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麼人?」

沐靈夕眼神冰冷的看著宮佑冥,那高高揚起的臉龐上,所有的只有陌生。

宮佑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居然問他是什麼人,即使是最生氣的時候,她也從不曾說出這樣讓他心痛的話。

這是對他的懲罰嗎?

所以說不認識他?

或者說……她失憶了?

想到這裡,宮佑冥盡量收起自己臉上那頹然的神色。

就算是失憶了,那他也要讓她重新接受自己。

「我是宮佑冥,你……不記得了嗎?」

天知道,宮佑冥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內心那糾葛的沉痛。

「宮佑冥?」

沐靈夕一臉若有所思的,看著宮佑冥那滿臉悲痛的神色。

「你就是那個人?倒還不錯!」

沐靈夕一臉傲然的說道。

「靈夕!你……這是……怎麼了?」

宮佑冥原本還悲傷的心,在聽到沐靈夕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愣住了。

這根本就不像是沐靈夕會說出的話,哪怕是失憶了,她也不會這樣說的。

沐靈夕像是看出了宮佑冥心中的疑惑,眼中那冰冷的神色緩和了些。

「她很愛你!好好珍惜吧!我能幫你們的,也只有這些了,以後,照顧好她,希望有一天,我們還能再見面。」

說完,沐靈夕的身體頓時一軟,直直的朝地面上倒去。

宮佑冥見狀,再也顧不上疑惑,直接衝上前去,將沐靈夕那軟倒的身體,接在了懷中。

「靈夕!靈夕!你怎麼了?」

看著雙眼緊閉的沐靈夕,宮佑冥簡直像是要瘋了一般。

隨手一扯,就將身上的外袍脫下,裹在了沐靈夕的身體上。看著沐靈夕臉上那潮紅的顏色,宮佑冥再也顧不上其他,直接起身,朝學院的方向飛去。

迷濛中,沐靈夕彷彿看到了一隻巨大的,被籠罩在迷霧中的鳳凰,那鳳凰眼中的疼惜神色,看的她心中莫名的委屈。 話說就在司徒秋準備動身之際,夜空之中卻是突然出現了三道黑人身影!

那三道黑衣身形猶如是鬼魅一般,懸浮在夜空之中,對著國都的方向飛掠而來!

此時此刻,葉天也已經是感覺到了一股不對勁,因為葉天已經感受到了上空之中傳來的一陣極為沉悶的壓抑之感。

在場的所有人當中,此時就屬葉天的實力最為高強,而也只有葉天一個人有了這樣的感覺,至於其他人,則是沒有任何感覺。

葉天在司徒秋的身後,時刻注意著司徒秋的人身安全,對著國都之外的地方行去。

可是,方才葉天感受到的那股壓抑之感此時卻是越來越強烈,葉天甚至感覺到就在自己的頭頂,散發出一股令自己極為壓迫的感覺!

此時,葉天終於是猛然抬起自己的腦袋,而後對著正上方看去,然而卻只是看到了大殿的房頂,沒有其他任何的發現。

此時此刻,風聲也越來越大,外邊的樹殘葉全部拍打在大殿的外圍,聲音聽起來也是讓得此時的幾個人一個個不由自主的瑟瑟發抖。

外邊的風聲猶如是鬼混的嚎叫一般,而那突然之間降臨的夜色卻是猶如鬼魅的手掌一般,將此時的整個國都都掩蓋在那手掌之下!

