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藍彥擅長交流,待人友善,久而久之就積累了恐怖的聲望,尤其是在女生當中。

一些特別推崇藍彥的女生甚至認為第一名的寶座都會是藍彥的,這也引起了另一部分學員的不滿。

「你們憑什麼這麼說?第一名肯定是沈萬達老大的,他的暴徒隊從一開始就是第一名!」這名男生明顯更崇尚實力派,西裝暴徒沈萬達帶隊剿滅多個黑幫的戰績狠狠征服了他。

正處於青少年時期的男生們崇尚力量、崇尚暴力,沈萬達的暴徒隊不服就乾的作風著實吸了不少粉,私下裡不少學員見了沈萬達都會心服口服地叫上一聲「萬達老大」。

「切,一個只知道打打殺殺的肌肉男,拿什麼跟溫柔的藍彥學長比。」被這名男生反駁了的女生立刻回道。

這名男生也是醉了,拿什麼比?就拿他們始終是第一名啊!溫柔在狩獵賽中頂個屁用!能拿來換積分嗎?

「哼,你的藍學長連戰鬥都不敢,還妄想拿第一?我看,他能保住現在的第七名就不錯了。」又一名男生加了進來,他說的一點兒沒錯,藍彥的主要積分收入來源於販賣情報,這幾天還真沒人在戰鬥中看到過藍彥。

他們畢竟是一群青少年,正是熱血的時候,對躲在幕後不敢上場戰鬥的藍彥相當的瞧不起。

被反駁的那名女生臉一紅,正要反駁回去,又有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喂喂,你們過分了啊,武者隊的姚嵐大姐頭才是最強的,有她帶領的武者隊一定能奪冠!」聽聲音就知道這是個姚嵐的忠實粉絲,姚嵐的武者隊排在第二,跟排在第一的暴徒隊相差只有十幾點積分,奪冠希望確實很大。

一群學員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亂鬨哄地爭執起來,有人覺得排在第四的匿名者最強,因為至今沒人發現他的身份,也有人覺得第五的夢曦小隊奪冠可能性更大,畢竟是兩名美少女組成的隊伍,呼聲還是挺高的。

任務大廳值班的老師和高年級學長捂著眼睛不忍直視,但也沒人站出來阻止。

想當年,他們不也是這樣過來的?再說,崇尚強者也沒什麼不好。

排行榜最後一列此時也站了幾個人,如果說最前面那一列是最有可能奪冠的隊伍們的戰場,那麼,排在最後一列的就是實力纖弱的吊車尾們的舞台,不止有人猜測第一名是誰,也有人打賭最後一名是誰。

「咦?你看,排在第一百九十六位的楓葉小隊的積分竟然是負的,哈哈,笑死我了,他們怎麼玩兒才能變成負的?」一人拉著自己的同伴大笑道。

這人的同伴看了一眼排行榜,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哈哈,真是幾個奇葩,這年頭連負的都有,鬼知道他們搞的。」

說完,他眨了眨眼,想再看一遍,好好嘲諷一番。

可就在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卧槽,真的假的?!他們開掛了吧?!」 地下一層傳出龍后冰冷的機械聲。

「開始楓葉小隊積分核算。」

「共滅殺零階惡鬼十七隻,具體實力無法判斷,統一按照零階中期實力進行折算,獲得積分一百七十點。」

於是,有了積分排行榜前的這一幕。

「卧槽,真的假的?!他們開掛了吧?!」一人在積分排行榜末尾大聲嚷嚷道。

「你瞎叫什麼?」他的同伴掏了掏耳朵,有些不悅,就不知道小點兒聲,差點兒把勞資耳朵震聾。

那人沒時間理會同伴的牢騷,拉著他的袖口使勁兒搖晃著道:「快看,你快看,我是不是眼花了,剛才那個楓葉小隊不是還排在第一百九十六名的嗎?怎麼一眨眼就衝到了第一百四十八名,積分也變成一百多了?」

「哈哈,怎麼可……卧槽!竟然是真的?!」他的同伴本來還以為他在開玩笑,可當他眼睛一掃,立馬就再也移不開了。

我滴個乖乖,這可是一下跳了將近五十名啊,他們是怎麼辦到的?

