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看見宋離還楞在那裡,鄭紅直接拍了宋離肩膀一下。「還不走,等什麼?」

宋離覺得很是玄幻,自己是來找鄭霞的,怎麼跟這自己回來的卻是鄭紅?不過看鄭霞說的這麼信誓旦旦的,而且鄭紅也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吧。

剛進家門,宋有彬就迎了過來。

「咦,怎麼不是鄭大嬸?」這鄭大嬸不過來,派鄭紅過來能行嗎?

鄭紅橫了一眼,道:「我娘病了,我幫我娘過來。」

鄭紅自從懂事以後,就跟在鄭霞身邊看鄭霞接生,鄭霞對自己這個唯一的閨女也是一點都沒有保留。

周氏在床上痛的翻來覆去的,見進來的不是鄭霞。更是害怕。

「當家的,怎麼不是鄭大嬸?」周氏忍著痛問道。

宋有彬怕妻子多想,連忙道:「鄭大嬸病了,鄭紅姑娘就是鄭大嬸派來的,你放心她肯定也能行的。」

鄭紅可沒有心思跟周氏解釋這麼多,直接把宋有彬趕了出去。然後把之前趙氏讓準備的熱水,白布,剪刀拿了進來。

「宋大嫂留下來幫個忙。」鄭紅道。

宋有彬被趕出去只能在屋外焦急的等待著。

「這可怎麼辦?」宋有彬六神無主,都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亂語些什麼。

宋離也幫不上什麼忙,只能是安慰宋有彬。「三哥放心,三嫂肯定會沒事的,一定會給三哥你生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

宋離的安慰並沒有讓宋有彬的心裡舒服多少,但是也還是有一點效果的。

時間緩緩過去,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是煎熬一般。

終於一聲嘹亮的嬰兒啼哭聲的響起,讓原本神經緊繃的宋有彬鬆了一口氣。

宋有彬興奮的抓住宋離的胳膊,』「阿離,是不是你三嫂生了?」

宋離也同樣很是激動,「是,三嫂生了。恭喜三哥了。」

一屋子圍在外面的人,紛紛像宋有彬道喜。「這可是大喜事,老三恭喜你了。」

boss騙婚:寶貝,乖乖上鉤 鄭紅還是一臉淡然的抱著孩子,包裹好。把孩子遞到剛剛生產完的周氏面前。

「恭喜你,是個兒子。」

周氏鬆了口氣,是個兒子就好。

「謝謝。」說完,周氏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當鄭紅抱著孩子出來的時候,宋有彬最是激動,這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又做爹了。

「是個兒子。」鄭紅道。

既然還是個兒子,這樣宋有彬怎麼可能會不高興。

馬氏更是嫉妒的朝襁褓裡面的嬰孩望了過去,自己日思夜想的就是能生個兒子,可是現在老三家的周氏居然又生了一個兒子,這不是明晃晃的在笑話自己嗎?

宋有成倒是絲毫沒有覺察出馬氏的異常,走上前。「老三,恭喜你了。」

「多謝二哥。」

宋家人欣喜之下,自然也沒有忘記好好招呼鄭紅,只是鄭紅跟鄭霞似乎完全不一樣。鄭紅接生完之後,收了銀子連飯都不吃就要走。

「鄭姑娘,這些雞蛋你提回去給你娘補補身子吧。」這姑娘雖然還沒有成親,但是做事穩妥,真要是有人給她家做上門女婿也是不吃虧的。

因為鄭紅給周氏接生的緣故,趙氏已經在心裡就開始琢磨著是不是給鄭紅找一個合適的夫婿。

周氏生了兒子,這可是大喜事。

趙氏更是當下立馬讓人給宋曉梅那邊去了信兒。

前頭宋曉梅才得了兒子,如今這周氏又得了兒子,可說是雙喜臨門。

宋曉梅更是不顧自己還在調養身子,非要過來看看自己的小侄子。

周安旭拗不過她,只好帶著孩子們一起過來看小侄子。

這日,宋家一家正在屋內商量著小孩子的名字跟洗三那天的安排。

門外傳來一陣陣急促的拍門聲。

「二嫂,在不在?」上門的竟然是方氏。之前因為毛氏的事情鬧得太大,方氏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在村裡面行走了,如今又上門來做什麼。

