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天王不為所動,「你倒是再指一下啊,特媽的,不給你點臉色看看,還以為我們好欺負是吧?」

「放了我們隊長,不然我們不客氣了。」保安隊里的一胖子,看到保安隊長吃痛的神情,立即滿臉陰狠的說道。他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肥肉快遮住了他的小眼睛。

「胖哥說的對,如果你不放手,我們真不客氣了。」

另外一名看上去滿臉麻子的瘦高個,提起電棍對著被北天王,也滿臉陰狠的說道。

「我倒是想看看你們是怎麼個不客氣法。」北天王笑了,笑的很是詭異,這種笑里藏著刀子。

「放開他吧。他們只是普通人。我們沒必要和他們計較。」喬君淡淡的道。緊跟著他的目光望向了門口,這時三個絕美女子款款優雅的走了進來,正是林傾城她們。

「喬!這家會所的主人,如今不再是以前的蕭雲山了。而是一個叫太子爺的人。」林傾城一進來,就說道。

「剛才那伙人和這些保安都是他特意安排的。」木蘭蘭道。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擺平他。你們在這裡等我一會。」喬君立即說道。

「你想找我們太子爺,你他媽的算什麼東西?」被送開了手指的保安隊長一邊揉著變形的手指,一邊滿臉不屑的說道。

隨著他的話音剛落,那跟著他來的十幾個保安,提起電棍將喬君他們圍了起來,大有一副準備好好乾一架的架勢。

「猛牛,山椒!這幫不知好歹的傢伙欠收拾。你們給我悠著點,不要傷了性命。」喬君說完,已經消失在了包間內。

「好嘞!哈哈哈……」猛牛和山椒立刻咧著嘴,哈哈笑了起來,其他人立刻推到了一邊,準備看一場好戲。

很快這裡傳來了凄厲的慘叫聲,聽的讓人毛骨肅然,一向囂張慣了的十幾個保安,不到一分鐘就全部倒在地上,哀嚎不斷,基本上都被打成了豬頭。

「哈哈啥,爽!」猛牛哈哈大笑,之前的鬱悶與憋屈被發泄出來后,他心情大好。

「都給我滾!」山椒看著被自己揍成豬頭的保安隊長冷著臉喝道。

「是是。」保安隊長滿臉驚恐的說著。連滾帶爬的跑出了包間,其他人看到隊長跑了,也跟著連滾帶爬的一起蜂擁出了包間的門。那個樣子狼狽到了極點。

「殘夜,去查查那個太子爺的所有資料,尤其是犯罪證據。越詳細越好。」冷冰冰冷著臉說道。能聘請起乘鼎期的保鏢,這就說明太子爺背後的勢力,肯定非同凡響。

「是,我這就去。」殘夜沒有猶豫,立即說道。他知道只要是冷冰冰要的東西,他就算用命去換,也在所不惜。

北天王走後,凌珊珊看向林傾城,「傾城,喬君給你的那十三個,在銷售方面,她們曾經都是星宇星際集團高價聘請的金牌級精英。你可以讓她們全權負責銷售方面的工作。」

「珊珊,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現在她們十三個人已經開始著手準備對付k公司了。只是我遇到了一點小麻煩。」林傾城說到最後,神情有些沮喪。

「怎麼了?」凌珊珊立即問道。

「我的計劃一旦成功,後期的資金恐怕周轉不開!」林傾城苦笑。

「那得多少錢?」凌珊珊問道。

「一千個億。」林傾城實話實說,畢竟這裡都是喬君的朋友,她相信這裡所有的人。

「那麼多?」

所有人聽后,倒吸了一口涼氣,就連木蘭蘭也是。

「我找過很多家銀行,可銀行的人百般推辭。別說是一百個億了,就連一個億都不借。」林傾城苦笑道。

「那你怎麼不去我爸開的銀行?或者直接找葉總裁啊。」木蘭蘭立即問道。

「你爸已經給我借了三百個億。不過不包括在那一千個億裡邊,娛樂星際集團那邊,葉耀華也是無能為力,他說他只能求助魔都城方面。因為娛樂星際集團也遭遇了k公司的強勢打壓,這兩天股市極度不穩定,稍有不慎,公司很可能就會倒閉。」林傾城道。

