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此人搶了我的祭靈石,而且我親眼所見他手上還有幾塊大祭靈石。」

葉方華道:「雖然此人實力不弱,但我們這麼多人在這裡怎麼能怕他,祭靈石得手之後,我等平分如何。」

十幾人都被葉方華調動了情緒,目露閃爍最後轉為狠色,祭靈數量本就有數,而此刻只要逼迫莫東拿出祭靈石,他們便可以輕鬆的得到祭靈石。

「動手。」不知是誰叫了一聲,就有兩人對莫東衝去。 從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悲哀,看她的樣子是真的愛慘了何弘翰。

蘇心優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別的女人在質問自己的丈夫,心裡很不是滋味,她不喜歡這種感覺。

這就是為什麼不管她嫁給誰都不允許有第三者出現的原因,因為她討厭這種不好受的滋味。

看了下何弘翰,他看蘇媚的眼神始終是冰冷無情,面對蘇媚又愛又恨視而不見,冷冷的下命令「把人帶下去!」

何弘翰的絕情把本來平靜下來的蘇媚又情緒激烈起來,再者這會時丹峰沒有再護著她任由她被人帶走。

這讓她感到絕望,拚命的掙扎「放開我,你們有什麼資格捉我進監獄?我又沒有做錯事,你們會遭雷劈的!放開我!」

蘇媚的吵鬧把府里的人都引了來,當然也有何夫人和蘇夫人。

「你們這群孩子大半夜的不睡覺在吵什麼?」蘇夫人來站到他們中間問蘇心優。

蘇心優聳聳肩,撇了撇嘴以示她什麼都不知道。

於是蘇夫人又望向何弘翰,他也不說話,那隻好問蘇媚。

「我說媚啊,你大半夜在里哭是怎麼了?」

蘇媚指著蘇心優,由原來悲傷的表情變成了怨恨「你問問你的好女兒,她到底幹了什麼事!」

問了一圏又問回她,蘇心優真的是無語極了「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如果你說你為什麼會嫁給表哥,這個我還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從出嫁上花轎就昏睡過去,醒來之後我就在北平,其他什麼都不知道。」

「哼~你會不知道?」此是蘇媚的眼神變得又陰又冷起來,彷彿她會嫁給時丹峰是全是她造成的般。

她神情又開始激烈起來,若不是時丹峰死死的抱住她,早就衝上前去撕蘇心優了。

「出嫁前,你講我說你不會嫁給何弘翰,我讓代替你出嫁,結果你是嫁給何弘翰的同時,還騙我嫁給了時丹峰,從蘇家上花轎,我一直以為自己嫁的是何弘翰,就算是跟你共用一個丈夫也無所謂,而你呢?別以為你假裝睡死就什麼事都不關你的事,我告訴你蘇心優,我的清白,我的婚姻都是因為你而毀了的,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她厲聲字字都咬牙切齒的說著她的罪狀。

所有的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就只有蘇心優和蘇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這麼說蘇夫人也不知道怎麼辦,望向何夫人。

何夫人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她上前去,拿出她當家主母的氣勢,嚴厲的說「都給我閉嘴!你們這是反了?還是當我不存在?啊?你們這婚都給結了,證也領了,現在在這裡還吵什麼吵?」

她的氣勢嚇到蘇媚了,剛才的囂張收了起來。

「都給我回房間去睡覺」她是直接命令的。

時丹峰從小沒有父母,他的姑媽何夫人就相當於是他的媽一樣,所以她說話的份量也是不低於親媽。

何夫人一說話蘇媚真的就不鬧了跟著時丹峰迴房間去,當然還有一點,她不想去監獄里呆著,那地方又臟又臭還有很多凶神惡煞的犯人。

到了那就沒人會保護她,暫時跟時丹峰還有他給自己出氣。

蘇心優生氣的瞥了眼何弘翰後轉身就回房間去。

他跟兩位家長在外面交待事情,她一直坐在溫暖的炕上的桌前雙手環胸等他。

她也是想知道,這蘇媚是怎麼嫁給時丹峰的。

好一會兒,他才進來,進來時頭上和肩膀上有雪,看來是因為下雪了才回來的。

「老婆,你剛才不是說想睡覺嗎?怎麼還坐在這裡?」他從外面回來,出去時只是套了件外套,冷,一回到屋子就是坐到她身旁去抱緊她取暖。

「蘇媚嫁給時丹峰是怎麼回事?」

「嗯,這個啊,老婆,我說出來你可不要生氣喔。」

「我不生氣,說!」她明明一副要揍人的氣勢嘴裡仍說不生氣。

他是做好了被她揍,坦白的說蘇媚是怎麼嫁給時丹峰的「你知道表哥特別的稀罕蘇媚,但蘇媚並不喜歡他,而且還十分的嫌棄,所以表哥想要娶她是不可能的,在他知道了你倆準備換新娘,於是想到了將計就計,等把她抬到北平之後出現了兩位新郎」