宋曉梅抱著嬌嬌的侄兒捨不得撒手,鄒眉道:「她又來做什麼?」

宋離癟嘴,「誰知道鬧什麼幺蛾子,大姐你等著,我出去看看。」

方氏見開門的是宋離,更是一臉的討好。

「阿離丫頭,我聽說你三嫂生了,所以特意過來看看。」說著還把一籃子雞蛋遞到宋離面前。

方氏這舉動倒是讓宋離有些鬧不明白了,「堂嬸子這是什麼意思?」

「能有啥意思,就是給你三嫂,讓你三嫂補補身子的。」如今毛家人還賴在自己家裡不肯走,這一籃子雞蛋都是自己偷摸著攢了好久才攢下的,原本方氏也是捨不得就這麼送給周氏的,可是如今為了能把毛家人給攆走,方氏就算是捨不得也要捨得了。 他在此地盤踞多年,不乏有著強者想要剿殺他,但最終往往都是失敗,他的凶名可是遠近皆知,如今被一個看著不過二十齣頭的青年這般對待,他又那裡能夠將這口氣咽下去,灰溜溜的離開?

「找死!」

林莽的身影方才閃爍而上,葉天口中便是陡然發出一聲爆喝,一道無形的拳影,瞬間便是轟擊在了林莽的身上!

「轟!」

嘹亮的轟響聲陡然從林莽胸口傳出,卻是絲毫沒有帶起任何的勁風,那一股龐大的勁力,直接在林莽的胸口之處引爆而開,沒有半分的外泄,瞬間便是將其胸膛轟擊的一片嶙峋傷口,幾乎是半塊皮膚都給撕碎了去!而其身形也是飛速急退而出,直直的撞向了一處土石柱子,生生將其撞斷了去!

「保護小姐!」

見狀,白恭等人皆是狂喜,連忙朝著白欣兒所在之處圍了上去,將之層層護在其中,有葉天出手,他們顯然是可以安心了!

白欣兒一雙美目之中,此刻滿滿都是驚濤駭浪,望著葉天那穩坐車上動也不動的身影,在看著那被轟飛出去的林莽,白欣兒的心頭,都是不免的生出了幾分驚恐之感!

讓她一招都難過的林莽,在葉天的手中卻是這般的不堪一擊,葉天甚至是都沒有做什麼動作,便將那林莽給逼得如此狼狽,這等實力,簡直是令人膽顫心寒!

這般強大,已經超出了她所能理解的範疇,哪怕是他所見過的最強之人,她七劫涅槃境級別的爺爺,恐怕都難以做到這一步吧!

「難怪澗雲哥哥會對他如此的尊重,這等實力,恐怕即便是爺爺遇上他,都要難以抗衡!」

那林莽猛地嘔出一口污血,頗有些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目光之中帶著幾分不可思議的望著葉天,失聲怪叫道:「怎麼可能?靈魂力量能夠達到這等地步,你……你是七劫強者?!」

那股無形之力,林莽並不陌生,絕對就是靈魂能量沒錯了,但這等強度的靈魂能量,絕對是七劫以上的強者方才能夠具備的了!

「十息已過,永別了!」

「瀟湘斷魂劍,瀟湘劍雨!」

對於林莽的驚叫聲,葉天並未有絲毫的理會,鼻中發出一聲冷哼來,雙指一併,直接是翻手指向了林莽!

「我錯了!大人饒命!我這就走,這就……」

「轟!」

不等林莽求饒的話說完,密集的靈魂飛劍便是如同暴雨一般朝著林莽傾泄而去,不過是眨眼的功夫,那密集的靈魂劍雨便是將林莽以及諸多土林盜的人給吞噬了去,直接是讓得大量的人群紛紛傾倒了去,不過瞬息的時間,九成以上的人手已然身死!

這樣的一幕,看得白恭等人一陣目瞪口呆,嘴巴張大老大,幾乎是要到了一個脫臼的邊緣……

白奎拿手肘杵了杵白恭的腰:「大哥,你……你怎麼不說話了?」

「不知道該說什麼……」白恭猛地咽了一口唾沫,旋即望著那朝著四面八方逃竄的土林盜殘黨,傻愣愣的嗤笑了起來,「馬的……這些傢伙,逃命倒是專業得很,一看就沒少挨打!」

這一句有些突兀的玩笑話,頓時讓得尚且有些愣神的眾人紛紛狂笑了起來,方才還生死未知的境地,忽然就變成了這般,也是讓的他們生出一種劫後餘生的輕鬆來。

白欣兒亦是美目中充斥著無限的驚駭之色,再望向葉天之時,已是有些無法直視這位年輕的超級強者!

