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更!求月票! 甲殼龍剛剛出現,就看到了暴飛龍首領。

沒有任何膽怯,直直地看著暴飛龍首領,眼中帶著羨慕。

「嗚——」甲殼龍輕叫一聲,在青木的身上蹭了蹭。

青木拍著甲殼龍的背,示意他不用著急,很快他也就能進化了。

暴飛龍首領看到甲殼龍的出現,立刻就明白了源治的意思,輕輕地點點頭。

再次看了甲殼龍一眼,朝著山谷內走去。

源治和青木還有甲殼龍也一起跟著走了過去。

「這個空間和這個龍之谷的來歷,已經無法追溯,但可以確定的是,這裡的龍系精靈,應該是從精靈世界的古代所流傳下來的,因為極少與外面接觸,所以這裡的精靈都保留著最原始的血脈傳承。

那天我給你的那本冊子中,所描述的,關於甲殼龍的特殊開發方式,就是從這裡學到的。」

源治一邊走,一邊給青木解釋。

「其實不只是甲殼龍,其餘的龍系精靈,也都能通過這種方式提升潛力,開發他們的龍系血脈,只不過,這種方式,提升幅度最大的,還是暴飛龍一族。

不過其餘的種族也都有著不同的傳傳承。

這個空間主要有五大族群負責管理,快龍一族、暴飛龍一族、烈咬陸鯊一族、三首惡龍一族和黏美龍一族。

都是准神精靈的種族,並且這些族群的實力都非常強大,族長起碼是冠軍級乃至以上的實力。

每一百年輪換一次,這一百年中,就是輪到了暴飛龍一族。

而我們此時正走向這個空間內唯一好像是人為的建築物,我將其稱之為龍神殿!」

給青木講述了很多關於這個空間的基本常識。

青木對於這個空間,也會是越來越好奇。

沒過多久,走到山谷的盡頭,果然是看到了兩扇巨大的門。

在門上刻畫著很多雕像,其中最好辨認的,就是這五大准神精靈,暴飛龍一族正在其中。

「御龍一族的龍穴,還有卡洛斯地區的龍之鄉,其實都可以說是這裡所流傳出去的分支,龍穴是快龍一族,而龍之鄉則是三首惡龍一族。

雖然這裡很少與外界接觸,但每隔一段時間,各個族群都會派遣一到兩隻精靈外出遊歷、學習。

我就是在那時候認識了老夥計。」

平時話不太多的源治,在此時卻好像是打開了話匣子,向青木介紹著關於這裡的一切。

我的絕色女皇 「那老師將我帶到這裡,這裡的精靈們難道不會怪罪你嗎?」青木問道。

聽到青木的問題,源治卻是直接笑出了聲,「哈哈哈哈——你老師我的面子還是很大的。」

這麼說的話,青木就聽懂了,源治面子大是假,其實不如說是暴飛龍首領的面子大。

但這樣一來,是不是就代表著,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話,源治能夠拉出一個龍系大軍?

而且還都是那種真正的龍系精靈,不是帶著龍字的飛行系精靈。

那就很有意思了。

暴飛龍首領推開大門,裡面是一個大廳,大廳內也有著大量的巨大石塊,聳立在兩邊,中間則出現了一條走到。

而在這個走道的兩旁,有很多掉線矗立在那裡。

其中就有暴飛龍、快龍等一眾精靈,只要是與龍系沾點關係的,都能夠在這裡看到。

當然,除了阿羅拉地區的龍系精靈,杖尾鱗甲龍這裡青木是沒有看到。

走道的盡頭是一塊巨大的岩壁。

當青木走到盡頭,看到這塊岩壁上所雕刻著的精靈時,愣住了。

「烈空坐?」青木喃喃道。

「沒錯,這就是烈空坐,天空之龍!烈空坐!

