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這樣,我們可是老朋友了,什麼動手不動手的?」格蘭特轉而一笑。

「虛偽!」蘭度根本不領情,他可不覺得格蘭特過來只是為了敘敘舊。

「格蘭特,你還是趕快動手吧,不要浪費時間了,早點結束,早點收工。」安迪不知何時跑了過來,他顯得很不耐煩,心中又存有激動。

安迪一刻也不想再等待了!

「聒噪!」格蘭特冷厲的目光掃向安迪,一抹刀光憑空而現,撕扯開空間,狠狠劈向了安迪!

「你瘋了!」安迪背脊一涼,趕忙舉起左臂圓盾,堪堪擋下這一擊!

那面由大師鑄造的圓盾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溝壑!

安迪十分不解,他是知道內情的,連魔帝和格蘭特之間的交易都一清二楚。

現在,只要殺了蘭度,再將廣場形勢控制住,那就是魔帝勝利了!格蘭特不知道嗎?他還敢對自己動手?

「閉上你的嘴巴!」格蘭特不屑一笑。

「可惡!」安迪心中惱怒,格蘭特這是看不起自己!

蘭度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但他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看著事情發展。

「格蘭特!動手!」

一直分心關注著這邊的古下達了命令,隱約中他心中一咯噔,意識到事情不妙。

「如你所願!」格蘭特邪邪一笑,手中大夜黑刀即刻舉起。

「還是該結束了。」蘭度閉上了雙眼。

然而預料中的刀光沒有浮現,甚至連格蘭特的身影都消失了!

這個傢伙竟然真的攻向了一旁的安迪!那殺氣顯然是想把安迪幹掉!

「瘋子!你真的瘋了!」安迪不停躲閃著大喊,他實在不能理解格蘭特的動作。

「混蛋,你敢騙我!」古的怒吼聲從天而降,可是他被該王纏住了。

「哈哈,古,跟我繼續玩玩吧,你也沒想到吧!就算你策反了安迪又如何!有格蘭特,我照樣還沒輸!」該王心中一喜,格蘭特果然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第一正妻 「為什麼!為什麼!」古一叉又一叉扎向該王,但口中質問的話語卻是傳入了格蘭特的腦海里。

「為什麼?魔帝,你的性子和我一樣,反覆無常!陰狠毒辣!所以,我信過你!等你登上了帝位,掌控了克洛澤斯科大權,難道真的可以放過安吉莉婭?別說安吉莉婭和妮娜,就算是我,你也從未信任過!」

格蘭特一邊追殺著安迪,介入廣場戰局,一邊淡淡回應道。

古臉色微變,格蘭特果然猜中了他心底的想法!

他的確沒有打算放過他們!

「我幫該王!只要該王勝了,那安吉莉婭她們自然跟我走!」格蘭特邪笑著。

噗!

安迪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這是一場碾壓般的戰鬥!

安迪倒飛出去,失去了意識,生死不知!

格蘭特並沒有補刀,而是轉向廣場,一場殺戮再次上演!

傳奇無敵!在場史詩強者沒有幾個,都戰在了一塊,傳說強者更別提!

剩下的傳奇都不會是格蘭特的對手!這才是真正的虎入羊群!

「格蘭特!你竟敢擺我一道!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努哈赤!我答應你的要求!」古捏碎了一枚鱗片,將一道意識傳入其中。

「哈哈!你早該這麼做了!古!」 伴隨著一古老生物的狂放之笑,魔宮上方的氣象再變,層層疊疊的霧氣如雲匯聚,久旋不散!

「嗯?」殺的正興起的格蘭特感知到了某個生物的氣息,不由眯起雙眼來。?火然?文???????.?r?a?n?e?n?a`c?o?m

「古!咱們的交易成了!只要你坐穩帝位!那麼西斯度大裂谷就是我的地盤了!」

嘶啦!

天空中,一處空間被狠狠撕裂,最後形成了一個漆黑的大洞。

數息之後,一道龐大的身影從中飛出!

他狀若巨龍,但背部的鱗片卻被一根根細長的鳥類羽毛所取代!

同時,他的雙足也似鳥爪,並非龍族厚實的模樣。

最後就是拿一根不符合常理的條形尾巴,如同鳳凰拖著大的長羽,碧綠如翡。

鴆羽毒龍努哈赤阿德曼!龍族十大叛徒排名第九!史詩級強者!擁有媲美亞傳說的力量!投靠魔族之後常年居住於西斯度大裂谷!