當聽到之後,蘇心優就開始磨拳擦掌把指節者弄得呱呱響「然後你們就不跟蘇媚解釋了,讓我來背這鍋,讓蘇媚認為是我坑了她?」

「不是,老婆你聽我解釋,我想表哥應該有跟她解釋清楚的。」

「解釋清楚,我看我的拳手不到肉你們就不知道錯。」她直跳起來狠狠的揍他,嘴裡還念叨著「表哥會解釋是吧?最後她還來找我算帳說是我的坑的她,把我當成主謀來恨,你們這兩個沒擔當的男人,我不打死你!」

她可是真打,狠狠的打。

「老婆,老婆別打臉,別打眼睛!」

何弘翰沒有還手除了打臉時有閃躲,她的拳頭揮到身上時一動不動的任她打。

「我就要打臉,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這樣坑我了,你們自己有本事就娶老婆,沒本事別用這用下三濫的招數娶,我不打死你,叫你坑我,叫你坑我。」

最後蘇心優還是把何弘翰打得鼻青臉腫的才放過他。

他鼻青臉腫的還要討好式賠笑「老婆氣消了嗎?」

「哼!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坑我。」

「我不敢了,老婆,你放心我會處理好這事的,蘇媚她不會再找你算這帳。」

「再在給老子去處理好!」蘇心優是一腳踹他去把事情處理好了。

「老婆,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去見人嘛?」

「我可不管,要不打你就不知道坑我的後果是有多慘!」她氣可還沒消呢,剛才看到蘇夫人的眼神,敢情這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就她不知道這事。

實在是讓人生氣。

「那好吧,我現在去處理」他幽怨的小眼神定定的望著蘇心優,不情願意的現在去處理。

蘇媚那個女人也是時候讓她明白什麼叫適而可止!

他出去后,她才上床去休息,只是她剛睡著,門外又有人來找,現在估計都快凌晨十二點了吧。

「小姐,薛副官有事找您。」 「不見!有事找何弘翰。」

在蘇家破事太多了,她想睡個覺都那麼難,什麼都不問直接拒絕見他。

「夫人不是小的要打擾您休息,是小的實在沒有辦法了只能來請教夫人。」

站門外的薛萬里像是有什麼困難的不願去找何弘翰和兩位老夫人,要跑來找她這位新夫人。

「你等會!」真是服了,她只好起身套上外套才讓他進來「好了進來吧!」

外面下著大雪,光是阿荷開門讓他進來那一會兒時間,外面的冷風都吹進來讓人感到冷。

今晚那麼多人來找她,真是辛苦阿荷了,對跟著進來的阿荷說「你不用守在門外了,回房去!」

「謝謝小姐!」有這句話,阿荷像是撿到寶一樣高興,要知道平常入夜伺候完主子們洗澡就可以回到溫暖的房間去了,今天小姐剛回來,都夜深了,有人來了她還要先從房間里出來去問來者有什麼事,還有就是攔住他們不讓硬闖進去。

阿荷出去之後她才問他「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

「我」薛副官我了半天都沒有我出他要說什麼話。

見他難以啟口的樣子,蘇心優定定盯著他的臉等他說出來找她是什麼事情。

他想了很久才開口「夫人,我這樣說吧,我跟小雨小姐被關在密室時,她被鬼子打了一針不明液體到身上,下屬擔心她會不會有事,想請夫人關注一下小雨小姐。」

被鬼子打了一針?蘇心優臉色驟然變了「行吧,我知道了,我現在過去看看小雨。」

「那屬下先回去休息。」

「嗯!」

他揣在心裡難受了一整天的事情總算是說了出去,但他還是擔心,鬼子說那些葯是試驗葯,也不知道是什麼葯。

雖說他不該看到小雨小姐的袒露的胸,可他還是看到了鬼子的針真的刺進她的肋骨往上三指處。

憂心忡忡的頂著大雪回到房間卻發現他房門前站著個雪人。

不,是真人被雪蓋住了,這單薄的身子穿那麼少在冰天雪地中站著不冷么?

他走近問道「你誰啊?站這幹什麼?」

那人回頭了,薛萬里大吃一驚趕緊的拉她進房裡的火爐前暖暖身子。

還拿來厚子捂住她好讓她暖和些。

「我說小雨小姐,你大半夜的跑來我門口乾啥呢?這天多冷還是晚上更冷,你有什麼不高興的事也別拿自己開玩笑哪。」

見到薛萬里,小雨大哭起來,沒有回薛萬里的話,就一個勁的哭,哭得他都不知所措,手荒腳亂的不知道要怎麼才能讓她不哭。

「我的姑奶奶,你怎麼了嘛,你可別嚇小的。」

她還是哭個不停,薛萬里實在沒有辦法了,只好出去叫主子們來看看這一底是怎麼了。

他剛轉身就被小雨叫住。

「你回來!」

聲音很小還含糊帶著哭聲,他返回到她身這望著她,想給她擦眼淚又男女有別。

「小雨小姐,你有什麼事你就說吧,你這樣哭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你這是想急死我。」

