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等他出口分辨,貂蟬身影一閃,長鞭如靈蛇吐信再度撲面襲來!

更糟糕的是,跟隨貂蟬一同前來的軍隊,已經展開了陣形,此時已將四周圍了個水泄不通!

長槍如林!一隊隊排列整齊的軍士平舉著手中鋒銳的鐵槍,一步步向中心處收縮著隊形!

「殺!殺!殺!」殺聲震天!中心地帶的活動空間隨著士兵腳步的一動,正不斷縮小!

貂蟬身姿輕盈,如翩翩曼舞,蔓藤般的長鞭一沾即走,幻起漫天的鞭影,將先行者小隊死死纏住!

「陷地印!」

一枚閃耀著蒙蒙青光的小印緩緩從周啟頭上升起。淡淡的光暈如漣漪往四周一盪!貂蟬曼妙的身子突然一滯,如同陷入了蛛網的蝴蝶,舉手投足間霎時變得異常緩慢!

機會!兩軍相遇對敵,對敵人的容情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周啟目光一寒!鎮邪劍森寒的劍刃,直直斬向貂蟬天鵝般的脖頸!

突然!

貂蟬身上金光一閃!在劍刃加身的瞬間,嬌軀帶起無數殘影,從周啟眼前一閃而過!於此同時,手中長鞭如同化身千萬!隨著她腳步輕移,漫天的鞭影風暴一般,將先行者小隊盡數籠罩在其中!

「無雙亂舞之銀蓮!對範圍內所有敵人連續追打9次,每次攻擊造成150點物理傷害,50點木屬性傷害!該技能無法被打斷!」

貂蟬竟然擺脫了陷地印的束縛!

周啟大吃一驚的同時,心中一陣強烈的心悸!這是生命受到致命威脅時特有的感覺!以他遠超普通契約者的生命值尚且感到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

一旦被技能全數命中,恐怕小隊有過半的人都要葬身在此!

危急時刻!

周啟心念一動!

惡魔尼科爾斯高大如山的身影霎時出現在了身前!

既然躲不過,那就找個能挨揍的來抗!這傢伙連激光炮都搞它不死,難不成幾鞭子就能把它給干趴下?

正躲在印記中開心翻看日記的尼科爾斯,突然只覺眼前一亮,知道自己又被那可惡的凡人給強行召喚了出去。然而還沒等它怒吼出聲發泄心中的不滿。無數道鞭影便如狂風暴雨抽在了它的身上!

驟然遭到攻擊,讓它滿臉的懵逼的同時,心中的怒火也如同火山爆發般升騰!

「吼!」陣陣鑽心的疼痛讓尼科爾斯發出一聲痛苦的嚎叫!它急忙抬起粗壯的胳膊護住了自己的頭臉!

好不容易風停雨歇,尼科爾斯抬頭一看,目光瞬間陷入了獃滯,胸中滿滿的憤怒,緩緩開始回落。只見身前一位比深淵魅魔女王還要美麗的凡人女子正手持長鞭,一臉好奇和戒備地望著自己!

剛才抽自己的就是她?唔,傷口似乎也不怎麼疼嘛。

想到這兒尼科爾斯一轉身,便看到自己口中的蛆蟲,那卑鄙無恥的主人正和他的同伴站在一起,同情地看著它。這時,哪怕它是頭豬都已經反應過來了,自己恐怕是被這無恥的凡人給當成了肉盾!