「努哈赤?」格蘭特站定,手中的大夜黑刀被鮮血所侵染,散發出妖艷的光芒。

他邪笑著,並沒有因為努哈赤的到來而顯得不安或惶恐。

「努哈赤!」該王心中一震。

克洛澤斯科除卻各有歸屬的強者之外,剩下的獨行強者並不多。其中,龍族十大叛徒是最鮮明的代表!

該王之前也曾試圖聯繫過這些地位超然物外的傢伙,但只有格蘭特應承了下來。

當時他也曾去見過努哈赤,不過這頭惡龍獅子大開口,提出要西斯度大裂谷的所有權!

西斯度大裂谷!位於克洛澤斯科的西北方!是一塊荒漠土地!

他之所以出名,除了形成的大裂谷本身之外,還有一個特殊小世界!

這個小世界勾連著一處土地肥沃的森林!是克洛澤斯科一大重要物資出產地!同時裡面還有一種特殊寶物!

可以說,西斯度大裂谷是魔族賴以生存的物資基地!

而努哈赤的目標正是奪取這塊地方!

該王最後還是沒有答應,所以他的邀請也就失敗了。

可該王不知道的是,努哈赤後來主動找上了古!試圖用交易的方式獲取利益。

古也沒有答應,但他還是留了個心眼,和努哈赤達成另一個交易。

只要古有需求,努哈赤就必須出手!當然,努哈赤的條件,古也得答應!

因為格蘭特的反覆,古最終還是痛下狠心,求得努哈赤動手!

一名擁有亞傳說力量的傢伙足以鎖定戰局!

努哈赤阿德曼,是九色龍綠龍變種,其父親為純種綠龍,母親則是一種靈性魔獸鴆羽鳥!

事實上,龍族的生育十分艱難,而龍族和其他種族之間的結合生育下的龍種則更為艱難!

那些成功存活下來的龍種極大部分都屬於亞龍種!這些亞龍種的血脈有些雜,所以傳承的龍族力量不多,甚至沒有!更重要的是,他們不具備智慧!

像地龍、雙足飛龍、鐵背龍、鳥羽龍等都是此列!

而另一種就不同了!他們是繼承了真龍血脈的真龍種!不僅僅如此,同時他們還繼承了父母另一方的血脈!

這類真龍種天賦遠超普通的真龍種,且各有特殊能力!

很明顯,努哈赤就是屬於這一類的。

由於體內同時繼承了綠龍和鴆羽鳥的血脈,努哈赤天生便帶有劇烈的毒性!且性情乖張暴戾!

成年後,他離開了龍島,在埃爾洛各地為禍!最終被驅逐出了龍族名單!成為了一名流浪种放逐者!

為了扼殺威脅,以龍族和自然精靈為首的幾方勢力曾進行過一次圍剿,最後被努哈赤僥倖逃離。

為了報復他們,努哈赤最終投靠了魔族,成為赫赫有名的十大叛徒之一,排名第九。

別看他排名不高,可實力足以進入前五!因為這個叛徒名單是按照名聲來算的,不然格蘭特這個加入沒幾十年的小輩也就不會取得第一了。

「格蘭特?你這頭小黑龍天賦還行,不過也就如此了。」

努哈赤一個閃身,便飛入廣場之中,巨大的身形早已化作人身。

他的人類模樣是一名拖著綠色長發的中年男子,面型偏瘦,眼眶深陷,同時還繪染著幾個鮮艷的花紋圖案。

「老傢伙,老了就別出來找死!」格蘭特淡笑著。

「小黑龍,你還真敢這樣和我說話?」努哈赤嘴角上揚,頓感有趣。

「要打架,我奉陪啊,誰也別想阻止我!」格蘭特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取而代之得失一臉冰霜!

「性子還挺橫,本王還真喜歡教育你這樣的小屁孩!」努哈赤哈哈大笑,很是張狂。

「就你,也配稱王!」格蘭特眼中寒芒閃爍,提起大夜黑刀徑直衝向努哈赤。

廢后千歲:邪帝枕上寵 在龍族中,萬龍之王是對龍帝的稱呼,而龍帝之後便是龍王!

努哈赤大言不慚,自封龍王的事情早已有之,這可是對龍島的大不敬!

