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悶哼一聲,一大片的靈魂忽然從他的手臂中飛起,然後湧入他的大腦之內,這是他封印起來的靈魂,現在一步步的解封,四肢的靈魂紛紛釋放出來回歸本身,他的眼眶中似有雷霆,靈魂之光從眼中飛射出一尺多長。

「好……好強。」

焰顫抖著,驚恐得竟是忘記了掙扎。

易哈哈一笑,一揮手,又是一片靈魂從腹部升起,他的所有靈魂徹底結合了起來,恐怖的氣息開始從他的體內湧出,這氣勢幾乎快要達到領主級別了,僅僅是差一步而已,死亡星球幾乎快要壓制不住。

如果以現在的這個樣子出去,恐怕會把外面的倖存者全部嚇跑。 焰表面驚恐,內心卻是冷靜無比:

沒想到易居然是個大力出奇迹的人,按道理,以這種恐怖的靈魂,在外界早就已經達到領主的地步了,但是在這裡面缺少對應的法則,他的靈魂沒辦法完成最後一步的法則洗禮,所以始終被困在這最後一步。

易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夠不停地堆積靈魂的數量,企圖強行突破,這靈魂的龐大程度,已經超過一些領主了!

剛剛和焰靈魂對攻的瞬間,易就本能的察覺出了焰的靈魂能夠補完他靈魂的欠缺部分,他需要的就是一個引子,而焰就是那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易的靈魂終於全部匯聚完畢,恐怖的光芒從他的眼睛還有口中噴射而出,狠狠的打在了焰的額頭上。

強大的靈魂力量直接沖入了焰的額頭,焰被衝擊得慘叫一聲,頭顱猛地往後仰起,他的靈魂之海瞬間不在平靜。

然而一臉驚恐表情的焰眼中卻是忽然閃過一道寒光,在易的靈魂進入以後,口中的慘叫聲也是瞬間停止下來。

他的嘴角甚至開始緩慢的露出笑容……魚兒終於上鉤了。

易看著無邊的精神力海洋,狂嘯一聲:

「來吧,乖乖的加入我,等我成為了天上的棋手,也算是有你的一份功勞了。」

隨著話語,滔天的巨浪翻滾起來,恐怖的精神力凝聚而成的海洋一分為二,一個惡魔型的靈魂從海底顯露出來。

他渾身都是黑色的,異常的凝聚,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實體一樣。

易猛然一驚!

這……這到底是什麼靈魂,竟然……如此凝聚,他的腦海中瞬間閃過一種可怕的原因,但是他趕緊搖頭,不,不可能的,怎麼可能呢,棋手還會親自下場?他不禁自嘲一笑,自己是不是太過於謹慎了一點,誰都有點特殊,不是么,這個娜迦也只是有點特殊而已。

焰嘿嘿一笑,單手虛按,整個靈魂之海瞬間平靜下來,他的靈魂越來越大,最後笑聲變成了恐怖的獰笑,響徹整個靈魂世界:

「無知?你?還是我?」

焰沖了上去,猛地一把抓住處於半虛半實之間的巨大靈魂,猛的撕下來一大塊,然後塞進自己的嘴巴裡面。

易痛苦的嘶吼起來,靈魂被撕裂分離的痛苦根本就無法屏蔽,這痛苦幾乎讓他意識中斷,尤其是可能的那種結果似乎得到了證實,讓他極度恐懼。

他迅速的縮小身軀,一來減少被攻擊的面積,二來讓自己的靈魂更加的凝聚堅固起來。

一邊進行這些,他一邊狠狠的一爪子抓在焰的靈魂上,一大把的靈魂被他抓在手中,他也猛地一口下去,吞噬靈魂,誰怕誰!察覺到自己也能夠傷害對方,易的信心迅速回歸。

隨著靈魂被吞噬消化,易的靈魂開始產生極大的變異,整個靈魂似乎都得到了巨大的改變,整個靈魂似乎獲得了某種神秘的升華,開始整體朝著領主晉級。

焰無力阻止這種改變,易察覺到了自身的變化,瘋狂的大笑起來,剛才的痛苦似乎都減輕了很多,但是緊接著,他又瘋狂的嘶吼起來,而且恐怖的痛苦一浪接著一浪,迅速打斷了他對自己靈魂的感悟。

