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鋒狠辣冷笑,一把將寧小雨給拽了過來,與此同時,其餘雜役也連忙跑了過來,好似荒莽大漠里的救贖者遇見沙漠綠洲般,如饑似渴,如狼似虎。

「求求你們,不,不要…嗚嗚嗚!哥哥…你在哪裡,快來救救小雨啊……」

寧小雨嘴角掛著一縷鮮血,雙目無神地喃喃道,心中逐漸被絕望和恐懼填滿。

臉頰上不斷傳來滾燙熾熱的疼痛,渾身更像是被野獸撕咬般,痛楚得難以言喻,寧小雨絕望無助地哭泣著,腦海意識逐漸被模糊空白代替,在她昏迷的瞬間,好似看到一道身影如同天神下凡,腳踩七彩祥雲,手持神兵利器,將她從眼前這座地獄當中解救而出。

「哥哥…是你嗎…小雨真的好想你啊……」 「小雨!」

一聲斷喝,如同不動明王,金剛怒目,蘊藏著無窮無盡的暴虐與憤怒。

眼看寧小雨遍體鱗傷,渾身裸露地倒在地上正快要被人侵犯,那絕望無助的神情彷彿一柄重鎚,狠狠地撞擊在寧小乙心裡,深入骨髓,刺入靈魂。

痛,難以言喻的痛,哪怕當初廢盡修為也沒有這般痛。

「你們這是在找死!!!」

寧小乙呲牙裂目,眼眶瞪得都快要裂開,一頭黑髮怒髮衝冠,宛如太古妖魔臨世,無窮無盡的殺意直衝雲霄,哪怕空氣都快要被凝固。

沉淪在肉色地獄當中的一干雜役聽到這聲暴喝,瞬間嚇得渾身激靈,趕忙轉過頭來,卻看見了他們永生永世都不想看見的一幕。

「外…外門弟子!這小妞的哥哥竟然是外門弟子!!!」

杜鋒在心底瘋狂地吶喊著,聲嘶力竭,他無法相信也不敢相信,一個穿著雜役仆衣的小丫頭,她的哥哥竟然會是高高在上,如同謫仙般的外門弟子!

震驚,驚悚,恐怖,不可名狀的顫抖!

一群雜役抖動得如同篩子,滿臉煞白沒有一絲血色,他們跪服著低著頭,全身骨骼乃至每個細胞都在顫抖,不管是靈魂還是肉體,無窮無盡的恐懼從四面八方湧來,無孔不入。

「大……大人,這…這一切都是他的主意,都是他杜鋒的主意!」

一個雜役顫顫巍巍地抬起頭來,彷彿用盡全身力氣,指著杜鋒顫抖說道。

舌頭打結,就連上下牙齒都在打架!

砰——

話音剛落,這名雜役便在恐怖的威壓下爆作一團血霧,連骨頭都被碾碎成渣,沒有留下一絲一毫,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為什麼?」

寧小乙聲音沙啞,喉嚨彷彿被翻湧沸騰而上的氣血堵住,痛得難以說出話來。

他實在不敢想象,如果他再晚點趕來,又或者是他恰巧沒有撞見這一幕,那等待寧小雨的將會是何等的殘酷。

想到這兒,寧小乙不禁痛苦地閉上雙眼,只感覺心都在滴血,彷彿連靈魂都在一點一寸的消融,這是一種根本無法承受的痛。

「小雨是多麼單純善良,純潔無暇宛如一張白紙,她寧願相信世間一切都是美好善良的,你們知道嗎?」

寧小乙緩緩睜開雙眸,眼瞳深處被無盡的血色替代,好似一雙妖艷至極的漩渦,將人拉入無盡的九幽深淵。

「你知道嗎?」

寧小乙朝著一名雜役看去,靜靜地說道。

「大……大人!小的錯了,小的真的知道錯了!小的豬狗不如,牲畜不是,竟然敢冒犯小姐,小的罪該萬死,小的罪該萬死啊!」

雜役驚恐地尖叫道,目光慌亂不知所措,然而還不等他把話說完,一股滔天的威勢便陡然朝他籠罩過來,彷彿將空氣都吸走,恐怖的巨力瞬間就將其壓成一團血霧,連半點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大人饒命啊!大人饒命啊!」