「也許只是一個巧合吧?」那人的同伴這樣道。

「先前在妖獸區也發生過這樣的例子,一群妖獸相互鬥毆,最終兩敗俱傷,被幾個僥倖的傢伙補了刀,一下刷了兩百多積分。」

說著,他還咂了咂嘴,嘆氣道:「唉,可惜這等好事沒落在我們身上,讓這幾個倒數的傢伙撿了便宜。」

「誰說不是呢,這種好事我也想遇到啊!!!」最開始那人仰頭咆哮,臉上就差寫上「羨慕」兩字。

就在他們討論時,其中一人再次抬眼看了一下。

「咦?那個楓葉小隊呢?剛才不還在第一百四十八名上嗎?怎麼一眨眼的時間又變沒了?」

「嘿嘿,不會是被淘汰了吧?」第二個人猥瑣笑道。

「這樣只會撿便宜的小隊消失很快的,用不著大驚小怪的,畢竟排在後面的肯定是三年級以下的新手,被淘汰掉也很正常。」

這人語氣中帶著明顯的幸災樂禍心態,這也是大多數人的想法。

任誰看到一個還不如自己的隊伍偷偷撿了大便宜,心裡都會很不舒服吧?

這時候要是再看到這個隊伍被淘汰,心裡別提有多爽了。

「好…好像不是這樣,你快看看那個排在第一百一十五名的隊伍是不是楓葉小隊?」最開始那人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看錯,又向自己的同伴確認了一下。

「一百一十五名?哈哈,你又在開玩笑了,怎麼可……草!還真是他們!」他的同伴牙關緊咬,眼神宛如餓狼一般。

「不公平,這一點兒都不公平!憑什麼這些傢伙那麼走運!」

剛看到他們從第一百四十多名上消失,他的內心是十分舒爽的,走狗屎運的傢伙就該被淘汰才對嘛,憑什麼有資格跟他們相比?

可當他看到對方不僅沒有被淘汰,反而更進一步時,他心裡的喜悅瞬間被嫉妒取代。

「哼,升,有本事接著往上升,我就不信這幫傢伙能一直好運!」這人雙手抱著胸,不忿地看著榜單。

然而,下一秒,他的兩顆眼珠子險些瞪出來。

「怎麼回事,不可能,不可能啊,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情況?!」

跟他一起的同伴抬頭張望,只見排行榜第一百一十五位已經被另一支隊伍取代,而楓葉小隊,則是來到了——第八十九名!

一分鐘前,地下一層。

「零階鬼怪積分核算完畢,開始計算楓葉小隊獵殺一階鬼怪所得積分。」

「共滅殺一階惡鬼四隻,具體實力無法計算,統一按照一階中期實力進行折算,獲得積分一百四十點。」

「一階鬼怪積分核算完畢,開始計算楓葉小隊獵殺二階鬼怪所得積分。」

「共滅殺二階惡鬼一隻,具體實力判斷為二階後期,獲得積分九十點。」

「總計,獵殺鬼怪得分——四百點。」

「下面開始核算附加積分。」

積分榜前,剛才站在末尾的那兩人的大呼小叫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一些好奇者上前詢問,在聽說了他們看到的情況,大多數人都以為他們在開玩笑,旋即就離開了。

「真的,我說的是真的!這幾個傢伙的運氣真是好到沒邊了,不出幾分鐘就從最後一名升到了八十九名,積分比之前增加了整整四百點!」

「切,吹牛,這話誰信吶。」

「呵呵,撒謊也不找個靠譜的理由。」

「嗤,這話騙鬼去吧。」

「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最開始的兩人努力辯解,就連其中萬分妒忌的那人都開始辯解起來,他可不想被人當成騙子。

方才他還希望這個小隊儘快被淘汰,這一刻,在眾人的鬨笑聲中,他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屈辱,所以才會想要證明自己說的都是真的。