焰不停地吞噬他的靈魂,甚至不停地胡亂撕碎他的靈魂,到處都是碎片,兩個靈魂開始瘋狂的互相撕咬起來,以原始,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傷害著對方。

你撕下我的手臂,我扯下你的腿,兩個人就這樣一邊對撕一邊吞噬靈魂碎片補充靈魂,慘叫聲根本沒有停止,兩個人全部在瘋狂的慘叫,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更加瘋狂,兩個人的靈魂糾纏在一起,每一下攻擊,幾乎都能夠抓下對方的大把靈魂。

戰鬥總會有結果,兩個人之間終究會分出一個勝負。

戰鬥之中焰似乎受到的影響要小很多,易在不停地痛苦大喊,焰雖然也是咆哮不斷,但是動作還都非常的標準。

易被痛苦已經折磨得徹底失去了理智,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扯碎眼前的敵人,然後消除掉這種讓他意識幾乎要崩潰的痛苦。

不可避免的,他正在滑向意識瘋狂的邊緣,在失去理智之前的瞬間,他看到了娜迦冷漠的靈魂,娜迦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的無情,他在無情的撕扯著自己,眼中的冷漠幾乎讓人感到絕望。

為什麼?他怎麼可以保持理智……

焰的本體現在也處於恐怖的痛苦之中,但是焰畢竟是領主,他能夠承受更多的痛苦,而且這痛苦雖然恐怖到極點,但僅僅是他一部分靈魂受到的痛苦而已,拿刀砍手指和拿刀砍腦門受到的傷害還有痛苦絕對不會是一個級別的。

天然的易就處於對抗的劣勢方,這也是焰最希望出現的結果。

焰強行保持著兇猛的進攻,同時能夠躲過對面的攻擊就躲一下,爭取每一個吸收靈魂恢復的機會,加上他的靈魂本來就更堅固,慢慢的,焰開始佔據上風,他的靈魂還保留更多。

兩個人的靈魂都比一開始縮小了一般,焰的身軀變得透明起來,很多地方甚至開始出現空洞,而易更是不堪,他的靈魂已經維持不住腳的形態了,下面直接化作了一團煙霧。

給我死!

焰大口大口的撕咬著易,瘋狂的吞咽他的靈魂,已經不再躲避對面的攻擊;易更是瘋狂,他早就沒有了意識,只顧瘋狂的吞噬眼前的靈魂。

首席的倔強前妻 但是一切已經註定,每一次焰的損失都比易要少一點,直到最後,易的靈魂再也維持不住形態,直接崩潰成了一堆扭曲的透明靈魂。

焰利爪揮動,整個靈魂被一分為二,裡面的意識慘叫一聲,徹底的被分離了開來,生死的瞬間讓易又清醒了過來,但是僅僅是瞬間,他就又瘋狂過去,他的意識還有所有記憶所在的靈魂已經避無可避了,直接被分成了兩份。

他徹底的失去了自我意識。

焰大口一張,吞噬掉一半的靈魂,透明的扭曲靈魂痛苦的掙紮起來,在焰的體內本能的左衝右突,然後越來越小,最後直接和焰融為一體。

焰的靈魂數量佔據了直接的優勢,清除掉裡面破碎的殘餘記憶,焰又張口,把另外一半靈魂吞噬,同樣的步驟,接下來就是散落在四周的海量靈魂了。

大口一張,海量的靈魂全部歸為焰的一部分,一個龐然大物開始形成。

睜開眼睛,焰眼中直接噴射出一尺長的恐怖電芒,他的靈魂已經強大到能夠突破這裡的限制了,甚至已經可以無視一部分凋零之風的傷害了。

焰盡情的讓靈魂肆意的涌動,接受凋零之風的洗禮,讓靈魂變得更加純粹。

仔細的感受了一笑,焰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這一次的收穫實在是太巨大了!

