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們不客氣,那也別怪我不客氣。

元若藍的眸子中充斥著濃濃的驚駭之色。

她沒有想到,林凡的實力居然會如此強大,她在對方的面前,連反抗之力都沒有。

更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她不過是剛說了一句話而已,林凡就直接動手了。

按照正常的劇情。

不是應該問她們來做什麼嗎?

怎麼連問都不問就直接動手。

元若藍很懵圈。

不過,此刻不是懵圈的時候。

她感覺她快喘不過氣來。

「說,誰讓你們來的,目的是什麼?」

林凡將元若藍丟在了地上,雙眸中充斥著冰冷的殺機。

星河大帝,本身就是一個殺伐果斷的存在。

人命在他眼裡,就跟螻蟻沒有什麼區別。

林凡得到了對方的傳承,多多少少,受到點對方的影響。

此刻的他,居高臨下,睥睨八方,宛如一代君主,傲然眾生。

四大強者第一時間將林凡給圍了起來。

剛想動手,卻被元若藍阻止了。

她站了起來,看著林凡,臉上是不可置信之色。

這個傢伙,為何如此強大?

關鍵是,還如此年輕?

她很清楚,武道一途有多麼的艱難。

「我們是武道社的!」元若藍說道:「或許你還不清楚武道社代表著什麼。」

「武道社,類似於普通人的公安,執法系統。」

「不過,我們只管武者,而不管普通人,武者如果敢在俗世亂來,必然會遭到我們武道社的通緝,追殺。」

「林凡,你殺了兩名清風學院的弟子,更是滅了龍家,我們武道社,不得不出面!」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林凡微微搖頭:「這麼說來,你們是來殺我的了?」

「不,你錯了,我們來,是想帶你去見見社長。」元若藍放低了姿態:「唯有他,能決定你的生死。」

聞言,林凡笑了起來,吐出一道冰冷至極的話音:「呵呵,沒有人,能夠決定我林凡的生死,龍家不行,你們武道社,同樣不行,警告你們,不要來招惹我,不然,死!」

死字落下。

殺意爆發,猶如勁風般,蕩漾在整個別墅之內。

四大強者頓時勃然大怒。

「小子,你在找死。」

「副社長,下令吧,格殺勿論。」

「區區後輩,也敢在我們面前狂妄,簡直不知死活。」

幾人出聲。

氣勢提升到了頂點。

他們,隨時準備出手,將林凡,滅殺。

元若藍搖頭:「林凡,你根本就不知道武道社有多麼的恐怖,我們的社長,已經是半步宗師的強大存在,我希望你,不要自誤,你還是乖乖跟我們去武道社,將這件事情解釋清楚,那樣說不定你還有一線生機,倘若你繼續執迷不悟,別怪我沒提醒你,你,必死無疑。」

林凡問道:「說完了嗎?」

「你……」元若藍惱怒至極。

這傢伙,難道一點也不害怕嗎?

那可是武道社啊!

武者的權利機構。

林凡,這是在自掘墳墓。

「說完了就滾!」林凡冷冷的道。

他的心情很不好。

他不喜歡被人威脅。

從來都不喜歡。

「你,好自為之!」元若藍知道,是勸不了林凡了,當下轉身,就要離開。

四大強者儘管很想動手殺了林凡。

然而,沒有元若藍的允許,他們也不敢亂來。

「站住!」林凡那冰冷的聲音忽然響起。

元若藍心下一突。

莫非這傢伙,打算將他們全部留下不成?

「我這別墅的大門,三日內,給我復原,不然,就別怪我打上你們武道社!」林凡冷冷的道:「還有,我剛才受到你們的驚嚇了,賠償精神損失費吧!不多,一百萬就成。」

威脅。

赤果果的威脅。

從來都只有武道社威脅別人的份。

什麼時候,也有人敢威脅武道社了?

元若藍丟下了一張卡:「裡面一百萬,密碼六個零,你好自為之!」

說完,轉身就走。

那四大強者轉過頭,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林凡。

在他們的眼中,林凡,已經是個死人。

林凡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些。

隨手一揮,那張銀行卡,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又多了一筆收入。

很不錯。

看樣子,他的修鍊,又有著落了。

武道社的人出現,讓他感到了一絲迫切感。

看樣子,他還不足夠強。 巨星的彪悍媳婦 武道社內。

當聽完元若藍的彙報,閆鐵山一巴掌將身前的桌子給拍了個粉碎。

他從來沒有如此憤怒過。

一個有點實力的小子而已,居然不將他放在眼裡?

「好,很好,好一個林凡!」 絕世乞女 無良夫郎太腹黑 他看著元若藍,沉聲道:「這段時間,給我死死的盯住他。」

元若藍有些意外。

按理說,他們任務失敗,社長就會親自出手,哪裡還會讓他們盯著林凡?

似乎是知道他們想說什麼,閆鐵山說道:「我需要去淮海一趟,武道大會就要開始了,我要去看看,哼,暫且就讓這小子多活幾日。」

元若藍的眸子中閃過羨慕之色。

武道大會啊!

那可是整個黔東境內的武道盛會。

能參加的,無一不是黔東的頂尖人物。

哪怕是她,也沒有資格前往參加。

另外幾大強者同樣有些羨慕。

可惜了。

他們同樣沒有資格去參加。

……

一號別墅內。

王秀芝有些吞吞吐吐的看著林凡,像是有什麼心事。

三天前,林凡已將將爺爺,還有老爸老媽都接來了別墅。

他們,也是時候該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了。

「老媽,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吧!」林凡看著自己的老媽,感覺有些好笑。

這還是第一次,老媽在他面前露出緊張的表情。

一旁的老爺子深深的看了一眼王秀芝,隨後嘆了一口氣,說道:「還是我來說吧!」

「你母親她,不是普通人。」

林凡看著自己的爺爺。

說實話。

他對自己母親的身世,一直不太了解。

哪怕是前世,同樣如此。

「她,是淮海王家的人!」林成福說道:「孩子,或許你並不知道王家代表著什麼,那是一尊龐然大物,我們根本無法招惹的存在,人家一句話,就可以讓我們萬劫不復!」

「爺爺,你還知道什麼?」林凡連忙問道。

林成福說道:「這些……」

說到這裡。

林成福的臉上浮現一抹痛苦之色。

林正川更是低下了頭,拳頭深深的握緊,雙眸有些充血。

王秀芝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像是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記憶。

「孩子,對不起!」最終,王秀芝開口說道:「這些,都是媽媽的錯。」

「到底怎麼回事?」林凡有些堵得慌。

終於。

王秀芝將實情道來。

原來,王家,乃是淮海市的一個大家族,資產上百億。

當年王秀芝還不懂事,一次下鄉郊遊,結識了老實巴交的林正川,兩人直接墜入愛河。

然而,兩人的身份,註定兩人不能在一起。

一個是千金小姐。

一個是農民之子。

果然,當王秀芝提出要跟林正川結婚時,遭到了王家的強烈反對。

王秀芝當然不聽。

那個時候的她,考慮得不多,她只想跟林正川在一起。

王家,將她許配給了黔東省的陸家。

陸家,同樣是個大家族。

訂婚前夕。

王秀芝離家出走,來到了青化,將身子給了林正川。

她以為,她只要將身子給了林正川,懷了林正川的孩子,那麼,王家就不會逼迫她了。

哪知道,王家的人沒有等來,等來的卻是陸家的大公子,陸蒼雄。 追追天才老公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