「那怎麼辦?一千個億,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凌珊珊問道。

林傾城搖了搖頭,說道:「能想的辦法我都想了,現在求助國家的金融部也是來不及了。」

「傾城姐,你不要擔心。還有一個人,他能幫你解決。」木蘭蘭突然說道。

「你說的是喬吧?」林傾城笑了笑,絕美的白皙俏臉上閃過一抹無法掩飾的自豪和愛戀,「我唯一的辦法就是他。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幫我解決眼前的困境,那這個人必定是喬。在我心目中的他,無所不能。」

木蘭蘭美眸眨了眨,「傾城姐,你這樣誇他,他會自豪的,萬一他要是把你甩了呢?」

「不會的。我不會讓他從我的世界消失。我要牢牢的看好他,不讓他再外面沾花惹草。」林傾城抿著小嘴,故意說道。

「哎呀,傾城姐,你什麼變得這麼自私了呀?你不是說,要和我一起嫁給他嗎?怎麼反悔了呢。」木蘭蘭配合道,暗中卻偷偷觀察著冷冰冰,韓刀月,慕容雪,凌珊珊等人的神色變化。

她想看看這裡還有誰喜歡喬君,或者說暗戀著喬君。

可是她觀察來觀察去,什麼也沒有觀察出來。因為這幾個女人全部都是面無表情,從她們的臉上根本看不出什麼。

林傾城也暗中觀察著冷冰冰她們的神色變化,可是也一無所獲,因此她繼續笑著道:「我準備跟喬要一個孩子呢,蘭蘭你不會吃醋吧?」

「傾城姐,我當然吃醋啦。要不我也要一個孩子?」木蘭蘭眨了眨眼。

「夠了!」醋意大發的韓刀月聞言,終於聽不下去了,「林董,木總,你們別一唱一和的。我的雷神老公,你們誰也奪不走。回來后,我就讓他娶我過門,然後,哼!生一大堆小孩!」

「哈哈哈……」

聽的此話,北天王他們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閉嘴!」韓刀月唰一下,看上北天王他們,突然厲聲喝斥起來,「笑什麼?好笑嗎?有種再笑一個試試??」

北天王他們看著兇悍無比的韓刀月,都縮了縮脖子,他們此時才記起韓刀月的暴脾氣,這女人一旦發起飆來,可六親不認。

「好了,韓妹妹,我們開玩笑呢,你別生氣啊。」林傾城忍住笑,說道。

「我知道,可我不喜歡這樣的玩笑。」韓刀月冷冷的道。 『金枝玉葉』會所的頂樓乃是總統樓層,只有身份顯赫,家財萬貫的人才能住的起。同時這裡的安保措施是雲城數一數二的。

喬君剛走到總統套房的專屬電梯口,就被十幾個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大漢圍住了。這十幾個大漢全是築基高手。凶神惡煞的,普通人看上一眼,絕對心驚肉跳。

「站住!」其中一大漢冷聲喝斥道,「這裡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喬君斜眼看了一眼這大漢,不屑的說道:「我想去的地方,誰也攔不住!」

「上!把他趕走!」那大漢面無表情的大手一揮。

「是!超哥。」那其餘的所有大漢大背著手,站的筆直,頭卻點的異常用力,差點把墨鏡甩掉了。

隨即,他們面無表情的圍住了喬君,沒有任何廢話,就發動了攻擊,有人用拳頭,有人跳起來,用膝蓋想要撞擊喬君的面門,有人用腳踢上了喬君的胸口,所用的招式異常刁鑽刻薄。

看著圍攻而來的那十幾個大漢,喬君身體微微一動,便將他們全部震飛出去,強大的氣勢磅礴無比,形成一股氣浪,肆無忌憚的肆虐著這裡的一切。

一瞬間,不僅所有的大漢倒地不起,而且一喬君為中心的所有物體,全部被毀的七零八落,那些牆體,地板全部破碎了。

喬君背著大手,顯得異常盛氣凌人,「垃圾!」

隨後,按下↑按鈕,等電梯門開啟后,他便大搖大擺的走進了電梯。

「彪哥!有人闖入了總統樓層!太子爺有危險。」那之前攔住喬君的大漢,從腰間拿出一小型對講機,按住按鈕,大聲說道。

「收到!」對講機里立馬傳來了一道冷漠的聲音。

……

嗡!

喬君剛走出電梯門,有人就用鐵棍當頭砸了下來,他微微一側身,狠狠砸下來的鐵棍就落空了。

嗡嗡嗡!