焰直接把分身強化到了領主級別!

這個靈魂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分身那麼簡單了,已經擁有了足夠的力量,只要回去融合掉,焰的實力又能夠提升一個台階。

焰期待的打開箱子,會有多少靈魂水晶呢?話說更高檔的靈魂水晶,還沒有聽過呢,一看就是高層特工精品! 然而焰的臉色變得不好起來,像是漲紅起來然後發青,見鬼!易根本就是在騙他,除了給他看的兩個箱子以外,別的箱子裡面都是空的!

不過還好……焰安慰自己,還好這十根靈魂水晶是實打實的,真正存在的,而且還有上百根的殘缺靈魂水晶。

都可以極大地提高大惡魔以下惡魔的實力!是培養手下的好東西。

至於原來在自己體內的那100個煉器師的靈魂,在剛才的大戰中早就被波及的全部殺了了,焰來到這裡的最初計劃徹底破產。

焰來這裡的目的只達成了一半,那就是獲取靈魂水晶,提高自己的實力。

方舟世界煉製成武器的想法現在卻是還沒有走出實質性的第一步,不過好在誤打誤撞的,把分身弄到了這麼強大,也算是意外收穫了。

也不算虧。

算了,不管這麼多了!先把到手的好處拿穩。

焰一口氣直接把十根靈魂水晶吞了下去,水晶居然是靈魂構成的實體,一接觸到靈魂,就開始全部融化,然後緩緩的融入靈魂裡面,裡面一些記憶極其深刻的東西被焰吸收了,焰的靈魂猛地一震,就像是晉級了一般,整個人都暖洋洋的,就連處於方舟世界的本體都開始有了奇妙的感覺。

這是一種升華,焰感覺自己對於力量的理解似乎更到位了,到底什麼是力量,力量應該如何使用,十根水晶分別給出了不同的答案,但是他們都殊途同歸,一起指向了最終的終點,法則。

法則本質上就是宇宙規律的匯聚,法則根,宇宙是樹,法則延伸到那裡,宇宙就擴張到那裡,紛繁宇宙,前往世界,萬變不離其中。

力量……這就是力量么?

方舟世界,焰睜開眼睛,事件萬物變得比以往清晰了無數倍,他的目光所及之處,虛空背後的法則全部浮現出來。

雖然他不能操縱其中全部,但是他已經掌握了一部分力量的規則還有操縱技巧,易吞噬的靈魂水晶更多,但是他的實力增長卻是極其有限,這是因為他處在一個法則就不完整的死亡星球上,而且他也沒有打破封鎖的力量,他的感悟和靈魂根本就不相匹配。

達到領主,是窺破虛妄的基本條件。

悍妻來襲 沒有領主級別的靈魂,也根本不可能把靈魂水晶中的感悟完全的消化,最多就是懵懵懂懂的藉助感悟來無意中引動法則的力量,這就是大惡魔級別的力量體現,能夠引動一部分法則的力量,藉助領域、或者是各種深刻的感悟。

沒人可以跟一個從來沒見過太陽的瞎子解釋得清楚太陽的形態,甚至什麼是光,這種基本的概念,瞎子都搞不清,更不要說複雜萬倍的太陽了。

焰單手輕輕的推開小門,然後走了出去,直直的往大門口走去,完全無視了酒吧內等候多時的倖存者。

末日酒吧內的人全部都站了起來,貪婪,殺戮的目光不停地匯聚過來,焰的感知比原來敏感多了,甚至已經能夠從背後看過來的目光中感知到他的主人的情緒。

警惕懷疑的目光有,但是很少,大部分的人都企圖從焰這裡獲得一些好處,因為他們已經打成了共識,焰就是毒瘤,就危害所有人生命的傢伙,需要被處理掉。

巨獸的倒下,能夠滋養一批人,同時也能讓他們免於未來恐怖陰影的籠罩,有一個酒吧老闆壓迫剝削他們就夠了,他們絕對不希望再出現第二個這樣的人物。

「他要出去了!」

「攔住他!」

「讓他付出代價!」

眾多倖存者大吼起來,一時間群群激憤。

「沒人能夠在我面前這麼放肆!給我死!」

一個活過三次審判日的倖存者第一個出手了!

