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成看到旋風般劈過來的鐮刀,哪敢硬接,急忙向旁邊逃去。

轟的一聲巨響,孫立成剛才站的那個位置竟然被魔王的鐮刀生生砸出了一個大坑,大坑中甚至還有散發著黑煙。

看到魔王的攻擊如此可怕,索蘭終於從孫立成的眼中看到了驚惶,他獰笑了一聲便又向孫立成砍去。

孫立成不敢抵抗,繼續向旁邊跑,於是這一大一小兩人便展開了追逐,索蘭的鐮刀幾乎砍到了孫立成,可是都被這個傢伙靈巧地躲開了,惹得魔王索蘭哇哇大叫。

看到孫立成被魔王追殺,地下城的士兵們很著急,一些勇猛的人甚至想上去阻攔,但是剛一接近就被索蘭的巨鐮砍為數段,可怕的殺傷力立刻讓趕過來的士兵停住了腳步,他們這時候才真正意識到自己與頂級生物之間的差距有多麼巨大。

「孫立成,你這個臭蟲,去死吧!」

看到自己與孫立成的距離越來越近,索蘭的嘴角再次露出獰笑,他相信只要這一下肯定能夠砍下孫立成的頭顱。

可這時,那個抱頭鼠竄的孫立成突然扭過頭來,向他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容。

索蘭的心中立刻驚醒,這哪裡是被追得亡命人的表現,難道有圈套?

索蘭的心思剛轉動,旁邊就傳來了一聲低沉地轟鳴,緊接著一道光柱向射向了自己。

「不好,有埋伏!」

索蘭心中大汗,急忙提起手中的巨型鐮刀進行抵擋。

轟然的巨響彷彿能夠把人的耳膜震破,等巨響過後,半截兒巨型鐮刀打著呼嘯飛上了空中,而魔王索蘭的一隻左手也消失了,原本那黑黝黝的盔甲上邊也出現了大量裂紋,從盔甲的縫隙中還在露出渺渺青煙。

突如其來的劇烈打擊讓索蘭愣在了當場,而這時孫立成也不跑了,他轉過頭來冷笑道:「這就是地精帝國最強大的火力,要塞魔晶炮,別說你一個魔王,就是最強大的天使,打中了也是一擊必殺。」 在校門口單車棚旁邊,出現了一個很奇特的情景。羅陽與張興隆面對面站在一起,雙方人數不足10人。半徑約5米外,卻圍了一大群看熱鬧的學生。

這就形成了一個「孤島」。

這幾年以來,還沒師生見過張興隆怕過誰。但此時此刻,他面對羅陽時,卻很不安。走又不是,不走又不是。

反觀羅陽與肖大牛,則是滿臉的輕鬆。

羅陽想到張興凱還會叫人來學校找碴,便藉此次機會先警告張興隆,讓他轉告張興凱,別來學校玩火。

「你堂哥要是叫人來這裡鬧,我向你保證,絕對先打殘你!咱們的恩怨可以在校外解決,但別在學校搞。給我記住了。」羅陽冷道。

這種話語,一直都是張興隆跟別人說的,現在他卻成了聽眾。

圍觀的學生都瞪大了眼睛,難以相信這是真的。但眼見為實,見張興隆雖瞪眼,卻連頂嘴都不敢,無不震驚。

上次在籃球場,張興隆已領教過羅陽的身手實力,明知頂嘴會被打,只能保持緘默才安全。

叮伶伶……

上課鈴響了,卻還有很多學生沒有回教室,留在那兒看熱鬧。

這時,學校保安餘勇走過來,左右為難,哪一個也不敢得罪,先是給羅陽和張興隆分了一支香煙。

「兩位大佬,回去上課吧。」餘勇勸道。

羅陽點點頭,走近半步,忽地揚手一巴掌抽在張興隆的臉上,啪地一響,張興隆左臉立時紅了。

張興隆不敢還手。莫說其他學生,就連餘勇都驚訝到張大了口,看看這個,瞧瞧那個。

須知,在東風中學,這幾年以來還沒有哪個學生敢動張興隆。現今羅陽卻打了他一記耳光,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這也算東風中學一件大新聞。

