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尼瑪都不是奇特了,這都是奇葩了好不好!

活這麼大,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奇葩的人。

能修鍊成這樣這都是本事了好不好!

貞德看我那一下下抽著的臉,試探地問道:「樂天,你有辦法贏嗎?算上今天,我們還有十天的時間做準備。沒有辦法的話,你也就只能硬上了。」

辦法?

這我能有什麼辦法啊?

防禦力那麼高,攻擊手段又是放屁,講道理,人家就是不放屁哇還收拾不了我了?

哎?!

放屁?

我的眼睛突然一亮,興奮道:「有辦法了!」

貞德也是一臉驚訝,可能是我給貞德老師留下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以至於現在貞德老師對我也算是言聽計從,我說有辦法了她自然就信了。

貞德連忙問道:「什麼辦法?」

「嘿嘿,山人自有妙計。」我自信一笑,接著說道:「老師,黎雪這不是不上課么?你帶著她去買點東西,去藥店去買芒硝,然後再買煤粉,然後再弄袋子澱粉和再弄點鐵匠鋪弄點硫酸啊什麼的東西,準備好之後直接送到薔薇樓。奧對,別忘了準備上點薰衣草啊,木炭啊,口罩啊什麼的東西。」

感謝化學老師。

感謝化學老師曾經那些年對我的「摧殘」。

感謝玩具商。

感謝玩具商為了掙錢所製造出來的那些整人道具。

「哈哈哈~~~~」

在我極其犯賤的笑聲中,貞德一臉懵逼地去準備材料去了。

……

十天後,比賽場上。

嗯,我又是一身破爛就走上來了。

嗯,這一次我身上可能味道重一點。

嗯,我又有點欲哭無淚。

上次比賽真的是腦子壞掉了,我沒事幹招惹這幫人幹什麼啊!

我上場的時候觀眾爆滿,扔菜葉子的,扔西紅柿的,不知道誰那麼狠還照著我臉上扔了兩雞蛋。

等我上場的時候,我臉上掛著雞蛋的蛋黃,肩膀上掛著菜葉子,胸口後背滿是西紅柿的鮮紅汁水。

就我現在這造型,你說我是逃荒的估計都有人信好不好。

就在我欲哭無淚的時候,靈悠涵突然出現在比賽台中間。

我了個喵的,我怎麼看見靈悠涵眼角的那一滴差點笑出來的淚珠來!

我感覺我這名聲都臭了好不好!

「咳咳。」靈悠涵咳嗽兩聲,把我已經無視了的全場「不要碧蓮」的聲音給壓了下去,然後說道:「第二場,靈科系樂天對陣劍士系周帥,比賽開始!」

我惡狠狠地看向我對面憨厚的小胖子,舉起槍就扣動了扳機!

「嚦!」

「砰!」

又是一聲尖嘯響起,在氣壓的作用下,一顆子彈直接射向了周帥。

靈力吸引氣壓確實可以做到有威力的射擊,但是這噪音確實是大了一點。

而面對這一顆子彈周帥沒有絲毫慌張,黃色光芒一閃,一把寬大的巨劍直接出現在手中。

實話,這都能當盾牌用了好不好!

「砰!」

子彈打在巨劍之上,劍身之上肉眼可見地出現了一圈一圈的黃色波浪。

我能說果然不出所料嗎?

雖然子彈射擊速度快,但是噪音卻可以提醒對方迅速進行防禦,再加上周帥的防禦力驚人,有防備的情況下普通子彈自然是破不了他的防禦。

但是我本來也沒打算一槍就可以解決戰鬥的好不好。

趁這一會兒的時間,我從我身上的這身破爛衣服兜子里迅速掏出了一個小盒子。

又順手給我臉上帶上了一層將近5cm厚的口罩。

直接擰開開關!

靈悠涵站在中間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準確來說,靈悠涵的臉色都黃了!

味道迅速擴散向全場,僅僅只是一會兒的時間,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嘔!」

第一次,我第一次聽到這麼整齊的乾嘔聲!

這口罩,沒白做啊!

嗯,對,這就是我的策略。

重生手記 很簡答,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十天前…..

