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是啊,還有她懷裡的那個小女孩也很可愛,像小天使一樣。我要是也能生個這麼可愛的女兒就好了。」

路人的話傳進了他們的耳畔。

小蘿莉立刻從秦琛懷裡冒出腦袋沖著她們揮了揮手。

一邊刷著路人緣,一邊卻又是暗暗在內心吐槽著自家爹長得太好看了,走到哪都要招惹一堆桃花來。

雖然冷晴的顏值也不算低,可和秦琛在一起,還是被遮擋掉了光芒。

一路上路過的全是驚嘆秦琛帥和小蘿莉萌萌的。

甚至連個將他們組CP的人都不存在,明明他們站的這麼近好嗎!

冷晴第一次覺得自己不淡定了。

重生異界當帝王 「我們進去吧,這外面也挺冷的。別在凍著思嬈了。」

冷晴深吸了一口氣,端著和善的笑容。

她自認為自己還是有親和力的,一個小孩子而已,不值得計較。

秦琛額首,下意識的用圍巾將小蘿莉又裹緊了幾分。

他也沒有糾正去矯正女兒的說法。畢竟在他看來,冷晴和世界上除了嬈嬈以外的女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而且他對給人過生日也沒有什麼興趣,不過來都來了,秦琛還是主動替冷晴打開了門,待她進去之後,自己這才跟上。

小蘿莉打量了一圈飯店裡的環境,也跟著關掉了是自己手機里的神曲。

「謝謝Boss,也謝謝思嬈今天能來陪我過生日!」

冷晴是個情商極高的,瞬間就調整了自己的心態。

在她看來,秦思嬈不過就是個稍微聰明點的小孩子而已,對於陌生女人有排斥感也是能理解的。

雖然明顯覺得小丫頭剛才的話可能是故意對自己的說的,卻也沒有放在心上。

反而在坐到位置上之後,主動又給秦思嬈加了一張寶寶椅。

小丫頭古靈精怪的,但是這個頭卻是不大,滿腹的不情願,卻依舊得屈服於自己的的身高,不得不和秦琛分開座。

「思嬈吃點什麼?」

冷晴熱情的沖她說道,她才不是外面那些一般的妖艷賤貨,只知道對著男人下手。

豪門契約:女人你別想逃 秦琛可是出了名的寵女狂魔,想要當上秦太太,那就得必須拿下小傢伙,而且,秦思嬈又是個女娃娃,在繼承方面天生就是沒有競爭力的嘛。

只是沒想到,她這剛一開口,立刻又被懟了!

「已經都10點了,寶寶不吃,我要保護身材。」

小蘿莉煞有介事的說道,眼珠子直轉,刻意的在冷晴身上來回打量起來。

這還是冷晴第一次被一個小孩子用這般的眼光挑剔的盯著。就算是段數再高的情商,心中也隱隱有著一絲不快。

可礙於對面的那個人是秦琛,她很氣,但是微笑一定要保持。

「小孩子要多吃點才能有力氣啊,才能長高高哦!」她繼續哄道,把菜單翻到了專門的兒童菜譜。

不得不說她的作法是極其貼心的,換成一般的男人定然會是無比的感動。

可……

「長成阿姨這樣胸大無腦嗎?那我寧願不長,都30歲了還單身,好可怕!」

小蘿莉一臉驚恐的說道,一隻手還誇張的捂著胸口。毫不掩飾的自己的敵意。

冷晴一直都聽Ben說秦琛的女兒是個小魔王,如今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哪裡是小魔王,簡直是就是披著天使外皮的魔鬼!

而且最可怕的是,還沒人敢惹她!