七劫涅槃境,就算是她爺爺也不過這等修為了,白欣兒也是並未在一開始就想到,這個被救起來的時候病懨懨的蒼白青年,居然身懷著如此恐怖的實力,虧得她還擔心葉天的安危,這等實力,哪裡輪得到她來擔心……

白欣兒俏臉微有些凝固的望向葉天,猛地咽了口唾沫:「葉天大哥,你……真是七劫強者?」

「如假包換。」葉天咧了咧嘴笑道,「我答應你不下車的,你看,我沒下車吧?」

見得葉天那般玩笑的,白欣兒心頭的駭然更是爆炸開了一般,讓得她感覺自己有些頭暈目眩。

平復了片刻的心情,白欣兒方才恢復了正常的表情,將臉上有些狼狽的傷勢給收拾了一下,轉身朝著車隊招呼了一聲:「繼續起行吧,這土林盜今後怕是也要不復存在了……」

聞言,白恭等人也是立刻點了點頭,車隊這才重新啟程,朝著目的地前去……

在白欣兒回到車廂時,葉天所在的車駕之內,卻是忽然傳出一陣急促的咳嗽聲,葉天將聲音壓得很低,周圍的人自然也是沒法再車隊行進的吵雜聲中聽見了。

微微苦笑,葉天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頗有些無奈:「嘖嘖,裝.逼是要付出代價的啊……慎行,要慎行……」

……

從黑土林順利出來之後,車隊之中的壓抑氣氛頓時一掃而空,滿滿的洋溢著一副歡暢的氛圍。

「哈哈,葉天小哥的實力簡直是太特么給勁了,那林莽囂張的沒邊,別人葉天小哥多淡定?二郎腿一翹,就抬了抬手指,咔!直接要了性命!太過癮了!」

「可不是? 青川舊史 老鬼,你還要護著人家,還要教人家如何鍛煉,丟人丟大發了吧!就你那樣,一百個綁在一起,也不夠別人打!」

「嘿嘿,我老鬼那是善良,絕對不是二,絕不是!哈哈……」

葉天坐在車廂之內,聽著那些耿直的壯漢們一陣說笑,心情也是頗為的不錯,這些傢伙,總能讓人覺得頗為的親切,絲毫沒有什麼距離感。

葉天在車廂內附和著的笑聲,似是引起了外面眾人的主意,馬車的門帘緊跟著便被掀了開來,一臉笑容的白恭等人,已是紛紛圍了過來,一個個紛紛是雙手抱拳,恭敬笑道:「救命之恩,多謝了!」

葉天擺了擺手:「你們不也救了我么?算是小小報恩了,不提這些,」

「好,不提這些了,之後到了營地,有小哥你在,我看那狗日的唐家還敢不敢囂張!」

「唐家?「葉天略微掀了掀眉毛。

「是了,那邊的開掘場,是我等一同發掘的,我們白家和唐家各佔一半,暫且還沒有別的高手入駐,倒也算是好事一件了,那唐家氣人得很,仗著自己有兩個七劫高手,我白家只有一位,便囂張的沒譜,當真是噁心人!」

聽得此話,葉天方才恍然:「知道了,我自會處理,距營地還有多久的路程?」

「如果順利的話,大約還有一天半吧,車馬自然是不比沙舟的速度了,我們又被迫繞了路,得耽擱一些時間了。」白恭略微盤算了一下之後回答道。

「一天半……」

聞言,葉天略微的點了點頭,心中暗自呢喃了一聲,靠著萬象玲瓏法身的玄妙,再有一天時間就足夠他恢復七成了,恢復到這個程度,足以應付絕大多數的事情。

……

車隊沿著大路,一路顛簸,當天傍晚又是緩緩停歇了下來,葉天看了眼天色,知道車隊又要停下歇息一晚了,在這沙漠地帶之上,夜晚趕路可謂是相當的危險,他和蕭澗雲,就是個極好的例子,不作死,就不會死……

行下車廂,葉天也是絲毫不擺高手架子,跟著一群壯漢們開始忙活起安紮營寨,方才搭好了一頂帳篷,便是一股淡淡的幽香傳來,葉天轉頭望去,便見白欣兒真背著雙手,笑吟吟的站在他身後。 三嫂生產了這事兒,除了自家人還沒有跟其他人說過,這堂嬸子是怎麼知道的?

