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你找我有事?」

「我來叫你吃飯呢,剛才在翰兒房門口叫了你老半天都不理我。」

「我沒聽到。」她聽到了,但是因為麝香被何弘翰拿了,正生著氣誰也不想理。

「這不是知道你沒聽見來喊你吃飯嘛,你都一天沒吃了,走,快去吃飯。」

「我不想去外面吃。」

看著自己的寶貝女兒沒胃口吃飯,她輕起飛聲哄到「那我端進來給你吃好不好?」

老婆大人,請愛我 「嗯,謝謝娘。」

「沒事,我去喊小香去端進來。」

婚外有軌:Boss老公抱緊我 她去叫小香端飯給小姐吃之後沒有直接出去而是坐到她旁邊握住她的手苦口婆心的說「我說悠啊,你現在呢,也長大成人了,過個十天半月也要出嫁了,娘呢想跟你說幾句貼心話。」

「嗯,說吧。」看她一副又要篇大論的樣子,蘇心優不想何弘翰來煩著她所以決定聽蘇夫人想要跟她講什麼。

「我知道,起初因為我答應讓你去給翰兒做小老婆惹你不高興了,讓你心裡不舒服,對何家也有誤解,可那畢竟都是過去的事情,現在你們都即將大婚也就不要再想著之前不愉快的事情了好不好?好好的伺候公婆,相夫教子。」

「娘,我知道了。」原來是跟她說這個,臉瞬間沉了下來,不過她還是有耐心的聽她講下去。

「剛才我有在翰兒房間撿到一包東西,我知道那是你的麝香,可翰兒說那是他送給一個下屬的,我也不好去問他到底用來幹什麼的,所以我就想問問你,是不是你用來阻止自己懷上孩子的?」

原來蘇夫人也猜到了這點,她並不打算跟她老實說而找了個借口說「不是,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肩膀老疼,那是用來貼我肩膀的。」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聽她說不是,蘇夫人也就放心下來了,生怕自己的女兒做錯什麼事令何家退婚。