很快,更多的人圍攻上來,將近有十幾根鐵棍向他身上招呼而來,可依然全部落空了。

就在這時,喬君的身體詭異的出現在他們身後,淡淡的看著這幫亡命之徒一樣的黑衣大漢。

「媽的,人呢?」有人驚疑了一聲。

「我在這呢?」喬君淡淡一笑。

聽得此話,那些大漢齊刷刷的轉身看向了他,一雙雙目光冷冽無比的盯著喬君,神色有些呆愣。

「一群辣雞!」喬君不屑,這三十多個大漢還沒反應過來,他的身體已經在人群中竄動了幾下,頓時所有黑衣大漢就像是被抽走了靈魂一樣,軟綿綿的躺在了地方。

「好了,你們太煩了,也太辛苦了,不如好好睡上一覺,等明天早上,就什麼是都沒了。」喬君說著大步向其中一間套房中走去。

這一總統樓層,總面積為500多平方米,為滿足安保需要,總統套房安裝了防彈玻璃,防彈門。另外還設置了個人酒窖、專用游泳池,專用健身房,按摩房,以及唱吧,宴會廳,一切的一切都讓這間總統套房顯得更為尊貴。

總統套房的宴會廳內,羅恩卡正一臉陰沉的說道:「傑妮!他現在已經打進門來了,你讓本少爺如何信得過你們?啊?本少爺在這裡受到了生命威脅,你倒是想出個辦法啊?」

傑妮不是別人,正是之前揚言要帶走韓刀月的那名女子。她驚恐的看了一眼門口方向,隨即斬釘截鐵的說:「少爺,家主讓我保護好你,我就算是搭上性命,也要保住你的性命。」

羅恩卡臉色陰沉沉的,就彷彿是烏雲一樣,「沒用的,你如果是他的對手,就不可能被他打成重傷。」

砰!

就在這時,宴會廳的防彈大門,如同是紙糊的一樣,直接被喬君一腳踢得粉碎。

喬君仍舊背負著雙手,目光異常冷厲的走了進來。

傑妮唰一下,瞬間站在了羅恩卡面前,將他死死的保護了起來。

「如果你敢傷害他!我今天必將你碎屍萬段。」傑妮如同老鷹一樣,死死的盯著喬君。

「別緊張!我不是來殺他的。」喬君直接無視傑妮,走過去拿起一瓶上等的紅酒,看了看,隨即淡淡的問道:「這是什麼酒?」

羅恩卡和傑妮愣了愣,不明白這傢伙到底是幾個意思?難道他是來想喝酒的,不是來殺他的?

「我再問一遍,這什麼酒?」喬君的語氣冷了幾分。

「這這是西域皓月國醇香族人釀的酒,叫『醉美人』。你手裡的這瓶酒最起碼珍藏了三百年。」羅恩卡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三百年啊,我可以喝嗎?」喬君有些嘴饞的問道。

「可以,可以。如果您還想喝,我立馬給你取。」羅恩卡討好起似的說道。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喬君說著手指一彈,那酒瓶蓋子就飛了起來,隨後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一瓶價值五千多萬的紅酒,被他毫無心疼的一飲而盡。

「好酒!哈哈,快去拿來。」喬君哈哈笑著,看向了膽戰心驚的羅恩卡。

「傑妮,快去把所有的好酒都拿來。」羅恩卡心裡的戒備被打消后看向傑妮立馬說道。

可是作為皓月國保鏢集團,實力最頂級的傑妮卻一點也沒有放棄戒備之心,「少爺,我不去。我要保護你。」

「他如果殺我,那是我咎由自取。況且像他這麼厲害的人,絕不是哪種說話不算數的人。傑妮,快去吧,不要掃了這位先生的興緻。」羅恩卡說道。

傑妮再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聽了羅恩卡的話,轉身離開了。

「沒想到堂堂k公司的謀后大老闆,竟然這麼有魄力。」喬君看向羅恩卡,淡淡的道。

「您認識我?」羅恩卡恢復了冷靜之後,立即問道。

「認識,當然認識。敵人,怎麼可能不認識?」喬君淡淡的道。

羅恩卡嚇了一跳,趕緊恭敬的道:「這位先生,之前是我不對。是我有眼無珠,傷害到了您的朋友,我再這裡給你賠禮道歉。」

「賠禮道歉?那倒不必。」喬君搖了搖頭,「我只要羅先生一條胳膊和一條腿就足夠了。

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要。另外,你可以報警抓我,但像我這樣的人,在牢里待上十年,二十年,對我來說時間並不算長。」