「呵呵……」

冷晴心頭飄過無數匹草泥馬,臉上端著的卻是「春風一般」的尬笑。

嘴唇微動,正要開口,卻見小蘿莉又啪嗒一下合上了菜譜,神經兮兮的盯著她的臉直搖頭。

「阿姨臉上有什麼髒東西嗎?」

冷晴柔聲說道,求助似的眼神傳遞給了秦琛。

微微低著頭,臉蛋微紅,配合著光影斑斕的背景牆,倒是還頗有一種特殊的文藝氣場。

「阿姨,我聽說你是我爸爸的特助吧,是不是工作太忙了沒時間找對象呀,不然怎麼生日都沒陪你過呢?」小蘿莉關切的說道,隨即又晃著小胳膊朝著秦琛搖晃著,順帶恰好擋住了冷晴的臉。

「爸爸,你怎麼可以這樣呢!你這樣剋扣員工是不對的。」

「要不……」

「要不怎麼樣?」秦琛高深莫測的望著她,語氣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小蘿莉說的話有多氣人有多過分,他自然聽的出來。

不過一想到冷晴對自己的那點心思,他也就故意由著小孩子去了,畢竟童言無忌!最好她能夠感受到的來自女兒的敵意,好知難而退,自己也省的麻煩了。

而且於公來講,冷晴的工作能力還是不錯的。他也不想為此讓公司失去了一個大好人才。

小蘿莉見在家老大也不打斷她,那叫一個興奮。

眉飛色舞的就差沒飛起來了!

「要不幹脆你給這阿姨放個假吧,你們公司不是都已經第一了,你也可以趁機休息一下,給我找媽媽啊……」

「嗯,我覺得今天下午那個玉教授就挺好的,人美心也美!而且還有漂亮的小哥哥陪我玩!」

似乎是已經遙想到以後的美好生活了,小蘿莉說著,竟還愜意的搖晃起腦袋來。

一根指頭一根指頭掰著,還在那裡給秦琛列舉了種種的好處。

那煞有介事的模樣,讓秦琛好氣又好笑。

不過女兒說的美好藍圖,也正是他所想的。

更家沒有阻止,也就更沒注意到冷晴的臉聽都綠了。

她端著酒杯,心中無比的慌亂。

瞅著小丫頭認真的模樣,似乎她說的都是真的?

是真的存在這麼一個女人,而不是她故意編出來刺激的i自己的嗎?

不過,沒聽說過洛城有什麼姓玉的女人啊。

而且,一般都當上教授了,那年紀能小嗎?

想到這裡,她自我安慰的心裡總算是好受了一些。

可一抬頭,卻是再次震驚了。

她看到了什麼,秦琛竟然笑了!

那麼溫柔,眼神里的那麼柔和,那種溫柔的眷戀,絕對不是的對孩子會有的。

「香煎三文魚,請慢用。」

忽的,帥氣的服務生出現了。

打斷了她的恐懼,也讓小蘿莉暫時停止了幻想。

本身倒真是不餓的,這會聞到香氣肚子竟然忍不住叫了起來。

雖然有點難為情,可她是小孩子啊,她怕什麼。

這邊冷晴剛準備給秦琛夾菜,她就古靈精怪的吆喝著讓秦琛喂她。

而且還一本正經的在那裡科普起來。

說筷子是不能混用的,尤其是她還是兒童,很容易的就感染上細菌,然後就會生病。

不僅如此,還用那驚悚的小眼神在那裡翻著。

若不是還想要在秦琛面前好好表現,她真想一杯燒酒直接潑上去。

去她丫的熊孩子!

等到她成功嫁給秦琛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這小魔女送走,送的越來越好,最好永遠都不要回來!