「配不配我會讓你知道的!」努哈赤低喝一聲,一枚飽滿的印章漂浮,散發出屬於史詩巔峰之後的氣息!

巔峰史詩之章!也被稱作亞傳說之章!

「小黑龍!掙扎吧!」努哈赤桀桀大笑,屬於自身的劇毒靈兵領域降臨!

滋滋!

周圍的場景大變,粘稠的毒液從各處分泌,彷彿這大地與空間都是一個個巨大的毒體!

這些毒液一旦匯聚,就形成一條條粗細有別的青蛇,直奔格蘭特而來!

努哈赤很有自信,在幾分鐘后,格蘭特就會成為一灘毒水!

這個空有虛名的傢伙也能得第一?

在他們這些龍眼裡,格蘭特不過是個嘩眾取寵的小丑罷了! 面對隨之而來的巨大危機,格蘭特閉上了雙眼!

暗無永夜!心眼如網!

領域殺戮盛宴!

情上加霜 咔咔!

又一個領域降臨!屬於規則的力量與努哈赤的劇毒靈兵相互衝撞,格蘭特身上的氣質也開始變化,?anen???.?r?a?n??e?n?a`cor?m?

「史詩!」努哈赤頗為意外,沒想到卡在傳奇多年,還搏得一個傳奇無敵的格蘭特突破了那層瓶頸,進入到史詩境界,還擁有了自己的領域!

「倒是有些資本了,不過即便是在史詩境界,也有不同的層次!」努哈赤依舊錶現的十分不屑,憑著他亞傳說的恐怖實力,別說一個史詩級強者,哪怕五個一起上也沒用!

「努哈赤,你可太高估自己了。」格蘭特留下一句話后便動了!

劇毒靈兵中,那些劇毒青蛇亮出獠牙,蛇行盤踞,但格蘭特每次衝擊都能帶來一股偏屬於黑暗的殺戮之力!於無形中斬去青蛇的生命!

更為可怕的是,每一條青蛇的死去,都可以增強殺戮盛宴領域的力量!

格蘭特的領域,便是以戰養戰,以殺成殺!

不過努哈赤的注意力卻被另一點所吸引!盤旋在格蘭特頭頂的史詩之章,呈現出別樣的晶瑩,那是大圓滿的預兆!

格蘭特!距離亞傳說只差一步!

「不可能!」努哈赤瞳孔一縮,他絕不相信眼前的事實。

格蘭特早就進入史詩了?這麼多年他一直在隱藏實力?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因為他騙過了所有人!

「努哈赤,我好久沒有放手一戰了,今天,咱們好好比比。」格蘭特眼中充斥著戰意,握著大夜黑刀的手不免顫抖起來,那是興奮的表現。

「小輩!休想看輕我!」努哈赤一顆心沉下,終於接受了現實。

距離傳說只差一步,那也是一步!登天之別!自己對上他,還是佔據了絕對優勢!

轟!

另一塊小戰場,湯普森倒飛出去,他滿臉的猙獰,死死盯住不遠處扎西身邊出現的某個黑袍人。

他是誰?他為什麼要幫助扎西!

「導導師?」另一邊扎西試探著說道。

「扎西,想找到你,可真是不容易。」黑夜低沉的聲音飄來,印證了扎西的猜測。

「導師,真的是你!」扎西心中一喜,原本他來廣場可是抱著必死之心,現在導師出現了,也意味著事情出現了轉機。

「扎西,這一次你可太莽撞了!」 輾轉又念 黑夜嚴肅責備道。

「我知道,但是」扎西微微偏過頭,用溫柔的目光凝視著背上的少女。「很值得!」

「哎」黑夜嘆了口氣,也不再多說什麼。

愛情這東西,捉摸不透,連他也是如此,更別提扎西了。

年少輕狂一把,總比畏畏縮縮要強。

「扎西,你小心些,我想這個時候,艾克他們正在趕來!現在,該王和古的人馬都殺紅眼了,不會注意到你,只要你跟著艾克他們走,就能逃出去了。」黑夜道。

「什麼?艾克他們也來了?」扎西喜出望外,鼻子酸酸的,這幾個傢伙難道不知道危險嗎?

「他們會丟下你不顧嗎?」黑夜沒好氣道。

「我知道了!」扎西鄭重道。

「還有,也帶著她離開!」黑夜大手一揮,一旁不知何時又出現了一道身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