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葉總捕即將回歸,他可不會過來,不過是做出個姿態。

到時,大家見面都好說話。

聽說葉總捕受傷歸來,他可不想在此時觸他的眉頭。

葉北雄!

這尊殺神,他可不想招惹。

不過,他的侄子對於葉北雄的兒子,多有得罪。

等葉北雄回來,到時要好好彌補。

雖說,葉青冥不得他老子喜歡,但畢竟是葉北雄的兒子,指不定回來算賬。

聽著這句話,穆絕並沒有選擇束手就擒。

這不是他的性格,即便殊死一搏,也要做最後的掙扎。

是的,掙扎。

或許,連掙扎都做不到。

想到這裡,穆絕再次攥緊手中的刀。

……

然而,盧全並沒有馬上行動,轉身面向龐重。

此刻,龐重一臉日了狗了的表情。

哪有直接承認的,稍微委婉一點啊,後面還有那位前輩呢?

但!

現在,他也不知該如何了。

「龐宗主,你門下弟子都已經承認了,我六扇門將其帶走,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

見龐重一副六神無主的模樣,盧全面無表情,開門見山的道。

「啊!啊!」

蜜戰告急:嬌妻不上道 龐重連忙擦了擦頭上的汗珠,驚醒般的應了一聲。

日娛小說家 然後,就看到龐重一臉恍然的表情。

不過,龐重沒有回答盧全的問話,其實對於一名弟子,他並不會在意。

他怕的是,盧全追究宗門責任。

沒有辦法的龐重,果斷的看向化血宗邢長老,希望他能拿個主意。

兩人對視了一眼,邢長老會意的點點頭,然後看向盧全,說道:「不知盧捕頭帶走這名弟子,可會連累宗門。」

對於六扇門一郡副捕頭,不用畏懼,但也不能太過傲慢。

固然,他不懼眼前的盧全,但也要看在朝廷的面子。

大秦,在化血宗面前就是一尊龐然大物。

永遠不可能逾越的巨無霸。

所以,對於朝廷之人,他秉持的便是不招惹。

相信很多宗門都是如此,更甚者還有些宗門做了朝廷的走狗,成為朝廷鷹犬。

當然,這些宗門向來被正魔兩道所排斥,所以江湖上並沒有他們的容身之處。

江湖事,江湖了!

即便是朝廷,依然管不了。

「那是當然,對於通天魔宗,我們六扇門沒有惡意,不過此次影響確實惡劣,我才不得不出馬,親自走一趟。」

盧全臉上難得露出笑容,和聲和氣的說道。

讓人絲毫看不出,剛剛他的臉色有多差。

「那龐宗主當然不會有什麼異議,這名弟子既然壞了規矩,當然交由盧捕頭處理。」

邢長老這誅心一言,直接判了穆絕的死刑。

他的臉上依然帶著笑容,對於魔門而言,區區一名弟子的性命算什麼。

只有利益才能長久。

不得不說,此時的魔門已經走向歧途。

接著,邢長老又道:「是吧,龐宗主。」

「恩。」

龐重當然不會因為一名弟子,得罪六扇門,自然不會有什麼不同的意見,當即點了點頭。

此言一出,穆絕身旁的其餘弟子,紛紛往後退去。

他們可沒有共患難的想法。

而此時的穆絕巋然不動的站在那裡,冷漠的注視這一切。

不論是邢長老還是龐重,說的話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彷彿說的不是他一般。

「呵呵,好,龐宗主沒有意見就好。」

盧全臉上扯出一抹微笑,說道。

然而。

下一刻!

「對了,還有一事需要詢問龐宗主。」 從校長室出來后,白夜就自己一個人離開了。除了手上多了一張天武大學任教證明和一張教師資格證之外就沒,而他自己也沒閑著,跑去圖書館繼續看書去了。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麼對他的態度這麼好?好奇我看到了什麼?」

彭石輕輕點了點頭。按照他認識的媛天舞,那可是一言不合就大開殺戒,每次蘇醒都不是簡單的出來活動,起床氣特別大,別看長得美艷,脾氣可是暴躁得不得了。到底是看了什麼可以讓媛天舞放下身段和脾氣這麼好商量。

「也沒有看到什麼,只是看到一些人對他的評價而已。」

其實連白夜都不知道,他的畢業證書最下面的位置有一段評價。是怪物學院老怪物,唐老,陳老等人對他學業的評價,而且這一段評價被設定了當有其他人拿著這本畢業證看的時候才會現在。

『不要吝嗇你的慷慨,幫助他最後你也會得到他的幫助』

這除了是評價之外,還是怪物學院的推薦和勸說。

一個學院的上位者都對他的評價如此之高,還不介意放下身段寫下這麼一段話,這差不多就算是怪物學院這些頂尖修鍊中想人賣一個人情的意思了。

「真的是有意思的小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

————————————————-

白夜第一時間並沒有趕去圖書館看書,而是去找到自己專用的教師宿舍,可能是因為現在還在複式階段,整個新人教師宿舍一個人都沒有。

說是宿舍,但是其實就是一個別墅區,一棟棟的三層小型別墅坐落在這裡,每棟別墅都配置有小花園,不過可惜的是沒有游泳池。

白夜對著自己的教師資格證上面的編號,找到了對應的別墅,用手上的資格證就能進入。

滴!

