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離玖只好回憶了一下自己當年乾的蠢事。

「那年不是十二家的這一代的年輕人一起出去玩嗎?去了遊樂園,到了一個鬼屋,我和夏侯淵被分開了,所以生氣了,跟著的那一組裡面,故意用白玉琉璃傘在黑暗中放光嚇到了他。」

之後的事情就比較難受了,鍾離玖十分沉痛的講「沒人和我說那個傢伙其實是有心臟病的啊!那傢伙被我突然放出來的白光照自己做的鬼臉嚇暈了,我只好背著他闖關的,不過後來出來了他以為那是鬼物工作人員沒懷疑我,但是不保證他會不會想起來那是我啊!」

鍾離玖發誓自己長這麼大就干過這麼一件蠢事,還就惹上事了,但是饒是以鍾離玖的好脾氣都忍不住開口想罵你丫一個有心臟病的,來遊樂園玩鬼屋有病吧!

霸道總裁給點愛 鍾離璟十分無語的看著自家妹妹「所以你把他背出去的?」

鍾離玖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淚水「不然呢?」自己造的孽,哭著都要收拾了,那一天出來玩,不僅沒能和夏侯淵搭上隊,還照顧這個傢伙半天!

鍾離璟這麼一想,忽然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自家妹妹。其實只要是一個男人,都不會喜歡入贅的,何況出生宇文家的公子?

他之前還一直好奇著那個宇文家的公子是吃錯了葯不成,居然願意入贅,就算入贅的是鍾離家,但是哪有自己娶媳婦兒自由?

感情是,那句很滿意,還真的是很滿意啊。

自家妹妹這個桃花,也算是可以了。

「你在外面,沒有什麼私定終生的野男人吧?」

忽然就聞到這種關鍵問題了!鍾離玖整個人身上的毛都要豎了起來!整個人宛若一隻炸了毛的貓一般「怎,怎麼了?」

沒有否認?鍾離璟目光一寒,還真有?

「是個怎樣的人?」

鍾離玖捂臉,自己怎麼就暴露了?

好像自從和上官悠在一起以後,她的智商就不如以往了。

「哥哥想多了。」鍾離玖揉了下臉,很快的恢復了冷靜,鎮定的說到。

鍾離璟仔仔細細的分辨了一下她的表情,但是看不出有什麼。嘆了口氣,果然,自家這個妹妹啊,只要認真起來,你想從她臉上看出什麼,簡直比登天還難。

「如果有的話,還是儘早處理了,不然家族會幫你處理的,你知道家族的處理是什麼意思。」

鍾離璟垂眸,她當然知道家族的處理是什麼意思。

九個死一個殘,別說是男人,就算是一些家主在外面養的情人,被正室知道了,正室若是不喜歡,弄死算是輕的。

家族的尊嚴不容挑釁。

「三哥認為呢?」

鍾離璟一個急轉彎「如果你真的喜歡那個男人,就放棄吧,畢竟你是少主,不只是一個家族的嫡系小姐,就算是家族的嫡系小姐,你看其他家族的小姐,就算是夏侯淵的妹妹,夏侯念不也是被強迫著嫁給了皇甫辰,她當初的青梅竹馬,也死在了皇甫辰的手裡。」

鍾離玖纖細的手慢慢的握緊「如果,我不願意放棄呢?」

她答應過上官悠的,絕對不會放棄他,他們一定要在一起的。

鍾離璟見她油鹽不進,只好說出最大的可能「那麼只能家族幫你處理了。」

鍾離玖緊緊的抿住唇。

「玖玖,你一直是個聰明人,為了你,也為了那個人,放棄對你們兩個都好,你現在不想回家族我可以為你打掩護,但是……」

鍾離玖打斷他「四哥在我失蹤的時候有說什麼嗎?」

鍾離玖想到自家那個弟弟,嘆了口氣,誰知道呢?「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好像自從你回來了一趟他就出了門再沒出現過了,也不知道現在在不在家。」 鍾離玖皺著眉「四哥一直不在家嗎?」

他們幾兄妹里,並不是所有人都在家族裡長大的,比如四哥,小時候四哥是單獨被接到義大利養的,四哥的性子也最為看不分明。

「也不是,你知道他在義大利那邊的產業,是和家族沒多少關係的,沒有背後勢力支持,確實有些發展困難。」

鍾離玖無言,最後卻是問「真的不是爺爺吩咐了他什麼嗎?」

以前鍾離玖或許不會有這種懷疑,但是現在,她對自己的爺爺渴望將鍾離家發展壯大的心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就不會那麼想了。

「你說呢?」鍾離璟把這個問題撂給她自己想「你是鍾離家未來的家主,小四以後做什麼你都會知道的,前提是你要和那個野男人趕緊分手。」

鍾離玖忍不住道「我親愛的三哥,您能不叫野男人嗎?再說這不是有損您的形象?」

要是讓悠大人知道了,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鍾離璟沉默了一會兒「哦,這是爺爺先開始這麼叫的。」