隨著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此時的葉濤和司徒秋也是感受到了這一點。

牧正此時也是抬起頭看著大殿的房頂,良久之後卻是有些顫抖的說道:「葉兄,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呢?」

聞言,葉濤也是趕緊抬頭看去,雖然是什麼都沒有發現,可幾個人此時都是一臉的恐慌和凝重之色。

司徒秋此時自然也是有所覺察,如今的他也已經是在通幽境後期的邊緣了,距離那魂覺境也只是一步之遙,或許葉濤還沒有覺察到外邊那陣威壓,然而對於司徒秋來說,顯然是完全覺察到了。

司徒秋臉龐之上頓時浮現一抹震撼之色,此時的他第一時間便是將自己的目光鎖定在葉天的身上,而後問道:「天兒,你究竟是如何得知這件事的?」

葉天聞言,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再度看了看自己的頭頂,方才說道:「只是感覺而已,然而這種感覺似乎就像是在提醒著我一樣,讓我感覺到接下來一定會發生這件事!」

說著,葉天自己也是皺了皺眉,之前的葉天並沒有這樣的感覺,不管發生的好事壞事,葉天都沒有提前想到的先例,所以,對於今天這件事,葉天也是感覺有些奇怪。

而對於葉天的回答,司徒秋也是不敢多加思考,因為他已經感覺到頭頂的那股威壓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似乎此時就距離他們非常近一般!

「君王,咱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

葉天此時看著司徒秋那依然有些震撼和疑惑的神色,當即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對著此時的司徒秋說道。

聞言,司徒秋也是趕緊點了點頭,而後不顧頭頂之上傳來的一陣威壓之感,當即便是對著外邊拚命奔跑而去!

此時此刻,整個國都之內已經是一片糟亂,原本在楚肖的管理之下,這些人已經學會了遵規守紀,因為他們一旦不聽話,楚肖便會痛下殺手!

可是,如今楚肖已經不在,而司徒秋也是剛剛恢復管理的身份和手段,他們如今看到國都上方發生如此異象,再感受著那股威壓之感,自然是一個個落荒而逃!

而這一切對於此時的葉天來說,卻是意料之中的,雖然葉天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神奇的知道會發生這一切,可此時此刻,也只有葉天一個人還能夠保持著幾分淡定。

此時,葉天和司徒秋幾個人剛剛跑出了大殿的門口,然而那後方大殿之上的房頂驟然傳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葉天幾個人回頭看去,竟是發現在那房頂之上竟然是直接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

那洞口的邊緣此時還不斷的落下一片片瓦礫,看起來好似整個大殿都要馬上坍塌一般!

此時,司徒秋幾個人早已經是傻了眼,他們一個個看著那出現的巨大洞口,整個人都是怔在原地一動不動。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依然是有著極為清晰的思路,當即便是對著幾個人說道:「不要在這裡發獃了,咱們現在必須要用最短的時間離開這裡!」

聽到葉天的話,幾個人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而後便是一個個跟在葉天的身後,繼續對著外邊奔跑而去。

然而,就在幾個人剛剛邁出腳步,他們腳下的台階便直接是轟然倒塌!

眾人頓時腳下一空,葉濤當即便是對著下方跌落而去!

實力稍微好一點的司徒秋和牧正則是勉勉強強的用手掌拉著上方仍然殘留的欄杆,方才是沒有掉落而下!

葉天此時看著那坍塌的台階對著下方砸去,而父親的身形此時正好是在那坍塌而下的青石台階之下!

葉天當即便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動用自己的速影,身形直接是猶如電閃雷鳴一般,對著下墜的葉濤猛衝而去!

葉天的腳掌猛蹬欄杆,身形頓時猶如離弦之箭一般,瞬息間,便是到達了葉濤的身旁!

當即,葉天用自己的手臂將葉濤的身形環抱而起,方才是穩穩降落在地面之上。

葉天此時再度抬頭,看著那一片片砸落而下的青石台階,自己也是動用了靈力能量,將那些靠近自己和父親的青石塊全部擊飛而去。

然而就在此時,葉天卻是再度看到,在上方手握欄杆的牧正和司徒秋臉上皆是浮現一抹駭然之色。

緊接著,葉天便是看到,在司徒秋的正頭頂驟然襲來一大股暗藍色的靈力能量!

葉天頓時腳掌猛蹬地面,身形再度急沖而上,然而即便如此,也是趕不上那猶如隕石一般急速砸下的暗藍色靈力能量!