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其餘雜役都瘋狂地求饒起來,不斷用額頭使勁磕向地面,哪怕磕得血肉模糊也絲毫沒有察覺,如同永遠不知疲倦的機器人,往返重複做著同一個動作。

「你知道嗎?」

寧小乙將目光緩緩移向另一名雜役,沒有絲毫感情色彩,如同死人一般冰冷。

「大人,我知……」

話音未落,又是一道恐怖的威壓衝天而起,攜帶著不可爭鋒之勢將開口說話的雜役瞬間碾成血霧,濃郁的血腥味瀰漫四周,將剩下的雜役嚇得幾乎都快暈厥過去。

「你知道嗎?」

「大,大人,我不知……」

轟——

又是一團血霧爆炸,彷彿一道絢爛至極的煙花,綻放出妖異刺眼的血紅大玫瑰,不可替代,美不勝收。

「跑,快跑啊!他是個殺人魔頭,再不跑我們都得死!!!」

就在這個時候,杜鋒突然驚叫起來,在寧小乙的目光與他對視的瞬間,整個人彷彿被一頭太古妖獸盯上,一股發自血脈深處的戰慄從他的腳底直衝天靈蓋,幾欲嚇死過去。

「對,大家快跑啊!他只有一個人,而我們有這麼多人,咱們分散跑,肯定能夠逃出去!」

「快逃啊!魔頭,這就是個魔頭!」

聽到杜鋒的話,剩下幾人頓時眼睛一亮,彷彿絕境之中綻開的希望之花,讓他們抓住了最後的救命稻草,渾身不知從哪裡湧出來的力氣,竟是牽動著他們的神經,強行從寧小乙的震懾之下衝破出來,倉惶朝四處逃去。

轟隆隆——

就在眾多雜役分頭逃跑的瞬間,寧小乙的背後,一道神威浩瀚的太古神靈降世,六頭九臂,脊樑如神橋,軀幹如彼岸,彷彿輪迴衍化著億萬山河,無窮無盡的戰意衝破雲霄。

「砰!砰!砰!砰!砰!」

無上戰爭十方神王的戰爭神相凝聚,一條條粗壯的神王之臂在空中揮舞,雖然十分虛幻,彷彿根本不存在,卻蘊含著難以描述的威能,每尊神兵利器的揮舞之下,不下萬斤的力量將正在瘋狂逃竄的一名名雜役碾成血霧,如同一朵朵盛開的彼岸花,妖艷詭異。

「大…大人,我錯了,小的錯了,小的真的錯了!求求您再給小的一次機會,小的日後為您做牛做馬,您叫我往西小的決不往東,哪怕您把小的當成一隻狗都行!」

杜鋒哭天喊地地求饒道,這一次他真的怕了,寧小乙的恐怖魔威簡直就像是魔神附體,根本無處可遁,無處可藏,四周的血霧不斷刺激著他那脆弱的神經,無法言語的絕望籠罩在所有雜役的心頭之間。

「你們可知道她是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

「你們可知道在我最困難最黑暗的時候,是小雨,是她不斷給予我溫暖,帶給我光明!」

「你們可知道在我餓得快要死的時候,是小雨,是她割了自己的肉餵給我吃!」

「你們可知道她是一個多麼純潔善良的女孩!」

「你們可知道她是我最疼愛的妹妹!」

寧小乙突然怒吼道,無窮無盡的血色將他的整個眼球完全包裹,在他的背後,無上戰爭十方神王之相也不斷咆哮揮舞著戰兵法器,與此同時,沉睡在他體內的黃泉魔象、地獄魔猿、九幽鬼凰和太古巨神也在此刻蘇醒,無窮無盡的滔天威壓瞬間瀰漫四周。

恐怖的氣勢形成瞬間形成一股巨浪氣旋,將四周參天古樹震得支離破碎,在這股滔天威勢下,又是不知多少雜役爆成血霧,原本十幾人的數量現在也只剩下了兩人。

兩人口吐白沫,神志不清,竟是已經被嚇得痴傻!