「兩位大佬,有話好好話,別動手。」餘勇攔在中間,「陽哥,給個面子。你一鬧,我飯碗不保。」

張興隆本就不敢動手,有了餘勇這番話,那就有台階下了,冷哼了一聲,便帶著幾個跟班逃也似的走了。

見張興隆走了,也就打不起來,其他學生便急急趕回教室去上課。

餘勇幫羅陽點燃香煙,討好道:「陽哥,你牛。連張興隆都敢打。以後我跟你混了。以後罩著我。」

羅陽笑道:「勇哥,你修鍊神功的,還用我罩?」

「馬了個壁,老子神功還沒修鍊成。陽哥,請多多關照。」

說著,餘勇又給羅陽和肖大牛各人分香煙。

寒暄幾句,羅陽便回去上課。

下了第一節課,課間時,羅陽笑道:「班長,你還沒有兌現諾言。算了,算了,看在你學習累的份上,不用你按摩了。」

洪佳欣一聽這話,便激起了脾性。她是女漢子,受不得別人的嘲謔。霍地站起來,走到羅陽身邊。

「轉過身。」她要求道。

「班長,真的算了。食言也沒事的。我當你兌現諾言了。」羅陽笑道。

「別磨蹭!姐輸得起!」她拉長了臉。

羅陽便背對著她,讓她按摩。

班裡男生見羅陽享受校花的按摩,無不羨慕。

明知羅陽使的是以進為退之計,洪佳欣卻是受不了他的激將,見他還呵呵狡黠笑著,她來氣了,不動聲色,卻下死力來捏他的肩膀。

若非體內有真氣,羅陽熬不住洪佳欣亂捏亂抓,連忙道:「班長,可以了。」

洪佳欣笑道:「至少也要按摩到上課。」

還有五六分鐘才上課,若再讓她按摩下去,肩膀要紅腫起來。羅陽便要往前站起,不料洪佳欣用力抓住他肩膀,不讓他起來。

「班長,可以了。」

「姐說了要幫你按摩,絕不食言。」

周邊的同學竊竊偷笑,無不知道惹了花木蘭,絕無好果子吃。

羅陽再次強行站起,洪佳欣也相應加力扳住他的肩膀,她使出了全力,而他只是普普通通的起立,兩力相較,他又被按下而且身子後仰下去。

後腦勺忽地觸碰到兩團彈性的溫柔,渾身舒爽,人卻還在後跌,出於本能,他雙手兜後去摟洪佳欣的身子。

這麼一來,他的手抓住她的手臂,腦袋便穩穩地壓在她的胸前了,向上一看,能瞧見兩座怒突而出的山峰,一陣體香撲鼻而來,他快要醉了。

腦袋傳來一陣陣的溫軟,心想要是晚上也枕著這樣的枕頭,那該有多美妙。

羅陽一面享受彈性枕頭,一面說道:「班長,快扶我起來。」

洪佳欣早已羞到俏臉紅暈飛舞,心裡惱火,哪裡還會扶他起身,只用力要壓他下去,那樣他的腦袋就不會緊貼她的胸脯。

可是,羅陽緊緊地抓住她的手臂,她越是用力,她也要受到一股下拉力的作用,不得不彎了腰。

羅陽能看到她紅撲撲的俏臉,眸子里快要溢出水來。論力氣,他比她大。她無法掙脫雙手。

「班長,快扶我起來。」他笑道。

她更氣了,想要用手打他,又騰不出手;想要用腳踢他,又騰不出腳。只有用十指捏他的肩膀。

羅陽運勁雙臂,硬是抓住她的兩手往上升。洪佳欣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讓他站起,要麼跟他一起倒在地上。

無奈之下,她只能選擇先讓他站起,等雙手自由了再揍他。

不料,羅陽早有準備,雙腳站穩后,身子還沒站直,便急往後退,霎時間脊背傳來一片溫軟。

他這樣做使洪佳欣難以出手,他的背脊都貼在她的胸前,她是沒有空間出手。

在她還沒有作出下一步反應之前,羅陽陡地躍過兩張椅子,跳到另一條過道上了,回頭見她柳眉倒剔,紅唇高撅,便知她是真的生氣了。

要不是此時響起了上課鈴,洪佳欣勢必會追打羅陽。

整個上午,不見有混混來學校找碴,但與張興凱結了怨,仇恨只有越來越大,決無和解的可能。中午還要回去租地簽合同,剛放學,羅陽便溜出了教室,以免洪佳欣纏著算帳。

在回宏運大隊的路上,羅陽在想怎樣收拾郎意鋒。他倒是想出了一個辦法。

羅陽先回到家裡,他要讓爸爸去跟村長洽談租地的事宜,他還沒有身份證,不能簽名。

剛進家門,羅志海便迎了上來,滿臉的激動。

「牛仔!我有話問你!」 索蘭現在已經後悔死了。他沒有想到,孫立成竟然隱藏了這樣強悍的武器,還把自己引入進了陷阱之中。他用眼角的餘光掃向四周,發現數十個機械傀儡操縱著五六門魔晶炮已經把他圍在了中間。