那靈力能量正好砸中了司徒秋和牧正二人手握的欄杆,頓時便是再度傳出一陣清脆的噼里啪啦的響聲,而那欄杆也是瞬間崩塌!

此時,司徒秋和牧正兩個人的身形皆是再度如之前的葉濤一般,對著地面墜下! 迷濛中,沐靈夕彷彿看到了一隻巨大的,被籠罩在迷霧中的鳳凰,那鳳凰眼中的疼惜神色,看的她心中莫名的委屈。

她好想衝進那鳳凰的懷抱中,痛哭一場。

吻安,緋聞老公! 但是那重重的迷霧,卻阻隔了她的去路,她只能那樣遙遙的看著,期待著。

直到那鳳凰一聲清鳴之後,雙翅一展,終於飛離了那片迷霧。

而她卻早已淚眼模糊。

「主人,主人,你怎麼樣了。」

茉莉的聲音在沐靈夕的腦海中想起,沐靈夕努力的睜開雙眼。

只見此時,自己正身處於一片巨大的冰池之中。

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茉莉正拍著翅膀,在自己的面前,焦急的轉著圈圈。

「我沒事!你怎麼來了,我這是在哪裡?」

沐靈夕感覺自己現在的狀態差極了,渾身的燥熱仍未退去,但是意識卻清醒了一些。

然而這句話剛一說完,沐靈夕卻忽然間想起了,之前所發生的事情。

那時候,宮佑冥正要去吃那什麼奴心丹,結果就在她心痛難忍的時候,她卻失去了意識,之後發生的事情,她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宮佑冥呢!他怎麼樣了,快去告訴他,不要吃那顆葯,就算我死,也不要吃。」

焦急之下,沐靈夕竟是忘記了和茉莉心靈溝通,直接大聲的說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略微虛弱的聲音,從離她不遠處的地方,傳來過來。

「我就知道……你不會忘了我!」

沐靈夕聞言,震驚的朝那個方向看去。

只見宮佑冥正盤膝坐在冰池邊上,一手輕捏指訣,一道道冰藍色的靈力,正源源不斷的輸送向她所處的這片冰池中。

然而,在沐靈夕看清了宮佑冥此時的狀態之後,心中卻再也無法淡定了。

原本那一身墨色的精緻衣袍,此時早已經被鮮血覆蓋,衣衫上大大小小的血洞,無一不在想沐靈夕說明,宮佑冥曾受過多麼嚴重的傷勢。

宮佑冥被金刀刺穿身體的一幕,再次盤旋在她的腦海之中。

「你還在這裡幹什麼,快去找藥師來給你治傷啊!你不要命了嗎?」

沐靈夕的淚水瞬間就流了下來。

他是傻的嗎?怎麼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然而宮佑冥在看到沐靈夕對自己緊張不已的神態之後,卻頓時輕笑出聲。

「我就知道,你不會忘了我!這樣很好!」

只見宮佑冥蒼白著一張臉,原本臉上黯然的神情,在確定沐靈夕真的沒有忘記自己之後,瞬間豁然開朗了。

「我讓你趕快去治傷啊!你在胡說些什麼?我怎麼會忘了你!怎麼能忘呢?」

沐靈夕在看到宮佑冥身受重傷的情況下,還不斷的朝冰池裡輸送靈力之後,眼淚像是決堤的洪水一般,頓時一發不可收拾。

說什麼她會忘了他,這一切的一切讓她如何能忘,之前的那些所有讓她如何敢忘!

「沒忘就好!我不許你忘了我,即使是生生世世,都不能忘了我!知道嗎?」

武道霸主 宮佑冥不敢想象,若是沐靈夕忘了他,忘了曾經的一切,他又該怎麼面對。 看到這一幕,此時的葉天不敢有絲毫的遲疑,葉天非常清楚,自己如果晚一步,牧正和司徒秋或許就會重傷!