打開門禁后推開門,屋子內的裝飾不算十分的富麗豪華,沒有太誇張的裝飾,一切都弄得十分的簡潔和清爽,給人一種搬進了新裝修好的房子一樣,衛生打掃得相當到位。

「這裡環境不錯啊!」

白夜推開了窗戶,放眼望出看窗外,天武大學本身就是一處有名的旅遊地方,處處是景,每一秒都是一幅畫,教師宿舍所在的這片區域,更是依山傍水,環境相當宜人。

「呼!舒服,環境還算不錯。先看看那些傢伙搞成什麼樣了。」

白夜晶卡都不用搜索,頭條就是先民藏樓,不過現在還是早上,黃康和陰虱、傲創研究院的戰鬥還是在晚上。

「乾的不錯嘛,名聲已經打響了,現在就差進點貨了。一天沒吃東西了,煮個早餐吧。」

畢竟現在也不算太早了,白夜簡單的弄個一個煎蛋加湯麵就算了。

簡簡單單的一個早晨后,白夜召喚出一頭飛行魔獸,現在靈能跑車已經跟不上他的速度需要的,除非是閑逛,否則趕路的話白夜是不會用靈能跑車。

他馴服了一頭五級修為的蒼電雕作為自己的飛行魔獸。

蒼電雕戰鬥力一般,只是B種的召喚生物而已,實力可能連B種都不如,但是速度卻快如閃電,甚至比一些S種的魔獸還要快。

咻!!

一道碧藍閃電劃過天空,直衝圖書館。

收回蒼電雕,白夜站在圖書館的門口,將教師資格證刷了一下門禁這才能進入其中。

這是他第二次來,第一次來的時候是彭石帶他來的,那時候也不是走正前門而是側門。

一步跨進圖書館中,白夜有點傻眼了。

「這玩的也太大了吧。」

圖書館的頂部本來從外面看上去是一個透明的玻璃罩子一樣,但是從裡面看,卻看到一直巨大的藍色八爪魚一樣的生物在上面,四隻眼睛在轉動,好像在監視一般。

那隻八爪魚像是一個藍色的巨型大腦被一層半透明的紅色罩子罩住一樣,罩子裡面有十多個觸鬚在蠕動,看得人有點反胃。

「不用吧,居然拿一頭魔獸來監控。」

白夜沒有繼續理會,他知道頭頂這個魔獸除了監控場內的時候情況防止有人盜竊等事情之外,還是保護在圖書館內的人員。

可能是現在還處於暑假階段,還沒有開學的原因,再加上老師都去了體育館所以圖書館這裡只有小貓兩三隻在看書,還有一些都不是來看書的而是來約會。

「欸,你看,那個美少年,長得好俊俏。」

「我怎麼看起來翻到像是一個女孩。」

「男的,你看胸嘛,這麼平。」

「女的也能飛機場啊。」

哥只是輕輕走過,也留下哥的傳說。

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

白夜拿起一本基礎修鍊手冊讀了起來。

「在上古時代,修鍊者是自身能夠覺醒的生物,上古年代不能覺醒則無緣修鍊。但是在近古元年,太乙天帝打破常規,以凡人之身修鍊得道,成為一代無敵天帝,更為後人留下修鍊法門,可能讓不能覺醒之人也能修鍊,吸納天地靈氣。只是太乙天帝歷史上也只有一人,不能覺醒依舊是先天缺陷,最終修鍊難以匹敵覺醒修鍊者。」

「難怪,我好奇怎麼在四系星是不能覺醒就會退學,但是在一些位面星期卻是這麼多修鍊者。原來有這麼一層關係。」

白夜很快就讀完一本基礎修鍊手冊,這對他受益匪淺。 少年巫師的煩惱 因為他修鍊十分特殊,是不用功法的,別人都是運轉功法把靈氣轉換成靈力,他的身體就是最強大的轉換器。所以並不需要修鍊功法。

白夜之後就是兩點一線了,從宿舍到圖書館,餓了吃困了睡,有時候直接在圖書館看通宵直接在圖書館就睡過去了。

期間彭石也有來過,但是也只是跟他說了兩句,交代一些事情並告訴白夜自己帶的班級以及屬於哪個課室,哪個班等等。

只不過白夜很可能是沒有心思去聽,都是隨口嗯嗯哦哦好好好的敷衍了過去。

足足過了一個月這樣的日子,直到開學的前一天晚上,來了幾個不速之客。

「你就是那個捷文?我不管你是不是媛校長的人,我也不管你背後實力背景有多大,我們天武不需要這樣的人來隨便當個教師,刷自己的成就。」

???

白夜一臉茫然,他現在都已經躲在一個地方了誰都不見誰都不惹了,這都能惹到事?主角惹事光環嗎! 就在眾人都覺得此事已經解決了。

哪怕穆絕會反抗,其餘人也都相信,這不過是垂死掙扎。

穆絕與六扇門盧捕頭,實力嚴重不對等。

然而。

下一刻!

都以為會直接拿下穆絕,然後回去的盧捕頭,出乎意料的說了一句,「對了,還有一事需要詢問龐宗主。」

剛剛落下心來的龐重,再次提了起來。

「不知盧捕頭還有何事?」龐重問。

盧捕頭臉上出現肅容,意味深長的道:「說來也是幾日前發生的事,據我六扇門調查,依然關係到你通天魔宗弟子,不知龐宗主可否解釋一番。」

「幾日前,南陽郡城中出現死傷,據我六扇門衙役調查,你宗門弟子季川在郡城中大開殺戒,無視法度。」

「這可比屠宗滅門嚴重的多,希望龐宗主不要包庇自家宗門弟子。」

盧全如此說話,再次讓眾人大吃一驚。

受限於傳播途徑的匱乏,這兩件事情周圍眾人,幾乎都還沒有聽說過呢?

沒想到,還都是他們宗門弟子乾的,什麼時候通天魔宗有這麼厲害了!

屠宗滅門,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天方夜譚。

更遑論在都城中殺人,還是大開殺戒。

誰借給他的膽子? 我夫君是未來皇帝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