這個空間我曾經一度以為是烈空坐所創造的空間,不過後來根據烈空坐的生活習慣,放棄了這個猜想。」源治說道。

青木點點頭。

的確,這裡一開始的確會讓人覺得是烈空坐的空間,特別是在看到了這塊石壁后。

不過仔細一想,如果是烈空坐的空間,他肯定會將空間打造成他喜歡的生活環境。

烈空坐喜歡在臭氧中活動,如果是他的空間,這裡肯定都是臭氧,別的精靈很難生存。

烈空坐作為豐緣地區的傳說中精靈,到並沒有沉睡也沒有消失,只是一直生活在臭氧層中,下方的人類,偶爾還是能夠看到一眼在雲層中一晃而過的,出來散心的烈空坐,特別是在那些高度比較高,空氣比較乾淨的地方,比如天空之柱。

烈空坐的領地意識是非常強的,臭氧層就是他的領地,擅自進入的精靈會遭受他的攻擊。

所以更加證實了這裡不可能是他的空間。

而在那塊石壁下面,有著一個水池,裡面大概是有著一半深度的液體。

這些液體並不是水,而是一種散發著紅紫相間熒光的奇怪濃稠液體。

「吼——」

暴飛龍朝著甲殼龍輕吼了一聲。

聽到暴飛龍的聲音,甲殼龍一愣,看向青木徵求意見。

源治解釋道,「這裡就是龍池,裡面的液體是純粹的「龍血」,所有在這個空間內死去的龍系精靈,其死亡之前,會自己跑到龍山的末尾,那裡是整個空間內所有龍系精靈的墓地,也可以叫做龍墓,他們會在那裡等待死亡的降臨。

然後就會從這個石壁上,滲出「龍血」,落於龍池中。

沒有什麼比這裡更加適合甲殼龍了。」

從源治的話中,能夠聽出對這個龍池的推崇。

青木也不疑有他,朝著甲殼龍點點頭。

看到青木都同意了,甲殼龍緩緩地朝著龍池走去。

雖然源治將龍池內的液體叫做龍血,但其實並不是真的龍血,而是一種特殊的液體,其中可能是蘊含著大量的龍系能量,能夠幫助龍系精靈增加他們體內的龍系血脈濃度,以達到增加他們潛力的效果。

所以看著有這麼多的龍血,但其實一點血腥味都沒有。

看著甲殼龍一步步地走進龍池中,身體慢慢地被龍血浸沒,閉上了眼睛,完全浸沒了進去。

看看好像不大,但卻是挺深的。

青木挪開視線,按照源治的話,這個過程起碼需要一天的時間,青木可以在這裡陪著,也可以跟他們一起離開。

暴飛龍首領已經自顧自地離開了,好像對於這裡,並不是很重視。

不過青木卻在岩壁上,看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

——————————————————

第五更!求月票! 在龍池的正上方,有著一塊藍色的石頭,散發著微光。

待到暴飛龍首領和源治一起離開,青木朝著龍池走了過去。

在路過龍池時,用晶元掃描了一下其中的液體。

發現液體中的確是蘊含著濃郁的龍系能量,但也有不少其他晶元無法解析的東西。

原因是沒有參照物。

不過這座山內肯定是存在著什麼神奇的東西,或者說存在著什麼特殊的構造。

從龍墓中提取能量,再輸送到龍池中,源源不斷,無限循環嗎?

青木決定等到甲殼龍吸收完畢后,自己再「適當」地採集一點帶回去,說不定能夠有所結果。

反正看暴飛龍首領的意思,好像對這個龍池並不是很在意,到底是因為不在意,還是因為對青木信任…

就當成他不在意吧。

繞過龍池,來到了石壁的正下方。

來到這裡才發現這烈空坐的雕像究竟是有多麼的宏偉壯觀。

這個雕像好像是將烈空坐等等比例還原了,這個龍池內的液體是從烈空坐的嘴巴中流淌出來的。

青木所看到的撒發著藍色光輝的石頭,就是此時烈空坐的眼睛。

只是讓青木感到有些詫異的是,烈空坐的兩隻眼睛,卻只有一隻有顏色,站得遠的時候還以為是因為時間久了,所以掉色了。

但是在靠近后才發現,不是因為掉色,而是因為另一隻眼睛,只是一個小坑,上面原本鑲嵌著的東西不見了。

還有一隻眼睛此時倒還鑲嵌著一枚藍色的石頭,看上去頗為神異。

青木將自己懸浮起來,出現在烈空坐雕像的龍頭的面前,伸出手朝著那塊石頭摸去。

剛一接觸,就感覺自己眼前的場景一變,眨了幾下眼睛確定了眼前的變化。

發現此時的自己來到了一片白蒙蒙的地方,周圍都是白色的霧氣,這裡的空氣非常稀薄,而且溫度也很低,要不是在第一時間用超能力給自己撐起了一個屏障,青木懷疑自己可能會被凍僵。

