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打了哈欠,「我住的屋子應該還乾淨著吧?」

「哎呦,您慢點~」家僕趕緊扶著人,走路打飄,齊王殿下什麼時候也學會喝酒了?

離王府裡面其實還有人沒睡呢,今兒木葵和赫連曦夫妻倆飯後切磋武功,這會兒剛剛結束。

「今兒我名下的一個掌柜告訴我也尋摸著一個苗子準備給我引薦。」木葵享受著赫連曦給她擦汗。

「你名下?」赫連曦奸笑,「怎麼著?小葵還會背著舞依炫丫頭藏著私款?」

「你知道一字閣前些年資金周轉不夠,我去賭場的事兒嗎?」

「知道,這事兒在北國穿的可玄乎!」他攏了攏她的髮絲,「都說北國太子妃是賭王呢!」

「就你貧嘴!」她抿著笑意,「因為當初需要的資金龐大,所以我就去錢莊借了一筆,所謂本錢夠大,在賭場一旦贏了拿到手的一定會更大。」

既然要賭一次大的,那風險就得大,那成本也必須夠格!

「我向來就很欣賞你的膽識!」

木葵繼續說,「當初一字閣也是四面楚歌,難以找到人幫我們,後來幫了我一把的錢莊卻因為受到排擠面臨倒閉,我就跟依依說買下來,而依依直接說她給錢,這錢莊也就是我的了,她說她雖愛錢卻不一定比我更懂生錢之道,在我手上這錢莊越來越好。」

赫連曦點點頭,舞依炫這話說得不錯。他也越來越覺得舞依炫這小丫頭雖然年紀尚淺,但是對於知人善用這點或許比他們都強。

「主要那錢莊本身底子就不錯,一干老夥計也都是秉性純良卻也經歷豐富的人,錢莊一分為二,前方是正常錢莊的生意,因為掌柜夫人喜好話本倒是在後邊也開了個抄錄話本的生意。生意還不錯。」

一般來說,木葵的還不錯,那決定是在京都乃至錦國都可以排的上名號的。

「那孩子在話本這塊頗有天賦,而且在錢莊前邊做事兒上手也快,處理的也不錯,叫不少人都誇著。我想既然得到這麼多人認可,定然得去看看想著明兒就去考察考察吧。」 862

錦國篇

「不用特別著急。」赫連曦還是心疼她,「反正北國也不是那麼著急回去的,咱們不都決定等結花節和七夕節過去了,再去南國看看嘛,時間還長呢,你慢慢找!」

木葵點頭,他們之間說開了也就好了,赫連曦是懂他的也是諒解她的,「阿曦你真好。」

「知道我好就對我好點!」

「來,給本太子親一個!」

木葵拍了下他的肩頭,「以為自己青樓的官爺啊?」

「你這是罵自己呢?」赫連曦訕訕,「我家小葵定然是仙女下凡,人美心善,聰慧機敏,眼光獨具,找了個完美的夫君!為了這一點,來吧,對我下嘴吧!」

瞧著「大義凜然」的模樣,木葵手就痒痒。

「要不要臉!」

這邊這倆肉麻兮兮打情罵俏呢,家僕就領著鳳沐英經過了。

只瞧見沐英乖巧地舉手打招呼,「你們好呀,木葵姐姐嘗一嘗我新買的酒!」

赫連曦看那傻乎乎的模樣,想都不想就說,「這孩子是不是傻了?受刺激了?」

木葵還是知道的,忙問,「二二,怎麼了這是?」

家僕說,「我也不知道,只是方才開門有個少年把齊王殿下送過來,然後就跑了,而且還有這麼些酒。」

木葵打眼一看,還真是不少酒瓶子,就是比較小,「少年?可知道是誰?」

「沒瞧見正臉,但是看情況殿下和少年應該是認識的,而且那少年腿腳也不怎麼好使,跑開的時候不大自然。」

赫連曦道,「不大自然?你指臉還是腿腳?」

「哦~」被狠狠地挨了一腳。

木葵點頭,「成,不是什麼惡人就行,你去把齊王安置好。」

「是。」

。。。。。。

隔天一早

迷迷糊糊的鳳沐英在瑟瑟發抖的模糊不已的記憶中醒了,「我我我,昨晚上有沒有幹什麼?」

二二把醒酒湯遞過去,「殿下放心,您醉酒是公認的還不錯。昨晚上也沒有出什麼岔子。」也就是有那麼一點點不正常而已,還是挺安靜挺乖巧的。

「是嗎,那就好那就好。」接了醒酒湯灌下去,總覺得自己昨兒幹了什麼,但是也還是沒想起來。

「對了昨兒送您回來的少年您還有影響嗎?應該是您認識的吧?」二二不放心還是問問得好,就怕殿下身上是不是少了什麼。

畢竟,齊王殿下回來指不定是自己個人走回來的。

「少年?」 跑男之純情巨星 陰碑 哪裡來的少年?