她仍是沒有說話,而是拉住他的手帖進她的胸,這,薛萬里猛地抽回手,驚愕得想跑。

「小雨小姐,你我男女有別,不能這樣。」

「我求你,你就摸一下。」

「這,這可不行!」薛萬里拒絕她的要求。

「我變成男人了…」薛萬里不肯用手去感受,她扯開外面一件厚睡衣,只剩打底單衣,非常明顯的一邊高起,一邊很平整。

在她扯開衣服的同時,薛萬里撇開眼不看。

「萬里哥你看一眼,你就看一眼,我求你了」小雨見他撇開頭不看,哭著求他看一眼。

天哪,誰來告訴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只好看一眼之後隨即又撇開臉,但是感覺到不對,他又看了一眼,驚得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一邊有一邊沒有了。

只望一眼快速為她穿好衣服才問她「這?這是怎麼回事?」

她無助的邊抽泣邊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不敢跟娘說,也不敢跟哥哥嫂嫂說,更不敢跟夢柔說,怕她會笑話我,萬里哥,我該怎麼辦?」

雖然他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小雨真的是信任他才會找他說這些,看這些。

「要不,找夫人來問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嘛,她見識廣知道的多。」

她跟那個娘感覺還沒他親近拒絕的搖頭「不行,萬里哥,不能讓他們知道,不能。」

「那我能怎麼辦嘛?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他也是愛莫能助。

「萬里哥,我求你幫幫我,除了你我真不知道要跟誰說了。」小雨淚眼汪汪的捉住他的手求他幫忙。

她好可憐的樣子又那麼信任他,忽然好像想到了什麼,臉紅得不像話,咽了咽口水小聲說「小雨小姐,我覺得它應該會長回來。」

聽說會長回來,小雨才停止哭泣,像是得到了安心的答案,抹著眼淚確認到「真的,會長回來嗎?」

其實他也不太肯定,但為了讓她安心也就撒了個善意的謊言肯定的點點頭「真的會長起來,小女孩子不都,不都是隨著時間長起來的嗎?」

要他一個未婚連女人都沒睡過的大男孩回答這種問題,真的是羞死人了,他怪不好意思的,心裡只想著小雨快點走。

他一點都不想跟主子探討這種私密的事情,一點都不想。

「主,主子,現在很晚了,我送你回房去吧,大半夜的呆我房間,夫人要知道會打斷我腿的。」在密室時為了護著她們倆個就受了傷,回來了還要處理好一些事情能回去睡。

不是他那麼矯情,雖不致命,可是生疼,此時只想好好睡一覺。

「我,我一個人在房間里怕,萬里哥,你能不能讓我呆在你這?我不會搶你的床睡的,我坐著到天亮就好。」

與他經歷過生死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她也想要他護著夢柔那股勁,想要他護著自己。

「小雨小姐,真的不好,你要怕去找夢柔陪你好嗎?」薛萬里又累又困只差沒跪下求她快點走了。

這會小雨站在那不動,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一副快要哭的樣子。 第二百一十三章最省事

勁風撲面,兩個拳頭如流星砸了過來,這兩人是葉族人的守護者,都是煉體和靈道雙修,體魄實為不弱。

呼呼。

兩拳瞬息而至,然而面對這兩個一拳能打的靈動六重吐血的拳頭,莫東無動於衷,拳風凌厲吹到面前,可除了他被風吹起的睫毛外,他眼神不變,臉上還劃過一絲譏諷。

「找死。」兩人登時大怒,二者都是靈動六重中的佼佼者,而且雙修的他們整體實力遠超一般同等境界,便是靈動七重也可以擊敗。

哪裡想到兩人同時出手竟被一個年齡比他們小几歲的少年嘲諷,他們心下燒怒,便是莫東能與趙霸王稍稍抵抗又如何。

這般想著,兩人力量狂涌,鐵拳之威更甚。

「停下吧。」

莫東豈能感受不到呼吸間轟向他兩拳的變化,但他依然毫不在意,在兩拳幾乎同時轟來的時候,他雙掌齊齊拍出。

「啪啪。」

兩掌和兩拳相碰,莫東身體絲毫微變,攻擊而來的兩人卻如遭電擊,通體一顫,尤其雙臂痙攣起來,各自發出一聲慘哼飛退出去,狼狽的落在地上,一臉驚駭。

「給你們一個教訓,若是再不識好歹,必將你們二人廢去。」莫東冷聲道。

兩人頓時臉色慘白,大汗淋漓。

他們在十幾人中實力不弱,忽然就落敗了,使眾人臉色都是一頓。

「各位時間不候人啊。」葉方華大聲道,他也沒有想到莫東竟然一招便把那二人擊敗,心中震驚也為自己找上莫東而隱隱有一絲後悔,但此刻箭在弦上。

「他只是一個人,我們一起出手。」葉方華見其他人還猶豫,頓時厲聲喝道。

對大祭靈的貪婪讓眾人不再猶豫,十幾人一起出手,氣勢威勢迫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