等貞德買東西回來的時候,我已經和殭屍臉開始忙活了。

我正蹲在門口啃手指的呢,一個較小的身體直接壓在我身上了。

「哥,你又打算做什麼呢?」

不用說,這絕對是我家妹妹黎雪。

我一臉無奈地颳了一下她的鼻子,問道:「讓你們買的東西買回來了嗎?」

黎雪點點頭,靈力光芒一閃,一大堆東西直接出現在我面前。

準確來說,是七八個裝的滿滿的大麻袋。

我嘴角抽了抽,無奈問道:「黎雪,你是搶劫去了吧?」

黎雪卻聳聳肩,說道:「你也沒告訴說買多少啊,反正這東西也便宜,我就按照一樣一麻袋給你買回來了啊!唉,哥,你用這些東西是來幹嘛啊?這東西對修鍊者肯定沒用的說!」

我搖搖頭,自通道:「信一次你哥哥會怎樣。都說了,山人自有妙計。」

對著黎雪說完,我看了看剛剛停手的殭屍臉,對兩個閑著的老師說道:「戈弗雷老師,來幫下忙。貞德老師,圖紙我放在地上了,你去把外殼做出來,切記,一定要密封好!」

貞德點點頭去忙了,戈弗雷一言不發地來到我身邊。

我微微一笑。

「開干吧!」

……

「哇!好臭啊!哥,你謀殺啊!」

「嗚哇……」

「……」

連殭屍臉的臉色都變了,可想而知現在已經臭成什麼樣子了。

感謝無良玩具商。

醜女神醫:農門太子妃 如果沒有你們我絕對不知道整人臭包使用硫化鈉和草酸發生反應產生硫化氫氣體來產生臭味的。

感謝化學老師。

如果沒有你們,我更不知道製作硫化鈉可以用煤粉加芒硝製備,沒有你的話我絕對不知道化學方程式是:Na2So4+2C=Na2S+2CO2。

如果沒有你們,我從哪知道怎麼做草酸不是!

事實證明,知識絕對有用!

學不學的,再說再說。

只是這效果太好,確實是有點…..

「嘔~~~」

……

這你能明白我為什麼要把口罩做成5cm厚了吧!喘氣是難了點,但是總要比臭死強吧!

這味道連殭屍臉臉色都變了好不好!

在這科普一下,屁的組成大致是由:甲烷,氫氣和硫化氫等。

其中硫化氫佔得比重不大。

所以說對人的危害也就是覺得臭而已。

雖然我記得有個英吉利強J犯好像是在犯罪過程中吸收了過量的屁窒息而死了。

這都是小事。

而據我了解高濃度硫化氫卻是強烈的神經毒素,低濃度的不光會發出臭味,還對眼睛,呼吸系統和神經中樞造成影響。

我又不是沒看過整人臭包最後殺人的新聞。

和單純的屁來比,我這都算是生化武器了好不好!

果然,周帥臉上憨厚的笑容直接消失了,肉呼呼的小臉都快憋成蠟白色兒了。

但是,好像我確實是沒有什麼攻擊手段了。

硫化氫的臭味攻擊僅僅只是能噁心人,但是真的是想要把周帥給毒暈了,那麼我肯定是第一個被毒死的。

所以說,我也是時候該投降了吧?

切記,我是一個博士!

我是一個學習機械的博士!

化學我都用了,機械方面的知識我怎麼可能不用!

是時候了! 放眼全場,現在還能勉強在如此臭味之下活動的也就僅僅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拿起我的樂天式98k步槍,默默地扣動了槍身之上的一個小勾子。

「咯嘣!」

槍身之下,一個小小的方殼子直接從槍身上掉落!

誰說,98k不能安彈夾的?

這年頭,思維固式是要不得的。

既然我提前知道了周帥的資料,那麼我怎麼可能沒有準備!

我默默地從兜子里摸出一個彈夾,快速安裝在槍身之上。

「咔,蹦!」

「嚦!」

「砰!」

一道聲音比一道聲音大,到最後,結局沒有任何不同。

隨著靈悠涵撐起一道靈力護罩,比賽結束!

在我目光所及,靈悠涵的靈力護罩之上遍布裂紋,甚至我都能看到一顆小小的卡在半空之中的金屬小塊。

靈悠涵一臉驚訝地看向我,緊接著便驅動靈力,一陣狂風席捲,所有異味氣體全部被驅散於半空之中。

「靈科系樂天對陣劍士系周帥,樂天勝!」

這一刻,紫氣東來,隨著而來的一股王者之氣從天而降落到我身旁!

我靜靜地環視四周,雖無一言,但是恐怖的氣場卻讓所有人都震驚!

好吧,這是我頂著一腦袋雞蛋清加雞蛋黃還有雞蛋皮之前夢到的一幕。

他喵的我就不是不能修鍊嗎!你們這麼欺負人實在是過分了啊!

尼瑪你們從哪買的臭雞蛋啊!

真正的一幕是這樣的:

當靈悠涵宣布我的勝利之後,全場確實安靜了那麼幾秒鐘,我的幻想也就是那麼幾秒鐘的事。

然後我就被臭雞蛋和「作弊」的聲音所淹沒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