「你們身為雜役,竟然敢將主意打到小雨身上,那麼我便屠盡滿門雜役來給小雨賠罪!」

寧小乙隨手將剩餘兩人轟成粉末,隨後欺身朝著其他雜役區域飛速掠去,如同一頭堅不可摧的黃泉魔象,所過之處不管是任何存在都被撞得粉碎,無上戰爭十方神王之相猶如天魔亂舞,瘋狂地揮展著九條神王之臂,戰爭意志長河凝練,永遠不知疲倦。

「天吶!那是什麼!」

「不好!快逃啊!魔神,是魔神降臨了!!!「

「巨魔宗的高層在哪裡?快出手鎮壓封印這頭魔鬼啊!!!」

慘叫聲接連不斷,慘絕人寰,一團團血霧不斷爆炸開來,密密麻麻,數不勝數,每當無上戰爭十方神王之相揮動九臂,便有不知多少雜役化為粉末,漸漸的,無窮無盡的血色好似將整尊戰爭神相沾染,隱隱間竟是帶上了一絲妖異的血紅。

「太古諸多神靈啊!求求您,偉岸浩瀚的存在,救救我們吧!」

「求求您,求求您,誰能救救我們啊!」

「作孽,真是作孽啊!我們究竟作了什麼孽,竟然惹來這般天災人禍!」

這一刻,無數雜役跪地磕頭祈禱著,婦孺孩童、老人中年,每個人都虔誠地閉著雙眼,心裡不斷祈求著,吶喊著,希望太古神靈降世,幫助他們降妖除魔,解救他們於水深火熱之中。

然而寧小乙卻是不管不顧,體內魔象奔騰,魔猿吞吐,鬼凰振翅,巨神怒目,無窮無盡地供應著力量源泉,十人,百人,千人,不管是婦孺孩童還是老人中年,但凡出現在寧小乙的眼前,皆化為一道道血霧爆炸開來,沒有半分驚叫慘叫的機會。

長公主的浪漫假期 瘋魔,寧小乙徹底殺紅了眼!

一頭黑髮被染得血紅,無風自動,甚至已經凝結成為血枷,恐怖的殺意呼嘯衝天,幾乎已經變得實質化,若是杜鋒等人還沒有死去,只怕感受到這股無上殺意也會瞬間被震碎靈魂,直接活活嚇死。

與此同時,在這股濃郁到實質化的殺意籠罩之下,原本由戰意凝聚而成的無上戰爭十方神王之相竟是緩緩幻化成為血色,不僅如此,原本虛幻的神王之臂也逐漸凝實起來,活靈活現,如同真實存在一樣。

一萬人、兩萬人、三萬人!

無窮無盡的吶喊聲,嚎叫聲,尖叫聲,驚恐聲響徹不絕,只不過雜役區域距離巨魔宗核心區域太過遙遠,足足要翻越幾個山頭,哪怕他們叫破雲霄,震碎雲彩也無法讓巨魔宗內的弟子長老們聽到。

此時此刻,在寧小乙足足屠戮了將近三萬雜役之後,原本充滿著無窮戰意,神性流轉的無上戰爭十方神王之相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六顆莊重肅穆的神王尊容變得猙獰恐怖,雖然還未完全凝實卻也能看出個大概,一顆醜陋至極,一顆妖艷嫵媚,一顆獠牙陰森,一顆猙獰恐怖,一個英俊非凡還有一顆威風凜凜,六顆不同神情模樣的腦袋此時都緊閉著雙眸,彷彿閉眼修羅,一旦睜眼便血流萬里。

九條神王之臂在滔天殺意的凝聚之下,吸收了足足三萬雜役的鮮血,竟是緩緩凝聚出來兩條手臂,不在虛幻,而是真實存在,宛如真人手臂,活靈活現,只不過此時的手臂不再充滿神性的光輝,反而殺戮滔天,宛如九條修羅王臂,每一條都是從血河冥河當中凝練侵泡出來的。

在機緣巧合之下,《十方王拳》竟是活生生被寧小乙另闢蹊徑地找到了怪異的修鍊竅門,不再是用戰意凝聚出戰爭神相,而是依靠殺意,依靠無窮無盡的鮮血來凝練出修羅王相。

同樣的六頭九臂,一個主宰戰爭,一個執掌殺戮!

一尊太古神王,一尊修羅神王!