秦琛素來的都是話少的人,這會女兒又在嚷嚷著要吃東西,他便專註的在那裡喂思嬈吃東西。

一場飯下來,就聽見小蘿莉在那裡毒蛇冷晴了。

若是換做一般女人,一定就氣得離席了。

可她偏偏沒有走,而且一直都在好脾氣的坐著。

越發的讓小蘿莉覺得此女非一般,那是鐵了心要奔著那個秦太太去的。

想到這裡,小蘿莉又一次伸手主動問秦琛要東西。

不過這次卻是沒有配合的將腦袋湊過去,而是自己伸手一抖,直接就把飲料灑在秦琛十幾萬塊的西褲上。

「爸爸……對不起。」她這會倒是老實了,直接就承認錯誤了。

秦琛低頭,眼底流轉著晦暗莫名的光。

「車裡有備用的,要不你去換一條吧。」

小蘿莉主動提議道。

秦琛微微一怔,盯著她幾秒鐘之後,這才沖冷晴道。

「那我失陪一下,麻煩你了,Anna。」他客氣的叫著冷晴的英文名,又給了一個小蘿莉的警告的眼神才離開。

殊不知在自己離開之後,小蘿莉就沖著他的後背比了一個大大的背影。

她深知自己老爹的潔癖,最少10分鐘才會回來。

便直接在兒童椅上翹起了二郎腿。

大佬一般的沖著冷晴勾了勾手指頭:「美女,談談吧?」 冷晴被小蘿莉的話氣笑了。

尤其是丫的還翹著二郎腿,在這一瞬間,她真想敲開小蘿莉的腦袋瞧一瞧,裡面到底都裝了些什麼!

這哪裡是個可愛的小孩子,分明就是個妖孽!

好在秦琛這會也走了,她倒是也不用費勁那般裝了。

端著酒杯,眼底閃過一絲狠戾,輕聲道:「和我談談,談什麼?」

「自然是關於我爸爸了,阿姨,你想當我后媽對吧?」小蘿莉睫毛閃閃,胖嘟嘟的臉上是兩個似有似無的酒窩。

冷晴一怔,眼底笑容又淡了一分。

「是啊,我勢在必得,你要幫我嗎?」

在這一時間,她已經不把小蘿莉當成了孩子,而是當成了自己在商業場的對手,或者是說是考官。

小蘿莉挑眉,也學著她的模樣端起水杯慢悠悠的品著燒酒。

嘴唇微張,輕輕的對著酒杯吹了口氣,讓那濃郁的酒香飄散開來。

這才淺淺的酌了一口,閃亮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細線,笑嘻嘻道:「不,我已經找到媽媽了。」

「這位阿姨,你沒有機會的,還是放棄吧!」

「所以,今天你是在故意為難我?」冷晴不為所動,反而是又將腦袋往她身邊湊了湊。

「是啊,你還不笨。我喜歡和聰明人交流,所以冷小姐還是別白費力氣了。而且,我爸爸也不喜歡你,你又何必呢!」

「不喜歡?」

「你知道?」

「可他還是出來陪我吃飯了不是嗎?」

「小姑娘年紀這麼小,怎麼心眼就這麼多呢,不怕不長個子嗎?」

冷晴一連丟出了數個反問句,說完心裡也覺得踏實多了。

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哪怕是事實擺在眼前,她還是心存幻想的!這個時候,大多數人都喜歡自欺欺人。

「唔……反正話我都和你說了,既然你還是要這樣,那就不要怪我了。」

「嘖嘖嘖,本來還是想做個乖寶寶的,為什麼你要逼我呢?」小蘿莉一臉惋惜的說完,便把腦袋轉到一旁去看別的事情了。

她自覺地已經很友好和人協商過了,但是好像對方並不領情,那麼以後她要是做什麼過分的事情,那也就不能怪她嘍!

可是她不說話了,冷晴卻是又閑不住了。

她掏出手包對著小鏡子照了又照,都無法理解自己到底哪裡不好,為什麼小蘿莉就是不喜歡自己呢?

「思嬈,你能告訴阿姨,為什麼你對我的敵意這麼大嗎?我私生活很乾凈,學歷也沒問題,長得也不差,而且阿姨好像從來都沒有得罪過你吧?」

小蘿莉幽幽的轉過腦袋,再次認認真真的將她打量了一番,忽然裂開了唇角。

「可是……你連我媽媽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呀,她是最年輕的生物學教授,拿過諾貝爾和世界和平特殊貢獻獎。最重要的是,她是這世界上最美最好的女人,所以拿什麼比呢?」

「什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