當即,葉天腳掌再度一蹬上方的牆壁,身形再度對著下方呼嘯而去!

此時,正在墜地的司徒秋和牧正兩個人都是看著葉天那急速衝來的身形,目光之中都是湧現出一股期待之色。

此時他們的身形距離地面有著十幾丈的距離,雖然說墜落下來不會喪命,但最起碼也得是重傷!

葉天的身形此時在司徒秋和牧正的眼中猶如是天神降臨一般,果不其然,在片刻之後,葉天的手臂便是再度環繞著他們二人的腰部!

終於,在葉天的幫助下,二人也是穩穩著陸,而此時此刻,他們再度回頭看去,之前他們所抓的欄杆此時已經盡數被上方襲掠而下的靈力能量擊的粉碎!

此時的他們不敢深思,也不敢看向夜空,他們不知道是什麼人發出的靈力能量,可是從那靈力能量的強度來看,顯然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起的!

當即,幾個人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轉頭再度跑去。

可此時的葉天卻是頓了下來,而後目不轉睛的盯著上方的夜空,對於葉天來說,找出在背後作祟的兇手,是至關重要的!

可是,葉天也能感受的出來,那出手之人顯然比自己的實力要強上不知多少倍,即便自己最後真的順利的找到了那個人,只怕自己也依然是無可奈何。

片刻之後,葉天似乎隱約看到了夜空之中有著一道極為模糊的黑影閃掠而過,然而那黑影卻是瞬息便再度消失在夜空之中。

葉天眯眼看去,想要努力的看清楚那黑影,然而卻是徒勞。

而就在此時,又是一道極為雄厚的暗藍色靈力能量對著葉天的身形襲來。

當即,葉天也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直接轉身,啟動自己的速影,對著前方奔襲而去!

面對那暗藍色的靈力能量,葉天知道自己沒有防禦的可能性,更知道,那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承受的,即便只是一擊!

不過雖然無法承受,但逃跑總是沒有問題的,如今的葉天以及順利的晉入通幽境,加上速影的效果,奔跑的速度即便比起一些魂覺境初期的強者,也只快不慢,所以,此時想要輕鬆的躲避掉那靈力能量,也不是什麼難事。

片刻之後,葉天的身形便是抵達了此時的司徒秋和牧正幾人的身旁。

幾個人此時也都是用驚慌的目光看著一眼葉天,葉濤更是吼道:「還不快跑?愣什麼呢?」

葉濤吼著,然而腳下的速度卻是沒有絲毫放緩,而葉天此時也是放慢了自己的速度,和幾個人以相同的速度對著前方跑去。

你跑不過我吧 此時此刻,上空之中依然是不斷的砸下一道道雄厚的靈力能量。

那些靈力能量就好像是墜落的隕石一般,所落之處就是化為一片焦土,升騰起的一股股黑煙更是讓人喘不過氣。

在那些靈力能量的轟擊之下,在國都之內已經是有著十幾條人命搭了進去!

嚴禁女配作死快穿 看著這一切,此時的司徒秋也是極為後悔的抿了抿嘴唇,此時的他心中暗想,之前應該選擇立即相信葉天所說的話,或許,及時撤離的話,也不至於落得此時這個下場。

然而,後悔卻是什麼都解決不了,此時面對著夜空之中不斷砸下的靈力能量,司徒秋連自己是死是活都無法保證,更不要說國都之內的其他人了。

葉天一邊跑著,也是一邊抬頭對著上方看著,每一道暗藍色的靈力能量砸下的時候,葉天總是能夠第一個發現。

然而即便如此,此時的葉天也是無奈的看著那對著自己這邊砸過來的靈力能量,竟也是束手無策。

如果是凝聚出靈力屏障的話,葉天很清楚,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完全不足以和那砸下的靈力能量相匹敵,即便是凝聚出了靈力屏障,也是瞬間破碎的下場。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