原來,孫立成早就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擋住這種可怕的傢伙,所以想到了手中的魔晶炮,特別是能擊殺天使的要塞魔晶炮。可是這種魔晶炮雖然威力強大,但是移動不便,而且體積巨大,很容易便被敵人發現。

最後他與巧手先生暗中商量了一下,便制訂了一個伏擊計策,而自己以不死之身去充當誘餌。

開始的時候,他認為後面的戰鬥會非常慘烈,可是沒想到巨龍和泰坦的出現分走了絕大部分壓力,只剩下最後一個魔王跟自己跑進了伏擊圈。

如果伏擊圈裡真跑進來五六個魔王,哪怕成功,最後的結果也會是兩敗俱傷,畢竟魔晶炮很難準確地擊中這些可以瞬間移動來移動去的傢伙,但現在只有索蘭一個人,孫立成肯定能夠把這個傢伙留下。

索蘭顯然也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包圍,他猛的抬起頭對孫立成厲聲喊道:「你敢傷害我,就會面對整個地獄世界的報復。只要你把我放了,我們會立即撤兵,絕不失言。」

聽到魔王的威脅,孫立成的嘴角微微翹起,他沒有說話,而是舉起右手突然打了個響指。

聽到響指的聲音,索蘭的臉色大變,馬上念動咒語就要施展瞬間移動,可那五六門魔晶炮已經打響了。

由機械傀儡操作的魔晶炮準確率極高,還沒有等索蘭的身體消失在那個六芒星中,五道光束便狠狠地擊打在了魔王的身上。

一聲撕心裂肺地慘叫響徹了整個空間,甚至讓那些正在戰鬥的士兵們停止了打鬥,向喊叫的地方看去。

所有人驚駭地發現,剛才那個不可一世的魔王此時身上已然出現了五六個大窟窿,幾乎被打成了兩段。

當然,這種傷害未必殺的死這個魔王,可緊跟著,一條雪龍突然出現,還沒有等大家反應過來便一下子打爆了這個魔王的頭顱。

「索蘭死了!」

剩餘的魔王心中大喊。

「地獄軍團的指揮官戰死了!」

地牢生物們大喊。

緊接著一聲哭喊猛地從地牢生物大軍中爆發出來,那些被地牢生物裹挾的戰爭奴隸首先崩潰了,他們哭喊著向後邊跑去。

本來地獄生物和地牢生物還想派出督戰隊來擋住這些潰兵,可此時這些戰爭奴隸已經失去了對原來他們的畏懼。這些奴隸揮動手中的武器,砍殺敢於阻擋自己的一切敵人,哪怕面前是以前自己連正眼都不敢看的主子。

見到敵人大軍崩潰,在後方壓陣的巧手先生立刻發動了進攻的命令。

地精王國的火槍手首先出發了,緊跟著是食人魔的重步兵,然後是牛頭人的重步兵,最後面是地下城的大軍。

冷兵器時代,雙方戰鬥的拼的就是雙方士氣,而現在,一方士氣崩潰,一方的氣勢如虹,所謂兵敗如山倒不外乎如此。

當即,地牢生物的潰敗如同瘟疫般開始了,受他們的影響,即便地獄生物也發生了動搖,他們掙脫開魔王的束縛,也隨著敗軍向後面逃去。

沒有了大軍支持,那幾個正在與泰坦和巨人戰鬥的魔王此時一下子陷入了危機。

雖然他們的力量可以斬殺任何敵人,可是被與自己同樣強大的對手纏住,大軍崩潰后沒了掩護,孫立成手下的那些火槍和火炮就派上了用場。哪怕不見得一次把他們殺死,可是也讓他們不得不分神應對,特別是機械一號等戰鬥傀儡把要塞魔晶炮搬過來以後,這些魔王徹底怕了。

不一會兒,一個魔王就因為分神抵擋火炮的攻擊被泰坦用巨型閃電捅入了身體,緊接著魔晶炮的巨大光柱就狠狠地轟在了他的腦袋上,頓時這個魔王化成了灰燼。

這個傢伙的死彷彿拉開了魔王死亡的序幕,沒用多長時間,就有四個魔王身死魂滅,嚇得其他魔王用盡全力逼退了敵人後就向後跑去,哪裡有剛開始時候那猖狂的模樣。

在軍陣後方的亞達比西亞和倫維帝勒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情勢反轉的戰場以及被屠殺的己方士兵,不由得心中罵道:「你們這個熊樣子也配稱為地獄生物的精銳?」

