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上去!」

楊洪一聲令下,數名楊家精銳跳下寒潭,封住了葉雲端的退路,以防其水遁,整個包圍圈也隨之向前平移了不少。

「這個距離,應該差不多了。」

群敵環伺,葉雲端沒有一絲慌張,反而還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楊洪心裡莫名的咯噔一下。

「我笑你們這幫蠢物,明明已經死到臨頭,卻尚不自知。」

葉雲端將「錦繡江山圖」召喚出來,握在掌間。

「雖然《七寶琉璃身》還欠些火候,但也勉強能夠融合第一件法器了。」

葉雲端喃喃自語,緊接著握在他掌間的「錦繡江山圖」便緩緩融化,並逐步融進他的體內。

《七寶琉璃身》堪稱太古第一煉體神功。修鍊到巔峰境界之後,可將七件至寶融入體內,增幅肉身。

融入法器越強,增幅的效果便越好。

而且,修鍊者還可以無視境界,隨意使用融入體內的法器。

當然,其威力也會根據自身修為,出現一定比例的衰減。

「將法器融合進肉身,世上竟然還有此等奇功!」

楊洪已經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但他卻並沒有因此而耽誤過多的時間,當即便大喊道。

「大家一起上!快阻止他!」

「晚了。」

葉雲端淡淡一笑。一道水柱拔地而起,直接將其送上數十丈的高空。

楊家精銳群起而攻之,一個個全都拿出了自己生平的最強絕學,最終卻得了一個面面相覷的結果。

「這水柱數十丈高,咱們也上不去啊?」

「哎,錦繡江山圖蘊含山河之力,能夠控制水體,咱們也沒有能夠剋制它的法器啊。」

「看樣子,只能等葉雲端真氣耗盡,自己下來了。」

葉雲端身在雲霄,眾人在水柱下面,只有眼巴巴看著的份,拿他毫無辦法。

「等不是辦法,必須馬上殺了他!」

楊洪的心裡極其不安,所以他決定孤注一擲,動用禁忌法器——白骨弓。

楊洪取出白骨弓。

這白骨弓看似平淡無奇,但實際上卻是一件邪派法器,能夠越級殺人。只是每次施術,都需要以精血凝箭,才會淪為禁忌。

「這就是白骨弓?」眾人驚嘆。

「我聽說,洪大人曾用此弓,射殺過一隻歸元境大成的妖獸,不知是不是真的?」阿二問道。

「當然是真的。」楊洪微微一笑,問道,「阿二,你可想為你的三個弟弟報仇?」

「想!」

「那老夫便借你精血一用,殺那葉雲端!」

楊洪突下殺手,以阿二的精血凝箭,準備射殺葉雲端。

結果就在這個時候,水柱瞬間崩潰,站在上面的葉雲端也漂身而下,落在距眾人十幾丈遠的水面上。

「下來了啊,不過這也正合老夫之意!」

楊洪大嘴一咧,笑出了聲。

仰射難以瞄準,楊洪只有八成把握能夠命中目標。

但現在呢?

十成!