他昨天不是遇見了林芊芊嗎? 在你心尖又何妨 可是有一群人喊她小千?

「少年,是認識的。」鳳沐英怎麼也沒想到那姑娘居然也會依依那招,女扮男裝去打工幹活去。

「我就說嘛,,看您倆拉拉扯扯應該是認識的。」二二鬆了口氣。

「拉拉扯扯?誰?跟誰?不是我吧?」他對自己的酒品確實有點自信,剛剛也就是循例問一嘴,主要是昨晚上自己印象裡面幹了點蠢事。

「哦,您非得跟著人家走,然後那少年拉著您送過來的,人家跑走了您那時候還想追著出去了,幸好我拉著你,您自己也有點暈乎也就沒去成。」二二為昨晚自己的機智而點贊,「您昨兒喝得是不是多了點?」

他認真回想了一下其實也就小半瓶而已,不算很多,他酒量不是很好真不敢喝多,一般擱外面真的也就一兩杯。昨兒要比往常多了幾杯,也是因為好奇林芊芊跟著一幫男人們做什麼。

在了解這一群看起來就很「文質彬彬」雖然說起話來不算,做得倒也是和「文質彬彬」沾邊的事兒,就是驚奇林芊芊居然還是這群「文質彬彬」男人和那「文質彬彬」事兒的小頭目!

那會兒也覺得是玄乎了,所以也就上頭多喝了幾杯,壓壓驚!

那姑娘是名副其實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呀!

倒是得好好了解了解了!

「二二,你去幫我買些話本回來。」

。。。。。。

木葵雖然去這家錢莊不多次,而且見的人也就掌柜和掌柜夫人,可是一字閣名聲響亮的很,加上這次回來她家那位太子爺可是帶她露足了臉面!

既然她是去審查一下的,那還是喬裝打扮比較好。

富貴錢莊

後面一大早就有人來了,而林芊芊從來都是來得最早的一次。

「早上好呀!」林芊芊跟宋章打了招呼。

宋章則是一臉的疲憊感,「小千,早啊!」

「昨兒看你喝的也不算是很多,怎麼這麼憔悴?」

宋章打個哈欠,「哦,就是昨兒回去唄老爹拉著又喝了一壇,趕上他惹我娘親不高興,非得拖著我不放,我這麼個大孝子自然是得陪著老父親盡興啊!」

「得了吧你。」另一個年輕人嘲他。

宋章也不在意,做到林芊芊邊上,聊起了八卦,「小千啊,昨兒你那個貴人長得是真好看,娶親了嗎?」

「怎麼你想嫁?」就是剛剛那個年輕人,叫做許岩。

「我可去你的,別給我胡說八道,我可是得正兒八經給我家傳宗接代。」宋章拿了只筆扔過去。

許岩利落躲掉,「嘿嘿,沒打著!」

「你家哥哥不都生了好幾個,你也就不必了吧。」

「趁我今天宿醉不想動手,不然你一定滿地爬。」

許岩嗤笑,轉而又問,「你們說誰呢?誰長得好看?莫不是還有小千好看?」見過的人不多但是許岩覺得男人當真長得這麼秀氣好看的,小千絕對排的上前幾。

「你別說還真是有。昨兒你沒來可惜了了。」宋章摸了摸下巴思考著,「就是吧也不太一樣,主要咱們小千是就是咱們話本裡面寫的那種陰柔美,小巧可人的,而那位貴人是陽光朝氣的清秀,看著就很舒服那種樣貌。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有點眼熟,可到沒想起來是誰。」宋章吧唧嘴,「不過看身份肯定比我家還有錢,家世一定很好,那氣質就很。。。就很端著。」

鳳沐英雖不及鳳沐璃那般精緻,可那一身靈秀的確讓人側目。

「瞧你說的那麼認真,你怕不是真的看上人家了吧。」許岩又打趣兒。

「我可去你的吧!」宋章懟他。

宋章連忙出湊過去小千那邊,「你別聽他瞎胡說。」

又道,「再說了我就是找,那也得找小千哥哥這樣子嬌小可人啊,那個貴人比我都高一些呢。」

林芊芊無言以對,說就說為什麼要帶上她?她無意和齊王殿下比較好不好!

不是不敢更加不必,她和他還是本質區別的!

只不過目前的苦笑無人可見!那倆貧嘴杠上了!