畢竟能攀上這門親家實屬不容易。 第一百五十八章婉拒

「方天事件與你有關。」

莫東眉頭皺起,心中還是一驚,靜等玄長老給他一個解釋。

他進入宗門才一年多,在宗門中除了和李喆兄弟發生過糾紛外,並沒有惹事。

薛家對付方天,怎麼可能和他有關係。

「你應該清楚百年來,在你之前府天門只有一人擊響天龍鼓第六聲以上,天龍鼓是北望境十大寶器之一,也是我府天門鎮門之寶,威能蓋世。」

「其鼓皮是蛟龍蛻變成龍褪下的龍皮,其鼓架是蓋世大妖骨頭打造,天龍鼓是府天老祖留下的。」

「此鼓是強大寶器,又是能判斷出個人潛力的寶器,能擊響第三聲便可成為人中龍鳳,成為千人天才,第六聲萬人天才,而第六聲以後則是天驕人物。」

「天驕人物成長起來,必定能成為巨擎強者,而這等人物能輕鬆改變局勢,因此一個勢力中的天才多少、天驕多少是衡量勢力強弱的重要方面。」

「你是百年來的第二位擊響天龍鼓第八聲的,其資質不用說,將來成就不可限量,而你將來也能成為左右時局的人物。」

玄長老緩了緩道:「和你一起的沈星澤、李才輝、葉曉瀟等人都早已拜師被長老收為弟子,而你比他們資質更強,卻還是沒有半點動靜,你就一點不奇怪嗎。」

莫東怎麼可能沒想過這個問題,開始他也心裡不舒服,但隨著修鍊順利,他便不想這個問題。

「您這樣說是因為其中有什麼我不知道的隱情嗎。」莫東皺眉問道。

「在天龍鼓測驗之初,三族之一的葛氏,早在內府有大名頭的神童葛雲軒便野心十足的想要擊響天龍鼓第六聲后,使三族氣勢達到巔峰,但最終卻失敗了,他們很憤怒。」

「當時葛雲軒殺你的心思都有了,而你成為了百年來第二,宗門長老自然搶著要把你收做弟子,歐陽長老實力強橫,他當場收你做弟子。」

玄長老嘆道:「如果沒有薛萬山橫插一杠,你沒有絲毫意外的就成為了歐陽長老的弟子。」

這些莫東都是知道,不過此時他才想到的是,那位看似和歐陽長老搶他做弟子的人,實則是阻止歐陽長老的薛萬山。

以前莫東想不到其他,但知道了府天門三族。

那薛萬山定然是薛族人。

「薛族人為何要阻撓歐陽長老。」莫東有些不解。

「因為自你擊響天龍鼓第八聲后,你便是有著天驕之資的瑰寶,勢如水火的三族和宗主勢力誰不想要得到你,或許百年之後你就是改變局勢的一人。」

莫東恍然,但心中還是有些不解,比如他記得歐陽長老是隨葛雲軒到來,當時眾人都在羨慕葛雲軒能得到一位地位很高的長老垂青。

莫東以及其他人也理所應當的認為歐陽長老是和葛雲軒一起的。

可知道府天門隱秘后,莫東就感到奇怪,葛雲軒自然是葛氏族人,但歐陽長老不一定是三族的人。

因為如果歐陽長老是三族的人,那麼薛萬山為何要橫插一足。

可要說歐陽長老是宗主勢力,他怎麼會和葛雲軒一起到來,這似乎說不通。

畢竟玄長老說過,當時宗主勢力就和三族勢如水火。

這是莫東的一個疑惑,但他沒有問出來。

「這是你的價值所在,因為你的價值沒有人會忽視你,在你進入宗門后,關於誰可以收你做弟子,雙方都在博弈著,最終針對你的事情暫時擱淺了,陷入了僵局。」

「而誰也沒有想到打破僵局的還是你。」玄長老目露精光,「你就在一年前,你以蛻凡境界擊敗了靈動四重的李喆。」

「這樣的戰績,這樣的戰力,無不彰顯著你的資質可能比我們想的還要強,因為當初和你一樣擊響天龍鼓第八聲的人也沒有你這麼強。」

「而你這樣的實力和資質,讓我們想到了一個人……」

玄長老輕輕吐出一口氣,「北望境第一天驕……陳若風!」

莫東不知道說什麼,好話誰不喜歡聽,玄長老給他這樣的評價很高了。

就他所知,陳若風在北望境第一天驕位置上待了十年之久,也就是意味著陳若風在十歲的時候就成為了北望境第一天驕。

令人震撼的是,關於這一點府天門和青木門都默認了。

不過陳若風的確當的上北望境第一天驕,二十歲不到,似乎已經邁入了御靈境界。

成為傳奇的聞無在十八歲突破御靈境界,二十一歲成為升龍強者。

看起來陳若風比聞無在也就差一些,而聞無在這個傳奇是三四百年前的人物,所以說陳若風為當世北望境第一,乃至可能是東域第一都有可能。

「長老我可沒有把握,二十歲前突破到御靈境界。」莫東苦笑道。

玄長老哭笑不得,「誰也沒說你二十歲必須達到御靈境界啊,你資質與陳若風可能相當,但陳若風自出生就得到強靈宗的培養,你現階段比不上他是必定的。」

「哦。」

「你這是什麼表情,你就一點不高興,沒有一點上進爭鬥之心嗎。」

莫東道:「我一定會努力超過陳若風的。」

「……」

「……我們宗門現在是內憂外患,內有三族逼迫,面臨分崩離析,外有強敵強靈宗。

「現在的強靈宗比之多年前對府天門發動攻擊的時候還要強,小輩天才、天驕中有陳若風領銜,又有林峰這樣的人物崛起,強靈宗可謂一片盛世。」

「強靈宗和府天門必有一戰,所以我們府天門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可在這個時候,宗門還陷入內患中。」