「你這卑鄙,無恥的……」尼科爾斯急忙咽下了幾乎將它憋出內傷的怒火,口中的怒罵戛然而止。因為在它眼中看到了周啟伸出的三根手指。

「哼!記住你的承諾!我的!主人!」

周啟滿臉認真地點了點頭,身形一閃來到了尼科爾斯身前。目光落在了貂蟬絕美的臉上。

「我等非張角手下,貂蟬小姐還打算戰下去?」

貂蟬聞言心中詫異。這人為何會知道自己的名字?目光帶著些許狐疑一陣流轉,在面目猙獰的尼科爾斯身上停留了片刻,隱隱感受到這魔物身上散發出的凶威,低眉略一思索,抬頭迎上了周啟的目光。

「若你等非太平道妖人,此事便罷了。下一次如若被小女子遇到,定向你討回那一劍之賜!」 「下一次定向你討回那一劍之賜!」這算威脅?還是這美女的場面話?下一次不知是什麼時候了。能不能再碰到都是問題。

心中雖然如此想,周啟目不斜視,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

「貂蟬小姐,如此,我等可以離開了嗎?」

貂蟬目光再次從五人臉上掃過,又在尼科爾斯身上停留了片刻。螓首微點。

隨著她素手一揮,軍隊自一旁閃開了一條通道。

「多謝!」周啟微一頷首,算是謝過。回頭沖著身後四人使了個眼色。率先從容地向著層層地包圍圈外走去。

「慢著!」

正當隊伍即將離開大軍的包圍圈時,耳旁卻傳來了貂蟬的清脆的嬌喝!

周啟循著聲音回頭一看,只見貂蟬再次騎到了白馬上,側身依坐金鞍。一雙妙目正凝注著自己。

「還未請教大名!」

「貂蟬小姐,相逢何必曾相識?在下區區一無名小卒,姓名不提也罷。就此告辭。」

話音落下周啟霍然轉身回頭。片刻之後,五人一魔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道路盡頭。

「相逢何必曾相識?」貂蟬口中輕輕念著周啟臨別時的語句。為詩句中的意境所感,陷入了沉吟。

「快閃,此地不宜久留。」

靈覺感應到身後的大軍沒有異動。周啟這才長長吁了口氣。不顧尼科爾斯的抗議,將它強行召回后急忙開口說道。

「頭兒,她不是讓我們走了嗎?幹嘛這麼著急離開啊?」張定軍好奇地問道

「哼,準是丫心又虛了唄!」夏若冰伸手捶了周啟後背上一拳,語氣微酸。

總裁,請寵我! 周啟回頭沖夏若冰挑了挑眉,一臉的無辜。

「貂蟬到了,呂布還會遠嗎?趕快走。」

「我說呢,還是頭兒聰明。對了,剛才為啥不讓尼科爾斯順手把小蟬給拿下呢?這多可惜啊這。」

「呸!也只有你丫這麼想,她可是還沒覺醒呢。」

「嗯冰丫頭說的不錯,貂蟬還沒覺醒就這麼強,要是她像昨天董堰那傢伙一樣來個變身,那可就真危險了。周啟這小子,這回裝逼裝的值!」

「是啊,頭兒那句相逢何必曾相識,逼格太高,貂蟬也擋不住啊。」

「……」

有了周啟這全方位,全地形,全氣候的人體雷達做嚮導。很快先行者小隊便自距離之前戰鬥過的地方200多裡外,又發現了另外一隊人馬。

從靈覺偵測上顯示,為首的將領名叫裴元紹。在趙大明這個偽三國迷介紹下眾人才知道,這傢伙來歷也不簡單。乃是張角手下有名的將領。手下率領著約3000黃巾眾。其中還有數十名黃巾力士。

裴元紹的屬性也屬於典型的「三高」,力量敏捷體力都破了百。不過聲望一欄里卻只是標註為普通將領,不似貂蟬那樣的歷史名將。

目標已經出現,剩下的就是搞不搞,和怎麼搞的問題。

目視著遠處排做一字長蛇迤邐而行的軍隊。周啟安排趙大明遠遠地綴著裴元紹,他則同夏若冰3人順著裴元紹來時的道路摸了過去。

根據周林昨天稟告的情況,眼下冀州城早已是風聲鶴唳,大戰將起。裴元紹這時候不在城裡呆著,很有可能是從其他地方趕過來的。而在他的隊伍中並沒有發現運送物資的車輛跟隨。

那想必糧草輜重一定是放在了後面!