然後他就被帶壞了。

鍾離玖捂臉,看來爺爺是很反對自己在外面找了自己喜歡的男朋友了。

鍾離玖逮著這個機會,問道「三哥,你知道尊三氏的少主,為什麼婚姻從來不是……」

「因為尊三氏的家主生下的孩子百分之八十是繼承人,也不是說不讓尊三氏的繼承人的配偶非得是自己不喜歡的人,但是為了保證血脈的純粹,家族的繁榮,所以這是必須的。」鍾離璟直接舉例子「你以為皇甫辰是例外?夏侯念自己本身就是十二家的嫡系,再加上皇甫辰有意讓夏侯家發展起來了,不然你看皇甫家會接受這個心都不在皇甫家的媳婦兒嗎?」

鍾離玖不死心的抓住重點「只要是十二家的人互相聯姻就可以了?」

鍾離璟道「理論是這樣的,但是必須要家族認可。」

鍾離玖哦了一聲。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你那個相好的是十二家的人?」

為自家三哥敏銳的神經打了個寒蟬,鍾離玖立馬轉移話題「三嫂怎麼樣了?」

鍾離璟想到自家老婆就頭疼,真的是一個不讓人省心的女人啊。「出去了。」

鍾離玖疑惑,三嫂出去了是什麼意思?

「問那麼多做什麼。」鍾離璟的態度一下變得很惡劣,剛剛的溫潤如玉完全被破壞了。

不過好在是成功轉移話題了,鍾離玖給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贊。

到了鍾離家大門口的時候,看著那熟悉的長長的雕著浮雲圖案的漢白玉石廊環繞著蔓延進裡面,鍾離玖內心是拒絕的,大門大開,車子順著鵝卵石鋪好的小道開進一旁的停車場,下了車走到主道上兩旁是觀賞性的法國梧桐,因為是外層,所以法國梧桐再往外面就是一片果園。

穿越異世:拐個獸夫來種田 有洒水車經過,傭人們不緊不慢的干著手裡的活,好像沒有注意到鍾離璟與鍾離玖的回歸。

鍾離玖鬆了一口氣「三哥還好你聰明,知道從後門回來。」

鍾離家的主宅沒有像上官家那樣大的可怕,充滿著精緻奢華,也不像皇甫家主宅那樣一步一景,所過之處皆是風景。它承襲的是中世紀歐洲貴族的風格,高雅大氣。

尤其是鍾離玖住的那一棟建築,雖然與整個規模比起來比較小,但是也像一棟城堡一樣了。

當然的,對外這裡可就住的不僅是鍾離家了。但是只要熟悉鍾離家的人都知道這一片全是鍾離家的地域就可以了。

只是越往裡走,就越能感到這個家族可怕的沉澱。

「奶奶?」

走進主別墅,鍾離璟與鍾離玖徑直走到了一樓最裡面的房間,是鍾離老夫人的房間。

老夫人因為這些天對孫女的擔心,正是心煩的時候,雖然聽到三孫子的聲音不是很想見,不過到底是自己孫子,還是讓一旁的侍女去開了門。

「三少爺,」侍女恭敬的行禮,看到一旁的鐘離玖的時候,瞳孔一縮。「小姐!」

老夫人立馬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玖玖!」

鍾離璟看著自家那個外界稱之為走兩步就費勁的奶奶健步如飛的衝到自己跟前,然後,飛快掠過自己,緊緊地抱住旁邊的妹妹的時候,嘆了口氣,算了算了,該習慣啊。

奶奶,你好歹把玖玖先放開一下,她不是沒事嗎?

您孫子我還在這兒呢!

老夫人抱了好一會兒才鬆開,打量鍾離玖許久,才鬆了口氣。

「瘦了瘦了。怎麼瘦的這麼厲害?」

重生之緣來就是你 鍾離璟「……」我怎麼感覺她在外面過得很開心所以還肥了一圈呢?

不過有種瘦了,是你奶奶覺得你瘦了。

鍾離璟默默地閉嘴不說話,反正在奶奶跟前,他們這些孫子都不像是親生的!

「來,來,跟奶奶去那邊坐著說話。」

鍾離玖本來只想說幾句話就走的,但是看到老夫人通紅的眼,嘴唇動了動,沒說出拒絕的話。

「玖玖,這些日子你在哪裡啊?過得如何?有沒有人欺負我家小公主啊。」

鍾離璟實在受不了了「奶奶你覺得有誰能欺負得了她?」

是不打算活了嗎?

老夫人立馬瞪了眼自家孫子「讓你好好找妹妹你找不到,現在還是玖玖自己回來的!」

鍾離璟忍氣吞聲的坐到一旁的木凳子上,難道這丫頭不是自己帶回來的嗎?!

鍾離玖給自己奶奶理了理頭髮「奶奶放心,我在外面過得很好的,沒人欺負我的。」

老夫人看著她「不對,絕對有人想欺負你,外面我知道,一個女孩子,還是像我家小公主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很難生活的舒心的。」

鍾離璟還是忍不住插嘴「那是不是像皇甫夫人那樣的豈不是活不成了?」

老夫人又瞪了他一眼「怎麼哪裡都有你插嘴!你妹妹之前的長相已經很漂亮了,現在更漂亮了,我怎麼能不擔心,何況還有你這種不靠譜的兄長!」

鍾離璟「……」算了,我還是閉嘴吧。 老婆大人,請愛我 這就是為什麼他一向不說話的原因!每次他一說話,奶奶就會先損他一句,還不忘誇妹妹一句!