玄長老毫不掩飾自己的憂慮。

莫東也被感染,他知道府天門若是被滅,對他沒有一點好處,而林峰一家也不會放過他的。

「對於外憂,兩方都有準備,所以宗主勢力和三族勢力一直一來都有意的保持尺寸,你表現出來的實力和資質值得投資,值得宗主勢力和三族爭奪,但兩方都沒有輕舉妄動,因為有可能一個不慎就要引發宗門內戰,但這些時日三族突然膽子大了起來,變得咄咄逼人,在方天事件上大做文章就是證明。」

「他們調查出你與方天有關,便拿方天開刀,逼迫宗主做出退步,你想想,方天是精英榜弟子,而他和薛厲的事情現在是人盡皆知,一旦方天死在鎖龍山,弟子們會怎麼想。」

玄長老凝重道。

「如果一個宗門連自己的弟子都保護不了,這個宗門還有存在的必要,他們應該會很失望吧。」

莫東認可府天門,心歸府天門就是因為林宏、薄東來等人在他面臨來自強靈宗、青木門逼迫生死時對他的不拋棄。

莫東話裡有話,不只是回答玄長老的問題,還表露出自己的不滿,明白了他可能很有價值以後,他也有了些底氣。

玄長老怎麼能聽不明白,在方天事件上,薛家那兩人差點將方天打死,若不是莫東親自阻攔,方天必死。

這可與他所說宗主要保護弟子,和接下來的一些話有所違背。

他臉上劃過一絲尷尬,卻沒有生莫東的氣。

「我們也想不到薛家人竟然明目張胆的去迫害方天,宗主高層們現在也是焦頭爛額。」

莫東不作聲,但也算接受了玄長老的解釋,他心中卻冷笑連連,他算是明白了。

歸根結底是因為方天師兄不過是他們眼中的小人物,就算方天被薛家迫害的事情爆發,引發弟子們的心寒,但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心裡,恐怕早就有了應對的辦法。

而他莫東也可能就是有價值的小人物罷了。

「只要宗主退讓了,三族就徹底掌握了主動,而宗主的退讓和三族的逼迫,其實也是在爭奪你,宗主也是在二選一,要麼保住你,要麼保住方天。」

玄長老意味深長,盯著莫東似乎要看出後者在聽到這些話后的心中所想。

莫東沉默了一會,自嘲道:「我也成為了砝碼了嗎,看來方天師兄的確被我所牽連。」

「你打走了薛家兩個小卒,現在的方天應該暫時安全了,但只要一日不解決你的事情,不解決內患,方天的生死就由不得輕易做主。」

「而方天暫時安全的時日,便是宗主和三族再次博弈的時候,同樣也是讓你選擇的時候。」

「過不了幾天,三族就會對你發出邀請。」

「想要用方天師兄要挾我,讓我做出選擇嗎。」莫東目光深邃,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莫東如此不露顏色,也讓玄長老刮目相看,再次刷新了對他的感官。

「不,你不了解三族,他們很高傲,他們自認為府天門是他們祖上建立的,府天門就是他們的產業,連宗主都不放在眼中。」

「他們根本沒把方天的性命放在心中,要不然他們在打死方天前應該會告知你,所以是你救了方天一命,而方天的籌碼很輕,對他們來說若是能挾方天讓你加入他們,這自然是很好,但若是方天死了,他們也不在乎。」