可是,他又能拿什麼來證明呢?無助的他竟然開始默默祈禱這個小隊的排名能更進一步,狠狠在這些笑話他的人臉上甩上一巴掌。

地下一層的龍后像是聽到了他的心聲,冰冷的機械聲再次開始迴響。

「下面開始核算附加積分。」

「幫助鬼怪區基地破除三年大案一件,抓捕人類世界在逃叛徒,為死去的十七名冤魂伸張正義,獲得積分五百。」

「在任務中表現極度優秀,無減員並無傷完成任務,額外獲得積分五十點。」

「獲得鬼怪區基地負者人鄭文最高評價,額外獲得積分五十點。」

「以上,獵殺鬼怪積分四百點,獲得附加積分六百點,總計,共獲積分一千點。」

積分排行榜前,剛才還熱鬧非凡的群體此時早已鴉雀無聲,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盯著積分排行榜上最新出現的那匹黑馬。

早些時候在末尾就開始關注楓葉小隊的那兩人也在此列,然而,看到在楓葉小隊的排名再次上升,兩人臉上並沒有打臉后的快感。

他們二人全都不敢置信地看著排行榜上那個熟悉的小隊名字,儘管他們早就想到了這個楓葉小隊的排名可能會再次上升,可他們遠遠沒有想到會誇張到這種程度。

一個又一個剛才他們還在熱烈討論的名字被這個如同火箭般迅速上升的楓葉小隊甩在了身後,短短時間內,它成為了最為耀眼的明星之一。

重生財女很囂張 楓葉小隊——名列第三! 「咔嚓——」

一間格調優雅的房間中,坐在沙發上宛如貴公子般的那道身影手中的象棋棋子被捏了個粉碎。

「查,給我狠狠地查!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知道這個楓葉小隊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公子韓非眼神冰冷,高傲如他,竟然被一支不知名的小隊壓在身下,這讓他如何能忍?

沈萬達和姚嵐也就算了,這兩人都是值得他尊敬的對手,雖然韓非嘴上看不起他們,心裡對他們還是十分認可的,並一直將他們視為最大的對手。

可是,誰能告訴他這個楓葉小隊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赤龍學院里什麼時候多出這麼一匹黑馬了?

「老大,楓葉小隊好像是一年級特別班的幾個新生組建的。」韓非的小弟早有準備,將收集到的情報逐一呈上。

「他們的隊伍剛剛加入狩獵賽,昨天是他們參加狩獵的第一天。」

「第一天就衝到了第三?」韓非眉頭皺了起來。

「這麼說,他們要麼是極度幸運,遇上了大事件,要麼就是實力極強。」

「特別班一直被藏的嚴嚴實實,以前沒遇到也就算了,這次收獵賽既然碰上了,就得好好領教一番,看看他們到底有什麼本事。」

語罷,韓非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心底的鬥志被怒火點燃。

特別班?哼,搶了他的排名,就相當於跟他宣戰,他絲毫不介意讓這幫小學弟領教一下這個世界的殘酷。

帝都另一邊,黑幫區域。

這是一處陰暗的角落,有人類的地方就會有階級,有階級的地方就會有欺壓。

龍王們可以保護人類不受妖魔鬼怪的侵害,卻無法保證人類內部對自己人的壓迫。

珠玉之名 龍衛已經做的很好,但黑暗總是無法徹底根除,就像韭菜一樣,割了一茬又一茬。

他們有的是手段探查妖魔,但始終無法看穿人心,就像之前的徐師傅那樣,誰能想到在他憨厚的外表下竟然隱藏著深淵一般的極致黑暗?

像他這樣的人實在太多了,只需要一丁點兒小小的誘惑,或許是金錢,或許是美色,又或許是壽命,他們便會徹底投入黑暗的懷抱。

在這片被遺忘的角落,沈萬達倚著牆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空氣,在他面前,三十多名打扮各異的黑幫成員躺在了地上。

「老大老大,好消息,好消息啊。」一個衣服上破了幾個口子的小弟跑了過來,大口喘著粗氣。

「什麼好消息?」沈萬達打著哈欠道,忙碌了一整夜,他現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覺。

