫之嫡妻撩人 「你這話到底什麼意思?」斯卡納的拳頭捏的吱嘎響,咬牙切齒道。

「沒什麼?只是想聽你說一句罷了,你,承認你是叛徒嗎?」阿瑟斯眯起了雙眼,雙手手指交叉,手肘抵在大腿上。

「我說過···」

「是!或者不是!這很重要!大巫妖大人吩咐的!你該明白逃避的下場!」阿瑟斯右腿放到了左腿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斯卡納默然,沉默許久之後才艱難的吐出一個字,這讓他渾身顫抖,彷彿耗費了全身的氣力。

「是!」

「很好,你的選擇非常正確!哦,你得再等一下,很快我就會安排你們見面,相信那場面一定很有趣!」阿瑟斯起身揚長而去。

啪!

當房間的大門被鎖上,斯卡納癱倒在一處椅子上,面色陰晴不定,他看不透阿瑟斯的所作所為。難道自己的計劃已經被德穆依蘭發現了?那不可能的!

滴滴滴——

就在這時,斯卡納的胸膛有股熱流湧現,他啪的一下站起了身子,眼中爆射出精光。

「好!終於來了,要開始吹響反攻的號角了嗎?艾克,等著我,我一定會把你救出來!我絕不會食言的!」一想起那個純真孤獨的少年,斯卡納露出了笑容,面色緩和安詳。

···

「是!」

「是!」

「是!」

那一聲聲如同重鎚的音在艾克的腦海中來回飄蕩,曾經的諾言在這一刻被撕扯的無影無蹤。

「你不是叛徒對不對?」

「不是!過去不是,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會是!」

「沒什麼,艾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不會騙你的。」

熟悉的場景上演,艾克的心毫無感覺,他想要找個理由逼迫自己不去瞧見眼前的畫面,但斯卡納親口說的話無疑是判了死刑。

「你還是騙了我!」艾克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為什麼要成為叛徒!

叛徒!多麼可恥的詞語!

至始至終艾克都從未向斯卡納吐露過埋藏在心中的過往,曾經他也是個無憂無慮的孩童,但惡魔毀了一切!從親人到夥伴,還有這一副醜陋的模樣!

他沒有強大的力量,也沒有向上攀爬的天賦,最終只能在大街小巷中流浪再流浪,他行屍走肉,亦是放逐自己。所以說,比起一般人,他更為痛恨甚至仇視這群惡魔!

「哦!意志力正在逐漸減弱!」杜德克興奮的望著儀器表中的數值道,「阿瑟斯你成功了!哈哈!」

「效果如此之好嗎?原本還有一系列計劃呢,可都是我精心為他們兩個準備的,恩,這種絕望的眼神真是令人心花怒放!」阿瑟斯瞧了一眼艾克大笑著。

「超過臨界線了,惡獄君主的力量正在收縮著,看來融合了他人之後他的力量也需要得到別人的控制!」杜德克的雙手快速在控制台上操作。

「在吟唱前先來一波精神衝擊吧!」

啊————

啊————

一道道波紋蕩漾開來,自容器上方導出的魔法水晶傳遞。艾克扭曲的臉龐滿是冷汗,膚色蒼白,顯然受到了劇烈的衝擊。沒有了惡獄君主的庇佑與削減,這種衝擊是毀滅性的!但再痛苦,也沒有那一刻裂開的心苦痛!

曾經眼中完美的男人,帶他脫離絕望的男人,用一雙手又狠狠將其踹向了絕望,將最後的希望一寸寸嚙噬。

「古德達格拉斯奇不···」巫妖們用著古老的語言吟唱起那一個個魔法,如海的精神之力湧入了艾克的腦海中。

終於,那最後一絲清明被剝奪,艾克的眼珠失去了光彩,留存於最後一幕卻是房間中斯卡納慈祥的面容,也不知是諷刺還是悲劇。

斯卡納,我不恨你,但是我不想原諒你! ?啪啪啪!

一根根成人胳膊粗大的管子慢慢從那一具健碩的身體上脫離。

「開!」阿瑟斯冷冷下令道。

「啊!」容器中的艾克爆喝一聲,左手握拳,黑色的惡魔力量噴薄而出,生生轟碎了整個水晶壁!

嘩啦!呼啦!

破碎的碎片也擁有強勁的衝擊力,在整個房間之內舞動。

巫妖們紛紛激發出法師護盾抵禦,十數秒后大廳內狼藉一片。

「哦,這強大的力量足以媲美魔獸了吧。」杜德克稱讚道。

「還不夠!他太弱小了! 重生本人就是豪門 等到德穆依蘭大人回來這個小鬼應該會被帶到克洛澤斯科去,那裡才是強者生長的地方!」阿瑟斯輕輕敲打著桌面緩緩道。

「你說得對,惡獄君主的開發度只是百分之十而已,想要徹底成為我們手中的至強兵器至少還需要將其提升到百分之六十才行。」

「好了,現在我們該去見見斯卡納了。」阿瑟斯忽然詭笑道。

「哈哈,真不知道斯卡納瞧見這個小鬼的模樣會是什麼表情。」杜德克亦是幸災樂禍。

「跟我走吧。」阿瑟斯打了一個響指。

站在冰冷地面上的艾克開始向前走去,黑色的眸子中出現了一個血色的巫妖圖案。

吱嘎嘎——

鐵門再起,斯卡納一躍而起,不過在瞧見來人之後失望至極。

「阿瑟斯,艾克到底在哪裡?」

「艾克?他不是來了嗎?」阿瑟斯背靠著牆壁笑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