周圍的倖存者一涌而上,得速度上!老人已經出手了,再不上,骨頭都沒得撿了!

焰剛出門沒走幾步,後面就傳來一陣腥風,狂暴的吼聲從一個巨大的巨人口中傳出,他的黑曜石武器格外的粗大,借住體型優勢,無人能擋。

焰頭都沒有回,背對著巨人,腰那麼粗的黑曜石猛的砸了下來,眼看就要落到焰的頭上。

這一碎山裂地的一擊下去,絕對讓前面的這個娜迦慘死當場,不要說頭顱了,整個身軀都要一起粉色碎骨,巨人猙獰一笑。

忽然焰猛地回過頭來,巨人只看到一個拳頭在自己眼中無限的放大,最後一聲輕響,他的世界直接陷入一片黑暗。

這一拳看起來很慢,但是幾乎避無可避,就像是這個暴躁的巨人自己送上來的一樣,拳頭和巨魔的眼眶接觸,啵的一聲,接下來的一幕簡直匪夷所思:

巨魔整個人都忽然停頓了下來,像是被定住了身形一般,眾人什麼都沒有感覺到,沒有嘶吼,也沒有力量的碰撞,這一拳很是詭異,似乎沒有給巨魔造成多少傷害,巨魔的臉部甚至沒有任何的變形,眼睛好的倖存者還能夠看見巨魔眼睛上的睫毛,但是巨魔整個人的氣息瞬間消失了,他的瞳孔中也沒了一絲光彩,只剩下死亡的灰色。

狂吼而出,已經推開眾人,準備衝上來搶奪戰利品,沖在了第二位的巨魔忽然感到一股莫大的恐怖,他猛的剎住身體,驚慌失措的拉開了和焰之間的距離。

焰緩緩的鬆開手,然後吹了口氣,面前像是小山一般,身體前傾,高舉大棒的巨魔身體瞬間土崩瓦解,化作了一地的細小粉末,凋零之風吹過,沒有留下一點的痕迹。

「為什麼要想不開?」

焰自言自語。

看著自己匪夷所思的一拳,焰似乎又有了新的感悟,這就是融了了法則的力量?遠超他當初的力量,這力量沒有一絲的溢散,僅僅是肉體的力量,一拳便把力量肉體強大著稱的巨人血脈轟殺了。

眾多倖存者驚恐的看著這一幕,巨魔緊緊的握著武器,喉頭卻是發乾,他準備鼓動起所有的倖存者一起上,再厲害,不就是獲得了一些靈魂水晶么,這樣的人他不是沒見過,在厲害,還能夠厲害得過他們數十個倖存者?

數十個大惡魔級別的生靈合力,就算是易大人也要慎重對待吧?

然而他剛要開口,焰忽然深吸一口氣,擺開架勢,兩腿架好,右手緩緩的往前揮出一拳,這一拳似乎阻力極大,速度很慢,前面有著什麼看不見的阻礙一般,焰的手臂上都青筋暴起。

這一拳沒有任何的氣勢,看不到激蕩的空氣、碎裂的空間,但是毫無徵兆的,焰前面包括還在末日酒吧內的倖存者,全部都停止了動作,一個個表情凝固在了出拳的瞬間,巨魔眼中殘留的恐懼都還很清楚。

「毫不起眼的東西,為什麼非要引起我的注意?」

焰本來準備放這些人一馬的,沒想到他們沒有認清形勢。

一陣凋零之風吹過,刮起來漫天的灰塵。

無聲無息的一拳,所有倖存者全部灰灰湮滅。 焰的實力獲得了極大的提高,他已經有了極度匹配領主的實力了,雖然對於法則的運用還是停留在表面,但是這無關緊要,只要有足夠的靈魂水晶就好了,他的認識會逐漸深刻的。

同時十根靈魂水晶下去,焰也隨著體悟的加深,意識到靈魂水晶的局限性了:

