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然現在全身心的把心思放在了那個創口貼上,他有強烈的感覺,那個創口貼肯定是突破口。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創口貼應該是龔易給他的線索。

戀你1001次:喬爺,扯證吧 因為李然重新看過龔易的屍體,在龔易的手腕處,有一處疤,還沒完全結干,上面還有印子,只是很淺,很符合創口貼的形狀。

高狸立刻拿去化驗了,李然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靠在椅背上,全身放鬆的閉上了眼睛。

入骨暖婚:三爺的心尖前妻 突然,他感覺到面前有人,他緩慢的睜開眼,就看到高朋高局長。 要不是有這一個選擇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這個結果的,說不定他們會在失蹤人口裡面大力的排查,那樣的話也是極大的浪費時間的。

「我打電話是想問一下,你有沒有時間去查看一下,現在那一邊的情況怎麼樣了,有沒有時間去現場看一下。」

現在局裡面的人手不足,只要是可以拿得出手的,人自然走的時候也就全部調過來了,這件事情影響的還是比較大的。

因為屍體被發現的時候已經有許多人去圍觀了這件事情,但網上也傳得沸沸揚揚的,如果要是不儘快破案的話,那麼市裡面也會有一些壓力的。

「你把位置發給我,我現在馬上就趕過去。」

收到地址之間,李然就急急忙忙的趕了過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麼好好的一個人了,這幾天一直沒有來上班,我還以為他已經找了下家呢,沒有想到居然是死了。」

健身房這個時候呢,正好是人流的高峰期,老闆的話也是吸引了好多人都注意了,尤其是警察也封閉了這裡,大家對於這裡面的情況都想查看一下。

「不好意思讓一下。」

李然在進來的時候,四周已經被圍的水泄不通了,想要進去也確實是有一些難度的。

「我是警察,我要進去查看一下現在到底是什麼事情,如果要是耽誤了辦案的話,你們擔待得起嗎?」

大家都沒有要讓開的意思,本來都是來看熱鬧的,自然希望可以往前湊一下了,只是他聽到了李陽以警察的身份了之後也是馬上不敢耽誤,警察辦案的,讓開了一條路。

「你問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尋找到,人住在那裡。」

現在唯一的情況就是要趕緊找到人是在哪裡找到第一犯罪現場,這樣的話才能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

「我告訴你們啊,林青死了,這件事情和我們可是沒有任何的關係,和我們這個健身房也沒有關係,你們就這麼明目張胆的跑到我們這裡來了,你說讓我以後怎麼做生意啊?」

眼看著現在的人已經越來越多了,大家對於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也已經開始議論紛紛了,這對於健身房現在的情況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

任何一個老闆在看到這樣的情況之後都不可能,繼續坐以待斃下去的難免的,心裡會忍不住的有一些怨言。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下堂妃不愁嫁 現在可是大,關係到人命關天的事情,你還在想著你這裡的生意。」

謝斌一直,就是一個不怎麼好的脾氣的,這個時候聽到了已經發生人命了,可是老闆還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可是本分的生意人,到從來都沒有做過違法的事情,可是你們要保護的公民,這個時候你們要威脅我嗎?」

「我們來這裡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查看一下消息,如果不想影響你的生意的話,自然是要把關於林青的消息和我們說一下,要不然的話,你是知道結果的,說不定有一些事情還會牽連到這個店裡的時候,你就更加的沒有辦法好好的開門做生意了。」

李然一直以來,對於這種人也是非常的有自己的辦法的。

「其實他在我這裡的時間也並不長,不過都是兼職罷了,你也是知道的,我們這個店不是很大,所以生意也不是很好,如果要是招一些全職的話,工資難免是高一些,還是像他們這一學習就比較自由的話,就每一天來上幾個小時的班就是最好的了,前幾天的時候附近也是有幾家健身房一直想要他過去的,所以這幾天人一直都沒有出現在這裡,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合適的地方。」