明明只是一個類似於幻境的地方,但身體的感覺卻是如此的真實。

「這裡…好像是高空吧。」青木再次看了看四周,對於這裡是哪裡,產生了一些猜測。

噌——吼——

就當青木準備到處轉轉的時候,聽到了一聲長鳴,帶著龍嘯。

然後就看到所有的白霧、雲層翻滾起來,就好像是出現了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將整個雲層都攪動了起來。

從翻滾的雲層中,青木看到了一段段綠色的身影。

似龍似蛇。

緊接著,一個巨大的龍頭出現在青木的面前,綠色的皮膚,兩隻黃色的眼睛就這麼直直地看著青木,從中幾乎看不到一絲情感波動。

「烈空坐…」青木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這隻精靈,喃喃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時他內心的心情。

固拉多、蓋歐卡與烈空坐,豐緣地區傳說最多的三大神獸,烈空坐可以獨立於固拉多和蓋歐卡,因為他一個人就能將他們按著打。

天空之龍! 不忘初心 烈空坐!也是精靈世界中,天空的唯一霸主!

青木和他對視著,不知道為什麼,無論現在青木的心情有多麼的複雜,但就是沒有一絲害怕。

不知道是因為他覺得這裡是幻境,還是覺得烈空坐對他並沒有第一。

吼——

突然的,異變突生。

原本到處都是白霧雲層的空中,此時卻是出出現了變化。

一個黝黑的洞穴,帶著紅色閃電一樣的紋路,出現在半空中。

這個黑洞慢慢變大,好似在吞食一切,烈空坐作為領地意識非常強烈的精靈,當然不能夠忍受有東西如此堂而皇之地入侵自己的領地。

二話不說,身體綳直,好似化作了一柄綠色的長劍。

隨著長劍的速度越來越快,烈空坐的身體也出現了一些變化,最明顯的就是身上的綠意更加鮮明,看起來像是變成了綠寶石,而根長長的看起來好像龍鬚的黃色細線也出現。

「超級烈空坐…畫龍點睛嗎?」青木看著烈空坐朝著黑洞撞去。

轟!!!

在巨大的轟鳴聲過後,所有的白霧雲層和空氣全都四散而開,出現了一大片的真空區。

烈空坐的畫龍點睛,讓這個不停擴張的黑洞停止了擴張,並且看起來好像還有縮小的跡象。

但是黑洞周圍的紅色閃電卻是越來越,慢慢的彌散開來。

超級烈空坐繞著黑洞轉了一圈,龍吼聲此起彼伏,好似在與什麼東西交流。

但沒有交流多少,烈空坐好似憤怒了,嘴巴大張,一個橙黃色的能量球凝聚於他的口中,並且越來越濃郁,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

就算是青木,都好似能夠感知到此時烈空坐嘴巴中的那枚能量球,可能具備的能量層級。

不過,終究還是沒能吐出。

囚愛記 因為從更上方的空中,射下了一道光暈,就像是清晨穿過雲層的第一縷陽光一般,溫暖且祥和。

這道光暈照射在黑洞上,一時間黑洞就好像是遇到了什麼天敵,飛快收縮直至消散不見。

但青木卻隱約從黑洞中好似是看到了一隻眼睛,一閃而逝。

看到黑洞消失,烈空坐嘴巴中能量球也逐漸消散,一場可能爆發的天災就此結束。

但烈空坐卻並未解除超進化狀態,而是雙眼緊緊地盯著那縷光暈出現的地方,隱約能夠看到有一隻四腳精靈,若隱若現。

阿爾宙斯!

能夠以這樣的狀態出現,並且還是在烈空坐的高空領地中,沒有被烈空坐直接發起攻擊的精靈,青木就只能想到阿爾宙斯。

只見烈空坐朝著阿爾宙斯低吼了幾聲。

隨後就看到一塊長方形的藍色好像搬磚一樣的東西,從光暈中緩緩落下,停留在了烈空坐的面前。

青木從烈空坐的眼中,第一次看到了驚喜。

但緊接著,這塊藍色的石板驟然炸裂,變成了一一塊塊藍色的小碎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