一個鎮壓億萬里飄渺山河,一個坐鎮無窮無盡血海冥河,彼此之間彷彿極端對立卻又十分相似,彷彿無窮神性與滔天魔性的交匯,竟是將《十方王拳》硬生生改變成為《修羅王拳》!

「小雨,咱們回家」

又是一陣血腥屠戮,又是一陣腥風血雨,原本的莽莽大山此刻已經被無窮無盡的血色籠罩,彷彿是一座血色地獄,花是血色,草是血色,樹是血色,甚至就連被參天古樹遮擋住的天也是血紅色!

寧小乙緩緩來到寧小雨身前,足足屠戮了將近四萬雜役,哪怕是他驚過皇極金丹淬鍊改善過的肉身,此時也不免透支到了極致,根本提不起半分力量,就連體內的黃泉鬼域也再也供應不出任何源泉。

「小雨,你放心,哥哥向你保證,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從今以後哥哥決不讓任何人傷害你,如果有,那就讓千倍萬倍的人來賠罪!」

寧小乙輕輕地喃喃道,一身漆黑的外門服飾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無盡的暗紫色,原本一頭黑髮此時也變得暗紅,極為妖異,粘稠得都凝結成為了一塊一塊的血枷。

經過整整一個晚上的屠戮,整個雜役區域徹底變成了一座墳墓,一座鬼域,數以萬人在一夜之間死去,只留下了潔白光瑕的白骨,所有鮮血都被修羅王相吸收而去,凝練成為修羅王臂,恐怖濃郁的血腥味哪怕入地三尺都能夠聞到。

再次看了看化身為鬼域的雜役區域,寧小乙橫抱著寧小雨朝著外門弟子的閣樓區域飛馳而去。

不過寧小乙沒發現的是,足足四萬人的靈魂都沒有遁入輪迴,而是在一股恐怖的吸引力之下,朝著他的懷中牽扯而去,彷彿一尊吞噬靈魂的無底洞,永遠無法填滿,永遠無法滿足。 總裁弟弟別太壞 「天吶!那是什麼!」

「啊!救命,救命啊!「

「魔頭,這到底是哪裡來的魔頭,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

「救命啊!巨魔宗的高層在哪裡,快出手鎮壓封印這個瘋子老魔啊!嗚嗚嗚,救命啊!」

一道道慘叫聲接連不斷,慘絕人寰,濃密的血霧不斷爆炸開來,密密麻麻,數不勝數,每當無上戰爭十方神王之相揮動九臂,便有不知多少雜役化為粉末,漸漸的,無窮無盡的血色好似將整尊戰爭神相沾染,隱隱間竟是帶上了一絲妖異的血紅。

「太古諸多神靈,無窮偉岸浩瀚的存在啊!求求您開開眼,救救我們吧!」

「我們究竟作了什麼孽啊,竟然招惹到這樣百般無忌的屠夫老魔,他就是魔頭,從陰間地獄當中爬出來的屠夫!」

「蒼天啊!求求您大發慈悲地開開眼,將我們從這地獄當中解救出去吧!」

「孩子!你這個魔鬼,老子和你拼了!」

「爹!娘!嗚嗚嗚,爹娘,求求你們睜睜眼,不要睡覺好不好,千萬不要丟下虎兒一個人啊!」

「孩子,快,快逃啊!」

這一刻,無數雜役哭嚎慘叫著,有的雜役眼看自己的親人命喪魔頭之手,憤怒地瞬間血紅雙眼,拿起鋤頭朝著寧小乙廝殺而去,有的雜役看著眼前如同人家煉獄般的一幕,不斷嘔吐逃竄,肝膽欲裂,甚至幾盡被嚇得靈魂寸裂,變成白痴。

婦孺老人不斷虔誠祈禱著,幼稚的孩子不知所措地大哭尖叫,四周瀰漫著斷肢殘駭,血肉臟腑,前一秒還是個完成的軀體,下一秒便被突如其來的巨力碾成了肉沫,此刻整個雜役區域完全變成了人間煉獄,演盡世間百態,哪怕陰曹地府也沒有這般血腥恐怖。

「就用你們雜役數萬人的鮮血,來給小雨贖罪!」

寧小乙踏著不可計數的屍骸,霸道森然地喃喃道。

身體當中,兩百零六頭黃泉魔象奔騰踐踏,十一頭地獄魔猿吞吐日月,無窮無盡的九幽鬼凰吐納幽火,鎮壓中央的太古巨神更是怒目威嚴,無窮無盡地供應著磅礴浩瀚的力量源泉。

十人,一百人,一千人,一萬人!