血箭瞄準葉雲端,白骨弓蓄勢待發。

「葉雲端,你還有什麼遺言嗎?老夫這一箭射出,你必死無疑!」

楊洪對他這一箭,有著十足的信心,哪怕是歸元境大成強者,也只能伏誅箭下。

「幼稚。」葉雲端輕笑一聲。

「故作高深,去死吧!」楊洪怒喝一聲,血箭射出。

這血箭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楊洪這邊話音未落,葉雲端那邊便已經中箭了。

準確的說,中箭的並非葉雲端,而是他面前的一道水牆。

那血箭被禁錮在水牆之內,不能前進分毫,待數息之後能量耗盡,潰散成一片血霧。

「這……」楊洪表情凝固,瞠目結舌。

「挺好的一件邪道法器,只可惜你不會用,尚沒有發揮出它十分之一的威力。」

葉雲端昂著頭,一副前輩指點後生的樣子。

「沒有理由。」

「老夫這一箭的威力,能夠誅殺歸元境大成武者。」

「你沒有理由能防得住!」

楊洪歇斯底里的大喊著,然後又下殺手,以血凝箭,射向了葉雲端。結果自然一般無二。

「老匹夫,想知道你這血箭為什麼傷不了我嗎?」

葉雲端嘴角往上一挑,緩緩釋放出了自己的氣勢。

「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你這一箭的威力不夠啊。」

「歸元境……大圓滿!」

面對葉雲端身上的恐怖氣息,楊洪有的不是恐懼,而是深深的無奈。

葉雲端將「錦繡江山圖」融入體內,肉身強度得到了大幅度提升,自然也就能夠藉助更多的龍氣。

「天色不早了,也該送你們上路了。最後再送你們一句話,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不過如果是兩隻一起上的話,我只能敗走。」

花錦倒是沒有遮掩自己不敵兩隻血靈的事情。

它當初第一次進入血武之界的時候,其實也是機緣巧合,那時候不知道這邊的規矩便橫衝直撞,而它雖然是靈,可對於這裡的血靈來說也是外界的「東西」,所以在它無意間闖進那兩隻血靈的領地範圍之後,還曾經跟它們打鬥過。

那會兒這兩隻血靈還不是靈王,可是它們總是同進同出,時時刻刻都在一起,就連與人交手時,無論面對強弱亦或是多寡都是兩個一起上。

花錦當時剛踏入靈王境界,修為遠不如現在,可哪怕有著境界壓制,它卻依舊被那兩隻血靈聯手之下打的狼狽逃走。

那一場戰鬥之後沒多久,兩隻血靈便晉陞成了靈王,而這血武之界對花錦而言沒什麼好處,它也就鮮少再進來過,就算偶爾入內,也頂多與那兩隻血靈井水不犯河水。

唐瑜聽著花錦的話后,不由眼前一亮:「這麼說,你能夠幫我們拖住其中一隻血靈?」

姜雲卿也是看向花錦。

花錦像是知道姜雲卿的打算,遲疑了下才說道:「主人,我的確能夠拖住一隻,可是這兩隻血靈乃是同一個血煉池中雙生化靈,不僅心意相通,也能感知到對方生死。」

「一旦你們擊殺了其中一隻,另外一隻便會直接逃離,想辦法復生另外一隻。」

「我全盛時期也頂多能夠壓制住它們其中一隻而已,如今我還受了傷,如果到時候它們一心想逃,我怕是攔不住的。」

血靈乃是虛無之靈,一旦放跑了其中一隻,就算擊殺了另外一隻也毫無用處。

那剩下的一隻血靈會死死糾纏住姜雲卿他們,只要守住血煉池不讓他們入內,或者是想辦法拖延時間與他們纏鬥,到時候必定會驚動其他血靈,甚至引來血武之界排斥。

姜雲卿他們的修為雖然不錯,可若是對上成群結隊的血靈,甚至是趕來的靈王,只有死路一條,就算到時再入血煉池也沒了任何用處。

姜雲卿聽著花錦的話后不由緊緊皺眉,沉默了片刻之後才抬頭看向奚佑,「奚佑師兄,你可有辦法布陣隔絕掉周圍的血煞之力,困住血靈片刻?」

奚佑皺眉想了想,才開口道:「應該沒問題,四絕斷靈陣能夠遮掩周圍所有能量,血煞之力雖然罕見,可畢竟也是能量的一種,到時候再在裡面疊加一個束縛靈陣,想必能困住它一時。」

「只是以我的修為,最多能困住它們一刻鐘,再多恐怕就不行了。」

姜雲卿聞言臉上露出些鬆緩之色來,「那就夠了。」

「我們身上還有血煞之力遮掩,等一會兒到了之後,奚佑先尋個地方布陣,想辦法隔絕掉外間血煞之力,或者是減少一些血煞之力。」

「待到我們開始戰鬥之後,花錦便將其中一隻引入陣法之內,你們二人一起困住它一刻鐘時間,而我們剩下的人爭取在這些時間內全力斬殺掉另外一隻血靈。」 「大家別慌,聽老夫說!」