小弟激動地打開手環,將最新的積分排名亮了出來。

積分排名也就這些小弟閑來無事查看一下,作為老大的沈萬達一直不怎麼關心,反正他都是第一。

「咦?噗哈哈哈哈,有意思,韓非那個傢伙竟然被人踹下來了,那小子小肚雞腸,現在估計恨死這個楓葉隊了。」沈萬達拍著大腿大笑,韓非那傢伙死要面子,這個楓葉小隊搶了他的排名,相當於往他臉上狠狠扇了一巴掌,韓非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不過,這個楓葉小隊我以前怎麼沒聽說過?難道是隱藏的隊伍?」

過來報信的小弟接了上去:「老大,據說這個楓葉小隊是一年級特別版的隊伍,昨天剛剛加入狩獵賽。」

沈萬達來了興趣:「昨天剛剛加進來就鬧了這麼大動靜? 蜜糖時光滿滿愛 好小子,合我胃口。」

「不過嘛,這個第一我們是絕對不會讓出去的,小的們,你們說是不是?!」

「當然!!」

「哈哈,這還用問嗎!老大肯定是最強的!」

「嗷嗷嗷,萬達老大最強!暴徒隊最強!」

沈萬達把話一撂,七八名小弟跟打了雞血一樣,長久以來建立的信任讓他們對這個男人充滿了信心,只要有他在,一切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妖獸區,手持雙刀的高挑女子堵在獸潮缺口處,面無表情地將幾隻妖獸砍成碎肉。

整個帝都處在一個巨大的陣圖籠罩中,帝都內部除了人工飼養的妖獸外,幾乎沒有野生妖獸。

外面的世界就不同了,帝都東面被一望無際的平原所覆蓋,是座天然的妖獸飼養場,平時有不少龍衛前去獵殺。

在龍衛的刻意引導下,這些妖獸一個個體型龐大,肉質鮮美,味道不好的都被龍衛清了個乾淨,畢竟他們是打算將這裡當成一座大型天然養殖場的,當然是味道好的優先選擇,也不知道那些被選中的妖獸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

有時也會有一些不長眼的妖獸聚集起來衝擊帝都,這時候就到姚嵐這樣的新人出風頭的時候了。

這些妖獸等級普遍不高,正好給這些新人拿來練手。

沉迷於斬殺妖獸無法自拔的姚嵐和她的小夥伴們壓根無暇注意積分排名的變動,就算注意到了,她們也只會一笑了之。

武者之道,在於勇往直前,不斷挑戰新的風景,她們對排在下面的隊伍可沒什麼興趣,武者隊的目標只有一個——成為最強!

另一邊,剛剛完成任務的李若曦和伊夢夢神情有些疲倦,為了這次的任務,她們蟄伏了一整夜,說不困那是不可能的。

不經意間打開積分排行榜,上面屬於她們的積分已然更新,讓她們感到好奇的是,她們的名次竟然向下掉了一名。

「楓葉小隊?聽著好熟悉。」伊夢夢咬著手指,這個名字她似乎在哪裡聽到過。

「誒?這不是昨天那幾名新生的小隊名字嗎?」

「不可能吧……」李若曦小聲嘟囔道,一直冷著的臉上多出了一絲驚愕。

「可是,小隊的名字應該不會重複啊,難道是我記錯了?」伊夢夢歪著腦袋,跟李若曦一樣有些不敢置信。

這才過了一天時間,他們就從最後一名衝到了第三?不可能吧……

「要真的是他們呢,你打算怎麼辦,若曦?你之前可是答應了要是他們進入第二輪就跟他們一起行動的。」

「哼,我不知道。」名為李若曦的毒舌少女嘴硬道,臉上帶上了一抹紅暈。

某個基地中,穿著一身藍色服飾的藍彥抬手將紳士帽壓低了幾分,頭也不回地朝著基地負者人的辦公室走去,只留下一句微不可聞的聲音在空氣中回蕩。

「是那幾個特別班的新生?有趣,或許可以將他們加進我的計劃之中……」 各方反應如何白洛一行人並不知曉,他現在剛剛從呼呼大睡中清醒過來。

房間里準備的洗漱用品一應俱全,一次性牙刷,一次性牙膏,考慮的還挺周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