此時冀州城外的大營里,以大將軍何進為主帥,四方諸侯雲集帳下。紛紛摩拳擦掌,準備明天與黃巾眾進行會戰。

在屬於白馬將軍公孫瓚的大營某處帳篷里,此刻在桌前正圍坐著三人。當中一人方面大耳,雙手過膝,氣宇不凡。坐在他左手的一人面如重棗,丹鳳眼,卧蠶眉,下頜留有一尺長的美髯。右面的一人豹頭環眼,面如鍋底,臉上長滿了鋼針似的絡腮短須。

「兄長,此番我兄弟三人前來參與圍剿黃巾軍,不知對明日之戰,兄長有何打算?」

「嗨,二哥,這還用什麼打算,明天只管同俺老張一起衝進城去,殺了張角妖人便是。」

「三弟休得急躁,為兄一番細細思討,明日我兄弟三人只在外圍就好。你我三人手下並無兵馬,只能寄人籬下。如今可趁明日兩軍會戰,我們在外圍多俘獲些降卒,繳獲些糧草輜重方為上上之選。」

「大哥言之有理。寄於公孫瓚處,非是長久之計,有了自己的家底,這天下如此之大,何處不可創出一方基業!」

「嘿!那俺老張都聽兩位哥哥的。明日多聚攏些人馬便是。」

這時,遠在數百里之外的周啟萬萬沒想到,還有其他人和他打的是同一主意!

「大明,裴元紹那邊怎麼樣?」

「頭兒,這傢伙和半小時前一樣,拄在那兒沒挪窩。嗯對了,他手下的兵好像在埋什麼東西。這不,剛挖的坑又給填上了。」

「埋東西?你靠近些,把視野共享給我!」

說話的時候,周啟的目光卻是盯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座山寨。說是山寨卻更像一座土城。四周用厚重的石塊圍成了一圈粗陋的城牆。佔地面積不小大約有一兩個平方公里。

循著裴元紹來時的方向,周啟四人加快速度。半個小時走了近200多里一路找到了這裡。

看到密集分佈在四周的士卒。周啟和付雲生心中一喜。這地方十有八九是黃巾軍儲存物資的重要基地。

四人尋了個僻靜的地方,更換了身上的隱匿符。以周啟當前,其他三人緊隨。順著沿著山坡開出的山道,摸了過去。

進入山寨大門不久,周啟打眼一掃裡面的情況,心中呵呵對自己說了一聲,發了!

山寨露天的場地里,整齊地堆放著大堆大堆的草料。靠近山體的一溜倉癝,從門縫裡隱約可見一隻只裝得滿滿的麻袋。不用想都知道,裡面肯定裝的全是糧食!

總裁別太壞 這還等什麼?全端了是必須的。

不過再此之前,還有個麻煩要解決掉。

在山寨中央處的一進石屋中,從範圍收縮到100米的靈覺感應中周啟清晰地看到,在靠中間房屋中,案桌背後坐著了一員虎背熊腰的武將。

「眭固力量97敏捷95體力101適性89精神53智力62

身份:黃巾軍渠帥。10%個人屬性附加於統率的黃巾眾身上。

統率力:10000。

聲望:普通武將。

稱號:無。

天賦技能:1.巨靈附體:使用符籙加持自身力量和體力,最多可增加30點力量和30點體力。

2.無雙亂舞:地煞破,以武器連續錘擊地面,造成震波,對範圍半徑30米內的敵人造成每秒70點土系傷害,持續時間15秒。

3.覺醒之眼:在戰鬥中有10%的幾率覺醒將魂。攻擊力和防禦力移動速度各增加200%!