「冕下,我們也撤吧。」

見敗局已經不可逆轉,灰矮人長嘆了一聲,輕輕的對旁邊的暗精靈大祭司說道。

亞達比西亞無奈地點了點頭,便率先轉身離去,緊跟著他身後的侍從官和其他矮人也跟著離開了。

亞達比西亞的離開徹底敲響了整個地牢大軍的喪鐘,後面的戰鬥便是成了一場完完全全地追逐和屠殺,等孫立成約束住部隊,地上已經是密密麻麻的敵人屍體了。

地牢生物這一退便退回來大地牢,看這樣子,顯然會在相當長一段時間之內不敢出來了。

這一戰可謂大獲全勝,雖然己方死傷了將近三千人,可是敵人扔下的屍體就不下兩萬,還不算那些被擊殺的強大地獄生物,那些屍體可是非常好的魔法材料,很容易從法師那裡交換的強大的武器和裝備。

不過這一切都不是孫立成最高興的,他最高興的是隨著勝利,大澤和孕育女神給他傳來了信息,說魔神之心已經被處理好了。

聽到這個消息,孫立成幸福的眼淚差點飄出眼眶,他覺得自己太不容易了。在地下世界打生打死,為的就是這一瓶藥劑。

等送走了女神,孫立成看著手中如同紙皮核桃大小的心臟不住搖頭,誰能想到,幾乎與神祇同樣強大的魔神心臟竟然變得如此迷你,與孫立成的想象真是相距太遠了。

不過這都不重要,神祇是不會騙自己的,這便是能夠抑制大胃王血脈的最後一個材料。

孫立成按照女神的指示一口喝下亞瑪蒂亞戈煉製的魔法藥劑,緊接著吞入了魔王之心,立時一涼一熱兩股能量便在腹腔裡面迸射了出來,緊跟著,如同一團烈火向著孫立成的四肢百骸洶湧而去。

雖然孫立成沒有辦法看到自己身體內的變化,可是卻也能感覺到,原本隱藏在身體中的大胃王顯然遇到了天敵,他嘶吼著,哭喊著,告饒著,想躲開這些熱流的攻擊,但最終都徒勞無效,終於,最後一絲陰鬱的地獄能量從孫立成的身體里消失了。

看著又長高了一些的孫立成,卡羅琳疑惑的問:「大胃王的血脈消除了,我看你又有了些變化。」

孫立成點了點頭說:「是的,大胃王徹底被我的身體吸收了,而且……」,說到這裡,他手中騰出了一團純白色的火焰,笑著對媳婦們說:「我的火焰之力也升級了。」 羅陽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只覺應該不是壞事。

只聽羅志海又說道:「屋后大水缸里養了魚,你知道嗎?」

那3條小魚,正是羅陽從《神農經》山水畫里拿出來的,好奇道:「我養的。那魚生長的速度很快的。」

羅志海興奮道:「那是長江鰣魚!現在野生市價達到每斤4000多塊!」

聞言,羅陽也很高興。

父子二人一面聊一面從後門走出,來到大水缸旁邊。羅陽瞥了一眼水裡的3條長江鰣魚,見它們又長大了一圈。

山水畫里的小溪與水潭裡有無數的長江鰣魚魚苗,而且還有難以計數的其他魚的魚苗。

羅陽說有同學要合夥租地搞養魚,同學出錢,他出力,並說已跟村長謝潤發大略談好了,讓羅志海去細談並簽名。

得知這個好消息,羅志海很支持,立即去找謝潤發。

同時,羅陽打電話給安玉瑩,叫她到他家來一趟,租地要交錢。他存了大約12萬在她的卡里。

過了一會,安玉瑩便來到羅陽的家。她穿著牛仔褲與T恤,渾身散發出濃濃的青春氣息。

兩人要一起到小樹林集市的銀行去取錢,羅陽開摩托搭她。

在家門口,羅陽媽媽在那兒,安玉瑩坐在摩托後座,並沒有挨近羅陽的脊背。及至摩托馳出一段距離,她便雙手摟著他的豹腰,緊緊貼在他寬闊的背脊上了。

剎那間,羅陽興奮地哆嗦了一下,背上有兩團溫柔在輕輕摩擦著,酥軟酥軟的,妙不可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