喬君這純粹是嚇唬羅恩卡,他知道k公司正在對付傾城星際集團和娛樂星際集團,而這個羅恩卡就是關鍵人物。只要利用好了他,什麼事都能解決。 羅恩卡聽了喬君的話,臉色大變,對方不要他的小命,而要他的胳膊和腿,這比殺了他還要慘啊。

不過一向善於察言觀色的他,很快得出了一個結論,眼前的人很可能還有什麼事,還沒說出來。而這件事就可以拿他的一條腿和一條胳膊相互抵消。

「這位先生,您有什麼事,儘管吩咐,恩卡必當竭盡全力。」羅恩卡想明白后,立馬恭敬的問道。

這時傑妮拿著好幾瓶紅酒,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在她去拿紅酒的這段時間,強大的神識一直都沒離開過這個房間,而且她那緊繃的神經一直沒有放鬆過一下。直到現在也是如此。

喬君沒有理會傑妮,而是目光平靜的看向了羅恩卡,「羅先生,算你聰明。我直話直說了吧,娛樂星際集團的首席董事長是我。

另外傾城星際集團是我老婆開的公司。你之前想要非禮的女子,是我的女朋友。」

羅恩卡越聽越是冷汗連連,他們羅家雖然家大業大,可是最怕的就是得罪實力強大的修真者。

現在他無形中得罪了像喬君這樣實力非常強的修真者,他如果還執迷不悟的話,羅家很可能就會跌入萬丈深淵。

曾經的邵家就因為得罪了某個修真者,最後全家老少被殺的乾乾淨淨。雖然那個狂妄之徒,最後被繩之以法了,但這代價也太大了。

「撲通!

羅恩卡想到邵家得罪修真者之後付出的血的代價后,立馬雙膝跪地,顫聲說道:「先生,我錯了,我錯了。我有眼無珠,我根本不知道娛樂星際集團和傾城星際集團,都跟您有關,如果我知道我對付的公司都跟您有關的話,我絕不會那樣做。」

喬君坐到沙發上,看著冷汗連連的羅恩卡,淡淡的道:「所謂不知者不罪。你既然知道了,那就立即收手吧。我看你本心不壞的份上,可以網開一面。」

「謝謝,謝謝!」羅恩卡聽的此話,頓時大喜,連連扣頭感謝。

「起來吧。」喬君淡淡的道。

羅恩卡立馬站了起來,恭敬的站在了喬君面前。

「你們k公司的股東都是外國人?」喬君問道。

「是的。他們是我爸在生意上的合作夥伴,他們在國外都是乾地產的。這次他們入股k公司,就是想在雲城干一番大事業。」羅恩卡老實回答道。

喬君聽后,想了想說道:「羅先生,我不管你們幹什麼大事業,但如果讓我發現你還暗中對付娛樂星際集團和傾城星際集團。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有上百種方法讓你在雲城寸步難行。」

「請喬先生放心,今後我羅恩卡在雲城做事,會規規矩矩的,絕不傷害到你的朋友。」羅恩卡立馬說道。

「呵呵,那就好。現在你看看你的手掌。」喬君笑了笑。

羅恩卡狐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很快他就看到自己的手中位置一團漆黑,「這這!」

羅恩卡慌了,傑妮更是慌了。

傑妮的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她看向喬君時,目光變得越來越冷厲起來,冷聲問道:「你對少爺做了什麼?」

「傑妮是吧?我之前有沒有告訴過你,如果下次見到你,我會親手廢了你的修為。」喬君淡淡的看著傑妮。

就這麼隨意一看,傑妮立馬就慌了,但是很快,她就鎮定了下來,「要殺要剮,我絕不皺下眉頭。只是我很遺憾,我不能再保護少爺了。」

喬君看著傑妮,臉上閃過一抹欣賞之色,不管怎麼說,傑妮雖然狂妄自大,目中無人,但她在關鍵時刻沒有拋棄自己的顧主,這就說明,她本心不壞,身上還充斥著一股正義感,另外她還有自己做人的原則和底線,絕不貪生怕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