不管是婦孺孩童還是老人中年,但凡出現在寧小乙的眼前,皆是化為一道道血霧爆炸開來,連半分驚叫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瘋魔,無盡的瘋魔,此時的寧小乙徹底殺紅了眼,簡直猶如太古血魔一般,冷酷無情,殺意滔天!

一頭漆黑長發被難以計量的血液染得深紅,無風自動,甚至已經快要凝結成為血枷,恐怖的殺意圍繞周身,幾乎已經變得實質化,若是杜鋒等人還沒有死去,只怕感受到這股無窮殺意也會瞬間被震碎靈魂,直接活活生嚇死。

就在這個時候,在這股濃郁到實質化的殺意籠罩之下,原本由戰意凝聚而成的無上戰爭十方神王之相竟是緩緩幻化成為血色,不僅如此,就連原本虛幻的神王之臂也逐漸凝實起來,活靈活現,如同真實血肉之軀。

兩萬人,三萬人,四萬人!

接連不斷的吶喊聲,厲叫聲,哭嚎聲,慘叫聲響徹雲霄,震耳欲聾,只不過雜役區域距離巨魔宗核心區域實在太過遙遠,足足要翻越幾個山頭,哪怕他們叫破雲霄,震碎雲彩也無法讓巨魔宗內的弟子和長老們聽到。

此時此刻,就在寧小乙足足屠戮了將近四萬名雜役之後,原本充滿著無窮戰意,神性流轉的無上戰爭十方神王之相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原本六顆莊重肅穆,充斥著神聖光輝的神王頭顱,此時卻被無窮無盡殺戮血液沾染,變得猙獰可怖。

雖然還未完全凝實卻也能看出個大概,一顆醜陋至極,一顆妖艷嫵媚,一顆獠牙陰森,一顆莊重肅穆,一顆英俊非凡還有一顆威風凜凜,六顆不同模樣的腦袋彷彿六道人生百態,緊閉雙眸宛如古聖大賢,蘊藏著的卻是足以令太古諸神顫抖的滔天血海。

九條神王之臂在滔天殺意的凝聚之下,吸收了足足四萬雜役的鮮血,竟是緩緩凝聚出來兩條手臂,不在黯淡虛幻,而是變得真真實實,如同真人血肉手臂,活靈活現,粗大雄壯。

只不過此時的九條神王手臂不再充滿神性的光輝,反而殺戮縈繞,布滿著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傷疤,如同血色圖騰雕印,每一條都是執掌六道殺伐的修羅王臂,每一條都是從血河冥河當中經過億萬年凝練侵泡而出。

在不知疲倦的殺戮之下,《十方王拳》竟是活生生被寧小乙另闢蹊徑地找到了特殊怪異的修鍊竅門,不再是用戰意凝聚出戰爭神相,而是依靠殺意,依靠無窮無盡的鮮血來凝練出修羅王相。

同樣的六頭九臂,一個主宰山河戰爭,一個執掌六道殺戮!

一尊是威壓萬古的太古神王,一尊是魔壓諸天的修羅王魔!

一個鎮壓億萬里飄渺山河,一個坐鎮無窮無盡血海冥河,彼此之間彷彿極端對立卻又十分相似,彷彿無窮神性與滔天魔性的交匯,竟是將正義凜凜的《十方王拳》硬生生地改變成為《修羅王拳》這般魔焰滔天!

又是一陣血腥屠戮,又是一陣腥風血雨,原本的莽莽大山此時已經被無窮無盡的血色籠罩,花是血色,草是血色,樹是血色,甚至就連被參天古樹遮擋住的天也是血紅色,宛如一個無窮無盡的血腥世界。

簡直就是一座無盡輪迴的血色地獄!

「小雨,走,咱們回家!」

寧小乙喘著粗氣緩緩來到寧小雨身前,看著寧小雨驚恐絕望的神情,滿臉疼惜自責地喃喃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