侍女在一旁掩嘴輕笑「老夫人,三少爺這是在討您開心呢。」

不得不說鍾離璟在外界面前都是溫潤如玉的佳公子,到了老夫人這裡,就老是變成老想著和妹妹爭寵的小男孩。

鍾離玖只好道「奶奶,您的孫女,您不清楚嗎?誰能欺負的了我?」

老夫人有些滄桑的眼眸定定的看了她許久,最後輕輕的嘆了口氣「玖玖你要記住,沒人可以欺負你,無論是因為你曾經是我們掌心的小公主,還是以後你是號令家族的女王。」

鍾離玖的表情微微一僵「奶奶?」 可是她剛說完這句話,老夫人就一個手刀劈暈了她。

「把少主送回她的房間,叫家族長老來會議室見我。」老夫人想一旁的侍女吩咐道。

鍾離璟皺著眉頭「奶奶要做什麼?」

老夫人道「玖玖不想繼承家主之位,對不對?」

鍾離璟一時無言,自然是不想的,鍾離玖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暗示絕對不少。

老夫人看了眼自家孫子,這一眼不復之前的嗔怨慈祥,而是帶著一種王后般的威嚴。

「我知道你寵著她,但是小璟,家族是不允許任何一個人員不受控制的。」

如果鍾離玖不是表現出了那一瞬僵硬,老夫人也看不出她的想法,看不出來,自然還是會當一個老好人,看看自家孫女,把這件事扔給丈夫處理,但是鍾離玖對老夫人沒有任何的戒心,所以表現出來了。

鍾離玖忘了老夫人除了是她的奶奶,也是當年在鍾離玖深受擁戴的主母。

鍾離權選的妻子,怎麼說都和他有相似的。

「奇怪,玖玖身上的凈心鎖欲咒,好像有自己化解的情況?」老夫人皺著眉道。

鍾離璟剛想說凈心鎖欲咒的情況不是只有下咒人才看得到嗎,下一刻就臉色一白「玖玖身上的凈心鎖欲咒,是奶奶您下的?!」

老夫人點點頭。

鍾離璟臉色一變,怪不得,他就說這樣細膩的心思,不像是爺爺這樣的,爺爺想要做什麼,都是大刀闊斧的直接硬性要求,從來不會考慮個人感情這回事,只有女人的心思最為細膩,連鍾離玖的感情都封了,一個沒有感情的人,對聯姻對象是誰這種事情,當然不會抗拒了!

「玖玖,在外面談了男朋友?」老夫人想到什麼,問鍾離璟。

鍾離璟搖搖頭「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了她確實是有喜歡的人了。」

老夫人的眉頭狠狠地皺了一下。

「等玖玖醒了,你和玖玖之前是怎麼計劃的,就怎麼做吧。」

「奶奶不把玖玖留下來?」

老夫人聞言,笑了一下,一向慈祥的眉目中竟然透出幾分陰冷嗜血「當然是放回去才知道哪個男人是誰好殺了。敢勾引我鍾離家少主,引得無法繼承家主之位,那麼就是找死。」

「萬一玖玖不願意,或者她為了那個人放棄家族呢?」

「鍾離家想讓一個人忘掉一件事,很容易。」老夫人道。

鍾離璟沉默「是。」

「也不要想著和玖玖提醒什麼的,她不會信的。」老夫人一眼就看出自家孫子在想什麼。畢竟她在自家孫女面前的形象一直是個溫和無害的慈祥的老夫人。

鍾離璟勾唇「奶奶多想了。」

不用他提醒好嗎,奶奶您倒是低頭仔細看看倒在您膝蓋上的丫頭哪裡像是昏迷的樣子了。

不過也就老夫人太過自信了才沒有發現鍾離玖剛剛那一瞬的氣息不正常。

都是人精啊。鍾離璟無奈,看來鍾離玖這回一回來,後面再被自己逮回來的幾率就更小了,這個家族簡直四周都是想讓她繼承家族和一個不喜歡的人聯姻的人啊!

鍾離玖被送回房間后,鍾離璟也跟了過去,當侍女全部退下了,鍾離璟才環著胸,慢悠悠地說「可以醒了。」

鍾離玖瞬間睜開眼「哥哥。」

「這就是你不想回家的理由吧。」鍾離璟對自家奶奶的想法表示無奈。

鍾離玖彎唇「不算吧,畢竟早就知道了凈心鎖欲咒是誰下的了。」

一開始確實是覺得是爺爺下的,但是經過上次回家,就有了懷疑和否定。

鍾離璟問「你打算怎麼辦?」

鍾離家是絕對不會支持她嫁給外面的人的。

「如果那真的是個十二家的人,他願意入贅家族的話,也不是不可以的。前提是,不能是上官家的。」鍾離璟提起上官家,連聲音都是冷的。

鍾離玖揉了揉太陽穴,表情沒有任何變化,懶懶地說「明白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