周啟查看完屬性,沖一旁的張定軍使了個眼色。四人借著隱匿符的作用還沒消失,悄然摸了過去。

「丫頭,定軍你倆待會兒悠著點兒,別一下把他給劈死了。按昨天董堰的情況來看,貌似受傷越重,覺醒將魂的幾率越高。」

「哼,別理我,想你丫的相逢何必曾相識去。」

「……」

「吼!」隨著張定軍進入狂化時的一聲怒吼,戰鬥瞬間開啟!被貂蟬妹子教做人之後,包括周啟在內,幾人心中都憋著滿滿一肚子火氣。而眭固絕逼屬於最佳的發泄對象。

張定軍和夏若冰一左一右對眭固進行夾擊,付雲生則負責清理聞訊趕來的雜兵。周啟在三人中間充當起了治療角色,名副其實地做了一回奶爸。

四人一番配合,有周啟不時施放的大恢復術和磐石甲,張定軍本屬於皮粗耐操型的野蠻人狂戰士。有人時不時奶上一口,那戰鬥力何止成倍的增加!

夏若冰更不用說,自從嗜血術發生變異之後,一旦進入戰鬥,隨著時間推移自發就能進入狂暴嗜血的狀態。哪怕眭固的力量敏捷和體力都高出一截,也被他兩欺負得不行,就連使用符籙的機會都沒有。

周啟一面注意二人的生命值,一面留神眭固的狀態。如果不是為了得到將魂,以他們的實力合力對付一個屬性一般的普通大眾臉,那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

眼見眭固身上金光一閃!他急忙抬手給三人加上磐石甲。自身也同時開啟了玄武護體。選擇硬抗他的無雙!

眭固雙手握住一人多高的大鐵鎚奮力錘擊著地面,口中發出聲聲憤怒的咆哮。一圈圈明黃色的波紋以他為中心向著四周不斷擴散。

四周轟隆聲不斷!

堅固的石屋早在幾人之前的戰鬥中便被破壞的不成樣子,此刻更是被這暴力的無雙技徹底夷為了一片平地。

見這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幾名敵人彷彿在戲耍自己一般,眭固目中隱隱泛出幾分血紅。就在無雙技消失的瞬間,一道五彩的霞光籠罩了他的全身!

周啟急忙使用靈覺偵測一看,果然在這傢伙的屬性上多出了將魂覺醒的字樣!

「成了!」

腦海中過電一般回想起昨天斬殺董堰時的情景。

周啟閃身斜斜跨出一步!「攝魂斬!」「惡虎咆!」兩個暈眩和鎮魂技能連續使用。

與此同時,夏若冰和張定軍手中巨斧大刀已然劈頭斬下!

「咔嚓」一刀一斧將眭固偌大的身軀齊齊劈成數斷。

「好膽!爾等何人!怎敢傷我黃巾將士!」

這時!一道清越的聲音自遠處傳來,初時甚遠,話音落下的同時已然近在咫尺!

周啟循著聲音猛然回頭一看,只見一人騎乘著一匹黑色的烏騅快馬捲起漫天的塵土,自身後對著自己三人沖了過來! 「是張將軍!」

原本因主將被殺陷入恐慌的黃巾眾瞬間安定了下來。拋下的兵刃又被悄悄地撿了起來。

聽到士卒口中的稱謂,付雲生和張定軍對望一眼,不會這麼巧吧?姓張?來的難道是太平道張角,張寶,張梁三兄弟之一?兩人連忙將目光投向了周啟。

周啟也是一臉的凝重。使用靈覺偵測暗自查看。

「張梁力量83敏捷96體力77適性80精神103,智力110!

身份:人公將軍。20%個人屬性附加於統率的黃巾眾身上。

統率力:20000。

聲望:特殊武將。

稱號:1.草莽英雄:統率的士卒行軍速度增加15%,傷害和防禦增加20點。2.救世濟人:所率領的士卒忠誠度永久增加20%,能隨時間緩慢回復自身的傷勢!

天賦技能:1.術法精通:使用法術時傷害力和持續效果增加50%,術法技能冷卻時間減少20%;

2.萬軍之怒:消耗100能量,對前方釋放一道精神衝擊波,造成300點無屬性傷害,隊伍中每多一名士卒,增加0.1點傷害,冷卻時間30分鐘。

3.???查探失敗

媽的,什麼叫好的不靈壞的靈!

「是張梁!」周啟立刻將信息共享。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