老闆說這句話的時候不如免得對於林青,好像並沒有那麼滿意,也很有可能代表兩個人因為工作的問題,這一段時間裡面很有可能鬧過矛盾。

這無疑就劃到了嫌疑人的那一個行列裡面去了,在案子沒有,破了之前,任何有嫌疑的人都是不能輕易的放過的。

重生之逆天毒妃 「我覺得為了擺脫你的嫌疑,你還是應該小心一些的,你知道這一個林青住在哪裡嗎?」

這個健身房的地方還是挺不錯的,就在市中心一般這一種兼職的地方一定會離自己住的地方比較近的,這樣過來的話也會比較方便,林清在聖賢的時候是受到過折磨,所以才去世的從針孔和身體的化驗結果來看,他那是生前唯一一次吸毒。

也可能那一切都不是她本人自願的,而是有人強迫造成的。

這一切都要隨著案件,下一步的處理,一點一點的讓真相浮出水面了。

「這個人要來到我這裡也不過就是一個月的時間了,還是我花錢從別的地方把他給請來的,一開始的時候以為自己上了一個大便宜確認,沒有想到這個人啊,根本就沒有一點上進心。」

老闆在說起這些來的時候無奈的搖了一下頭,一般這一種精神教練都會有一些自己本身的客戶帶的,挖過來之後自然也是希望客戶跟著一起過來。

可是顯然這個林青沒有做到這一點,所以才在很多方面引起了這個老闆都不滿意。

「至於你們問的他到底住在哪裡,這個我就更加不知道了,之前的時候也是讓他填過地址的,只是他這個人總是一副桀驁不馴的樣子,自然是不願意的,我那個時候覺得他手頭上還有一些潛在的客戶自然也不敢招惹他。」

老闆思考了一下,卻並沒有說出年輕一個地址來,這也讓大家陷入了沉思。

一般來說來到這種地方上班的,都會把自己的家庭住址還有聯繫方式之類的東西留下的,可是這個林青倒是有一些特別的,故意的不留下地址,現在看起來的話,可能就是為了防止有人找到他吧。

「那麼他生前的時候有沒有和什麼人聯繫過或者是有沒有女朋友,家人之類的。」 現在死者的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連手機也不翼而飛了,這就證明嫌疑人可能帶走這些東西,就是為了不讓他們發現什麼。

「像我們這種在健身房裡面的工作了,自然就是女客戶比較多一些了,可以留下來的也比較多,至於這一個林青嘛,手頭上的客戶確實是不少的,我也曾經見過許多的年輕姑娘來找他試試,那種關係應該也稱不上是男女朋友吧,只能說是平時的時候關係比較親密。」

老闆的話無疑在表明,這個死者是沒有固定的女朋友的,只是人際關係方面,現在看起來的話,好像是很難調查的。

尤其是女客戶這一遍,也很有可能涉及著許多的事件,也有可能發展到情殺這一方面。

「老闆,秦雪來了點名要林青過去呢。」

「人都已經死了,我到哪裡去給他找人去。」

老闆煩躁的說到,在這種健身房裡面只要是教練帶過來的人,只要是教練不在了的話也是非常的難以留下來的。

「這位客戶在哪裡?帶著?我們一起過去看一下吧。」

幾個人正在這裡,想著要怎麼才能去聯繫一下死者,在生前的時候比較要好的朋友,竟然現在有人自己撞上來了,自然是要過去看一下的。

「你們什麼意思啊?我告訴你們如果要是不把他給我找來的話,我就要退費了,辦卡的時候說的好好的,我可是就請了他這樣一個私人教練的,他人到底去哪裡了?都好幾天的時間沒有見到了,是不是跳槽了?」