「因為他們認為總有手段讓你答應,而且他們或許還覺得你能加入他們還是你的福分,你除了加入他們外,別無他路。」

玄長老說完就捋著鬍鬚,臉色平靜,注意力稍稍的放在莫東身上,似乎是在等莫東消化他所說的事情。

莫東臉色陰晴不定,玄長老的話解開了宗門對自己很平淡的原因,並且還告訴他自己沒有察覺的危險。

顯然玄長老是宗主勢力,代表的宗門,他待自己溫和,能告訴這麼多隱秘,也是有目的性的。

就如他所說,宗主勢力和三族勢力在爭奪他。

其實,他沒有被玄長老的一些花言巧語欺騙,他知道自己資質很好,但是並不認為府天門的兩方勢力真能為他內戰起來。

天驕固然是衡量一個勢力的強弱,但沒有成長起來的天驕什麼都不是。

府天門兩方勢力已經到了針尖對麥芒的地步,一個天驕的成長需要至少百年,這樣的情勢等得了百年。

所以他清楚自己的價值,自己不過就是和方天一樣,都是他們眼中的小人物,充其量自己價值高些。

他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成為貨物一樣。

這讓他心中嘲諷,玄長老最後一句話更是點明了,他必須在宗主和三族之間做一個選擇。

而玄長老代表的就是宗主,也可以把玄長老當作說客。

深吸一口氣,莫東臉色平靜下來,心中卻很亂,他起身深深一躬:「謝謝玄長老為弟子解惑,能否讓我考慮幾天。」 情深不獸:總裁不可以 蘇夫人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想到自己的女兒因當初自己沒能力保住她,讓她流落在外兩年受盡不少的苦頭,又開始心疼得想哭。

她關切的問道「悠兒,你肩膀現在還疼嗎?如果還疼我去給你找個針灸師傅過來給你看看。」

望著蘇夫人心疼她的樣子,又想到了自己去道觀把她那親生女兒的靈魂給渡了去投胎,心裡對她就有著一份愧疚。

「沒事了,上次跟他去道觀作了法事,道士說我是邪氣入體才會無傷自痛。」

「沒事就好,只要你沒事,我就放心了」這下蘇夫人是真的放心了。

她又想起了什麼事叮囑「你啊現在肩膀沒事了就好好的在家裡待嫁,過幾天你喜服就做好了,嫁妝呢我也是給你辦齊了,就等著何家來接人,何家那邊辦事也是快,聽說在北平的婚房都裝修好了,東西也辦齊了,只差兩個新人入住。」

「娘,我知道道了。」她不太關心這些東西,反正到時拜堂的人又不是她,現在這個時代結個婚只要拜個堂就算是夫妻了。

想到這不知為何她心裡有點不舒服,她是傻了吧?她明明不愛何弘翰為什麼一想到他會跟別的女人成親就不舒服?

首席定製:盛寵小萌妻 「好啦,好啦,快去吃飯我也不在這邊煩著你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做新娘子就好。」

其實蘇夫人也是明白人,心裡知道這個回來后的女兒對她的過於關心有點不太樂意接受,只是她就是忍不住要關心她,緊張她,生怕她過得不好,生怕她沒吃好穿好。

她聽話的「嗯。」了聲去吃飯了。

面對蘇夫人呵護備至的關心,她心裡覺得是對不起她,因為到時偷換新娘的事情可能會,不是可能會,是肯定會把蘇夫人氣得吐血。

還賴在蘇心優家不走的蘇媚老是暗中觀察蘇心優,想要收集她是假的證據。

可她都觀察好多天了,都沒能找到半點證據,這要怎麼才能證明她是假的呢?

於是她去找時丹峰幫忙,他可是偵探出身跟著何弘翰出國去讀軍校,他讀的是偵探而何弘翰去當了特種兵。

如果有他去幫忙那麼肯定會找得到現在這個蘇家大小姐是假的。

她回房間,讓下人沏好茶並去把時丹峰請了來。

他沒有讓她等很久,證明他的心裡真的是有她的,就算上次她那樣羞辱他仍是在乎她。

「聽說你找我?」他進門的第一句話。

蘇媚反問他「我找你不高興嗎?」

「嗯,沒有高不高興之說,只是很驚訝你不是挺恨我的嗎?怎麼會想起來找我?」時丹峰心是挺意外挺激動的,但又是不安,因為她那個人無事不會找人。

「我就直白的說了吧,我想找你幫個忙,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願意啊,只要你肯跟我說話我都願意。」

「我懷疑現在這個蘇心悠是假的,想要你給我去找證據證明她是假的。」

原來是這事,他之前有聽說過蘇媚說她親耳聽到蘇家小姐承認自己是假的,很多人都以為她是不想何弘翰娶蘇家小姐才會這麼造謠,而他也是這麼認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