「葉雲端實力再強,也只是一個人,只要咱們齊心協力,就一定能殺死他!」

「大家跟我上!」

楊洪聲震九霄,帶頭衝鋒。

「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呀。」葉雲端輕蔑一笑,「起!」

葉雲端話音未落,一道水牆便憑空出現,將楊家精銳盡數困在當中,只有修為最高的楊洪,僥倖突破了出去。

楊洪孤注一擲,以全身精血催動白骨弓,結果剎那間便被吸成了乾屍,僅剩下最後一口氣吊著。

但作為交換,他這一箭的威力也恐怖的嚇人,而且是如此近的距離狙殺,根本無從躲避。

「葉雲端,去死吧!」楊洪面容枯槁,而且猙獰。

「定。」

葉雲端輕飄飄的一個字,便化解了眼前的這場危機。

「這……」

楊洪一臉懵逼,他被定在那裡動彈不得,白骨弓則血箭在弦,還沒射出去。

「這是定身術,你不懂。」葉雲端淡淡說道。

「定身術」是上古仙庭時期傳下來的一個小法術。因為要求施術者的修為,要遠遠高於被定身者,所以實戰價值並不大。

葉雲端這次能夠定住楊洪,靠的還是取之不竭的龍氣。

「你殺了我吧。」楊洪已經放棄了。

「別急,我會如你所願的。」

葉雲端笑吟吟的走過去,將白骨弓接過來,至於那血箭,則在龍氣的壓迫下潰散於無。

「知道這白骨弓的正確用法嗎?」

萌妻高能:總裁,請接招! 葉雲端一招手,那困住楊家精銳的水牆,便移動到了他的面前。

「我告訴你吧。這白骨弓是邪道法器,平時需以鮮血溫養,才能保證品質。」

葉雲端將白骨弓丟進水牆,然後一握拳頭,水牆裡面的楊家精銳,便在強壓下連連嘔血。

白骨弓這些年落在楊洪手裡,恐怕也是餓極了,僅四五息的時間,那被鮮血染紅的水牆,便再度恢復了清澈。

只是裡面的楊家精銳,全都變成乾屍。

水牆潰散,白骨弓再次入手。

「這白骨弓……怎麼變成頂級歸元法器了?」楊洪愣愣的問道。

「邪道法器的品級,取決於儲存在它體內的能量,能量越多,品級便越高。」

「至於你這白骨弓的極限品級,我也不知道,得等到把它徹底餵飽后,才能確定。」

「另外,邪道法器體內儲存的能量,是會被消耗掉的。但也正是那被消耗的掉的能量,才使得攻擊力倍增!」

葉雲端抬手一箭,射向天空,一箭穿雲!白骨弓的品質,也隨之跌落到了特級歸元法器。

「沒想到,這白骨弓還是一件至寶!」楊洪的心裡五味雜陳。

「至寶算不上,只能算是一件小玩意吧。」

葉雲端不以為然。

「與普通法器相比,邪道法器不擅久戰,更適合於一擊必殺。」

「白骨弓」在葉雲端的手中緩緩融化,融入體內,將「錦繡江山圖」替換出來,其肉身強度再次升級。

「一個葉家小子,是不會有如此見識,如此手段的,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是誰?」楊洪苦笑道。

「我的身份,你不配知道。」葉雲端說罷,便將右手放在了楊洪的腦袋上。

搜魂術!

葉雲端沒有將楊洪直接殺死,所為的便是這般。他要通過楊洪的記憶,了解一下楊家的情況。

「原來楊道奇沒死。」

「我葉家滅門之禍,也是他一手所為!」

有種別纏我 楊、葉兩家同在青陽城,本是世交。

大概八年前,楊道奇邀請葉雲端的父親,共同前往一未知秘境探險,結果鎩羽而歸。

不久,楊道奇病故。

轉月,葉家便被滅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