秦雪因為,沒有見到自己需要的那一個教練,這個時候也是在這裡大發脾氣的,感覺自己上當受騙了。

「你好,我們是警察有些事情想要詢問一下。」

可以看的出來,這個秦雪也是一個富太太,只是身上的這件衣服也全部都是名牌。

出來鍛煉的,只是手上的手錶也是沒有來得及摘下來的,迪奧的最新款有些人就是喜歡用自己的手錶來表達自己的身份。

「我只不過是來這裡找一下我的教練,和你們警察有什麼關係。」

哪怕在警察的面前,秦雪也是絲毫沒有收斂自己的脾氣的。

「現在既然人不在這裡了,那我也不想在這裡和你們浪費時間了,我自己去找。」

秦雪說完之後,就回頭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了。

「這個人你可能是找不到了。」

謝斌在看到了人要離開了之後輕微的皺了一下眉頭之後忍不住的說到。

對於憐香惜玉這前四個字,放在他的身上也是非常的不合適的。

「他不會被抓起來了吧。」

李然小心的觀察著,這個秦雪的反應看來對於林青已經死了的這件事情,他還手不知道的。

「他已經死了,所以有什麼情況的話你要趕緊告訴我們。」

謝斌已經慢慢的失去耐心了,要是秦雪在繼續這麼不配合的話,相信他馬上就要把人直接抓進警察局裡面去詢問了。

「死,死了,你們確定去。」

本來還是一臉的囂張跋扈,可是在聽到了人已經死了之後,臉上的表情馬上就變得慌亂了起來了。

「對,所以請你配合我們調查。」

看到人現在終於已經老實了,謝斌也終於可以安靜的詢問一下,這一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我,我有什麼好調查的,對於他的事情我一點也不知道。」

剛剛還在指名道姓的要林青出來的,這個時候聽見人已經死了之後,也是馬上就轉換了另外的一個態度了。

看這個樣子,應該是不願意摻合到這件事情裡面去了,努力的在說明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並沒有那麼好。

「你不要緊張,我們只是想問你沒兩個人之前的時候是什麼關係?」

「沒有,沒有關係我們沒有!沒有!!」

這本來只是一些簡單的問詢,只是秦雪的反應卻引起了幾個人的注意,她好像是非常的害怕的。

哪一種害怕,好像她下一秒馬上要發生的事情就是和那個林青一樣的結果了一樣。

不只是李然注意到了這個不對勁的地方了,謝斌也已經是一個老油條了,第一個反應就是她一定是知道什麼的。

「沒有關係么?既然是沒有關係的話你為什麼老是希望找到她呢?」

「教練而已了,只是我的教練我要回去了,這件事情和我沒有關係。」

秦雪好像是非常著急的樣子,整個人也是非常的慌亂的。

李然可以清晰的看出來,她肩膀的地方在微微的發抖,按理說就算是知道自己的教練死了,也是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反應的。

「秦小姐,你的包忘記拿了。」

因為走的太著急的關係,以至於自己的東西也已經忘記拿了。

「秦小姐,這是我的手機號你拿著吧,以後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聯繫我。」

「我……」

秦雪好像是要說一些什麼的,只是小心的打量了一下,好像在顧及這什麼,只是還是沒有說什麼,拿著手裡面的聯繫方式就著急的離開了。

「怎麼能讓人家走了呢,看她的那個樣子一定是有問題的。」

司徒靜在看到人離開了之後也是馬上就著急了起來的,這個案子現在沒有任何的線索。

看這個女人的反應,很有可能會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的,這個時候讓她走無疑,就算是好不容易發現的路到了這個時候了,又被迫終止了。

「放心好了,現在既然聯繫方式已經給她了,她肯定就會聯繫我的。」

女人剛剛從這一個女人眼睛裡面的山多,就知道他肯定是知道什麼事情的,只是現在一直不願意說出來,可能也是有什麼顧慮。

剛剛她眼睛裡面的那一種害怕感好像,也是害怕有什麼事情可以威脅到他,竟然是這樣的話,那麼她唯一的辦法就是去尋找一個依靠了。

「你怎麼這麼肯定啊?要不然的話就找幾個人跟著她,去查看一下他到底去了哪裡,要不然萬一對方不聯繫你呢?」 司徒靜不理解的說到,這樣有可能耽誤下去的話,可能會錯過一個重要的消息了,只是看到女人臉上的那一份勢在必得之後也就沒有再繼續說什麼。