「好了,你可別小千哥哥的喊著,人小千看著做你兒子都夠了。」

「許岩你今兒非得跟我杠是吧。」

「嘿嘿我樂意。」

林芊芊無奈笑笑這倆幼稚鬼。

等到十個人陸陸續續來了,李世玉都擦好桌子拭拖過地也擺放好東西了,「小千哥哥,我今天要做點什麼?」

林芊芊招呼了宋章過來,「你把四書五經給他謄抄。世玉雖然念過學堂但是練字尚且不多,你也給在一旁指點一二。」

「好嘞,包我身上。」

後面宋章也帶著小世玉一邊去了,許岩倒是拿著話本過來了。

要說抄錄小組,小千首當其衝,其次就是宋章畫簿做的不錯,而許岩則是話本寫的很好。

「這兩處情節我看的彆扭。」

完全不一同與對宋章的挖苦嘲諷態度,完全畢恭畢敬,有時候讓林芊芊確實有些慌張,太正經了,讓她都覺得是不是許岩的娘。

「你把男主人公的心理活動稍微多寫點,他不是個只會背後給予支持,人狠話不多,不寫內心會覺得他有點冷血,也不是那麼喜歡女主人公,沒有互動感。你看你女主人公寫得很豐富。」

「再有就是……」

許岩一一記下,討論了一番后,許岩慎重其事對林芊芊頷首,那叫一個恭敬。

每次林芊芊都會嚇一跳,起初還會予以還禮,但如今算了吧,她倦了。

上午大傢伙就這麼緊緊湊湊把事情做著,林芊芊抽空查了一下世玉的抄錄還不錯,但是水準還不夠,所以也就沒有放在準備裝訂成冊的裡面。

到底這些四書五經等書籍那都是給文人的,他們可比那些小姐複雜得多了,字跡挑剔的地方多了去。

「小千啊,一會兒我要去外面看一處抵押的老宅,你可同我去看看?正好認識的人讓我捎兩本話本過去。」

前面的大叔撩開帘子過來,把錢交給宋章讓宋章給挑兩本話本給他。

小千思索了下也行,正好也學著點如何看抵押的房產這些,沒準兒以後就用的上了,而且也算是考究素材。

「成,我把這裡東西點清就跟您去,正好最近也去轉轉缺素材。」

「別勉強啊,你這大病初癒的。」

「沒事兒,這陣子也養得差不多了,該得多走走。」即便是早早回家去也得見到每日堵在她家跟前的鳳思穎,她倒是養起了耐心每日一封道歉信給她,還得她送一些補品來。

她說不要,但是葉筱柔和老管家倒是不客氣說什麼照收不誤,不拿白不拿!索性也就隨了他們,但是這陣子補品愣生生讓她覺得都吃胖了。

所以就算是身子還有點虛,那也出出虛汗吧!

宋章一聽去考究素材也想跟著去,被林芊芊一頓好問事兒做完了沒,可宋章如今出了小細節注意注意也算是有手感的人,上手的很,即便是早上一邊督促世玉倒也沒耽誤自己弄畫簿。

「我這效率,還不放心?」

「走吧,等下午回來我再跟你校對。」林芊芊覺得出去看看也好畫東西也好,寫故事也好那不能是憋在屋裡空想的,還是得出去轉轉看看問問說說,這樣子才有靈感。

辦好之後,喊住了一旁看話本入迷的大叔就走人。

去往抵押宅子的地方有些偏僻,不過風景倒還是不錯,讓宋章也算是沒白來一趟,多了不少的靈感、正是處於夏季,色彩尤為的鮮亮,是取材的好時機呢。

只不過他們前腳走,這喬裝打扮的木葵後腳就來了,裝扮成大鬍子商人來做生意,可和掌柜問上才知道,那個小千出去了。

掌柜也是無奈,「要不然您等等,去看宅子也是挺快的,今兒也就兩處。」

木葵也點頭,既然來了那就看看也好,看看這小千做到何種程度。

因為主戰場還是後面抄錄的地兒,掌柜便領著人來了,木葵也不想打擾旁人讓他不用招呼自己也不用驚擾大家,所以木葵也就找了塊地兒坐了下來開始翻看賬本還有一些條目冊子。

豪門霸寵:總裁的天才小嬌妻 許岩一開始也好奇是誰,瞧見是掌柜帶來的人也囑咐好生招待也沒有什麼意見。可木葵恰巧坐在了小千的位置,還大大咧咧的動用東西,他這就有點坐不住了。

「您亂動旁人東西是不是不大好?」

木葵抬眼瞧著他,但是眼眸又落了下來,「掌柜說了我來便是希望賓至如歸,這裡的東西我都可以碰,別緊張只是看看。」

「可這是旁人的東西,而且你看的可是賬本。」一把把東西躲了過去。

木葵這才正視許岩,「你在這裡做事?話本還是畫簿?」

「這位客人我並不用跟一個陌生人說這些,這些東西是屬於我們這裡的私隱還請您不要碰的好。若是您來跟我們做生意的,您若是對哪些話本或是畫簿有興趣大可問我,我會跟您一一解釋。」

木葵倒是有點意外這個男子不失風度教養,對待她突然闖來不明身份的人也算是不卑不亢,到底掌柜的態度早就擺在跟前。

「好,那就給我介紹介紹。」

「你們這裡抄錄的都是些什麼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