這東西畢竟是來自於更加低級的大惡魔,甚至是在這血腥廝殺中成長起來的聖域,所以這些領悟雖然各式各樣,但是都停留在最初,最粗淺的認識上,幾乎都是各種領域或者感悟的精華凝聚。

靜女傳 這裡的種族之多,不計其數,加上各種稀奇古怪的天賦,造就了各種感悟。

這裡幾乎能夠找出宇宙中所有常見的感悟類型,最基礎的法則感悟,在這裡都能夠找得到。

其中大部分是力量、元素的感悟,這也是宇宙中最常見的,因為死亡星球的特性,又導致其中以力量感悟佔據大部分。

焰十根靈魂水晶,九根都是力量的法則感悟,只有一根是來自元素的,畢竟這只是死亡星球產出的很小一部分水晶,大部分都被收走了,或者被人使用掉了,最普遍的水晶反而是都留了下來。

九更靈魂水晶之中,大部分感悟都有重疊的部分,如果說感悟法則按照主神的那一套演算法來數字化的直觀評價的話:

現在焰的法則感悟處於力量5,火元素1的狀態。

靈魂、時間、空間之類的幾乎都是處於零的狀態。

100點才是達到主宰的級別,也就是在某個方面,法則達到最完美的掌控,化身法則,掌控法則,不死不滅。

焰仔細的思考起來,正好他的力量法則已經算是起步了,他本來天賦平平,走以力破巧的路線是最適合不過了。

像是末日酒吧這樣子的地方應該還有不少,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可能是大型的幫派,或者是好幾個強者聯合佔據。

焰準備去尋找,他需要去那裡收集一些有用的水晶,雖然不會太有用了,但是總比去外面感悟來的快。

要是能夠每一樣法則都粗淺的入門那就更好了,雖然戰鬥力不會提升很多,但是起碼不至於對敵人的手段沒有絲毫了解。

詛咒一般的危險感覺始終不曾散去,讓他一直有一種緊迫感。

經過那個交易獲得的整整交易八次避難所附近的時候,焰特意繞路經過了一趟那裡,雖然現在他的靈魂強大無比,但是更多的靈魂,總是更好的,凋零之風的傷害還是無時無刻。

等焰趕到的時候,卻發現那裡只有寥寥十來個人影,焰不緊不慢的跑過去,這可稀奇了,那些人還是聚集在一起,看來是一個避難所的,難道幾個避難所都說好了,輪著來收取靈魂呢?

焰走得進了才發現,事實並不是他想的那樣,而是這個避難所的實力很強,他們應該是憑藉武力趕走了別的倖存者。

每一個都是中級大惡魔以上,領頭的那個獸型生物更是高級大惡魔,四條腿加上鱷魚一樣巨大的嘴巴給了他巨大的優勢,無論是在肉搏還是抵抗星球重力方面,獸型生物大部分都會佔據優勢。

鱷魚怪看到上前來的是一個娜迦,頓時眼前一亮,他最喜歡邀請這樣得傢伙加入自己的隊伍了,這種人不僅實力強,而且天生就比較能打,在死亡星球,身體優勢算得上是一種不錯的天賦。

撒旦老公:老婆太難追 「娜迦?」

鱷魚頭,獅子身的怪物雙手抱胸,淡淡的問道。

焰沉默不語,他還在體會力量的感覺。

眼前像是一個雜種人馬一樣的奇怪生物,這種傢伙在死亡星球之外可算不上多強,不好修鍊,身軀也不夠靈活,但是在這裡卻翻身當老大,後面的十個倖存者都是以他馬首是瞻。

因為瀰漫的死亡能量,還有凋零之風的吹拂,沒有人能夠看透焰的實力,鱷魚怪身後的一個傢伙頓時臉色一冷:

「你聾了嗎?我們老大問你是什麼玩意!」

正在細細體會走動之間力量變化的焰頓時眉頭一皺,真是活得不耐煩!

他伸出手,食指一曲,然後猛地一彈,對面那個出口謾罵的傢伙頓時轟的一聲,直接四分五裂,就像是屍爆術一般,周圍的一圈人都受到了傷害,一個個身上出現血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