由於前幾次的合作,雙方早就已經互相的信任了,到了晚上的時候果然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你是李然警官么?」

哪怕對方只是一個簡單的詢問語氣,句式里人還是馬上就確定了對方就是今天中午的那一個秦雪。

「現在既然已經給我打電話了,是不是想起了什麼事情了?」

「中午的時候因為那一邊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所以有些話我不方便說,我確實是知道有一些事情的,你現在方便嗎?我們找一個地方單獨談一下。」

「嗯,你把位置發給我,我馬上就到。」

越是恐懼的話,就越是代表對方在乎的東西肯定也是越多的,也可能是因為知道了什麼。

「你好。」

中午見面的時候,對方還是一副強勢的樣子,只是一下午的時間已經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了。

已經換了一身家居服的打扮,也沒有化妝給人一種特別禿廢的感覺,果然恐懼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裡面改變一個人。

「嗯,來了很長時間了吧。」

對方一直在不停的摩擦著自己面前的杯子,可以看的出來她現在是非常的緊張的,杯子裡面的咖啡並沒有被動過。

這個時候了也早就已經涼了,服務員已經不注意這一邊的情況了,說明她已經來了很長的時間了。

「是的,其實我總是覺得,我不管去那裡也是有危險的。」

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是在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四周的,好像害怕有什麼東西一下子跑出來可以要了她的命一樣。

李然更加的好奇了,兩個人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所以才導致了現在這個女人,在得到了他死亡的消息了之後,整個人也是完全處於一個極度害怕的環境裡面。

「為什麼有這樣的感覺呢,是不是他在死亡之前的時候你們兩個人是見過的。」

看著對方緊張的樣子了,不是心虛說明殺人這種事情她是干不出來的,只是如果和人分開之後人就死了的話,那麼這個擔心是可以有的。

也就只有這個原因是可以解釋的,為什麼在當著那麼多的人的面的時候,不願意提起這件事情來了,其實是害怕被殺人滅口。

「其實,我們,我們兩個人確實是見過的。」

「咖啡已經涼了,換一杯吧。」

為了緩解尷尬,秦雪一直在不停的吞咽這口水,顯然她對於這件事情還是有很多的顧慮的。

「服務員,換一杯咖啡。」

可以看得出來對方一直在考慮到底要不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說出來,語氣裡面還有一些猶豫。

也可能是因為有什麼顧忌的事情,覺得說出來會毀了他以前的一些事情,真是又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在兩者之間拚命的掙扎著不知道應該做出一個什麼樣的反應。

「我可以把我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訴你,只是你能不能幫我保密。」

通過她說過的這一些話更加的確定了,她肯定是因為有什麼事情,所以有一些顧慮的。

「對不起,這一點我現在還不能做到,如果你說的話對於破案來說有幫助的話,我還是需要把這些話去告訴別人的,其實我可以在這個案件沒有結束之前來替你保密這件事情,你也應該明白,有一些事情如果你知道太多的話,可是很有可能被滅口的。」

做過了這麼多的案件裡面不是沒有這種事情的,有一些人總是用一些極端的方式也確認,只有死人才會閉口不談之前的那一些事情。

「如果可以承認我們之前的時候確實是見過的,只是我也不能確定那到底是不是他最後一面。」

最後在經過了劇烈的心理掙扎了之後,還是把這件事情給說了出來。

「所以說你們最後見面的那一個地點應該是比較隱蔽吧。」

在這種健身房裡面依然存在著一些不正當的關係,只是看這個女士現在的樣子,好像並不是自己開公司,而是依附著家裡面,手上的鑽戒也代表著他現在已經結婚了,只是和林青之間的關係,可是沒有那麼簡單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