宋離瞥了一眼方氏提著的籃子,莊戶人家平日里吃不起肉,這雞蛋就是最好的東西了。如今方氏竟然捨得拿這麼多的雞蛋過來,肯定是有問題的,宋離又怎麼肯收下方氏送來的雞蛋?

方氏沒料到自己眼巴巴的帶著好不容易攢的雞蛋,結果人家根本就不收。

「你看你這丫頭多見外,咱們兩家原本就應該親親密密的,如今你三嫂剛剛生產了,這雞蛋正好給你三嫂補身子。」方氏道。

可惜任憑方氏如何勸說,宋離始終都不肯手下。

方氏本來就是耐著性子在跟宋離說的,結果宋離居然一點都不領自己的情,方氏的臉色瞬間變得很是難看。

「你這丫頭怎麼就這麼倔強?難不成這些雞蛋還燙手不成?」

直到陳氏出現,方氏雖然想通過送東西給周氏藉此來討好宋華豐,但是宋離不接受,方氏也無計可施。

方氏一臉欣喜的走到陳氏面前,非常開心的跟陳氏打招呼,當然也看見了跟在陳氏身後亦步亦趨,穿著花衣裳的宋敏兒。

「哎呦喂,敏丫頭都這麼大了,快過來讓堂姨婆看看。」要是不知情的人看見這一幕肯定還會以為方氏跟他們之間的關係多好。

隨著方氏的靠近,宋敏兒更是不留痕迹的朝陳氏的身後挪了挪。

方氏自然也覺察到了宋敏兒對自己的抗拒,但是卻一點都沒有顯露出來,反而更是熱情。

方氏能將宋敏兒的抗拒視若無睹,不得不說這也是一種本事,起碼一般人就做不到這麼厚臉皮。

宋離的目光在方氏的身上轉了一圈,「堂嬸子,敏兒這孩子有些怕生。」

陳氏就知道要是等宋離開口,說出來的絕對沒有好話,但是自己閨女不喜歡方氏確實很明顯。

「堂嬸子不要放在心上,這孩子就是這樣。」

方氏到底還是不敢跟宋敏兒糾纏,宋離不願意接受她送來的東西,就只好將手裡的雞蛋往陳氏的手裡遞。

陳氏料想之前方氏應該就已經送給過阿離了,可是阿離卻沒有接,說明阿離是根本就不想要這份禮的。既然阿離不願意要,那自己也就不能接受了。

「堂嬸子,這些您還是拿回去吧。」陳氏推辭。

方氏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壁,就算是強忍著脾氣,也不好受。

「難不成你這是看不起我送的這點兒東西?」方氏問道。

陳氏忙道:「堂嬸子說的這是什麼話,我怎麼可能會看不起堂嬸子您送來的這些東西呢。」

閨女跟媳婦出去這麼老半天都沒有回來,趙氏就開始嘀咕起來了。

「老二家的,你出去看看到底是誰來了,這半天都沒有回來。」要不是抱著小孫子,恐怕趙氏自己就忍不住跑出去了。

馬氏抓了一大把花生塞進衣裳口袋裡面,才磨磨蹭蹭的出了門。

「阿離,娘問你怎麼還不進去。」馬氏一邊剝花生殼一邊把剝出來的花生塞進自己嘴裡,因為塞了花生的緣故,馬氏說話的時候都有些吐字不清。

「原來是堂嬸子來了。」馬氏沖方氏打了聲招呼。上一次方氏來家裡鬧事兒的時候,馬氏把方氏懟的可是厲害,所以這一次方氏一看見馬氏出來了,竟然忍不住有些害怕。

方氏強逼自己打起精神。

「老二媳婦。」

「大嫂,娘都著急了。」馬氏說完,狠狠瞪了方氏一眼就轉身進屋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